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45章 成为太子伴读(十一)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于是就这么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秦初是最先醒来的那个。一夜无梦,除却睡着的姿势不太好外,可以说得上没什么好抱怨的了。只是乍醒来时却见身上披着件衣服,看样子是沐羽的。再一抬头,这人堂而皇之地靠在一旁,垂着眼,明显睡得沉得很,不由一阵气结。

    这木头,就不会找个毯子给他盖上吗!盖衣服是什么鬼!

    不过气归气,看着对方抱胸缩在一旁,把衣服给了自己。秦初还是觉得颇为暖心,一面想孤没白对他好,一面将那衣服重新盖到了对方身上。

    盖衣服时,他手不慎碰着了对方的胳膊,却见着对方紧紧抓着自己拿给他的竹笛。见状秦初心底无端生出一股奇妙感觉来,忍不住就想多看看眼前这人。

    他手轻轻覆住对方双眼,身体凑近了,仔仔细细地、一点点地去看这人的容貌。忽地发现对方长相貌若桃花,其实是很合他口味的那种,并不像是个武将世家出来的人。之所以以前屡屡看他不甚顺眼,或许主要原因是他那时总觉得这人极为讨厌,倒了自己胃口,所以相由心生地一并觉得这人的长相一并惹人憎厌。而今满怀欣喜去看,则几乎快要将自己整颗心都陷落进去。

    毕竟在秦初记忆之中,对方很少会对他露出这般毫无防备的表情来。眉毛几乎是永远拧着的,眼睫也永远是垂下的。除却肃容劝谏,便是副诚惶诚恐的顺从模样。当初清风楼被人调侃乍见的羞窘神态,实在令人心动。

    鬼使神差地,秦初凑上前去吻了对方的脸颊。

    「目标“秦初”对你的好感度10

    支线“膝枕”已完成,奖励功德值100」

    突如其来的提示音吵醒了睡梦中的沐羽。沉沉的睡意还未完全退去,他茫然地眨眨眼,只见视野尽是一片黑暗,温热的掌心覆在他眼睑之上。这让他整个人顿时一激灵,而后整个人都清醒起来。

    “醒了?”泛着潮意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是秦初。

    沐羽微微颤了颤:“殿下?”

    “嗯?”回答他的是含糊不清的鼻音,“时间还早,再躺一阵子吧。”

    ……还早??

    还早??

    入目皆被秦初的手挡着,沐羽自己根本看不到外面景象。他试图挪一挪地方,秦初却紧紧地将他禁锢在自己怀里,不肯让他动上一丝一毫。温热的吐息喷在他耳畔,引得他颈周附近泛起了一片浅浅的薄红。

    这就很恼火。

    沐羽万万没想到一觉醒来,秦初就变成了这幅作态。虽然任务更进一步了应当令人欣喜,但讲道理这种情况……怎么让人欣喜得过来啊!!!

    他用方才清醒还很迟钝的脑子思考了一番,觉得自己应该说:“殿下可否……将手移开。臣……这副样子实在是……”

    “什么?”秦初问他。

    “殿下请治臣大不敬之罪。”他诚惶诚恐道。

    听到他的话,秦初的身体仿佛僵硬了一些。接着很快,不出沐羽所料地,只听他扫兴地低哼了一声,随后道:“你什么时候能学会读懂气氛?!”

    沐羽觉得十分无辜。要是他学会见机行事这四个字是怎么写的话,那不是崩了人设了吗……况且他装得这么不解风情,也没见秦初给他减好感度。到最后还不是嘴上说说?

    他不为所动,果断玩了把欲擒故纵:“臣不懂。”

    蒙在眼上的手骤然松开,随后映入眼帘的是秦初恼火的脸。俩人对视了片刻,他毫无波澜的眸子对上对方燃着怒气的眼睛,随后秦初嘲笑他道:“你这木头德性,心有所属大约与你无缘了。也不知道以后哪个缺心眼的会瞧上你,那家小姐真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嫁你为妻。”

    怎么可能,沐羽心想,他死得早呢,哪能等到娶妻生子的年岁?

    就说:“承殿下吉言。”

    秦初被他这态度气了个倒仰,指着他“好好好”了半天,最后一怒之下拂袖摔门而去。

    那门“砰”地一声在他眼前合上,沐羽无声地收回自己的手,心情十分纠结:太子殿下啊……您可还没洗漱呢?

