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56章 成为摄政王(二)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南溪殿?

    沐羽一愣,一时半会儿竟然没从谦王记忆里搜寻到这么一处地方。陈扬赶紧凑上来,瞪了那小太监一眼,给他解释道:“殿下有所不知,南溪殿是圣上新近修的地方,您许久不曾归京,不知道此处也是很正常的。”

    “那……有劳公公带路了。”沐羽冲他颔首道。

    “这是自然的。”陈扬道。

    说完这话,他便上前一步,走在前方为沐羽带路。这白鹿山之名乃本朝高祖所赐,原本是京城外的一座无名荒山,当年高祖为奸人所迫无奈逃窜至此,饥寒交加之时一只白鹿衔来野果为其充饥,并将其带至山中一处温泉避寒。高祖后来功成名就,定都京城后,便想起当年为自己衔果的白鹿,大笔一挥,便将此处圈作了皇家别苑,将山上温泉引流出来,建成了一座温泉宫。

    只是他仍感念昔年白鹿恩情,吩咐工匠不得驱赶山中动物,是以这行宫虽是行宫,想到山上宫殿中去,却是要吃不少苦头。

    时值鹅毛大雪已纷飞数日,石梯上满覆积雪,又厚又滑,实在很难抬轿子上去。沐羽也无意为难这群下人,便让夏祯拿了把伞,自己一个人走上去。但这山路委实难走,别说一把年纪的陈扬,便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疲惫的时候,这方才隐隐看见山上行宫的影子。

    感到沐羽在注视着自己,陈扬歉道:“年纪大了,这些年身体也不如以往。让殿下见笑了。”

    “公公说笑了,这山路本王亦是觉得有些难走。”沐羽道,“不知南溪殿是……”

    “殿下随我往这边走。”陈扬说,“一会儿便到了。”

    顺着陈扬所说的方向,二人又向前行走了一阵子,才算见到那新修的所谓“南溪殿”。

    殿门口早已有等待了许久的宫女候着,看见他俩冒雪前来,赶紧上前将沐羽迎进门来,帮他解了身上尽是雪沫的大氅,端了盆热水供他净脸擦手。待拾掇完毕,回去报了荣帝的陈扬悄悄的走来,低声道:“圣上听您来了,高兴得紧呢。您可快些进去见圣上吧。”

    话罢,便引着他去往更里的地方走去。

    沐羽自也是很想念他这个皇兄的,脚步不免急切了些。

    宫女帮他将门推开,撩开帘子让他进去。甫进去,便是一股暖流扑面而来,抬眼便见着脸色苍白的荣帝靠在榻上,手上拿了一本折子正看着。见他来了,面上浮现出一丝喜意:“阿羽!”

    “臣弟见过陛下。”沐羽正欲跪下行李,便被对方连忙扶起按在了榻上。荣帝咳了几声,盯着他的脸细细地看了好几遍,露出些伤感的笑容来,对他道:“边关生活如何,可觉得苦么?好些年不曾见你,转眼你都已经这么高了……朕还记得那年你和朕自请去边关镇守,还小得很呢。是朕对不住你……”

    翻了翻脑海中记忆,沐羽摇头道:“为上分忧本是为臣本分,皇兄今后切莫再提这话了。”

    “是么……”荣帝有些恍惚,又问,“那阿茵呢?阿茵可还好?”

    骤然提起阿茵,沐羽懵了一瞬,随后才想起对方在说谁——

    谦王妃陈茵,闺名就是阿茵。

    不错,这位谦王殿下……是已经娶了妻子的。只是他虽娶了妻子,这娶妻背后还有一段别的故事。当年大皇子与三皇子一同看上了侍郎家的大女儿兰盈,而谦王妃陈茵则是兰盈的表妹,两家有些姻亲关系。后来三皇子主动退出,却不知该如何让兰盈对他死心。陈茵便找上了他,对他说只要娶了自己,表姐便会彻彻底底的死心了。

    还是三皇子的谦王十分惊讶,询问她为何会有这种想法,不怕嫁予自己后被表姐憎恨,耽误一生么。而对方十分无所谓的表示,自己一生就是想出去浪迹天涯,若是嫁入高门大户则一生不能实现此等愿望。今日我委屈自己嫁给你,今后你便总会因为愧疚而实现我的梦想,对我来说才是赚了。

    三皇子想了想,最后请求先皇将陈氏之女嫁予自己为妃,以求兰盈对自己彻底死心。这招果真管用,诏书下来的次日,他就见到了对方。她红着眼睛狠狠将他唾弃了一番,最后转投大皇子怀抱。

    这段内情虽然隐秘,但很不巧的他这个皇兄也是知情人之一。荣帝一直因为这件事觉得颇为愧对二人,估计才有此一问。

    沐羽思考了一阵,从记忆里翻出来谦王妃的片段。竟然只记得这姑娘初到边关的时候挽起袖子,硬生生揍翻了数个军中大汉,从此成为边关一霸的事迹。除却感叹一句不愧为将门之女外,也只有尴尬地附和一句“当真是生龙活虎”了。

