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36章 成为太子伴读(二)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秦初!当朝太子!竟然爬墙私会朝中重臣!让皇帝知道了该怎么想啊!

    ……虽然这货不是来见他爹,而是来见他的。

    沐羽麻木地看着秦初装的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一阵头疼。但还是乖乖地凑上去捧着这尊神:“殿下,您可无事吧?怎么……怎么……”

    他看着墙头半天,没好意思说秦初怎么会好端端的大门不走,跑去翻墙啊……

    秦初瞪了他一眼,揉着脖子龇牙咧嘴了一阵子,而后咳了咳正色道:“非孤想来看你,只是齐正阳与褚安想你了而已。”

    他话音刚落,便听外面有人一阵叫喊,听着正像是他话里所说的齐正阳和褚安:“殿下,殿下!您可没事吧?等等我们啊!别丢下我俩!”

    秦初脸色瞬间黑如锅底:“……”

    沐羽忍笑。

    这齐正阳和褚安和沐小公子同为太子伴读,自幼便被秦初给选走与他一起长大,如今也算是不少年的交情了。沐小公子为人温和没什么心眼,算是个很好相处的对象。是以尽管这俩人一个是太子表哥,一个则出生望族,却还是与他们保持了一个十分不错的关系。

    至少,比起和太子的关系,那可真是好太多了。

    笑归笑,沐羽却没把身边这尊神给忘了。他瞅了一眼对方尴尬又恼火的神色,尽职地凑到了发声的墙根处:“你们没事吧?不要急,我这就去叫人过来帮你们。”

    “哎别,不用,真不用!”这时,墙头上冒出一个脑袋,正是齐正阳。他苦着个脸,一面翻墙,身后传来褚安“哎呦哎呦”催他快点的声音,艰难地跳了下来:“四郎你可千万别,要让沐伯父知道了,非得揍死我们不可……”

    沐羽嘴角一抽:“你们又做什么了……”

    “这不是殿下……”齐正阳揉着脖子,刚想抱怨,而后看到秦初黑漆漆的面色,明智地将剩下半句咽了回去。狗腿道:“我和安郎想来看你了,这不,没理由啊!就斗胆撺掇了殿下和我们一齐来一探沐府……”

    秦初脸色稍缓。

    沐羽无语:明明就是秦初自己想要来!他又不瞎!

    不过考虑到这句话出口之后,或许秦初得把初始送他的那20点好感值给尽数扣光。沐羽衡量了片刻决定向黑恶势力低头,他忍住满心一言难尽的槽点,适时地建议道:“不若下次走正门如何?毕竟此事危险,万一殿下伤着了,恐难以向圣上那处交代。”

    “你这人怎么这么烦,孤难得起意出宫一次,非要如此扫兴?”秦初闻言便不耐道。他挥挥手,横了一眼此刻方才翻过墙头的褚安,又对沐羽说:“你就这么站着?不给孤找个地方坐?”

    沐羽如梦初醒,赶紧喊来呆立一旁的侍女,把这三个人请进了屋子里。

    奈何他屋子太小,似乎装不下这三尊佛。秦初一脸嫌弃地走进去,边看边露出了难以形容的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指着屋子里的装饰品发表他的评论。好在往日太子太傅的谆谆教诲耳提面命他还没忘,忍了再三,还是碍于修养原因忍了下来。

    对此沐羽倒还算能理解。在沐小公子留下的记忆里,南燕朝向喜奢靡,但凡有些地位的,家中装饰俱十分考究华贵。甚至还有那等为了追求这些而不惜砸锅卖铁、吃糠咽菜传为美谈的神奇人物。沐家是武将世家,虽然亦为了顺应潮流家中也搞了不少这些东西,却比起别家仍是朴素许多。至于这沐小公子,则根本就如同个老年人一般,大好青春年华非得把自己搞得和个老头子般死板,屋中自是没有这些有的没的装饰品,朴素得很。

    被秦初嫌弃也挺正常的……

    呵呵。

    倒是齐正阳很好心地低声提醒他:“四郎,今日殿下难得有点兴致跑你这来,你就别再扫他的兴了。低调点,少说话!”

    沐羽觉得自己很无辜,明明他什么都没做好吗:“这……怎么了?”

    “哎,你这一昏了好久,又闭门在家休养这么久,不知道也很正常。”褚安凑过来说,“圣上要赐婚,属意丞相府千金,殿下最近烦着呢。你知道的……就是那个……”

    “柳颜!”齐正阳补充道。

    “对!就是她!”褚安道,“殿下快烦死了,你可千万别惹他。”

    沐羽闻言秒懂,接着感叹他这段时间果然错过了不少东西。亏得这俩人不忘提点他给些信息,否则真是要两眼一抹黑了。

    至于这俩人口中所说柳颜,得益于系统塞的原著,沐羽对其倒是很是熟悉:不说别的,就那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身为皇帝嫔妃还敢堂而皇之地睡了太子的彪悍行为…………

    沐羽就简直要给她跪那儿。

    原著对这女子的描述也很简单粗暴:一心恋慕秦初为爱痴狂,憎恨于秦初屡次无视拒绝她,因爱成恨执意嫁入皇宫成为皇帝嫔妃,借机掌权迫害对方亲妹,又借家中势力操纵废立太子一事逼的秦初低头与自己好上。简直典型的那种“我一定要出现在你家的户口本上,当不成老婆,就做后妈”的彪悍人士……

    秦初简直被这姑娘折腾惨了。最后能变那么渣,这位柳小姐当功不可没。

    而秦初对这柳家千金的厌恶程度,不用说出口沐羽也是懂的。如今有了齐正阳和褚安提点,自然不会再主动惹雷,乖乖的和他俩一起窝在旁边,安静如鸡。

    秦初在沐羽这小破屋逛了一圈儿,颇为感受了一番差点没冲击碎他以往价值观的画风。转头就看到一排鹌鹑,顿时十分疑惑,点名沐羽道:“怎么了?这么安静?不欢迎孤吗?”

