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38章 成为太子伴读(四)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羽嘴角抽了抽。

    沐小公子精通音律是不假,但是能不能别祸水东引的这么明显啊。搞得生怕人不知道你无计可施似的。

    他抿唇点点头:“略通。”

    “既如此,那便交予你了,莫让孤失望。”秦初道。

    此时,有侍者挑帘进来询问是否有客人需要他们提供乐器,但凡不是偏门的,他们都能提供。

    沐羽思考了片刻,向他们要了支竹笛。

    秦初奇道:“你竟会吹笛?”

    “殿下竟然不知?”齐正阳惊道,“四郎笛艺可是一绝,前些年去郊外踏青时他随手吹了一曲,险些被怀春少女的手帕给淹得差点没回成侯府。”

    闻言,秦初不免有些尴尬。他对沐羽向来不太喜欢,是以对自己这个伴读也谈不上多了解。如今骤然发现一片新天地,却好像只有自己一人被蒙在鼓里,实在让人很是心情复杂。他便只能轻描淡写的掩饰道:“是吗?未曾想你竟然也有如此时候。”

    “……他开玩笑的,殿下勿怪。”沐羽无奈道,“只是收了几方帕子而已,并未有那么夸张。”

    秦初对此不置可否的笑笑。

    说话间,侍者将沐羽点名要的竹笛送了来。楼下醉月身旁的姑娘清脆道:“我们已经收到了诸位的号码牌,接下来会请参加报名的客人们按顺序回复醉月姑娘所邀。还请各位稍事等待。”

    她话音方落,又有人进了来,取来一只竹制的号码牌给沐羽一行四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此次题目实在太过于困难,他们的牌子竟然仅仅只排在了四号位。

    沐羽取了那支竹笛,在齐正阳催促的目光下试了试,意外的还不错。他看了眼之前侍者送来的记载着醉月所题诗的纸,颇有种参加高考写命题作文时的感觉。那诗倒好理解,说的无非是些思亲思故人、恨世事无常身如飘萍的内容。若要为其伴曲,便也找些悲春伤秋的曲子便可,至于能否获得对方青睐……那就是他无能为力的领域了。

    他细想了一阵,诸多乐曲在脑海中飘过,最后却忽地想起了个印象依稀有些模糊的调子来。若没记错,应当是他上个世界闲时自那群貘妖处听来的。那会儿青灯拿着支竹笛,和宝贝似的,不高兴了就喜欢大半夜的吹曲子扰民,闹得他老做噩梦。

    话虽如此说,那也只是貘妖们吹曲带来的效果罢了,曲子本身并不坏。他也曾问过青灯曲名,她说名为归乡,是貘妖们怀念故乡时所吹奏的乐曲。

    如今说起思故人,虽记忆已经模糊,可他印象里一时半会竟也只剩下了这曲。

    “有问题?”秦初忽地问道,“缘何出神?”

    沐羽回神,摇头道:“劳殿下费心,臣无碍。只是想到些别的,是以有些出神。”

    秦初见他如此回答,便没再多追问。或许是因为方才的尴尬,他却是未曾再露出不耐烦的生气样子,反倒体现了十足的耐心来。显得他一副很爱才的模样。

    沐羽见了,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等待间隙,其余参加此次答题的宾客陆续演奏了自己准备的乐曲。醉月在台中一一听了,却皆微笑不语,并未出口点评,而是低声嘱咐身边侍女,命她记录后交予方才的客人。

    又过了一阵,侍女附耳上前对她道:“醉月姐姐,该四号了。”

    醉月颔首,那侍女随即向楼上人比了个眼色,楼上那人旋即去请隔间中人。

    不久,一阵宛转凄清的笛音自那屋中悠悠传来。

    醉月循音望去,只见一影影绰绰的人影,并非熟客,便低声问:“这是……”

    “只认得是齐国舅家的公子带来的人。”侍女答道,“还有褚大人家的,另两位皆是第一次来楼中的新客。”

    齐国舅?褚大人?

    醉月也是在风月场里混久了的人,自是知道这几个字代表的意思,不免思索了一阵。随后道:“此曲哀愁凄清,却并非一般那等幽怨私情,而是满满的离人思乡之情。不想这等公子王孙竟亦懂得……”

    侍女掩唇笑:“姐姐意思是?”

    “便这位吧。”醉月道,“如此曲艺,当无人会有异议。”

    一曲毕了。

    沐羽搁下竹笛,闭了闭眼。虽说系统帮他摘了记忆,但多少还是留下了些痕迹在他记忆之中,方才吹笛时乍想起之前记忆,只觉得心中一阵钝痛。难免令他一时有些转换不过来。

    秦初见他如此反应,心坠了坠,却是无端的生出了一股怒气来。当即忍不住道:“你自何处学来的这首曲子?”

    “曾听人吹奏过此曲,依稀有些印象,便拿来用了。”沐羽疑惑道,“殿下,此曲有问题?”

