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47章 成为太子伴读(十三)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羽被吓了一跳。

    之前还都好好的呢,怎么说被禁足就被禁足了?要说这南燕朝有能力禁太子足的,也就一个本朝皇帝。联想到之前说的柳妃请求皇上给柳颜赐婚的事情,他隐隐约约对沐景接下来要说的话有了几分猜测。

    果不其然,沐景见他表情数变,像是猜出结果的模样,就说:“你一贯是很聪明的,想必也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吧。”

    沐羽眉头紧锁,抿唇道:“不……儿子不知。”

    沐景叹了口气,对他的反应很是头疼:“今日圣上叫我等几位近臣入宫商谈,似有废立太子之意。才知太子因为行为不端、屡次忤逆圣上,已被禁足了。”

    “圣上向来纵容太子,怎会在如今情况下生出废太子的想法?”沐羽说,“何况三皇子夭折,当下除了太子还能有何人可……”

    “圣上昨日已召幸王入京。”沐景揉了揉额角,“先斩后奏……我等知道此事时,已然阻拦不得了。”

    沐羽沉默。

    幸王此人,乃先皇末子。如今圣上无甚兄弟,又多病早死,只剩下这么一个弟弟。因此俩人虽非一母同胞,却也不似皇家那般毫无亲缘感情,关系还算是尚可的。在三皇子夭折,又不愿让太子继位的当口,皇帝也只剩下这么个选择了。

    事情兜兜转转,结果还是回到了原本的方向。

    本来这一次秦初与柳颜没有闹翻,依稀让他觉得可能秦初在登基前受的罪可能会被蝴蝶掉。万万没想到的却是俩人没在春猎时弄出事情来,却在将要赐婚的当头闹翻了。更有甚者这一次得罪的不止有丞相府,连带皇帝也一起被触怒了。

    “太子殿下……究竟做了何事才会……”沐羽犹豫了片刻,问道,“惹得皇上如此盛怒?”

    沐景说:“皇上只告诉我等太傅言太子无德,心量狭窄,非储君之才,其余却是没说。但王公公隐晦提及说柳妃娘娘怕是气数将尽,熬不过这几日了。”

    “莫非……”沐羽猛地抬头,看向沐景。

    沐景接了他的目光,疲惫地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应当是太子拂了圣上面子,拒绝了婚事。”

    他既这么回答,沐羽便不好再追问下去了。

    沐景方才那句话中犹有未竟之意,仔细揣摩一下也不是猜测不到。皇上之所以对太子如此严厉,而非以往一贯纵容态度,想来不止是因为他拂了自己面子,更有考虑到自己百年之后的意味。毕竟秦初还是太子的时候就敢不闻不顾的和柳丞相这么怼,等到他走了之后还不得反了天?皇帝是可以任性,但是几乎被架空的皇帝可没法任性。如果最后沦落到被废丢在冷宫里度过一生,那还不如去做个闲散王爷。至少性命无虞。

    只是他想得好,秦初可不一定能懂得并领情。

    ——就和沐羽现在的处境一样。

    沐景今天叫他来的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的:连皇帝都准备放弃的太子,他们显然是不能再继续支持下去了,赶紧袖手旁观才是正经。不过沐羽却不能装作自己明白,还得装出一副认死理的样子来给他这个父亲看。不然他今天在这里掉链子,赶明儿任务就能失败给他看。况且他这里还拿着本剧透,明晃晃地写着幸王还是滚犊子回老家养老去了,秦初依旧登基当了皇帝,还干掉了柳氏全部人。他父亲要是临阵变卦不打算站太子队伍里了,就凭着对方那心性,沐家以后肯定讨不到好处。而要是失却了沐家这个势力,以后秦初对柳氏下手肯定也会麻烦很多。

    于是他果断“扑通”一声就给沐景跪那儿了。

    见他如此作态,沐景很生气,皱起眉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自古只有父死子继,何来亲子还在,却要传位给弟弟的道理。父亲切不可因为圣上一时之念便对太子唯恐避之不及。否则便不是为我沐家未来着想,而是害了全家。”沐羽说,“毕竟太子殿下才是正统,幸王只是圣上的临时起意而已。”

    “你说的我都清楚,但是此次若圣上只是临时起意也就罢了,可这次幸王背后站着的却是柳丞相。平时里两人看着并无交往,应当是太子前些日子抗婚导致的后果。”沐景道,“四郎你实话告诉我,你这些话,究竟哪些是出自本心,而不是一时热血上头所说的?”

    沐羽没答话。

    他又说:“并非我等不愿出力,实在是……太子意图难测。谁知他是不是真心想做这个太子的呢?”

