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39章 成为太子伴读(五)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对秦初的话,沐羽冷漠脸以对,一点都没有觉得感动。

    他自觉自己好歹是个人,被当成私有物的东西来称呼,实在是很侮辱人格。只是秦初怎么说也是他任务目标兼顶头上司,不好明着说罢了。是以便抿唇不语。

    看他兴致不高,其余两人也没敢插话说些什么。只是心想太子殿下这话说的真是难听,恐怕沐羽又得有情绪了。不过沐羽和对方不合拍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倒是秦初身为堂堂太子,到现在还没把沐羽这个让他不舒服的家伙踢走,也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秦初见沐羽不高兴,显然很是诧异。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最后有些恼火地道:“算了……走吧。”

    他一副意兴阑珊的模样,朝马车处走去。沐羽觉得自己似乎扫了他的兴致,就有些不安,琢磨着要不要说点什么来拯救一下刚刚的表现。就说:“天色已晚,殿下还是早日回宫为好,免得途生意外。”

    “孤知道。”秦初道,“今日辛苦你了,早日回去也好。”

    说完,他登上马车,像是无意再谈此事。沐羽见了,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护送秦初回宫。

    一路无话。

    沐羽一开始还挺好奇齐正阳他们是如何能让太子这么大个目标从皇宫里偷跑出来的,得到的答案却简单粗暴。齐正阳告诉他,就是换了身衣服,坐车出来的。并表示他们偷跑之后,先回齐家落脚换了身行头,这才跑去了沐府蹲人。

    这回答让他十分无奈,也只得按齐正阳所说,先去齐府,让秦初先把行头换回来,再回宫。这一去一回,就耽误了不少时间,待到几人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到了宫门附近一处,几人身形猥琐地从车上溜下来。

    齐正阳一下来,就先舒了口气:“四郎,以后真是再也不想坐你家的马车了。”

    “我家人自幼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自是不比齐侯府上车马气派。”沐羽冷淡道,“嫌弃下次就别坐,惹事。”

    “哎哎,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难听。”齐正阳叫道,“殿下,您来评评理啊。这还能怪我了?”

    “那下次出来,你准备马车。”秦初道,“反正你家多得是。”

    齐正阳闻言,露出一脸吞了苍蝇的表情,明显一副“哪还敢有下次啊”的样子。

    ……真是报应。

    沐羽忍不住想。

    未曾想,他方产生这个想法,便听到一声极细的喊声道:“太子殿下啊,您可总算回来了!”

    那声音十分耳熟,熟得在场诸人除却秦初外,皆忍不住齐齐的打了个冷颤,当即不敢言语。只有秦初仍算得上冷静,对上说话那人视线:“公公缘何在此?”

    ——来人正是如今圣上身边得宠的大太监王礼。

    王礼着急道:“哎呀殿下,您可别问这个了。宫里找您都要找疯了!陛下正在气头上呢!”

    “父皇去了我那里?”秦初亦紧张了起来,“他有说什么吗?”

    “还说些什么啊,陛下快被您气疯了!”王礼道,“您可赶紧随奴回去吧,和陛下道个歉,免得他又和您置气闹矛盾!”

    秦初自然也知道其中轻重。他当即点头应下,随王礼匆匆赶回宫内,只剩下沐羽他们三个在原地留着,面面相觑。

    他们仨互相瞪着,谁也没敢先说话。最后,还是沐羽忍无可忍道:“准备好受罚吧,我先回去了。”

    “哎,别别别。”齐正阳赶紧道,“四郎,你给我支个招,该怎么办啊!”

    “我怎么知道……”沐羽头疼不已,“现在只能庆幸我们是在宫门口被王公公给抓的,要是在清风楼……”

    齐正阳想了想那场景,顿时打了个抖,不说话了。

    于是接下来便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沐羽方一回府,就被沐景叫过去训话,问他在清风楼都遇见了什么。沐羽也无意隐瞒,便一五一十地将过程俱倒给了沐景听,只是隐去了秦初在青楼里撩他儿子的那段。

    说到斗乐的时候,沐景脸色还算正常,但在他说到太子似乎十分中意醉月,以及后来偷偷回宫时被王礼当场抓到的事情,沐景露出了明显担忧的神色来。

    “近日柳氏行事愈发嚣张,陛下正烦着,太子却又在此时触陛下霉头!”沐景忧心忡忡道,“若是因此恼了太子,转而属意三皇子为太子,那可如何是好!”

