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48章 成为太子伴读(十四)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景说完了这句话,没有再看跪地上的沐羽,而是选择了离开。

    他走后,沐李氏赶紧凑了上来。

    她一面喊人过来扶沐羽去休息,一边念叨他抱怨道:“你爹那个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就喜欢钻牛角尖和他顶呢……哎呀,都说儿子像娘,你怎么偏和你爹似的生了副牛脾气啊!”

    沐羽不好回答,况且她这句抱怨也只是抱怨而已。他很顺从地被沐李氏按着去休息,养足精神等后日幸王抵京。

    只是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却把沐李氏愁得不行。她不由分说地找了大夫过来,非要给他看一看才肯放心。闹到最后,硬是让人给开了副安神养身的药,把人打发走了。

    然后他三姐沐云自告奋勇承包了逼他乖乖喝药的任务,煎了药做出一副好姐姐的样子,甚至要拿勺子喂饭似的准备一口口喂药。

    沐羽对她洋溢的热情吓到了,赶紧把药碗接过来囫囵吞了,一边听她在旁边低声嘟囔:“你和爹又因为什么吵起来了?四郎你也真是傻,不知道什么叫见好就收么。”

    “不是什么大事,三姐不用担心。”沐羽安慰她道,“只是我忧心过度了。”

    “不是大事儿?”沐云指着他的头点,怒道,“你都不知道昨天爹气成什么样了,还敢给我说不是大事儿!明天给我乖乖认个错去!”

    见她这反应,沐羽估摸沐景应当是没把真实情况告诉她,是以她这三姐应当也只是知道他俩因为意见不合吵了一架,并不知道真正原因。毕竟这事本就是皇帝自己理亏,偷偷找近臣私下说的。便也不准备将实情说出来,嗯嗯敷衍了几声,把事情混了过去。

    沐云听他答应了,舒了口气,随后又说:“昨日齐正阳登门来找你,看神色好像挺急的。可那会儿你正在书房跪着,爹也不准让人去找你,我就说你病着呢,帮你给拒了。没事儿吧?”

    “齐正阳?”沐羽顿了顿,疑惑地望向沐云,她也是一脸困惑。便问:“他可有说什么吗?”

    “没呀,就和我说了后日幸王抵京,圣上要摆国宴的事情。”沐云道,“让我转告你,说你也得去,别给忘啦。其它的死活都不肯给我说呢。”

    沐羽闻言,心下了然。想来齐正阳找他可能也是为了秦初的事情,不方便对别人谈及,所以干脆就没说。

    他想了想,对沐云说:“三姐不用担心,正阳他应该就是无聊了来找我玩,肯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你还不懂他?”

    “话也不能这么说啊,万一他浪子回头了呢?”沐云道,脸上却是一副放下心来的表情,“那行,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好好好。”沐羽应下,赶紧把这尊大佛给送走了。

    之后的时间,就是等待。

    沐羽觉得沐景的话确实很对,储位这条路,一帮人急得要命、剃头的挑子一头热是没用的,关键还是看秦初是怎么想的。他若是对储位半点留恋也无,那别人在旁的再使劲儿也是没用的,反倒是容易把自己赔进去。

    没被逼急的秦初,威胁性实在是太小了。哪怕幸王这种看似毫无竞争力的对手,他都有可能栽在对方身上。

    幸王抵京那日,果如沐景所说那般,太子禁足令解了。皇帝命太子亲自出城代他迎接幸王,以示恩宠。

    当然,这“恩宠”的是谁,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这一系列的行动下来,哪怕是最迟钝的人,也能嗅出空气中那股山雨欲来的味道。沐羽明显能感受到数日不见、不知是被禁足和皇帝的态度给刺激到,又或是单纯只是心灰意懒了的秦初不再如以往那样暴躁易怒,而是整个人都沉淀了下来,仿佛一潭深水,仍是清澈,却难以一眼望到底了。

    他看到沐羽,显得很高兴,问他道:“之前听正阳表哥说四郎病了,现在身体可有好转?”

    沐羽说:“承蒙殿下关心,只是小病,臣身体一向强健,如今已然痊愈了。”

    “孤知道,只是话虽如此,却不可掉以轻心。”秦初道,“孤一心念着四郎的笛艺,还指望着来日去封地时好一同作伴呢。若是因小失大未能同行,孤会生气的。”

    他神色淡漠地说出这句话来,一旁旁听的人却不由勃然变色。

    沐羽当即跪下低声劝他:“殿下请勿说这等妄自菲薄之话!”

