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51章 成为太子伴读(十七)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羽觉得他可能是不同意也得同意。

    毕竟太子和丞相都这么说了,他本来也就不是很爱柳妃,顺水推舟地答应下来并无不妥。

    于是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轻装简行给柳妃送灵,送完后,由太子代为祭祀一周。

    柳妃的棺椁在大夏日的停了这么一周,哪怕周围人兢兢业业保养得宜也难免会出些味道。皇帝虽说从昏迷中勉强醒了过来,身体却是大不如前,时常操持一会儿便觉得精神不济将事情推给柳丞相代管。他便不想再这么拖下去了,便吩咐钦天监算定日子,不日便出葬。

    至于送葬队伍,则是由太子接管决定。

    不知道秦初是怎么想的,反正沐羽是没懂他是怎么想的。这送葬队伍拉拉扯扯了半天,最后他被告知他也得跟着一起去,不过低调出行,简直莫名其妙。虽然他算是有机会和秦初相处,可以借着这次机会把他的想法掰回来,但是他仍旧是不太高兴。

    时至今日,他实在是看不出有任何能刺激起秦初斗志的机会了。总不能他拿把刀抵着脖子跑对方面前说“你不当太子我就去死,咱俩这辈子别想在一起”吧?

    别逗,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他不高兴,秦初反倒是看着很开心。

    离开京畿那日,他甚至无视了人群之中脸色阴沉的幸王,忽略了看着他哭哭啼啼的柳颜,高高兴兴地骑着马毫不留恋地走了。简直像是把这京都当做唯恐避之不及的蛇蝎之地般。他见沐羽藏在队伍的最后面,便也没有踏入过自己的那辆马车,而是选择骑着马与他一同行走了整日。

    哪怕他们之间距离得有十万八千里,但是沐羽就能隔着老远感受到从空气里传来的这人开心得快要飞起来的那种味道。

    很气,很无奈,甚至不能拿这货怎么样。

    沐羽十分崩溃,他觉得秦初可能把这送葬当成私人约会了。

    还真别说,直到他们一直行进到皇陵,秦初才又恢复了往常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气神态。不过私下里来找沐羽时,他又切回了那副嘴硬心软容易羞涩的样子来。

    看着一代帝王渣攻的人设崩成了怀春少女,沐羽心中十分悲痛。

    只是心中虽说十分纠结,他面上仍旧掩盖得很好。因得之前柳丞相出面帮忙游说,这场葬礼并不复杂,熬人的也只是为柳妃祈福祭祀的那一周而已。若是秦初孤身前来,以他对柳氏的憎恶程度,想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过他既然偷偷把沐羽也给拉了过来陪他,这祭祀就简直如同公费旅游一般了。

    送葬的队伍在葬礼结束后便先行回了京,皇陵并无多少人看守,清冷得很。秦初仗着自己是太子,天高皇帝远的没人敢管他,成天做完了自己的事儿就出去浪。本来皇陵也是千挑万选的风水宝地,山清水秀,他愿意在这里游荡就随他去。再不济,美名其曰祭拜祖先,也没人敢说他对祖宗不敬。

    就是苦了沐羽,在这等皇家重地兢兢业业地陪着他演情深意浓。

    配合了几天,沐羽忍无可忍,委婉地提醒他现在还在给柳妃祈福之中,不能这么肆意任性。并且再一次重点提及了有关太子之位的事情,恳请他万不要不记挂于心。然而秦初仍旧是一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的样子,噎得他直翻白眼。

    秦初理由很简单:“皇叔坐得稳这天下之主的位置,便让他坐去好了。孤心里清楚,孤是坐不住这位置的,倒不如顺水推舟送了皇叔做人情吧。”

    沐羽看着他,觉得皇后死得真是够冤。生前被人挤兑,为了儿子甘赴黄泉,结果儿子还把她一番好意当流水,根本不珍稀得之不易的储位。就对秦初道:“殿下如此态度,当真对得起皇后娘娘在天之灵吗?”

    秦初动作一顿,脸上露出些怒色来:“四郎,这话什么意思?”

    “皇后娘娘为殿下储位甘愿放弃性命,殿下却要为了一己之私丢掉这幅担子。”他冷声道,“臣替皇后娘娘不甘。早知有今日,她又何苦要舍了性命在圣上面前保下殿下一生荣华富贵。”

    “这话是谁教你的?”秦初捏碎了手上拿着的牡丹,款步朝他走来,盯着他道。

    沐羽垂头:“臣自己想的。”

    “自己想的?呵,很好……”秦初却突然笑了。他猛地一拳打在一旁树上,抓住沐羽的领子将他顶到了墙边,“你以为孤是为了什么才会走到今日的?你说这话的时候不觉得大言不惭吗,沐羽?!”

