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50章 成为太子伴读(十六)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齐正阳说了闭嘴,之后就真的再没说过一句话。@樂@文@小@说|

    直到宴会散席,打道回府,他都那么一副苦大仇深的脸,活像别人欠了他好多钱。

    他意会他的,对沐羽来说反倒是最好的。至于他意会之后会做出如何选择——比如告诉齐候或者干脆就什么都不说,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毕竟皇后死得早,齐候又不顶事。他就算让他爹知道了这件事儿,想来也是要藏着掖着不敢让外人知道的。不然别说太子反应如何,首先就得被幸王拿去用来搞秦初。

    这结果肯定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至于幸王那边,秦初之前的表现尚可算中规中矩。他们这帮人跟着秦初那么久了,也就一个齐正阳看出了些苗头,祁安则连苗头都看不出来。幸王便是再聪颖敏锐,也很难从仅仅一两句交锋中看出什么端倪来。

    反倒是秦初,实在是让沐羽头疼。

    之前跪了足足两日才换来他爹服软的机会,他巴巴地跑到秦初面前,还没苦口婆心开劝,结果这家伙就来了一句“成败是非皆为天命,我不会违抗父皇的意思”把他给顶回去了。沐羽被梗的说不出话,又不能出来卖惨,只能一肚子气地滚回了沐府。

    根本不想理这货了。

    系统跳出来对他表示不满,指责他办事不利,并委婉的表示他在掰歪剧情的路上又走远了一步。

    沐羽头疼道:“这……没有机会啊?”

    系统痛心疾首:“没有机会,你要创造机会嘛。机会都是人给的,你要努力争取懂不懂?”

    沐羽诚实道:“不懂。”

    系统怒了:“你再这样下去,马上就要肉偿了你信不信!我不骗你,我很诚实的!”

    沐羽大惊失色:“说好的命偿怎么变肉偿了??你耍我呢?”

    “不不不,拿肉抵命……不是,”系统恼怒道,“你拿身体挡刀也叫肉偿的好不好!死状会很惨的,你不怕疼吗?”

    “……咱们能不能和谐点。”沐羽郁闷道,“上个世界都熬过来了,你拿这个威胁我没用啊!”

    “你会后悔的!不信我真的会后悔!”系统很气,“算了,我给你个提示……抓住一切机会赶紧送死啊,不然我也帮不了你了。”

    沐羽囧:只听过疯狂压榨打工仔的系统,哪听过让打工仔主动送死的系统啊?难不成还有什么内情吗?

    他忍不住问:“我知道秦初当不了皇帝的话剧情会崩……但是至于这么可怕?”

    系统冷漠道:“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拯救世人泽被万物的……”沐羽艰难道,“……万人迷系统。”

    “对,重点是拯救世人好吗?”系统说,“他虽然是一个尽职尽责的渣攻,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个歧视他。毕竟他皇帝这工作做得还算是有声有色。那个幸王……哎呀你看他披着一副好人皮囊,只可惜内斗是一把好手,拖出去就变成缩头乌龟啦!南燕朝到了他手里,被柳丞相给夺走改朝换代都算是好事好不好!”

    沐羽这下算是明白了,合着重点根本不是剧情对不对,而是秦初必须得当上皇帝这条线不能歪。而且还不能去当个声色犬马、荒淫无度的昏君,至少对外绝对不能怂。

    他仿佛懂了什么。

    沐羽便回系统道:“好,我答应你。”

    系统又说:“哎,你别怪我啰嗦呀,你时间不多了。这世界里的‘沐羽’就活了那么些年岁,我没办法帮你逆天改命多活几天的。要是到了时间你还没完成任务,这之后的后果是要你自己承担的。至于是什么后果……我也说过了,你是懂的吧?”

    “我明白。”沐羽道,“我本质还是一个好人,心没那么宽。”

    “你明白就好。”系统满意道。

    话都说到这一步上了,沐羽自然是不可能再继续装傻下去。他原本还对系统的目的不甚明确,如今看来可能是对方觉得没有说出来的这个必要,又或是以为他懂了。现在眼看着任务快要失败了,才肯跳出来提醒他这些细枝末节。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这家伙肯早点说,哪还会有这么多事儿???突然告诉他任务其实是有时间限制这种事,很让人惊恐的好不好!

