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41章 成为太子伴读(七)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听到这可能性,齐元娘差点没晕过去。

    但凡了解些秦初的人都知道,他是极为疼爱怀玉的。若有人敢在他面前让她受委屈,那很快就可以见识到太子殿下的怒火为何物。便是亲密如齐侯府,亦是不能例外。

    好好的一场宴会,被搞成了这个样子,还要承受太子殿下随之来的怒火。齐元娘一时想不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公主好好地,怎么就掉水里了?”齐元娘伤心了一阵,随后质问道。

    柳颜本是呆立在一旁的,听到这话便站了出来:“不……不是我做的,公主在池边逗锦鲤玩,问我这些锦鲤的品种。我刚靠过去想和她说,就被人……推了一下。然后……然后……”

    她一副惊慌失措地表情,显得很是无辜。

    齐元娘顿时露出了吃了苍蝇般的难看脸色。

    沐云在一旁看着,就很是气愤。

    她对沐羽小声道:“这丞相府也太欺负人了!平日朝堂上就常常越俎不尊圣上,排挤爹爹,生养的女儿也这么嚣张跋扈!真当我们都是瞎子么,她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被人推了一下,自己没事,却害的公主落水里了!”

    沐羽也觉得她说的很对。奈何这事本就没有结果,毕竟对方是丞相之女,连当今圣上都忌惮三分的存在,齐府一个小小侯府是没办法和柳颜计较什么的。除非圣上摆明要追究此事,估计方可能有结果。

    可惜就以如今丞相势大的情况而言,便是圣上那里,估计也没有什么指望了。

    事已至此,总不可能再去加倍后悔。齐元娘也不可能对柳颜怎么着,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将这件事情就这么忍让过去。

    一场宴会,最终以闹剧般的方式收场。怀玉公主被齐府派人送回宫中,当夜就发起了高烧。

    以这种方式收尾,在柳颜即将嫁给太子的前景下,没有入敢将真相捅到秦初面前。齐侯府也生怕暴脾气的太子与丞相起了冲突,只将怀玉的落水原因说成被不长眼的下人给碰下去了。而皇帝的反应一如沐羽预料那般,重重责罚了那个碰到了柳颜的婢女,而对追责柳颜的事情丝毫未曾提及。

    只是可怜了怀玉公主,听说因为落水而寒气入体,以后估计是会一直这么体弱下去了。倒是对比原著里差点丢了命、还寒气入体乃至最后长大难以有孩子的情况,算是幸运不少。

    得益于这件事,秦初竟然又一口气给沐羽加了20点好感度,对他也更加亲切起来。然而沐羽面对这种情况,实在是很难高兴得起来。

    这种心况很明显地就体现在了日常里,站在校场的靶子前,沐羽觉得自己手上的弓都有些不稳了。

    除却他之外,显然其他人的兴致也并不高。

    秦初因为自己妹妹的意外落水导致的身体问题焦心,齐正阳则为自己家好心办坏事而怕惹了太子厌弃担心。褚安倒是无何事,只是其余三人都一脸凝重的样子,他自也是不好说笑。

    一连三箭都未能命中靶心,沐羽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弓。

    心境不佳,还是不要在这种时候练习需要极度注意力的事情比较好。

    这时,秦初忽地开口叫他:“四郎,过来陪孤练剑。”

    沐羽闻言觉得奇怪,平日里秦初嫌弃他剑招太过刚猛,不够灵动,一贯是很少找他对剑的。不知今日是怎么的突然想不开,竟来找他了?话虽如此,他还是依言走了过去:“殿下今日这是……”

    “别问。”秦初显得十分疲惫的道,“今日只练习,其余一概杂事俱不准谈。就这样吧。”

    见他无意交谈,沐羽便也没说什么,如他所愿安静的当一个沙包。

    按沐羽自己的想法来看的话,他估摸着可能是因为近日圣上对太子妃一事颇为上心,是以柳颜常常得柳妃宣召进宫探望,而皇后却忌日将近的缘故。因得怀玉出事,自己母后忌辰将至,又要与自己不喜的人纠缠。秦初便颇为耗心费神,以至于弄得一肚子火气,要到校场打架泻火。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会儿的秦初坚决不能惹,便决定一会儿当完了免费沙包,缩到一旁角落里学习齐正阳他们装鹌鹑去。

    不想沐羽打的倒是一手好算盘,但天向来不随人愿。他与秦初你来我往尚未过几招,随后就听到一阵细碎脚步声传来,伴随着衣料摩挲的声音,熟悉的女音跃然耳畔:“太子殿下,您果然在这!”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沐羽心想:要糟!

    果不出他所料,秦初闻言,眉头紧锁,几乎成了个死结般:“柳颜?你为何在此?!”

