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37章 成为太子伴读(三)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躲猫猫?

    听到这句话的沐羽嘴角一抽,正想是谁这么富有想象力,望去却见是他现在的幺妹沐绮眨巴着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乖巧地注视着他们三人。

    齐正阳和褚安和他是多年朋友,自然也认识沐绮。齐正阳怕她不知轻重,触了秦初霉头,便赶紧道:“对对,阿绮走,和正阳哥哥出去。我们一起。”

    沐绮却没理他,而是巴巴跑到沐羽面前,扯他袖子。沐羽无法,只得蹲下来对她道:“阿绮乖,和哥哥一道出去。”

    他这话一出口,却是捅了篓子似的,当即惹得秦初朝这边看了来。他看看沐羽,又看看沐绮,冷哼了一声:“这是谁?”

    “舍妹沐绮。”沐羽道,“她不知殿下在此,冲撞了殿下,还望殿下恕罪。”

    秦初倒没那个功夫和一个小姑娘计较,见状也只是皱了皱眉,挥手道:“孤无事。”话罢,盯着沐绮看了几眼,随后又道,“你本人是个朽木性子,你妹妹倒还挺可爱的。”

    沐羽很无语,沐绮年纪小长得甜,萌萝莉谁不喜欢?有必要夸阿绮还要拐外抹角地先损下他才算完吗?这也太不尊重人了吧?奈何这倒霉催的如今是他顶头上司,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也只得硬着头皮接了,还得僵着张脸笑说:“殿下谬赞。”

    秦初倒真不觉害臊,“嗯”了一声,又不理他了。沐羽和齐正阳褚安三人大眼瞪小眼,最后在沐绮的扯袖子攻势下决定遵循秦初之前的话,一齐齐刷刷地滚出屋去。

    谁知,三人刚准备出去,秦初又开口道:“沐羽……你等等再走。”

    沐羽一听,顿时头大地想,这人又打算干啥啊?可还不得不狗腿地凑过去:“殿下有何吩咐?”

    “你去收拾一下,一会儿与我们去清风楼。”秦初简言意赅道,“此乃太子口谕,不得违抗。”

    陪太子……逛青楼???

    感情这调令是这么用的??

    沐羽简直已经不想再吐槽这个奇葩了,齐正阳他俩也一副生怕他再惹了秦初的表情,对他使劲使眼色。沐羽得了他俩示意,也真不想在这和秦初硬杠了。想了半天,只得说:“殿下,这事儿……臣做不了主。”

    “又有何事?”秦初微恼道。

    沐羽幽幽地瞅了一眼他们来时翻得那堵墙:“臣伤势未愈,恐无法爬过院中高墙。”

    秦初循视线望去,顿时也露出了一副无言以对的表情来。他诡异的沉默了片刻,点头道:“也好,那你便去通知靖安候吧。”

    他说的这靖安候便正是沐羽现今的老爹,沐景。

    沐羽只得依他所言去寻沐景,顺手把沐绮也给一同捎带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成心想看他笑话,平日难得一见的沐景竟然今日休沐在家。沐羽寻到他时,这便宜爹正在书房里兴致勃勃地练字,见着沐羽一张苦瓜脸似的来寻自己,便问他何时竟如此神色。

    毕竟在沐父的记忆里,自家四儿子,从小似乎就没吃过什么苦头。小小年纪就和个老年人似的成熟得不行,从来只有别家儿子被丫气哭,哪有他被人给欺负的?

    于是沐羽便把来意一五一十的说了。

    刚听的时候,沐景其实还挺淡然的。玩伴嘛,担心朋友翻个墙来探望其实都没什么。可在他听到这些人之中竟然还有太子之后,脸便瞬间黑了一层,再听到太子竟然准备和齐正阳、褚安甚至于自家儿子一起一探青楼之后,那脸色沐羽简直没勇气去看。

    地狱的黑面阎罗,当不外如是。

    果不其然,沐景拍案怒道:“成何体统!若此事传了出去,文武百官该如何是想!太子不懂何为轻重缓急吗?!若是皇上知晓此事,又该如何想太子的!”

