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42章 成为太子伴读(八)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二人接着便是你来我往地甜言蜜语了几句。

    沐羽在一旁萧瑟地站着,只觉得牙齿都快酸倒了。他感叹了一番玩政治的人哪怕看着再没心机,个个果然还是能演得要命。就凭秦初和柳颜虚与委蛇的这手,简直都可以丢去拿个影帝的奖杯。

    待到这两尊佛终于想起来一边的沐羽,他都已经快要思考好晚上吃些什么好了。

    秦初就让沐羽去给柳颜拿腰牌。

    柳颜一路跟着他过去,半是羞涩半是感谢地道:“刚刚谢谢你。”

    “客气了。”沐羽道,“我不方便见到公主,一直都没能和她问声好。若是柳小姐今日能帮我带句话,那真是再感谢不过了。”

    “当然,不过举手之劳。”柳颜接过腰牌说。

    沐羽目送她离开校场,准备回去找秦初。

    没想到,他一回头,就看见秦初换了衣服,一句话也不说地站在那里,表情莫测。他觉得奇怪,就问了句:“殿下怎么来这里了?”

    “孤过来看看她和你说了什么,竟能让你站出来帮她说话。”秦初说,“孤不高兴。”

    他这如同六月天气般变幻无常的孩子脾气弄得沐羽很无奈,只能说:“殿下说什么呢。”

    “别靠近她,也别对她笑。”秦初背过脸去,“不要装傻,你知道孤的意思。”

    ……不,他并不想知道。

    沐羽头疼地想,他没料到秦初掌控欲竟然这么强,连正常的客套都被他视作背叛似的举动?顿了顿,说:“殿下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方才只是……”

    “莫忘了那是谁的女儿。”秦初冷淡地说,“别叫孤失望。”

    沐羽简直辩无可辩,硬着头皮道:“……是。”

    听他应下,秦初露出了笑容来,温和地道:“今年春猎,四郎可有空闲与孤一同前往?孤记得你去年便因事耽搁了,未能一同前去,真是遗憾。”

    沐羽愣了愣。春猎这活动虽然在南燕朝相当盛行,秦初却向来不是很热衷,不知这次为何会突然提及这个。去年沐府家中生变,未能成行,今年再推辞确实很说不过去了。当即回答:“殿下命令,臣定会跟随。”

    秦初很满意的点点头。

    既答应了对方随行,沐羽便不能随沐景他们一起离开了。自建国以来,南燕朝年年春猎都由皇帝钦点皇子与一部分大臣随行前往屋山围场打猎,沐家作为武勋世家,自然年年也在这钦点之列。只是这次秦初主动开口让他随行,他估计很大可能是不能与自家人一道走了。

    沐景对此倒没说些什么,只是叮嘱他万事须得谨慎以对。反而是沐李氏忧心得不行,担心自己小儿子的木头脾气跟着太子殿下亲密处几天把对方给气疯掉,拉着他絮叨了很久,让他千万学会见机行事脑子灵活些。沐羽听着总有种像是在看宫斗文时被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和皇上置气的嫔妃的感觉,无语了很久,最后忙不迭地跑了。

    不知是不是近些日子皇帝兴致不高的缘故,这次春猎并未搞得很盛大,随行臣子也不像往年那样多。虽然在沐羽看来车队仍旧是延延绵绵地铺了很远,但较之沐小公子记忆之中,确实规模已经小了很多。

    秦初见他似有出神的模样,就说:“今年多处地方闹灾歉收,不宜行铺张浪费之举。父皇本就有此意,孤略微提了提,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

    沐羽便觉得很惊讶。他一直以为秦初是个只关心自己,不太注意别人死活的家伙。未曾想他还能做出这等举动,不免另眼以待了些。秦初见他露出这幅模样来,就很生气,怒道:“在你心里孤就是那般不顾人意愿死活的暴君吗!?”

    想了想原著里秦初的表现,沐羽觉得他对自己的形容还真挺贴切的,忍不住想最了解自己的果然还是自己。只是这话当然不可能真的说出来,便安抚道:“并非如此,只是臣见殿下比起以往多了许多人情味……因此颇觉感动。”

    他仗着自己之前刷高了的秦初的好感度,赶紧胡扯了一番。

    可能是因为那好感度刷的是实打实的,秦初对他的回答相当满意,连眼底温度都回升了不少。他说:“莫非四郎很不喜以前孤的种种行径?”

    哪儿敢啊!!沐羽心想,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当着秦初的面说出这话来啊!!

    可眼下情况显然打哈哈混过去绝对会刷低对方的好感度,他愁了片刻,说:“殿下永远是殿下,于臣看来并无二致。但如此的殿下令人心慕,臣亦如此。”

    这话说出来,沐羽简直感觉快把一辈子的脸皮砸进去了。

    效果倒是莫名的好。秦初短暂地呆滞了片刻,随后脸上浮起一层浅红色来,挑剔道:“……你最近也学会甜言蜜语了,可是有喜欢的人了?”