    沐羽一愣,脸上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来。

    秦初似乎很满意他这幅样子,唇角弯出一个冷淡的弧度来,无所谓地笑了。他捏着沐羽下巴,声音低沉地说:“事到如今还在给孤装傻……孤都快弄不清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了……”

    当然是假的。

    沐羽心中腹诽,却用冷静微带了些崩溃的声音回道:“殿下……?殿下!臣未懂殿下的意思。”

    秦初拍拍他脸,抬高了他的下巴,逼他和自己对视:“真的?”

    沐羽被迫对上秦初的眼睛,心猛地一紧,停滞了片刻:“……臣不擅撒谎。”

    秦初闻言,将方才指间揉碎的花瓣连同汁水一同抹到了他唇上,注视着那张桃花般的漂亮面孔因此染上了些许淡红羞色,满意地笑了笑,而后将自己的唇一同递上去,吻上了那沾染了花汁而分外妍丽的唇瓣来。

    他亲得青涩无比,却带着一股纯粹又热切的味道。二人的唇舌隔着那几片破碎的牡丹花瓣进行了一场毫无□□意味的接触,沐羽被顶了满口的花瓣汁液入口,只能用茫然无措的目光回视秦初。

    ……他要在心灵深处控诉这个变态。

    沐羽心想。

    秦初拿手指点了点他的脸,将唇边沾染的花瓣舔走吞下,声音略哑地在他耳边道:“四郎现在懂孤心意了吗?”

    他说话时语调里带着满满的雀跃。

    沐羽觉得是时候了,硬下心肠,沉默了片刻后对秦初道:“殿下……此事于理不合。”

    秦初果如他所料般恼了起来:“孤喜欢你,哪点于理不合?”

    “臣渴求的是与殿下成就一段君圣臣贤的佳话,而不是如同佞幸般被后人记载于史书之中。”沐羽垂眸道,“殿下若真心怜爱为臣,便知道此事是断不会有结果的。不如早日放下,免得来日徒生变故。”

    秦初满腔热情被兜头泼了盆冷水下来,气得要命。他放了沐羽,指着他手指抖索了半天,最后道:“沐羽?!你是气孤往日对你横眉冷对,疏远厌恶你吗?还是根本就是根木头,一点儿都没有心?”

    沐羽跪在地上,沉默不语。

    秦初看着他这幅样子,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恨声道:“好好好……孤原是忘记你本来有心慕之人的。怪孤阻了你追求那家的千金小姐是吧?孤今日便告诉你了,要是让孤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孤就立刻去请求父皇将她嫁予孤为妾室!”

    “殿下息怒。”沐羽不为所动,“臣今日是真心实意劝诫殿下,是殿下想岔了。”

    “孤想岔了?”秦初冷笑,“怕不是四郎心念着心上人,舍不得她嫁给孤为妾糟蹋了下半生吧?”

    沐羽觉得和怒气上头的人是无法沟通的,便没有再回答他的话,而是挺直了腰杆跪那儿不动。摆明了一副仗势欺人的狗模样来。

    秦初被他态度气得半死。他总觉得是因为自己太宠着沐羽了,对方才会露出这幅油盐不进的模样来逼他低头。而他自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哪怕如今的皇帝也不能让他轻易低头。这辈子唯一一次服软害怕便是当年母后病逝前对柳妃的跪地祈求。每每回想此事,他便觉得难堪不已,就暗自下定了决心,此生往后再不会对人轻易低头。

    今日沐羽行径已经可算触怒了他的逆鳞,哪怕对他再多喜爱,秦初也不想就这么对他低头。

    他冷哼道:“你既然愿意跪,那就在这跪着吧。跪一辈子,跪到这辈子都回不了京城!孤回去便请父皇下旨,从今往后便免了你太子伴读一职,可满意了?!”

    沐羽还是没理他。

    秦初气急败坏地拂袖而去。

    眼神都懒得留给沐羽。

    沐羽望着秦初离去的背影,由衷地感受到了一股辛酸。仿佛是在养不懂事的小孩子,你千辛万苦地把他从火海里抢救了出来,丫还咬了你一口,说我喜欢玩火,放我回去。

    跪跪跪,一个二个都喜欢跪……好吧,他继续跪着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沐羽赶紧简直轻车熟路。好在秦初之前选择表白的地方背得很,没什么人过来,旁边还有颗大树帮忙遮挡阳光,倒不是很受苦。就是这皇陵的青砖比起家中的凉了许多,真老老实实跪上一天膝盖肯定得废一半。

    沐羽觉得这么做其实不值,但好歹有个努力方向可以尝试一下。不然若是连努力都不努力便就这么放弃掉任务,他实在是于心不安。

    拨乱历史的责任实在是太大了……他背不起。

    他心中苦的很,系统看不下去了,就跑出来找他聊天,找话题给他解闷,开始说起了这个世界里不少人的八卦趣事来。沐羽确实也无聊,于是一人一系统就这么天马行空从白天侃到了晚上。虽然秦初一直都没回头来再找过他,沐羽倒也并不十分无聊。

    只是不知道是否是老天看他太无聊了,便决定给他找些事情做。到三更天的时候,系统忽地一阵狂敲,让沐羽赶紧醒来,告诉他秦初遇到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