    “臣女听闻太子殿下在此处,是以与柳妃娘娘问候过后便匆匆赶来此地见您。”柳颜道,“上次赏花会时不慎害的怀玉公主落入水中,臣女深感不安。一直想找机会和公主陪个罪。未曾想方才去公主寝殿,却被拦了下来。臣女就想着先和殿下说一声……”

    她说的十分诚恳,脸上的表情也令人情不自禁地就想信服她的说法。然而在场所有的知情人听到她这话的一瞬间,心里登时就是“哐当”一声。

    ——完了。

    所有人忍不住想。

    正如之前而言,秦初并不知道怀玉落水是因为被柳颜祸及所致。齐侯府的人告诉他是不长眼的下人给碰着了,他便也就信了,根本没想过对方竟然会拐了个大弯来骗他,是以他并不知晓柳颜与此事有关。而依着丞相的影响力与皇上不想提及此事的态度,想也知道是不会有人主动去秦初面前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本以为这事儿就可这么相安无事地糊弄过去,却没想到他们没走漏风声,当事人却先一步掉链子了。

    众人当即露出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来。

    沐羽下意识就去看一旁秦初的反应,意料之中地看到了他瞬间就阴冷下来的眸色。而此刻柳颜似乎仍没读懂他眼中的冰霜寒气,兀自滔滔不绝:“臣女用百年老山参为公主费心熬制了些参汤,望公主身体能速速恢复。”

    “费心熬制?”秦初淡淡道,“那还真是劳你费心了。”

    “能为殿下做些分内之事,臣女再苦也是心甘情愿的。”柳颜喜道。

    看着这场面,沐羽直觉要完。他瞅瞅“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柳颜童鞋,隐隐似乎懂了为何现如今看起来那般势大的丞相府后来会在一夕之间被吞噬殆尽,想来是柳姑娘这个猪队友在其中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

    这样下去,秦初十有□□要在校场上就跟对方炸起来。

    他只得上去圆场:“殿下,今日这练习要不就算了?”

    秦初闻言,睨了他一眼。

    丞相势大,柳妃在旁对他这太子之位虎视眈眈。若不是因为柳妃近些年身体渐弱,柳颜又一意倾心太子,或许丞相早已经将秦初拉下来了也说不定。

    明白这种形式,柳颜又做出如此态度来恳请原谅,秦初也不好当众甩她脸。不然改明儿他心胸狭窄的名声估计就得传遍大江南北。沐羽这话,倒刚好给了他个台阶下。于是就淡笑道:“怎可因为私事就荒废功课?不必,想来阿颜也是能理解的。”说着,就看向柳颜。

    柳颜脸上闪过一丝难堪的神色,强笑道:“此言说的极是,怎可因臣女这等小事就浪费殿下的时间。只是来时柳妃娘娘交托臣女一物,想让臣女亲手交予公主。不知殿下可否借臣女腰牌一用,好亲手将东西送到公主手中。”

    “柳妃娘娘?”秦初终于肯正视她了,“带了何物给怀玉?”

    “说是小国进贡上来的灵玉,冬暖夏凉,长久戴着于身体颇有益处。”柳颜答,“娘娘一拿到手,就差臣女过来说让送给公主。”

    听到这话,秦初忽地觉得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害的怀玉落水的是她,自顾自地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好人嘴脸的也是她!要真是那么愧疚,最开始为何还要推怀玉下水?柳氏一族上下,包括柳颜在内,没有一个好东西!

    他“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已经知道。随后说:“柳妃娘娘费心,孤知晓了。你把东西留孤这里,一会儿孤带去给她。”

    “可是柳妃娘娘说了……”柳颜欲言又止。

    秦初眼骤然眯起。

    沐羽眼看秦初又要发怒,赶紧仗着自己高达80的好感度站了出来,对他说:“殿下若是一时分不开心,臣可替殿下去取来腰牌。”

    秦初瞪了他一眼,闪过一丝恼火,咬牙切齿地对沐羽附耳低声道:“你倒真会卖好……也不知道她可懂你一番好心情意!”

    闻言,沐羽心中叫屈,想要不是怕你被柳丞相为难,谁会腆着脸出来拉仇恨啊!当即斜看了看柳颜,发现她似乎并未听到方才那句话后,安下心来同样低声回道:“殿下,丞相势大,慎言!”

    “……哼。”秦初显然也知道其中轻重,便不再揪着这个话题了。他点点头,装出一副沉思的样子来,片刻后道:“既然如此,那就交给你了。”话罢,转向柳颜,温和道,“阿颜,便辛苦你了。”

    柳颜受宠若惊道:“这是臣女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