    奈何人已经被他气跑了,他等了半天,也没见方才作的死变成好感度被挂下来。心中便知这太子殿下果真是个死傲娇,于是慢吞吞地挪着去洗漱了,束发换衣。

    眨眼数日。

    因得之前尴尬事情,秦初一连几日都未曾搭理他。齐正阳在沐羽和秦初之间夹着,简直左右不是人,深觉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痛苦难耐。崩溃了半天,最后决定谁都不管了,拒绝做和事佬,安静地打他的猎。

    南燕朝好猎,是以士族子弟人人皆一身好骑射的本事。沐羽他们几个又数其中佼佼者,几天下来,皆收获颇丰。秦初猎了两只雪狐,赢来一片趋炎附势的阿谀之声。也不知他是不是吃错了药,回去的时候竟主动靠近了沐羽。沐羽还以为他还在气头上,正想说些什么,却见秦初嫌弃地丢了只雪狐过来给他,让他收好。

    沐羽捧着那狐狸尸体,一脸茫然。

    “怀玉之前要孤打只雪狐与她做围脖。”秦初道,“两只浪费了,你不是有个叫阿绮的妹妹?给她了。”

    听了他的话,沐羽只觉得无奈不已:这人什么时候能学会说话别拐着弯儿抹角地掩饰自己意图啊?遂收下那狐狸,对秦初说:“臣替阿绮谢过殿下。”

    “不必,顺手而已。”秦初冷淡地扭开头,策马走了。

    望着他背影,沐羽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做的好像有点绝情。

    齐正阳凑上来,非要瞧那雪狐。沐羽拿给他瞅了,只见那狐狸被一箭毙命,创口极小,拿来做围脖的材料定是极好的。不由羡慕道:“我阿姊想要这雪狐皮念了许久了,却一直未曾找到好的。四郎你真是好运气。”

    沐羽听了,想想自己应该是没胆子把秦初送他妹的东西送人的。唯有道:“八街有家皮草铺子,货源向来极好,你让齐姊在那里看看?”

    “她那急性子,早就找遍啦。可不就是没找到才抱怨呀。”齐正阳道,“屋山围场毕竟是皇家的地方,这雪狐想来是养了许久才给放出来的。这毛色哪是寻常野狐可有的,殿下也是遇着巧了。我等等再看看,能不能凑巧碰见一只。”

    沐羽一想也是,就说:“那一会儿我也帮你看看,两个人一起总是希望大些。”

    齐正阳大喜:“如此,多谢你了。”

    两人策马前行,却忽地见了一片兵荒马乱之势。疑惑之际,随手抓了个人问出了何事。未曾想对方竟答:“三皇子围猎时自马上跌下来了!现在正要送回行宫医治呢!”

    三皇子?!

    听到这个消息,沐羽与齐正阳对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读出惊骇之意。三皇子虽然已到了可以骑马参与围猎的年纪,但年岁仍小,自那高头大马上跌下来,怕是受伤不清。想来就算不死,以后也会落下残疾或其他病症。至于要非实话实说的话……恐是很难活下来。

    而三皇子若就这么死了,背后将会扯出一大批利益关系来。这朝局,要变天了。

    果不其然,出了此事之后,皇帝无心再继续春猎。全随行上下皆围着坠马的三皇子打转儿,流水般的珍稀药材送来帮助其吊了数日的命,然而并未能将之安然救回。几日后,气数已尽的三皇子醒来和皇帝说了几句话,死了。

    这结果没人感到意外。只是几经传回京畿,因病未能成行的柳妃却受不了打击,晕了过去,险些也跟着去了。

    瞬间又引来一片骚乱。

    一昔之间,身为太子的秦初未来竞争者的对手全这么倒了,未来似乎一片坦途。

    话虽如此,沐羽却嗅到了股风雨欲来之势。

    因得三皇子猝然离去,加之柳妃病重。本来广发请帖的柳颜成年礼的宴请也被取消,只低调地简单办了办,倒是依旧请了秦初前去观礼,约是柳颜的坚持所故。

    就是这成年礼宴也没能顺了她心意,不知俩人又犯什么冲怼上了,总之最后不欢而散。

    秦初一肚子气地跑来靖安侯府的时候,沐羽正在教阿绮张弓。结果才刚教到姿势该如何摆,这家伙就怒气冲冲地跑来,让他陪自己出去消遣解气。

    沐绮见了太子殿下,软软地问了声好,并就上次那条雪狐皮向他道了声谢。

    被她这么一打岔,秦初火倒是散了三分。只是仍旧是忿忿,对沐羽道:“四郎与孤去清风楼。”

    沐羽拍了拍沐绮的脑袋,她看了看秦初,又看了看自己哥哥,有点郁闷地缩到了一边儿去,自己摆弄弓箭去了。见她乖乖走了,沐羽这才将视线收回,对秦初说:“殿下,三皇子猝逝,您身为长兄,不可在丧期公然前往风月场所。恕臣难从命。”

    提及三皇子,秦初后知后觉想起来自己这个早死的弟弟。他虽然和对方关系不善,只是这种时候去寻欢作乐也确实令人难堪。沉默片刻,扫兴道:“算了,当孤失言。但来都来了,你且陪孤走走吧。”

    “好。”沐羽点头,随即问,“殿下怎么了?臣记得今日……当是柳小姐的生日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