    听到这句话,沐羽才惊觉他之前到底是忘了些什么——现在的秦初,压根就没受过什么挫折,所以自然对太子这个位置也几乎没有什么眷恋。

    原本的剧情应当是怀玉被柳颜欺压,秦初不满妹妹被她暗下毒手,对权力自是无比渴望。但是现在因为他中间插了一脚,导致俩人现在关系还算能维持表面上的融洽,并未□□裸地撕开来。秦初少了怀玉这个动力,对权力的渴望也就没那么迫切。以至于到现在还处于一种朦朦胧胧的未觉醒状态。

    实话说,就算沐羽知道后面的剧情发展,也很难保证少了柳颜这个点刺激的秦初会做出什么选择来。

    这让他莫名生出来了一股危机感。

    只是话虽如此,他却是别无选择。因为对于他来说,除了走说服沐景这条路以外,以他在这个世界呆的短短这么些时日,实在没有什么其他办法可以帮到秦初的了。

    纵然万般艰难,他也得让对方松口。

    毕竟他父亲代表的不仅仅只是靖安候,还代表了一大批保皇派和军中势力。如果沐景肯点头,至少一时半会是不用担心幸王那边的势力了。

    只是沐景并未有和他继续交谈下去的意思,而是叹气道:“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死心眼了。今日到此为止,你且好好想想吧。”

    沐羽摇了摇头:“请父亲三思。”

    “此事非你我能左右,沐家向来不参与储位纷争,勿要再提及。”沐景斩钉截铁道,“我意已决,多说无益,四郎你起来。”

    沐羽没理他,依旧跪那,说:“请父亲三思。”

    沐景被他这态度给气得够呛,指着他点了半天,还是没忍心骂他。他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圈,见他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最后无可奈何地拂袖而去。

    期间阿绮来看,见屋子里就他一个人跪着,连个人影儿也没有,吓得差点哭了。一哭二闹地跑去找沐景过来,沐景看了一眼他丝毫未有悔改的样子,气极反笑道:“让他继续跪着,不准给东西吃。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再让他去休息。”

    于是小姑娘又哭哭啼啼地走了。

    然后书房里就剩下沐羽一个人跪在那儿,过了一整晚上。

    沐小公子体格强健,打小儿也没少被沐景罚去祠堂跪着闭门思过,一时半会儿倒还受得住。只是沐羽觉得挺对不起沐家一家子的,他现在这举动相当于逼着全家人在刀口上走,稍不注意就会万劫不复,偏偏他手里的未来还不知会走向何方。沐景的意思他懂,无非是想本着一贯来的态度置身事外,这样哪怕未来新皇登基时,沐家哪怕无功至少也无过。而且最近系统也不怎么出来瞎跳,导致他想敲竹杠套点剧情过来都挺困难。以至于到现在,他也只能靠着剧情的惯性来判断秦初最后肯定还是会做皇帝。不然他要是去当了闲王,以后的剧情就很难发展了。

    系统肯定不会允许这样。

    因沐景发怒的缘故,也没人敢顶着他的怒气来看沐羽。

    这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二日晚,不知道是沐景终于妥协了,还是沐李氏生气了。只见沐景铁青着一张脸,身后跟着一脸担心的沐李氏来到书房里,对他说:“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

    沐李氏闻言,担心地看着沐羽。

    沐羽还是没接话。

    演戏要演全套,要是在这儿示弱了,那之前的努力都付诸流水。

    见他还是不言语,沐景重重地出了一口气,道:“你可知道,你这是逼着全家人为了你一个人压上性命和前途。若太子有明君之像倒也罢了,你且看看,素日里太子都是些什么名声!目无尊长,行为不端,心量狭窄,连太傅都要到圣上面前告他的状。你告诉我,你真的是没半分私心?”

    沐羽伏在地上,深深弯下腰去:“是,我有私心。我应允过殿下,若非他主动放弃,绝不会先背他而去。父亲此言无异于逼我抛下殿下,袖手旁观。但我既然已身在局中,纵使明白父亲好意,却难以抽身而退。父亲若仍执意如此,那我也只有与家中断绝关系,以免牵连沐家上下。”

    此言一出,沐李氏当即掩住了嘴,眼眶也红了。

    沐景亦是沉默了。他久久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儿子,心中思绪万千。过了许久,才叹息道:“早知有今日,当年圣上询问我为太子挑选伴读一事的时候,我就应该推拒掉才是。”

    “父亲当日抉择,并无半分错漏。”沐羽道,“要怪,便怪我一意孤行,听不得半分劝诫吧。”

    “罢了。”沐景揉额道,“此事容后再提,后日幸王即将抵京,太子的禁足令应当也会一并接触。届时你将此事告知太子,看看他有何打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