    “哦,原来四郎也知道了?”秦初笑道,“你不必如此惊慌,孤已看淡这些了。父皇心中如何是想,孤做了这么些年太子,心里还是清楚的。父皇想必也是清楚的,这决定并无半分可指责之处。你快起来,别让别人注意到了。”

    说完,就来扶沐羽。

    沐羽被他扶起来,内心十分崩溃,并且深刻的意会了之前沐景和他发飙时内心的想法——连当事人都不再想着要去争夺那皇位了,就算他们这群人再忠心耿耿,又有什么用处?还不如早点找好立场袖手旁观,免得到时候新皇登基清扫站错队的倒霉蛋时被一起视为失败者当成垃圾一起倒了。那才真是悲惨好吗?

    想到这,他忍不住狂敲了一阵系统:“系统,剧情崩了!剧情崩了!!”

    过了好久,系统慢悠悠地飘出来,打了个哈欠,像是才睡醒似的迷糊了一阵子,随后惊叫道:“沐羽!!你赔我钱!!!”

    “剧情崩了和钱有什么关系??”沐羽气道,“还有现在,你不觉得你需要解释一下吗?”

    “怪我咯?怪我吗?”系统怒道,“你把他好感刷太高啦笨蛋!渣攻被爱情冲昏了脑子一心想和白月光归隐山林不做皇帝啦!”

    沐羽:“……”

    这都什么鬼啊!还带甩锅给好感度的?

    这代系统你行不行啊!

    “你看柳丞相咄咄逼人,身后还跟这个非他不嫁的迷妹,当皇帝多心累啊,他爹不就是最好的下场吗。”系统谆谆教导道,“你看为爱冲得头破血流的他爹混的多惨,真爱死了,天天夹着尾巴做人,还把政治联姻的人当宝捧着。这小子就看破红尘了,当个闲散王室不比当劳什子皇帝舒服?好歹有柳颜看着,那幸王肯定不敢对他来阴的,所以想来性命无虞啊……美人江山不可兼得,这家伙倒是看得很开嘛!”

    “……确实挺开的。”沐羽无语道。

    “对对对……对个鬼啊!!”系统忽地炸了,“不行,我不管。你搞歪的剧情,你得给他掰回来,开玩笑啊钦定的皇帝变成了闲散王室,手里没权利还怎么玩强制爱!不行不行,你得把他观念给掰回来。”

    沐羽麻木道:“你有没有觉得这句话说的有点晚……”

    “当然不晚!我不要求过程,结果和原来一样就成。”系统说,“你机会还多,在他还没被废之前抢救回来就行啊!”

    沐羽仔细想了想,一时半会竟然想不到如何能把秦初的想法给掰回来。按理说在原著里,他是被外力给刺激到了才产生了对权力的渴望,所以他若是想让他重燃对储君之位的想法,就得狠狠地刺激秦初一把才成。

    原著里是怀玉险些丧命让秦初下定决心对柳颜低头,换到他这里的话……

    ……他好像懂了什么。

    “给你个提示啊,还是得找柳颜解决问题。”系统道,“别看她那样,好歹这也是作者给前期的秦初钦定的金手指嘛。信我没错的。”

    沐羽知道这次系统没有骗他,柳颜确实是秦初的金手指之一。虽然这个使用代价高了点,但真心比他那个便宜爹强多了。

    想通这点,沐羽也就失却了之前火急火燎想要找秦初探讨他内心想法的热情。他露出茫然的表情跟着来找他的齐正阳跑了,在大后排看着秦初冕冠玄衣,站在众臣之首迎接远道而来的幸王。二人你来我往地寒暄了一阵,随后开拔回宫。

    或许是心存着要立幸王为储君的念头,这宴席尤其盛大。宴请了群臣不说,甚至连少数女眷都在邀请之列,热闹非常。齐正阳见四下无人,扯着沐羽先跑了,到角落里唉声叹气地对他吐槽近日里秦初的变化。

    “殿下也不知道发什么疯,竟然说不想做太子了。”齐正阳难受道,“可他不做太子了,皇后娘娘当年又为了什么才死的呢?我们又算什么啊?”

    沐羽心正虚着,听到这话愣了一愣:“皇后娘娘?”

    “哎,你不知道。”齐正阳偷偷看了看周围,小声道,“我阿姊和我说的,当年皇后娘娘其实……并不是病死的!只是柳氏逼她甚紧,圣上又对她渐倦。我家……齐侯府也没什么能帮得上她的,她为了保住殿下的储君之位,就……就……”

    后面的话齐正阳并没有说出来,但沐羽已经可以猜的出接下来的发展。难怪系统说秦初已经看破红尘了,想来是自己母亲的下场让他感触颇深。脸上便露出了震惊又失措的表情来:“这……这……竟有此事?”

    “可不是吗。”齐正阳叹气道,“哎……殿下那会儿还小呢,真是作孽啊。”

    ……确实挺作孽的。

    沐羽心想:小时候留下来的阴影,那肯定得持续一辈子。

    “还小?什么还小?”

    忽地,这时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令齐正阳吓得瞬间就噤了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