    思及至此,他道:“阿茵倒一直是老样子。她性子活泼,在边关反倒是如鱼得水,开心得很。”

    荣帝闻言,脸上笑意多了一些:“她开心便好,朕一直怕她吃不了边关的苦,可你又固执得很,朕是真没办法将你唤回来。当年……朕是一丝一毫都未曾忘记,可你却……”

    虽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为何,沐羽却没那个胆子去接话。谦王自然也是懂的,所以从来未曾提及过这些陈年旧事,也从不在兰妃得宠的时候回过一次京城。毕竟知道自己遭对方恨,当然不会没事儿在别人眼前瞎晃悠。幸亏荣帝与他感情极好,若是换了旁人来,说不定分分钟就觉得这人是要反了。

    不回来,除却难以脱身外,兰妃可谓是那个最主要的因素。

    沐羽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和对方纠缠下去了。他并非谦王本人,找不来太多与荣帝的兄弟情深,接下去也只会多说多错,倒不如赶紧把话题扯到下一个,便说:“陈年旧事,皇兄莫要再提及了。正是因为心里记挂的事情太多,皇兄才总会病得如此轻易。太医常说的积郁成疾,皇兄可曾在心里转念深思过半分么?”

    听到这句斥责,荣帝总算露出了个高兴的笑来,对他道:“自古以来只有长兄教训弟弟的,哪来弟弟教训兄长的道理?果然在外面呆的久了,连礼仪道德都不懂了!倒是让朕想起小时候生病时,没得人敢管朕,都是你让嬷嬷去煎药拿来强迫朕喝的……转眼这么多年过去,朕至今仍旧难忘。”

    “皇兄……”沐羽低声喊他。

    荣帝叹了口气:“不说这些旧事。本来朕不欲扰你清静,想你既然不愿回来,定是厌了朕当年所作所为了,便随着你高兴罢。只是眼见着朕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怕是再不让你回来,你就再无机会回来了。所以才会这么急着……”

    沐羽看着他眼睛,道:“臣弟懂得,皇兄请说。”

    “朕……”荣帝话到嘴边,却是犹豫了一分。他皱着眉,揉了揉额头,最后疲惫道:“朕欲立你为……皇太弟。你可愿意?”

    ……果然是这件事。

    虽说早就从剧情里得知了未来发展,沐羽还是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毕竟如荣帝这等好脾气的男人,实在是难得一见了些。在原本的剧情里,谦王知道沐云书非荣帝亲子便是从陈扬那处得知的。而陈扬身为荣帝近人,荣帝自是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但他不但忍了下来,还没对兰妃下手,也没有找个由头把沐云书给丢出去弄死,便可知道对方脾气究竟有多好。

    事到如今,也只是表达了自己不想将皇位传给沐云书的意图而已。

    但谦王身为一代贤王,要想当皇帝早在先帝还在位的时候就抢了他哥哥手上的做了,何苦等到现在?沐羽当即大惊失色,赶紧跪在了地上:“皇兄为何突有此言?臣弟当年便对父皇说了,此生不愿为帝,唯愿辅佐兄长一生一世。可今日皇兄为何要如此试探臣弟?莫非是有人在皇兄面前说了臣弟的坏话么?”

    荣帝却没理他说的话,只问:“你当真不愿?”

    “臣不愿。”沐羽跪在地上,诚恳道。

    “……罢了罢了,今日本是喜日,朕不该在你初回就询问这事儿的。”荣帝却自己放弃了坚持,“安心,没有人向朕进献谗言。百官都好得很,提起你来都是一片赞赏。只是……云书倒是个好孩子,可惜了。”

    沐羽装出一副不了解内情的茫然模样,没答话。

    看他似乎真的半点儿内情也不知,荣帝露出了万分无奈倦怠的模样来。他挥挥手,像是突然就没了聊天的兴致,但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沐羽,便道:“回京路途遥远,朕听闻你旧伤复发,想来也是没好好歇息过。不若你先行去白露宫住下,休整一番,我们兄弟二人再谈谈吧。”

    既然荣帝都无心谈论下去,沐羽自然也没法和他继续说下去。毕竟他哥才是皇帝,做主的那个,他说了不算。这场见面可谓是不欢而散,很是扫兴。只是谦王爱兄心切,走的时候还得表现出一步三回头的样子来。荣帝见他似乎对自己忽地发怒很是不安,便安慰道:“朕无事,倒是之前说的事情……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

    沐羽拗不过他,只有点头答应。

    走时依旧是陈扬送他,说荣帝放心不下他一个人,便让陈扬帮他把事情都弄妥了。沐羽道了声谢,正欲离开这南溪殿,未曾想抬起头来,却看到了一袭青影,身披大氅,提着灯遥遥朝此处望来。

    ——竟是兰妃的贴身宫女青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