    只是事到如今,事情的发展是在所非沐羽能掌控的了。

    正如系统所言,幸王果真是内斗的一把好手,长袖善舞,为人亲善,又与柳相交好,很快便借着柳氏的势力在朝中站稳了脚跟。以往他身为皇上异母弟弟,无这种与众臣结交的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当真是如鱼得水。秦初虽然也坐了这么多年的太子位置,但是为人比起幸王真是半分没得提。而且他现在还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整日消极怠工,简直是被挤兑得毫无竞争力。

    ……不,确切来说,是有点脑子的人怕都不会想要立这种人为储君。

    ——除非是像柳颜那种坠入爱河瞎了眼的。

    果然,就在这一日日中,当今圣上也终于觉得太子靠不住了,频繁召见近臣入宫,商议废太子的事宜。

    系统急得要死,沐羽也很头疼。但他现在别说帮秦初了,连见秦初的面都很难——皇帝觉得太子行为不端,又把他罚去面壁思过了。

    好在上天终究还是眷顾他的。就在皇帝准备废太子的前夕,宫里突然传来了消息,说油尽灯枯的柳妃终于没挨过来,薨了。皇帝因为柳妃猝死悲痛不已,一下子没抗住,也昏倒了。现在柳丞相匆忙出来主持大局,请太子出来代管朝事。

    一时间南燕朝手掌重权的人倒了俩,尚且还没让出太子之位的秦初就捡了个大便宜。虽说柳丞相说的这个代管朝事只是托词,并非让他真正接管这些。但这种时候让他站出来顶住天下悠悠之口,就难免要让出一些东西来。

    而这些东西,正是尚且名不副实的幸王最渴求的——

    这太子,一时半会儿是废不掉了。否则贵妃薨了,皇帝又病倒,再把坐在太子椅子上的多年的秦初给废掉,不说朝内众臣的反应如何可否能弹压的下来。总之关外那帮如狼似虎的外族人,就要先提起牛刀磨刀霍霍地杀进关来劫掠了,说不好就是要改朝换代的节奏。

    柳丞相可担不起这后果带来的口诛笔伐,毕竟文人最爱面子。

    对于这个结果,实在是叫一帮□□又欣喜又忧愁。喜的是哪怕饮鸩止渴,好歹秦初这边怎么说也能再拖上那一时半会儿,不至于颜面尽失了。悲的却是这段时间当真叫人觉得痛苦无比,就仿佛行刑前的晚上,满怀着对前途未卜的忧惧,又恐惧又想快些结束掉这煎熬。

    皇帝一连昏了数日,朝中上下乱作一团。虽然有柳丞相尽力弹压,却还是不免有流言蜚语散布了出来。倒是秦初这个太子当得是真悠闲,每天例行公事地去朝上看上一看,然后回去当他的傀儡就好。

    反正沐羽是没看出他有一星半点的焦急之色,甚至兴致勃勃地和他还谈论起了何处山水景色最好,以后得了空定要与他一同游览。沐羽劝他不要消极怠工好好干活,这货还要给他摆脸色。

    皇帝不急太监急,作为那个太监,沐羽觉得尤为蛋疼。他甚至觉得大抵任务可能真的要失败了,心中十分愧疚。

    就在这时,皇帝亦是“恰到好处”地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

    ——仿佛连上天都要抛弃秦初了。

    皇帝醒来这日,柳丞相夜半被急召入宫,二人密谈了整整一晚。次日就传来了将柳妃加封为皇后,与先皇后并列同葬入皇陵的消息。

    消息一出,举朝震惊。

    而出格的并不止此,柳妃棺椁在皇帝昏迷期间停灵已久,祭祀事宜已由太子帮着一并主持过,理应是时候该入土下葬了。原本按贵妃品级,再高也不会高到哪儿去。然而如今柳妃被加封为皇后,规格就大不一样了。

    也不知道是皇帝脑子抽筋还是昏迷久了神志不清,一拍脑袋,就下了让太子为柳妃送葬的决定。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沐羽简直觉得皇帝肯定是昏着的时候伺候的人偷懒,让驴把他脑子踢了,才会做下如此不靠谱的决定。

    不说继后与元后同葬这种事情,也不探讨让太子给妃子送灵这种决定。单纯就秦初与柳氏的关系而言,这皇帝简直成心是想让太子在半路就和柳妃的棺椁闹出事情来,好理所当然地借着这个理由把太子给废了。

    这真的是真爱不是真恨?

    ……简直有毒。

    果不其然,听说秦初一听这个消息就炸了,砸了不少东西。不过可能是考虑到将来的生活幸福,好歹是止住了自己的怒火,没冲出去给皇帝下面子。忍了半天还是捏着鼻子接了下来,只提了一个条件,说今年灾害颇多,虽然皇后下葬理应隆重,但为民考虑,还是不宜过为奢侈为好。

    沐羽觉得他学聪明了,学会旁侧敲击地恶心人了。

    ——你让我送灵,想刺激我?行啊,我也刺激回去,大家来互相伤害啊!

    他觉得秦初可能是这么想的。

    倒是柳相的反应很出人意料,他像是未察觉出秦初话后的恶意似的,竟然复议了太子的请求。表示仪式太过隆重确实劳民伤财,想必柳皇后九泉之下亦不愿如此,提议轻装简行。

    皇帝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