    沐羽乖乖低头,不和沐景争论。

    其实他也知道,这件事说起来其实是秦初理亏的。他乃当今圣上元后齐氏所出,既是长子,亦是齐皇后唯一所出之子。昔年圣上仍是皇子之时,钟情齐皇后,不顾齐氏一族于他问鼎之路并无裨益,毅然明媒正娶为正妻。

    只是爱情终究只是爱情,二人故事虽一度传为美谈,他却并无足够力量保护自己爱妻。终于在群臣与柳氏一族逼迫下疏远对方,最终使得齐皇后香消玉殒。齐皇后去时秦初已然记事多年,对自己父皇的无能与柳氏的逼迫印象深刻,是以与其父关系并不算好。这些年又性子颇为顽劣,加之柳氏的施压日重,皇帝的耐心和元妻骤逝的愧疚也快要被他消磨完了。

    如今再这般任性妄为,只会令他的支持者痛心,让他的敌人们欢呼而已。

    沐景身为一个坚定的正统拥护者,自是会因为秦初的这些行为感到困扰。

    只是想虽是这么想,南燕朝的人也都知道当今太子的倔脾气:他决定了的事情,除非是他自己乐意,否则那真是没有人能改变他的想法。哪怕是当今圣上……那也不行。

    既然秦初都说了“太子口谕,不得拒绝”,那他们这帮为臣者,也就只能跪着受了。

    沐景带着一脸“卧槽”随沐羽去了他的院子,去见秦初。

    因沐羽去的快,他二人到时,秦初面色倒还算平静。见沐景来了,露出温和的笑容来:“靖安候许久不见,身体可还好?”

    “劳殿下关心,臣身体尚佳。”沐景道,“听犬子说,殿下想起清风楼一见?”

    “不错。”秦初点头,“听闻清风楼的醉月姑娘操得一手好琴,听者宛如误入人间仙境,便是乐坊最出色的乐师亦是自愧弗如。孤便想见识见识。”

    沐景见他说的理直气壮,不由一阵气结,但还是得捏着鼻子帮他收拾:“殿下且听臣一言。”

    “你说。”秦初在面对沐景的时候,还是很好脾气的。

    “清风楼纵使名声再好,也仍是烟花之地。按理说,以殿下您这等尊贵之躯本不应涉足的。”沐景道,“臣恳请殿下若执意前往,还请乔装遮面,免得被旁人看到,于您清誉有损。”

    秦初不答,脸上露出了沉思的神色。齐正阳见了,就劝道:“殿下,臣亦觉得靖安候这个建议极好。为了方便下次……殿下不若应下。”

    沐羽也觉得这个建议还是挺好的,齐正阳说得也有理。秦初要是再不答应,那就太无理取闹了。果然,在权衡一番利弊后,秦初答应下来,命令他们去准备。

    得了命令,沐景便让沐羽去准备送他们去清风楼的马车。他生怕沐羽犯傻,特意叮嘱他找个大点的马车,然后把自家的标示给扯了,别留人话柄。

    沐羽也不傻,“嗯嗯嗯”了半天,麻溜地滚去准备。

    折腾了半天,终于能上路了。

    为了掩人耳目,沐羽把马车给两侧挡得严严实实,生怕漏光给人看见。沐府马车也朴素,宽敞度是有的,但四个正值发育期的少年一齐坐进去……那就不是一般的挤了。

    沐羽三人努力缩到一边,生怕挤着秦初。但从小娇生惯养的太子殿下显然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黑着脸瞪着沐羽,就差揪着他的领子喷他“你怎么找了个这么小的车来”了。

    觉得自己异常冤枉的沐羽眼观鼻,鼻观心,选择错开对方目光,不与太子殿下刚正面。

    做人还是识时务点比较好。

    好在路途不长,没见得委屈秦初多久,他们就来到了清风楼。

    马车在清风楼的侧门停下,平日里这里都接待一些不方便让人看见出入烟花之地的客人。齐正阳对这里显然熟悉得很,带着人左拐右拐,就来到了一处入口。褚安一溜烟跑去打点其它的,而他则带着沐羽和秦初这俩初来此地的菜鸟去了一处包间。

    清风楼果然不愧雅致之名,他们这呆着的虽叫的是包间,却并非将其单独隔离成为一间屋子,而是拿厚厚的帷帐盖了,隔开了房间与房间之间。帷幕重重,却并未挡住观客的视线,只是单单为了遮掩观客们的视线罢了。

    而周遭几乎亦无青楼之中常见的那等俗气作陪的烟花女子,观客们静静坐着品茶饮酒,低声交谈。沐羽恍惚中产生了一种在看演唱会演出间隙的错觉。

    “这清风楼果真别致,与流俗青楼不同。”秦初赞道,“那琴师醉月呢?”

