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52章 成为太子伴读(十八)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羽本来还打着瞌睡,听到这话瞬间就清醒了。

    他抬头望过去,只见天空被映出一片红色,隐隐约约能听到有宫人在喊“走水了”之类的话。

    “这什么情况?”沐羽吓了一跳,问系统道,“皇陵走水?皇陵怎么会走水?秦初被困火里了?”

    “倒不是他被困火里了……是幸王想杀他。”系统说,“这次他出来的也太大意了,你看侍卫都没带几个。幸王因为迟迟没坐上太子位置狗急跳墙,这不就来找你们碴了吗?”

    沐羽简直目瞪口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懂吗?秦初都这样了他还要落井下石啊??柳丞相呢,也跟他一起疯?”

    “这个啊……”系统深沉的道,“柳丞相好像不知道这件事,是幸王自己一个人乱来的。”

    沐羽听了十分崩溃。

    ……不得不说这个乱来真是乱来的十分是时机。

    眼下朝中一片混乱,太子与皇帝对峙僵持已久,柳相忙于公务无暇他顾,而太子又恰巧孤身在皇陵这个几乎没有人烟的地方。若是能够成功得手,太子哪怕侥幸逃脱,也难以搬到援兵,唯有认栽。而一旦除掉太子,皇帝便是有心亦无力回天,柳丞相也只能捏着鼻子帮他善后了。实在是好算计。

    就是选在这种时候动手,这幸王还真是有够心急的。

    系统向来不会在这种重要的地方骗他,沐羽不疑有他,当即朝秦初住的寝宫赶了过去。只是他跪了大半天,腿早废的差不多了,行动起来颇为不便。他跌跌撞撞地来到秦初的寝宫附近,却发现这里果然已如料想般化作血海,宫人与守夜侍卫的尸体躺了满地,死状皆是一刀毙命的模样。看上去幸王应当是下了不少血本。

    沐羽心里一紧,十分担心秦初的状况,赶紧冲了进去。

    甫一进去,便见到数位黑衣人立于屋内,黑色面巾覆面,难辨真容。秦初正与他们持剑对峙,形容狼狈,衣上隐约可见血迹,看着像是受了伤。沐羽见状二话不说,先发制人。虽然他现在行动不便,但占着偷袭的因素,还是可隐约占到些许上风。秦初一早就在晃动的烛光映出的的影子看到了他,与他里应外合击杀了那几位黑衣人,算是赢得了一丝喘息之机。

    待那几个黑衣人倒在地上了,秦初回过头来看着沐羽,眸中情绪复杂难辨。

    不等他出口,沐羽先道:“殿下伤势如何?可否让臣查看些许?”

    “……只是小伤,不必如此紧张,刀没喂毒。”秦初偏过头去,踢了踢脚下尸体,扯掉黑衣人面上面巾,“你怎么来了,外面情况如何?”

    他没有再提下午那不欢而散的事。

    沐羽松了口气,他就怕秦初这会儿跟他闹别扭,按幸王这次来势汹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态度,他和秦初估计都得交代在这儿。如今见他愿意合作的态度,有系统这么个外挂,好歹保住他应当还是不成问题的。

    他立刻道:“情况不妙,外面留守的宫人与侍卫俱已殒命。这些刺客来势汹汹,皇陵此处守备力量薄弱,即是冲着殿下来的,怕是所图不小……殿下还请跟臣立刻离开此处。”

    秦初闻言皱眉:“离开?孤还能去哪儿?皇叔如此着急地想念孤这太子之名,当真是……”

    “他们既然所图为殿下性命,无论去往何处,总比在殿下寝殿安全得多。”沐羽道,“这些人在皇陵内处放了火,皇陵内怕是无法用来躲藏,如今唯有逃跑一途。去往最近处的有人烟的地方,他们总不至于敢在人群密集处行此事。”

    “……你说得对。”秦初闭了闭眼,疲惫道,“这便走吧,就是拖累列祖列宗陪孤枉遭这一出罪了……”

    “殿下随我来。”沐羽道。

    俩人一齐匆匆朝着马厩处赶去。

    系统在旁边催他:“有追兵赶过来了,你快点儿,不然被人追上了,这次可就真完了!”

    “马厩附近可有伏兵?”沐羽问。

    系统扭捏了一会儿,似乎在迟疑该不该说。犹豫了很久,才自暴自弃道:“没有没有,他们大概以为就秦初的实力而言在寝殿就能杀掉他,所以粗心了。你赶快去吧!”

    “行。”沐羽一听就安心了,带着秦初朝马厩那边跑。

    就南燕朝修的皇陵这个构造而言,附近皆无可以隐蔽躲藏的好地方。更何况这帮人开始就防火烧陵以示决心,铁了心的不想让他们躲藏其中,那么还不如骑马从小道跑了呢。至少他们这有系统这么个外挂,用好了还是挺欺负小朋友的。

    依系统所说来到马厩附近,果然未看到一丝人影。见秦初已经略有些喘不过气来,沐羽便先进了去给他牵马。未曾想,等他牵着对方的御马出来的时候,却见秦初正靠墙捂着腹部,痛苦地皱起了眉,衣衫被血洇湿了一片。

    沐羽吓了一跳,赶紧上去问:“殿下可还安好?方才……方才不是说只是轻伤?”

