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46章 成为太子伴读(十二)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勿提她。”

    得到的是秦初隐忍的回答。

    沐羽茫然,这是又和柳颜吵起来了的意思?便下意识地劝说道:“殿下身为太子,莫要因为这等小事就屡屡与女子置气。况且她身为柳相爱女,殿下总要给柳相留些面子的……”

    “留留留,他可曾给孤留过面子!”秦初说,“孤看他就从未把自己摆在该在的位置上过!便是父皇他又有几分尊敬!”

    “殿下……”沐羽很无奈,“这种话,下次莫要再在外人面前说起了。万一被人听去,传到丞相面前可如何是好……”

    秦初顿了顿,说:“你不是外人。”

    沐羽想想,道:“殿下这话虽然令臣颇为感动,但臣还是要说殿下不可如此为之。人心莫测,殿下并非圣人,如何能得知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

    “那你可有打算要背孤而去?”秦初道,“可会有二心,将孤所说的话告知他人?”

    沐羽卡壳:“……不会。”

    “那孤如何说不得?”秦初斜眼睨他。

    沐羽不说话了。

    良久,他叹了口气:“殿下……和柳小姐吵什么了?”

    恰巧俩人走到一处亭子旁,秦初坐下来,淡淡地道:“哦……她说母后忌日将近,想与孤一同去祭拜母后。”

    听了他的回答,沐羽傻了片刻,随后反应过来:这个要求确实……挺作的。柳颜这姑娘其他都还好,就是偶尔智商掉线拖自家后腿拖的惨不忍睹了些。

    毕竟当年皇后去世,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要安在柳家的头上。这点可称为秦初的禁忌了,不想她偏要在这种时候重提此事。

    果不其然,只听秦初道:“当年母后被柳氏苦苦相逼之时,怎不见他们这般好心?如今不过恋慕孤这副皮相,就表现出自己多么在乎孤的样子来……装给谁看呢?”

    此事涉及旧事,沐羽没敢乱接话。

    秦初倒也不在意他回答与否,自顾自道:“她喜欢的是孤的脸,父皇不过是因为孤是他与母后所生之子,孤身边之人则是因为孤乃太子……那四郎呢?若孤以后不再是太子,四郎可会弃孤而去?”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不过对于沐羽现在的身份来说却应该答得犹豫一些。但是考虑到秦初的心情,他还是十分果断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除非殿下勒令臣离开,臣才会离殿下而去。还请殿下以后不要说这种话。”

    秦初愣了愣,无所谓地笑笑:“父皇亦不敢拿柳相如何,孤不过一小小太子,又能拿他如何?怕是要委屈四郎了。”

    “殿下……”沐羽看着他。

    “近日朝局不甚明朗,柳妃缠绵病榻,母后忌日父皇怕是不能成行了。”秦初拍拍手,站了起来,“孤会禀告父皇,令太傅暂不必晨课,四郎且在家好好歇息一阵子吧。等母后忌日过了,再提此事。”

    沐羽见他仿佛打定主意了的表情,很想说些什么让他不必想法如此极端。只是他稍作思考,便又将这些话咽了下去。

    这些话不该由他来说,至少,现在的他没能力说这种话。毕竟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太子伴读罢了。

    陪着秦初又在沐府的园子里走了一阵,走到一处竹林,他停下来,盯着那从竹子看了老久,末了对沐羽说侯府的竹子养的不错。沐羽想那从竹子自从扎根在那儿,好像就没专人打理过,竟也不知为何能长得如此旺盛,不由一时语塞。随后才答他,说多亏父亲照管的好。

    秦初瞥了他一眼,也没拆穿他这拙劣谎言。靖安候常年戍守边关,如何能有空照管自个儿家里的一丛竹子?想来不过是怕他难堪的场面话而已。他倒也没生气,顺着沐羽的话头,问起了沐景的近况来。

    沐羽思考了会儿秦初问他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估摸着这小太子说不定是总算脑子开窍想起来要拉拢属于自己的势力了。只是今日沐景可不在家,他将事实拖出,果见到秦初微滞,之后便没再多问些什么了。只说让他转告近日天气不定,让靖安候保重身体。

    见他这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沐羽觉得自己应该好好表现一下。在秦初散完心欲离开沐府之时,他露出游移不定的挣扎表情来,对秦初欲言又止。

    秦初问他:“四郎有事?”

    “臣虽人微言轻,但一日为殿下臣子,沐府便不会有二心。”他向对方承诺道,“请殿下心安。”

    秦初轻笑了一声:“这一日为何日?”

    “臣死为止。”沐羽说。

    闻言,秦初瞳孔微缩,整个人仿佛被这个回答给震动了,脸上浮现了几许动摇的神色。沉默了许久,说:“好,孤记得了。”

    不知是不是这个回答实在是刺激到了他,告别时,秦初显得颇为狼狈,逃窜上了马车。

    沐绮很不解,问沐羽:“四哥你刚刚和太子殿下也没说什么呀?殿下怎么被吓跑了?”