    沐羽默然。

    柳氏一族在朝中有柳丞相做靠山,而柳丞相的亲妹则正是如今三皇子的生母——柳妃。当今圣上子嗣单薄,便是加上早夭的二子,一共也只有三个儿子。如今皇后殁逝,太子与皇上渐行渐远,正是三皇子发力的好时候,柳氏对此亦极为热衷。只是这事儿到了一帮极为固执的正统拥护者眼里,那就是大逆不道了。

    不巧,他现在这个便宜爹,刚好是其中一员。

    沐羽安慰他道:“今日观太子似并无要与陛下置气之意,应当无事。毕竟陛下对太子多疼爱,只要太子不主动拂逆陛下,陛下总不至惩处太过的。”

    沐景想想也是,横竖他干着急也没用,便不再想许多。只是不想这个了,他又担心起幼子被牵连受惩处来。毕竟这一趟,沐羽真只是个借口而已,根本不关他什么事,属于被殃及的池鱼那一类的。

    事已至此,也只能希望皇帝能看在他还是个半伤患的份儿上,给他从轻处罚了。

    结果令沐羽没想到的是,之后一连数天,竟无一点动静。

    不知那日回宫后,秦初和皇上说了些什么,最后下来的处分竟然只是太子被勒令禁足了一个月。他们这作陪的三人却是完完全全被遗忘了,只字未提。

    沐羽乐得清闲,便干脆在空闲的日子里好好养伤了。

    系统在这期间数度提醒他记得不要忘记自己任务。沐羽被他烦的够呛,随后又深觉最近确实有点消极怠工,就想起了那日在清风楼吹的那曲子曲谱似乎还没写给秦初。

    他依着记忆写了下来,打算找人寻机会带给还在关紧闭的秦初。不想他谱子还没送出去,就见到齐家的小厮找上门来,说太子殿下带了口信给他。

    沐羽赶紧去见那小厮。

    说来倒巧了,秦初估计最近无聊得紧,和沐羽想一块儿去了,找人上门和他讨要那谱子。沐羽将那誊写好的曲谱交给齐家小厮,随口问了问齐正阳最近在做什么。

    小厮答道:“近日我家小姐与柳宰相家的柳颜小姐商量着合办今年赏花会,公子便被小姐叫去帮忙打下手,连府内都很少回了。忙得紧。”

    赏花会?

    沐羽听了,感到十分稀奇。按理说齐家与柳家应当是死对头才对,平素里能不互相挤兑死都算谢天谢地了,哪来的闲情逸致一起合办什么赏花会?真是让人摸不透这两家是如何作想的。

    猜来猜去,也只能猜到应当是皇上属意柳颜,想让她做太子妃。齐家无法,只能用这赏花会做借口,帮秦初看看这姑娘的能力和为人秉性了。毕竟再怎么说,太子好歹是自己家的。

    他想的很开,不懂的索性便不再去想。沐羽送了曲谱,自觉再没什么事了,便依旧过自己的小日子,没事儿跑到靶场练练箭、和他便宜爹比划几下。

    结果隔日就收到了来自秦初的好感度提示,还一次性又给加了20,直接加到携手同游的程度了。

    沐羽很囧:“这次我做什么了?”

    系统回答道:“你那个曲谱啊,他不是挺喜欢的?”

    “这么容易讨好?”沐羽表示不信,“那曲子他真会喜欢?那天他还听得一脸怒气呢,感觉好像我杀了他全家。要不是碍着清风楼里人多,别人都挺沉浸的,估计得打我。”

    系统说:“……我觉得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没有。”沐羽回答得斩钉截铁,然后暂时性地拉黑了试图解释些什么的系统。

    然而老天偏偏就爱打他的脸。

    不过几天,沐羽又收到了太子殿下的东西。这次倒不是齐家小厮送来的了,而是齐正阳亲自带来的,说是秦初的亲笔信。让他赶紧拆了看看。

    沐羽将信拆了,只见上面写道:“近日研习笛艺,深觉归乡此曲寓意深远,非当事者莫能知其意所在也。孤虽非作者,却似能理解其中悲意。不知四郎自何处得闻此曲,可否告知一二?”

    随后又说:“那日乍闻此曲,只觉得熟悉无比,恍惚以为回到了母后还未曾故去的日子。于孤而言,母后乃幼时最为重要之人,因此失态,还望四郎莫要见笑。”

    接着就是一些心路感言之类的话,看着让人心情十分复杂。

    齐正阳见他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好奇心顿起。忍了半天,没忍住,问:“殿下有说些什么?”

    “无甚大事,只是感谢前些日子让你捎去的谱子。”沐羽道,“你听过的那个。”

    齐正阳回忆片刻,笑道:“原来是那首。”

    沐羽“嗯”了一声,权作回答,随手将信纸折好收了起来。

    他一直以为秦初应当是个又熊又渣的混蛋,不想今日从这信上来看,他身上竟然也还是稍微有些闪光点的。只是脾气和嘴实在太坏,以至于让人选择性地忽视掉了他其实还有颗细腻的心。

    尽管沐羽还是觉得这货是个混蛋,不过至少现在看,不是那么让人厌恶透顶的混蛋了。

    “说起来……四郎,下周赏花会,靖安侯府准备去几人?”齐正阳忽问道,随后在沐羽困惑的表情下败下阵来,惊道,“你不会不知道吧?”

    “确实不知。”沐羽颔首。

    “圣上属意柳颜,大姐便想着多少帮个忙。”齐正阳叹气道,“那柳颜有什么可看的,不就是仗着柳妃亲侄女的身份吗?殿下烦她如此,这赏花会恐怕是弄巧成拙啊……”

    “你别想太严重,殿下总不会让齐姊下不了台。”沐羽安慰他道,“不若想想如何才不出纰漏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