    沐羽迟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在他犹疑不定间,秦初脸色渐沉,系统忽地开口提示道:“建议宿主肯定回答。”

    “为何?”沐羽问。

    “好感度80以上则进化为爱情值,否则将不会激活。”系统说,“宿主请时刻铭记现在扮演的角色是秦初的白月光。”

    沐羽无语:“白月光我懂,但80以上是爱情值?你不早说??上个世界又是什么情况???”

    “请宿主自行理解本系统说的刚刚每一句话。”系统冷漠道。

    沐羽:“……”他感觉似乎秒懂了什么。

    ……怨不得上个世界他快死前沈霜会露出如斯表情,原来是因为他抢了李桃夭的戏份还强行背锅挂掉的缘故?

    沐羽崩溃了一阵子,接着悲剧地发现他还是得继续担当这个爱情骗子的职业。

    原著没怎么提及沐小公子和秦初过往,只说了若非对方为秦初挡刀死去,应当是十分令人艳羡的那种关系。虽然不能摆上明面,但是却是暗地里让人觉得很幸福的。由此可推测这俩人应该不是单箭头暗恋至死的那种关系,而是互相坦白了心意的。

    照着这种关系捋下去,沐羽也能理解系统方才那番建议了。这确实是目前看来达到任务目的最快的方法。

    话虽如此,他还是颇觉得挣扎。犹豫很久,最后他还是老实认命当他的打工仔,垂下眼睫,对秦初说:“是。”

    只是他这幅样子,放到别人眼里就大大变了副味道。秦初见他沉默许久,眼中露出挣扎不定的模样,莫名的生出一股怒火来。他忍着气道:“谁家姑娘?与孤说说看,说不定能让父皇帮你赐婚。”

    沐羽噎了噎,心道总不能当着这小太岁面前对他甜言蜜语说我心悦你,我要娶你吧!找死啊!!想了想,就装出一副颇为神伤的表情来,对秦初道:“不必劳烦殿下,这位……尊贵异常,实非臣能肖想的对象。殿下还请留臣一丝面子,莫再追问了。”

    “你乃靖安侯府四子,这天下有几个女子你肖想不得的?况且你还是与孤自幼时一起长大的朋友,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又有几个女子能将你拒之门外?”秦初侃侃道,脸上带着既不屑又冷淡的笑容。他刚说了一会儿,随后意识到这个问题实在很有些蠢——不说别的人,他说的这些条件,刚好死不死就有个人符合。

    ——远的不谈,近的便是柳颜。

    而且沐羽对她似乎也挺温柔的,前几日可不就主动站出来给她解围了么?以往可没见他有这么主动。

    意识到这点,秦初脸色瞬间“刷”一下就黑了下来。他阴沉地道:“别的都可以,你不准打柳颜主意!”

    沐羽一愣,还以为秦初到底还是有点喜欢柳颜的。便估摸着这家伙可能想歪了,以为自己暗恋柳颜所以吃醋了。立刻坚决与老板娘撇开关系:“殿下莫要寻臣开心了。此事与柳小姐没有半分干系,臣恋慕乃另有其人。”

    秦初越听解释却越觉得对方在胡掰乱扯,肯定心怀鬼胎。却也挑不得半分错处来,当即怒哼一声,拂袖进了马车,在不肯理会他了。

    几乎从未有过撩妹……不,撩汉经验的沐羽顿时觉得心好累。

    感觉就像是追着孙子喂饭的奶奶,好不容易追上了,苦口婆心地劝吃饭,孙子还对他说,去你的,我不饿,你做的饭好难吃。

    好气啊!!

    自觉太子殿下估计挺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再看到他了,沐羽很有眼色地从随伴的位置上撤下来,乖乖的跑到秦初暂时看不到他的地方去。免得在他眼前多晃多错,最后还得被他揪着批评一顿。

    见他简直落荒而逃般跑回来,齐正阳很同情地问:“四郎,又被殿下骂了?”

    “……算是吧。”沐羽敷衍道。他觉得方才那几句话他说的实在是没什么水平,被喷也挺活该的。倒是秦初……跪求不要误会他和柳颜有一腿,他真的是无辜的好吗?

    齐正阳瞅瞅沐羽,叹了口气说:“你也不要总是这么倔嘛,非得不见棺材不掉泪。你老这样,殿下怎么可能不气嘛……”

    对他的好心,沐羽很感激。但是他觉得他有必要得给自己正一下名:“不,其实不是这个问题……”

    “那是什么?”齐正阳一脸问号。

    时值恰巧来到屋山围场,从车队的后方忽地来了一个穿着随侍打扮的人,来到二人身边,行了个礼。

    不等他们发问,那人就先自报了家门,说是丞相府上的帮自己家小姐来送个口信。而后又道,自家小姐感谢前几日沐公子帮她解围,是以想当面感谢一番,想问他有没有空出来见上一面。

    “……就是这个。”沐羽冷漠道。

    齐正阳:“……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