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43章 成为太子伴读(九)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说实话,柳颜的想法,沐羽其实是不太能理解的。

    不说别的,现在这种顶着疑似·未来太子妃头衔的她巴巴跑过来说要感谢他,还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不是等着被秦初惦记吗!

    沐羽自觉刚刚才上了太子殿下心里的小本本,绝对不能再踩他的雷区了。可又不好明着拒绝对方,赶紧对齐正阳使了个眼色,为难道:“只是举手之劳,柳小姐不必如此大张旗鼓……”

    “是啊是啊。”齐正阳附和道。

    “可是小姐嘱咐了,一定要请到沐公子。”那人答,很有一番要是沐羽不答应,他就不动了的意味。

    这就很让人无奈了。

    沐羽和齐正阳对视一眼,最终齐正阳在他求救眼神中败下阵来,叹气低声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罢了罢了,四郎到时候记得帮我在殿下面前美言几句。”

    回应他的是沐羽的麻木脸:“好巧,我也是。”

    两人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等一切安顿好,沐羽拖着试图装死的无辜路人齐正阳含泪上路。

    那柳府下人早就等着他了,一见着面,就将他俩领去了位于屋山行宫的某处。地处幽静,繁花环绕,倒是不负皇家别苑之名。只是身为大臣之女却住在这等地方,委实是破格了些。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安排的。

    见他来了,柳颜脸上露出淡淡笑容。只是在看到他身旁齐正阳之后,这笑变得略微有些尴尬。她说:“上次得了柳妃娘娘命令走的匆忙,没能仔细向你道谢。所以这次特意请沐公子过来做客,聊表谢意。”

    直觉告诉沐羽事出反常必有妖,柳氏向来不予他家有多好脸色,柳颜却忽然花这么大功夫来找他还说感谢,肯定有事要找他帮忙。

    果不其然,在他俩推辞了一番表示不用道谢后,对方抛出了自己的问题来:“其实今日请沐公子来……实话不瞒,是有一事想请你帮忙。”

    该来的总会来,沐羽放下茶杯,不动声色地和齐正阳对视一眼,心里大致对她所谓的请求有了个猜测。他估摸着这很大可能与秦初有关,否则这姑娘肯定不至于大费周章地找到他来帮忙。就说:“不知柳小姐所说是何事?若能帮忙,定当尽力而为。只是我人小力微,有些事情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本是件小事,按理说不应该来麻烦你的……”柳颜忧愁道,“只是殿下一向与我……不甚亲密,我又实在很希望能请殿下来观礼,可是又不想借助父亲帮忙……所以唯有麻烦沐公子了。”

    观礼……?

    沐羽傻了片刻,随后想起近日确实听沐云说起过柳府在派发自家大小姐成年礼的请帖。而皇帝将在柳家小姐成年后指给太子为妻的说法也甚嚣尘上,那这个时候柳颜会跑过来找他帮忙倒也说得通。

    就是……这任务委实难了点。

    秦初对柳颜有多讨厌,或许旁的人看不大出来,他们这几个自小与他一起长大的发小却是很清楚的:那真是翻起脸来谁都不认的。

    其实沐羽估计柳颜对秦初不喜她也清楚,奈何架不住一心一意全在对方身上,肯定就没他们这群旁观者看得那么清楚。是以抱了期望以为事情会有转机,故有此一说。

    但他们不一样啊!!他们看得简直不要太清楚啊!!沐羽觉着他要是敢跑去当这个说客,估计这小太子就能先抽出刀来先把他给砍了,都不用他以后主动去挡刀挂掉了好吗!

    显然不止他一个人这么想,旁边的齐正阳也偷偷把手伸到了他腿上狠狠拧了一把,然后低声说:“四郎,慎重啊!慎重啊!”

    沐羽心道:你当我愿意接这烂摊子!却知晓这是必定不能明面上拒绝对方的,不然他们这帮太子身边人都表露出如此态度,柳家很快就能得知秦初对柳颜的真正态度为何,这对还在养精蓄锐期的太子势力来说必定是一个巨大的阻碍。毕竟柳氏身后还有个三皇子在虎视眈眈,如今柳丞相没有表现出自己的鲜明立场,一是因为太子如今虽小错不断,大错却是没有犯过什么的,对柳氏的态度表面上也还说得去。二则是因为柳颜一颗芳心全挂在秦初身上,柳丞相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心总归是要向着她的。

    想了一阵,他最终还是说:“此事不难,我回去定当与殿下禀报。只是殿下终归是太子,实乃我等想法可以左右,只能尽力帮小姐游说。若是太子殿下实在是事务繁忙,届时未能成行……还望柳小姐能体谅。”

    见他答应下来,柳颜喜出望外,连忙道:“尽力而为便好!我本也没报多大期望,若是殿下能来柳府观礼,我自然是不胜荣幸。若是遗憾错过,那也只能称是没有缘分了。真是麻烦沐公子了。”

    说完,她又说了很多其他感谢的话。

    正事说完,柳颜显然也颇有些意不在此了,一面维持着表面的礼数,一面敷衍着拖到赴宴结束。匆匆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会面,俩人朝住地往回走。

    齐正阳心疼的说:“四郎,一会儿回去……你打算怎么办。”

    “……先缓缓。”沐羽凄凉地说,“现下去和殿下说这件事……恐怕殿下会发怒。”

    “???”齐正阳脸上浮现出疑问之色,“怎么啦?”

