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40章 成为太子伴读(六)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齐正阳想想也是,就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

    他在沐府又磨蹭了许久,非说自己大姐只会支使自己,死活不愿意回去。折腾半天,最后被烦的不行的沐羽给丢出了门外。被丢出去前,还犹自挣扎着表示想在他那借宿几日,等赏花会开了,再回齐府去。

    沐羽就装没听到。

    倒是他走了之后,沐羽还是没能清净下来。

    齐正阳来沐府是来送帖子的,这事儿本不该由他这堂堂齐候嫡子来做,只不过他和沐羽关系好,又接了送信的差事,就干脆一起送过来了。沐府收了受邀去赏花会的请帖,总得商量下谁愿意赴宴。总不能请帖到了,最后一个人都没去吧?

    这赏花会又是齐、柳二府合办,他便免不了得去那儿装装样子应个景。不然齐正阳非得撕了他。

    议了半天,最后他现在的亲妈沐李氏拍了板,让他三姐沐云、他还有沐绮跟着自己一起去赴宴。

    对这个结果,沐羽不算意外。他是必须去的,家中的几个姐姐只剩下沐云仍未嫁,沐绮虽还小,也是需要出去结交些朋友的。而收了帖子却只有他们几人去,未免显得太不尊重,于是沐李氏也得跟着去。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赏花会那日。

    这宴虽是二府合办,但占主导地位的还是齐府,相府出力则相对少些,是以便将其设在了齐家的地方。和齐正阳做了好些年朋友,沐羽对这地方还算是熟门熟路,一到地方便挥别了沐李氏他们,自己去跟大部队了。

    毕竟他怎么也是个男的,总不好跟着姊妹们混在女眷堆里。

    沐李氏很看得开,也没阻拦他走。只是叮嘱他别浪的没了个型,只知道和他那便宜爹一样眼里全是老板之类云云。末了,来了句让他一会儿记得看看有没有中意的姑娘,以后好方便她这个当娘的给他找老婆。

    沐羽听了简直恨不得一头撞墙上,当即狼狈落荒而逃。

    他觉得沐李氏这心愿估计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了。

    不说他自己完成任务后结果会如何,便是沐小公子还活着,就凭系统给他的剧情里秦初那性格,不死也得被那货给绑宫里搅一辈子基。怎么看都和老婆这个词无甚缘分。

    ……何况还是他这个倒霉短命鬼。

    正想着,忽地有人拍了他的肩。

    沐羽猛地回头,却见是褚安。

    褚安见他回神,促狭地笑了:“怎么,是看上哪家娇娘了?”

    沐羽冷漠脸:“怎么就你一个人。”

    “正阳要接待宾客,可没空陪咱俩。”褚安说,“殿下嘛……说了,不来。没办法啊。”

    沐羽意会:估计秦初听到柳颜就烦,索性干脆推脱不来了。横竖他还在禁足,也没人有那个胆子强拉他过来。只是秦初老这么任性,难免替忙里忙外却落不到好的齐候府尴尬,便问:“那齐候呢?没说什么?”

    “哎……能说什么啊。再怎么那也是太子,还不得跪着受了。”褚安叹气道,“不过还好,殿下是没来,怀玉公主却吵着要见齐姊,殿下就让公主替他来了。”

    怀玉公主?沐羽不由一愣,随后猛地想起了原文好像是有这么一段情节。只是那段写的实在是很含糊,仅仅一句话便带了过去。而原话则是出自秦初口中,讲的是他与主角谈及怀玉的事情时,秦初说她幼时曾因为意外落水而落下病根,让主角对她多忍让些。

    而文中还提及过柳颜一度因为秦初颇为宠爱怀玉而心生不满,因此数度设计怀玉的事情。若此结合来看,这次赏花会则极其“恰好”地全部与原著对上。

    也就是说,如果他没猜错,今日的赏花会便是秦初与柳氏、齐氏矛盾激化的拐角点。若今日怀玉不幸被柳颜设计落水而险些丢了性命,那之后的发展可想而知。

    这时,沐羽想起来,系统给自己指派的任务是“救下怀玉公主”。

    三月料峭春寒,怀玉公主又是个娇小孩童,这等天气落入水中,不用想便也知道当是凶多吉少。

    思及至此,沐羽立刻问道:“公主在哪儿?”

    “被齐姊领着,观花去了。”褚安道,“四郎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别告诉我你喜欢公主啊!”

    沐羽差点被他气个倒仰,翻了个白眼想这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糟粕啊,又好气又好笑地道:“你成天都想的是些什么……只是略有些担心而已。”

    “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说我呢?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公主她虽然还小,可也是个美人坯子不是?”褚安叫屈道,“倒是你,瞎担心什么。这可是齐府,还有齐姊领着呢……这话可别让正阳听到了,否则他非得撕了你。”

    “好好好。”沐羽头疼不已地应道,“齐姊呢?”