    “也没见你对孤说的别的话尽数全信,今日怎么就信了?你可是吓傻了么?”秦初勾唇冷笑道,“不必露出这种表情来,孤看了心烦。”

    闻言,沐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要不是现在情势紧急没法怼你,非得把你噎得说不出话来。他装作没听到秦初话里的意思,转而上前扶住他检查了下伤口,随后道:“殿下当心些……现在情况紧急,没法为殿下仔细包扎,且请殿下稍忍一忍,尽快上路方为上策。”

    秦初一言不发,却是没再给他找更多事,沉默的上了路。

    皇陵乱作一团,冲天而起的火光将黑夜照的几乎快变作了白昼。幸亏这马厩处离的远,又偏得很,一时半会倒不虞被人找到。秦初没开口问那些陪着来的侍卫的事情,沐羽却不敢大意。他好说歹说磨了系统半天,就差对方炸毛要收咨询服务费,总算说服了系统给他上帝视角透露消息。秦初带来的侍卫本就不多,系统告诉他这些人中被幸王的手下解决了一部分,而另一部分则正在与那些刺客缠斗。但是力量悬殊,估计很快就会落败。

    沐羽思考了片刻,果断放弃了寻找那些侍卫的打算。

    他暂时还不想赔了夫人又折兵,太蠢。

    靠着系统帮助,他们暂时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直接从官道直接耿直地奔回去,可能会遭遇无数攻击埋伏导致半路就挂掉任务失败,另外一条则是找个地方藏起来,等上几天风头过去了再跑回去,但届时可能局势已定翻盘无望。毕竟幸王敢选在这个时候动手,秦初身份又极其尴尬,那肯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听到这个结果沐羽简直头疼,合着无论怎么都得任务失败?彻底走进死局?

    系统沉默片刻,对他说其实还有个选择。

    沐羽问他:“有什么选择?”

    系统说:“你还记得你走的时候柳颜的反应吗?柳妃和她感情还是很好的,这次葬入皇陵她没办法跟着一起过来,就干脆出城散心了,在柳氏的郊外别庄修养着呢。”

    “所以?”沐羽又问。

    “那处别庄你不认得,秦初肯定知道是怎么过去的。他被柳颜不止一次拉过去过。”系统道,“你只要说服秦初愿意朝柳颜低头,他先藏一藏,你去当个诱饵把人引走,他再从小路去别庄找柳颜。这任务就算完成了。”

    沐羽恍然。

    幸王再怎么嚣张,那也是建立在皇帝与柳丞相都一致支持他的情况下。说难听点,他现在就是柳氏手中的傀儡,借着丞相府这个老虎的声势罢了。若秦初愿意向柳氏低头,重要的是讨到柳颜的欢心,那肯定就没有对方什么事儿了。何况以柳颜在柳丞相心中的地位,借给幸王一百个胆子也是不敢碰她分毫的。那帮刺客不会不知轻重,只要秦初进了柳氏别庄里,就算脱离险情了。届时会有危险的只有去当诱饵的他而已。

    ……主意倒是个好主意,就是怎么说服秦初也同意却是个难题。直接了当的说出来,他肯定是不会同意的,说不定还会和他闹脾气,实在头疼得很。

    思考了片刻,沐羽决定先让系统告诉他别庄的位置,朝那边走着,寻机会再与秦初说。

    不想天公作美,他正寻思着找机会,幸王的人就兴冲冲地给他来送枕头了。

    他两人方顺着皇陵一侧的小路走出皇陵,就遇到了意识到秦初跑了而分出一批来搜捕他的刺客,竟有五人之多。尽管沐羽先一步察觉到对方,但他现在的这身体可不是之前武力值冠绝天下的沐小师叔。虽说比起身为太子的秦初是好上那么一点,但在没有先手的情况下猝不及防遇上这批杀手还是颇有些艰难。

    何况他俩如今的情况都不是很好。

    这帮杀手训练有素,方一见到他俩,当即没有过多颤抖,先燃了信号烟通知其他人。沐羽以一敌多无力阻止,只能眼见着那烟花弹在夜空中划过一记闪耀的光,炸裂开来。

    ……话说又回来,你们这帮刺客用这么高调的信号弹真的好吗??!

    沐羽简直欲哭无泪,也没准备留手心软。他明白接下来已经是分秒必争,须得赶快解决战斗才好。否则拖到幸王其余的手下赶过来,秦初肯定是跑不掉了,他也未必能挣扎回去。

    他的命不值钱,死就死了。可秦初要跪了,南燕估计就完了。

    电光石火间,在场七人已经倒下了一半。沐羽持剑再次解决掉一个,回头却见秦初因受了伤,与最后那杀手缠斗间行动不便,被人抓了破绽。能被招来参与刺杀太子行动的人自然非一般等闲之辈,当即便举刀朝他心口扎去。

    沐羽心一紧,想也未想地便朝着那刀的去向冲了过去,把秦初推了开来。

    秦初被这巨大的力道掼倒在地,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瞳孔微缩。当即失措地喊出声来:“四郎小心——”

    “沐羽——这刀是喂了毒的!!!”

    系统崩溃的大喊道,与秦初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