    “正气头上。”沐羽顿顿,总不能说他今天把对方给撩炸了吧?果断绕开这个话题,“不说这个了。我来时听三姐说齐姊前些日子染了风寒卧床不起,颇为担心。不知近日可好些了?恰巧三姐与一位治疗风寒颇有经验的女道人颇有交情,可需要帮忙?”

    齐正阳见他不愿提及,也就顺势拐了话题:“嗨……我姐那人一贯好强,你又不是不知道。本来是小事儿的,她非不听劝,这才又加重了的。你不用担心,养养就好了。也帮我向云姊道个谢,真不用客气。”

    “天气虽开始转暖,但也要小心,万不可贪图一时之快着了凉。”沐羽叮嘱道,“不仅齐姊,正阳你也一样,要多加小心。”

    “好好好,我晓得。”齐正阳哭丧着脸道,“四郎你怎么和我姐似的,也喜欢唠叨我。”

    就这么一路聊着闲话,二人在回去路上倒也没话费多少时间。倒是因为走前天色就已经不早,这一来一去又耗费了些时间,回来时竟已经很晚了。

    他俩同为被太子拎过来的人,住的地方也算靠近,就一起往里走。不曾想就在拐歪处刚分了手,打算滚回自己屋子的沐羽就目瞪口呆的在门口看见了秦初的身影。

    沐羽当时就要卧槽了。

    他刚刚还在愁着答应了柳颜的事情该怎么向秦初提及,正心虚着,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这边想着,那边就撞上了正主。而且周围竟然……

    一、个、随、侍、都、没、有!

    循声回望的秦初对上沐羽惊讶的目光,脸色瞬间变得极为糟糕。他抿着唇,盯着沐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最后用很明显就能读出其中怒火的声音质问他:“你刚刚去哪儿了?”

    沐羽简直要无话可说,给他跪那儿。这大爷今儿早上还被他和柳颜的关系给气得半死呢,要是回答说刚刚应柳颜之邀去赴宴了,不得切死他啊?此刻简直万分憎恨齐正阳为何住在拐角另一处屋子那儿,没法给自己解围。可因为和柳颜的约定,又不能随便敷衍秦初,只有老实交代:“方才应柳小姐之邀前往赴宴。”

    “赴宴?柳颜?”秦初果不出所料地恼了,“孤不知你何时竟与柳氏之女如此要好了?”

    沐羽老实低头装鹌鹑,任他喷。

    秦初指着他鼻子狠狠喷了一顿。过了阵,累了,但仍很气。说:“你都不问问孤在这等了多久吗?”

    沐羽想想,他大约是没这个胆子的。不过老板既然发话了,就马上跟上接话道:“是臣的错,应该留在屋中不随处走动的。殿下……等了臣多久?”

    秦初见他如此上道,无语了一阵。数了数:“……也没有很久,算了,这事儿本不怪你。她非要请你去,你也是没办法拒绝的。进去吧。”

    沐羽闻言赶紧把他请了进去。

    话说到这种程度,沐羽也算明白了。对方根本就不是来找茬儿的,反倒是像一时兴起来找自己的,至于目的……就不太清楚。只是没想到兴之所至,对方竟然不在家!吃了个闭门羹的小太子不免一肚子火,再说起起因是因为柳颜,就更恼了,所以找他发了下脾气。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秦初进了屋子,环绕了一番他这临时住地,说:“你这屋子太小。”

    沐羽听了不免无奈。太子的屋子,谁敢给往小了盖?他只是个伴读,谁会给他和太子似的待遇,秦初这话未免说的太何不食肉糜了些。便回答:“殿下,此屋符合规格,很好。”

    “……也是。”秦初反应过来,坐在屋里一处椅子上,盯着看他,“柳颜叫你去做什么?说了什么?”

    “说是感谢臣上次出口相帮。”见他竟然主动开口问,沐羽觉得正好是坦白与柳颜约定的好时机,便一股脑倒了出来,“不过臣应邀前去后,柳小姐又说有一事请求臣帮忙。”

    “哦?说的什么?”秦初来了兴致,“是什么忙?你答应了?”

    “答应了。”沐羽道,“所以正在和殿下坦白此事,还请殿下一听。”

    秦初心情似乎不错,说:“你说说看。”

    “柳小姐近些日子将行及笄礼,想邀殿下前往。”沐羽道,“她言自己不甚讨殿下喜爱,是以想让臣从中周旋,请殿下前去观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