    见他这幅无辜模样,秦初恍惚了一瞬间,随后懊恼自己是在太过冲动,只能摆出来一副冷漠的表情来:“无事,只是好奇而已。”

    沐羽忍不住忧愁了片刻,心道这人竟如此讨厌自己,那个要将他好感刷满的任务该如何是好。未曾想,沐羽方怨念了一阵,就听到系统的提示传来:「目标“秦初”对你的好感度20,点击查看」

    顿了顿,他点开了系统特意标红的查看更多。却见那上面明晃晃的写着数个大字:“他笛子吹得真好,孤很喜欢。要是能经常听到就好了。——秦初。”

    沐羽:“……”能不能别这么言不由衷!装出这样一幅人嫌狗厌的样子干什么!

    他简直要给对方跪下了,但因得有系统这句提示,便摸着自己小心脏大着胆子冲上去试图刷把好感度:“殿下若喜欢……臣这便将乐谱写下给您。”

    秦初脸色闪过一丝纠结的神色,最后还是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紧接着,又是系统提示对方好感度5。

    齐正阳与褚安二人在一旁瞅着,互相使了个眼色,暗示对方先开口说些什么,把气氛赶紧圆过去。沐羽见他俩如此为难,也不好意思自己把场冷了就撂挑子跑了,就没话找话道:“安郎,接下来还有几位客人?”

    褚安瞅了眼楼下号码牌,想了想,正待要回答,却听见帘子后传来一声轻笑,旋即钻出一娇俏小姑娘来,对他们一众道:“贵客不必数啦!醉月姐姐说了,这次的胜者,便是这九号厢中的客人。诸位随我去西暖阁的包间吧!”

    “果真不愧是你沐四!我就说,你这一手笛子,满堂宾客当无几人是你对手!”齐正阳乐道,随后去找秦初邀功,“殿下你看,我没说错吧。”

    “原来竟是靖安候府的沐小公子!这下奴知道啦,怨不得有这么一手笛艺。”那小姑娘道,“以前只听过春日游时沐四公子一曲引得无数佳人芳心暗许,不想今日竟能一睹真容,果真不同一般。”

    她将这番话说得头头是道,脸上飞霞,搞得沐羽又是羞窘又是头疼,简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堂而皇之的认了吧,秦初还在一旁坐着呢,他刚刚还说齐正阳开玩笑的,这不是欺骗老板么!若不认……他偷觑了一眼秦初的表情,心想还不如装死呢。

    而且……说好的低调出行呢??齐正阳这是生怕别人拆不下秦初的马甲吗??

    秦初听了这话,显然心里不是很舒服。沐羽还以为他要发飙,方做好了做出气筒的心理准备,却听他平静道:“是吗,我也觉得他挺好的。”

    闻言,齐正阳与褚安皆露出惊恐的表情注视着忽地变了个模样的秦初。

    那小姑娘“噗嗤”一声笑了:“这位公子,还未曾请教您尊姓。奴好通知醉月姐姐一声。”

    “你知他是沐四便好,我的就不必了。”秦初淡淡道,“喜欢他?”

    “名满京华的沐四公子何人不喜,风华如此,怕是这世间还未曾有能挡得住其魅力的人呢。”小姑娘说,“您说是吧!”

    齐正阳和褚安便一齐用同情的目光注视着沐羽,随即看着秦初面上几度变色。

    沐羽坐在一旁瑟瑟发抖,生怕被傲娇的太子殿下拉了黑名单。他心道这小姑娘怎么风月场混了这么久还不懂得看人,一边给对面坐着的那俩人狂打眼色,示意他们赶紧岔开话题。

    二人心领神会,当即准备出口挽救沐羽在秦初心里摇摇欲坠的形象。没想到还不等他俩开口,秦初就先说:“确实如此。”

    在座诸位当即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不知太子殿下又在玩什么花样。

    秦初顿时对这几个榆木疙瘩气不打一处来:“醉月不见了。走。”

    话罢,他起身便要离开。竟是没有分毫留念之意,也不知之前是谁心心念念只为见对方一面的。

    只是老板到底是老板,沐羽如今在屋檐下行走,也只能乖乖低头顺从。他干脆利落的起身,表露出一副紧跟政策走的态度来。齐正阳见他如此乖顺,不由念道:“四郎你……就真没有半分舍不得?”

    沐羽对他这时仍不玩此事的态度十分无奈,差点忍不住回“就算舍不得又能怎么样”,想想最后还是忍了,愣憋着一句话都没说,安静当个小透明。

    不想见他如此态度,秦初来了兴致,问他道:“你可知刚刚孤为何要生气离开?”

    沐羽想想,想不出来,老实答道:“臣不知,还请殿下告知。”

    秦初盯着他,慢慢地笑了出来:“孤的东西,怎容他人觊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