    “与女眷们在赏花交谈呢,毕竟她是负责人,总不能自己先跑没影儿了。”褚安道,“不是吧,你真要去?”

    “我只是过去看看,还没和齐姊打招呼呢。”沐羽道,“你呆着,我一会儿回来。”

    “那好吧。”褚安见阻止他不得,索性也不劝了,“速去速回,等着你。帮我也问句好。”

    沐羽无语地看着他,咬牙切齿道:“……自己去问。”

    “不啊……我可怕她了……”褚安摇头拒绝,“你让我主动送她面前挨批,还不如让我去死呢。”

    沐羽见他无论如何是不肯去了,便也不再多说什么,自己一人起身离开。

    他依着褚安所说,穿过一片园林,顺着渠水而上,果然见到许多人正聚在一处赏花。齐元娘身着一袭红裙,在一片莺莺燕燕之中,显得分外亮眼。

    她身边的正是沐羽如今三姐沐云,俩人聊到开心处,忽地抬头瞥见了沐羽,便齐齐笑了,招呼他过去:“四郎,你怎的来了?”

    “刚光顾着找正阳去了,忘记和姊姊打声招呼了。就先过来了。”沐羽道,“许久不见,不知阿姊近况如何?”

    “我还能如何呀,好着呢。”齐元娘掩唇笑道,“倒是四郎你,前些日子听正阳说你出去踏青被人冲撞了,伤得厉害。如今可恢复好没?可要找个地方歇着坐坐?”

    “他自小被我爹用鞭子抽大的,皮糙着呢。”沐云挤兑道,“哪会有事,你不用跟他客气。”

    齐元娘听了,摇头笑道:“云娘你这嘴啊!早晚要吃大亏。”

    沐云不服,便伸手去闹她。

    说话间,一阵喧哗传来。像是出了什么事情似的。

    沐羽心中有事,闻声不由猛地一个激灵。

    齐元娘也被吓了一跳,循声望去,皱眉问道:“什么事?竟如此大声喧哗!”

    “不好了,公主,怀玉公主落水了!”有人叫道。

    众人陡然色变。

    沐羽当即朝发声处冲了过去。

    这处花园乃女眷们聚集的地方,一路过去,皆是些尚且未嫁的姑娘。但稍往前走走,便可见着些其他人了。不远处,可见一处水池,池水幽绿,足以见其深浅。定睛望去,只看到柳颜正手足无措地呆立在池水边,而怀玉公主正在水池中哭着求救。

    齐元娘见了,险些要晕厥过去,喊道:“人呢?快找几个擅水的婢子过来救人啊!”

    一旁的侍女哭着答道:“小姐,已经去叫了。可这里太偏了,其余婢子们都不擅水性,怕贸然下去害了公主……”

    齐元娘“啊”地喊了一声,眼泪当场就下来了。

    而此时,兴许是因为天气太过寒冷,怀玉年纪又小,挣扎的力度也小了下来,连哭喊声都快听不见了。

    沐羽见了,当即也顾不得想太多了。当即跑到了那池子旁边跳了下去,自己一人去救怀玉。

    好在沐小公子也是个武将之后,虽然不似他兄长那般在边关磨砺长大,却也精通骑射武艺,水性亦是极佳。沐羽来的不算晚,游到怀玉身边时,她还依稀有些自己的意识。见着沐羽来救她了,眼泪汪汪的,简直就差把鼻涕眼泪都糊他一脸了。他把小姑娘抱着,一路游回岸边,水淋淋地上了岸。

    齐元娘一脸泪地冲上来,赶紧将怀玉接了过去,招呼下人给他俩拿保暖的斗篷裹上。这时,之前赶去找的擅水仆妇和大夫匆匆赶来,帮晕了过去的怀玉吐水。

    沐羽接过那斗篷,冻得嘴唇都有些发乌。沐云见了,心疼地凑过来,问他道:“四郎,没事吧?”

    “我无事。倒是公主……”沐羽看了眼那脸色惨白的小姑娘,只觉得忧心不已,“千万勿要有事才好。”

    “哎……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偏偏又是你受罪。”沐云一听他的话,愁得不行,狠狠剜了一眼不远处还不知所以的柳颜,“她这是什么意思?”

    沐羽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这事本就不好定论,如今真相未明,还是别乱说免得惹事比较好。

    至于沐云说的每次都是他受罪一事……沐羽也明白,毕竟落水的是怀玉公主,周围哪敢有人敢贸然去救?至于那些闺阁少女,各个都不擅水性,就更遑论救人了。

    那种情况下,怎么看都只有他这个身兼太子好友的伴读去,才比较适合。

    所幸,就在他们忧心不已的时候,大夫表示怀玉公主被救的及时,暂时是无碍了。只是天气寒凉,落水又受了惊,接下来怕是要大病一场。

    顿时,所有人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