    “没什么。”沐羽十分寂寞地摸了摸她脑袋,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凄凉,“阿绮记住四哥刚刚和殿下说的话,如果以后殿下欺负你了,你就复述这句话给他。”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秦初这家伙在剧情开始之后一度想对他这小妹妹下手,并且差点就把她给弄到自己后宫里去了。要不是因为后来遇到了主角,怕是已然得手了。他虽是个外来者,但也对阿绮喜欢得很,想必若沐小公子本人在此,也是不希望会看到自家小妹落得个凄惨下场。索性不如先提点她一番,免得以后还要受罪。

    “哦……我记得了!”沐绮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随后又说,“不过殿下才不会跟我一个小孩子计较呢,四哥你想太远啦。”

    沐羽揉揉她脑袋,没有接话。

    沐绮就扯着他,嚷着让他把之前耽误的教习给补了。

    拗不过她,沐羽只能又圆润地滚回了靶场。

    时间眨眼而过。

    不知是不是因为近来局势暗潮汹涌不定的缘故,沐羽发觉周围的气氛开始凝重起来。便是轻浮浪荡如齐正阳这种人,都已经不太敢喜笑颜开。而类似沐景这种风吹雨打都干扰不到的纯臣党,都仿佛被这股暗潮给带得身不由己起来。至于这股漩涡来源,则是自三皇子夭折后便一直缠绵病榻的柳妃。

    柳妃乃柳氏贵女,自小到大便一直过得顺风顺水。就算当年还深受如今皇帝宠爱的皇后也没能给过她什么气受,更遑论在皇后故去之后她的地位了。只是这顺风顺水却也代表了她既少受挫折,那一旦遇事则会就此倒下,再难爬起。

    三皇子乃柳妃心头肉,加之在春猎前便有些小病小痛。经此打击,柳妃那小病瞬间成了大病,虽然身在皇家不必担忧庸医药材,但此乃心病。哪怕扁鹊再世,也是无能为力。

    于是这么一日日的,眼看着柳妃也要跟着三皇子一起走了。

    一旦柳妃病逝,首当其冲会影响到的便是柳丞相这一派的势力。

    若说之前他还对着太子与三皇子之间的暗潮汹涌持沉默态度的话,三皇子与柳妃这么一倒,便相当于间接地帮他做了选择。虽说柳丞相权势滔天,但只要他一日还未想着要反了天让这朝代改名换姓,他就不可能会站到和太子对立的立场上去。何况他最宠的女儿还一心一意地喜欢太子?

    而柳妃一方,自己孩子没了虽然痛心,却也不忍心看着自己打小宠着的姑娘单相思。一面想着死前给柳家做个贡献,柳妃就在病重时和皇帝说了想让他为柳颜指婚的事情。

    至于指婚的对象?

    当然是秦初。

    听到这件事的时候,沐羽一点都不惊讶。

    说实话走到现在这一步,系统给他的所谓剧情已经完全如同脱缰的野马了。在小说里描写,这个时候的柳颜其实早就因为与秦初不和气愤进宫了。而之后不久柳妃病逝,她也就顺理成章地接管了柳妃留在后宫的势力,靠着欺压怀玉公主来恶心秦初。而现在的情况则是柳颜仍是待嫁少女,秦初还没沦落到被群臣攻讦差点被废的程度,柳妃会做出如此反应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当然心理如何想是在心里,面子上还是要表现一下的。他当即露出了心神不定的模样,甚至笔都有些拿不稳,誊写错了一行字。一旁的祁安看沐羽似乎茫然出神、丝毫不觉的样子,赶紧拿手捅了捅他,提醒他回神。

    得了他的提醒,沐羽朝他感激的点点头,将誊错了的那张纸揉了,又取出一张来重新写。

    毕竟太傅布置了任务,万不能马虎了。

    “殿下都旷了三日课了,再不来,太傅就真要炸了。”祁安揉揉脖子,哀叹道,“屋漏偏逢连夜雨……惨啊。”

    “早些不说,偏偏这个时候……”齐正阳跟着一起哀叹,“殿下怕是逃不掉了。”

    “……慎言。”沐羽抿唇道,“若此婚事能成,对殿下才是好事。你们勿要再谈论了。”

    听到他的话,齐正阳夸张地睁大了眼睛:“不是吧四郎,我还以为你会和我们一个想法呢……你觉得殿下能愿意?”

    “无论愿不愿意,这都是最好的结果。”沐羽沉声道,“至于以后……”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

    齐正阳和祁安都不傻,听到沐羽这半句话,都聪明地装了鹌鹑,没敢再接话了。

    至于以后?哪还用想以后?

    现今皇帝不就是正正好的下场吗?再顶天,也就这个模样了。若是秦初聪明,能把柳颜哄得晕头转向,以后说不定还能有机会。怕就怕他脾气倔,在皇帝面前就敢正面怼起来,到时候柳妃与丞相府面子上都不好看,那才真是要完。

    沐羽心里想着秦初,希望他学聪明点。结果还没想几天,他就被打了脸。

    就在皇后忌辰前一日,沐景脸色阴沉地把他叫过去,说太子被禁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