    沐羽赶紧说:“殿下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只是臣前些日子偶感风寒,恐过了病气给殿下。这便是臣的罪过了。”

    他把一番谄媚之语说得正气无比,硬生生说出了一股直言进谏的味道。

    齐正阳和褚安对他打岔歪题溜须拍马的功力当即报以了敬佩的目光。

    秦初被他这么一打岔,也想起了自己来这儿的目的。便问:“说起此事,孤差点忘记,你身体恢复得如何?那日听闻你伤得厉害,只是太傅一直不肯放人,所以耽误了这么许久才来看你。现在可能自如行动了?”

    沐羽一一答道:“谢殿下关心,伤势已痊愈了。正常行走出行当是无碍。”

    “恢复了便好。孤来时还担心,和正阳表兄说你无法出行呢。”秦初闻言便笑了,挑眉冲齐正阳道,“如何,这赌,孤可是赢了?”

    齐正阳便苦着一张脸,冲着沐羽挤眉弄眼,试图表达自己此刻被雷劈一样的心情。

    沐羽看了,简直要黑人问号脸。总觉得自己又成了个局外人。

    褚安便好心给他解释道:“正阳之前与我谈及清风楼时,被殿下听了去,便要……和我们一起去见识见……识。就……打了个赌。”

    他说的艰难,沐羽一旁听得也很崩溃。沐羽也不是傻子,这清风楼是个什么地方,他们这帮京畿的富家弟子当是没有不知道的。虽然是个清倌楼,但……那也是青楼好吗!带着太子,逛妓院!!!要是被人给抓了,别说是被家长揪回去暴打一番这种事情了,估计参太子行为放荡不堪的折子就能淹没皇上的桌子,最后一群人都得遭殃。

    这俩人,都是怎么想的!沐羽简直要被这俩猪队友折腾崩溃了。又是偷偷跑出宫,又是准备去青楼玩的,太子伴读当得这么闲,还不如回家种菜去。

    似是看出他所思所想,褚安不好意思道:“这不是殿下心情不好嘛……你也知道的,旁的人哪敢去触这个霉头啊。”

    沐羽听到这句话,简直瞬间就懂了他这话的言下之意:没人敢触太子霉头,就交给你了啊亲!

    他不由一阵无言以对,接着秒懂了为何沐小公子缘何和太子殿下多年交情关系却这么差,好感度也只有可怜的20。敢情旁人都把他当炮灰了,而这沐小公子也耿直得不行,有话直说,性格也像个老头子似的古板不好玩。久而久之,好玩顽劣的太子自然便很不喜欢他了。

    这般想来也真是令人感叹。

    沐羽唏嘘了片刻,但随即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就算发现了前面是个坑,他好像……还是得乖乖往里面跳。要是他也顺着秦初的性子去闹,后果恐怕是很惨。

    齐正阳乃太子生母、皇后兄长嫡子,自当是无事,而褚安家亦是世家大族,其父名满天下弟子众多,想处分也是很麻烦的。就他一个孤零零的是武将世家出来的人,老爹还是个坚定的皇帝拥护者。不欺负他欺负谁啊。

    想通其中关节,沐羽不由一阵“……”,随后秒跪:“殿下,万万不可。”

    反正早死晚死都是要死,他选择早死早超生。

    果不其然,见他出言阻拦,秦初脸很快黑了下来:“沐羽,你这是何意?”

    “并非臣故意阻拦,只是清风楼……实非如殿下般尊贵之人该去的去处。”沐羽心一横,道,“若是被人发现,恐对殿下清誉有碍,圣上对满朝文武亦难以交代。”

    “又是有碍,又是难以交代!你是不是就打定主意要成日扫孤的兴致!”秦初指着沐羽怒道,顺带把一旁鹌鹑似的齐正阳褚安也一起骂了进去,“你也是,你也是!你们都是!非要孤气死了,你们就开心了是吧!”

    沐羽莫名挨了一顿骂,冤得要命,又不能装傻,只得硬着头皮道:“殿下息怒。”

    秦初被他这态度气了个倒仰,恨恨的一脚踢在凳子上:“滚!”

    齐正阳和褚安赶紧来拉他:“殿下,消消气,消消气。”

    “你们也滚!让孤自己呆着!”秦初气道。

    齐正阳、褚安:“……是。”

    说完,俩人一齐拉沐羽,三个人巨冤无比地准备一齐滚出去。

    这时,忽地一声稚嫩的嗓音传来,门外冒出来个小姑娘的脑袋,好奇地盯着一脸颓丧的三人,问道:“四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躲猫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