    “还要稍等一阵才是醉月姑娘登台的时间。”褚安道,“殿下今日赶得可巧了,平时这个时辰,醉月姑娘应已经歇了。今日恰好写意姑娘病了,难以登台表演,她方才顶替写意延了一阵。”

    秦初一听,来了兴致:“这么说,孤与她很有些缘分?”

    “是啊是啊。”齐正阳说,“醉月姑娘这几年,也就今日一次延过时间。”

    几人闲聊间,楼下忽传来一阵轻喧,显然是醉月姑娘登台演奏了。

    见她出场,一心想要见识这琴师所奏之曲乃何等惊艳的秦初当即便闭了嘴,专心听曲。一旁的齐正阳与褚安见他无心再聊,当即识趣地住了嘴,不再找话。

    悠扬琴声传来,三人都露出一副如痴如醉地神色来。

    沐羽在一旁看着他们三人,十分无奈。他自己并未接触过音律,自是听不懂这些阳春白雪,只能一概将之概括为好听而已。沐小公子倒是点了这方面的技能,奈何现在听的人牛嚼牡丹,纵使再精通……也只能望洋兴叹。

    一曲奏毕,满室皆寂。

    秦初兴致勃勃,评论道:“当真与传言所说一致,乃人间仙乐,寻常难得一见。”

    “可不是。”齐正阳道,“清风楼之所以能声名远播,全靠醉月姑娘这一手琴艺。月余方能听得她演奏一曲,非她登台时想听,那真是千金难求啊。”

    “此话当真?”秦初问,“你这话一说,孤竟是更想见她了。”

    齐正阳顿时一滞,没了下句。

    “怎么?不行?”秦初皱眉。

    “倒非如此。”褚安插嘴道,“只是清风楼中俱是清倌……醉月姑娘也……”

    秦初闻言大怒:“褚安你把孤当成何种人了!”

    “不是不是。”齐正阳一见,赶紧道,“清风楼的规矩是姑娘不能私自见客,免得坏了姑娘们清誉。是以想见她们这的姑娘,只有一处途径……”

    他正说着,便听到楼下一阵骚动传来。沐羽抬眼望去,只见那脸上蒙纱的醉月姑娘开口朗声道:“诸位,接下来请听醉月出题。”

    “……便是如此。”齐正阳无可奈何道,“因怕旁的引争执,想见醉月姑娘唯有在她每月这次登台表演后答对她出的题目,方可一见。只是她喜好既广又杂,题目出的是千奇百怪,但凡能当场作答出来的,在座宾客无一不心服口服。”

    “原来如此,有趣。”秦初乐了,“倒可一试,若失败了再说。”

    齐正阳与褚安闻言,脸瞬间黑成一片。

    沐羽冷漠脸,齐正阳这次算是栽了,秦初这话的言下之意明显是在说“你们给我把机会拿下来,要是没拿下来就给我找机会把醉月给弄过来”。他们四个虽说当是享受着南燕最高水准的教育,奈何专业不对口,顶破天,估计也就是三个臭皮匠的程度了。

    到最后,还不是他们俩这种熟门熟路的负责去完成秦初的心愿?倒是没有沐羽什么事了。

    但也不知是不是沐羽今天醒来没看黄历,他还没闲上一会儿,幸灾乐祸下齐正阳他俩栽进自己挖的坑里,就听到楼下的醉月道:“小女子近日深感世事无常,因此提笔作‘无题’一首,不知在座诸位可否为此诗伴奏一曲。”

    言罢,一旁有侍女走出,将她所做的无题诗朗朗诵读出来。

    齐正阳闻言大喜,当即对沐羽道:“四郎,快,你不是精通音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