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57章 成为摄政王(三)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为何青阳会在这里?

    沐羽有些犹豫,按理来说兰妃恨谦王入骨,是不会来主动找他的。思来想去,应当也只有沐云书这个软肋能逼的对方向他低头。荣帝今日既然敢开口问他,想必是早已表露出不欲立沐云书为太子的意图了。兰妃自觉理亏,又不敢往荣帝的枪口上撞,只有来寻求他的帮忙了。

    果然,见沐羽在原地游移不定,她款步走上前来,微微欠身道:“婢子见过谦王殿下。”

    “……免礼。”沐羽看着她,迟疑了片刻,“一别经年,兰妃娘娘……可还好么?”

    “殿下想知道的话,何不亲眼看看呢?”青阳垂着头道,“娘娘请王爷前往白露宫一叙,不知王爷是否愿意赏光。”

    白露宫?

    沐羽恍惚了一阵,他依稀记得在谦王记忆中,这白鹿山的白露宫是他小时候与皇兄常居住的地方,如今竟挪去了给兰妃居住,看来荣帝果然是很爱她的。

    就在这辗转之间,青阳仿佛已经看出了他的不决与退意,上前一步,低声道:“娘娘在婢子来时曾嘱咐了一句,说都这么久了,王爷也该放下了。如若您真不愿赏这个脸,那她也只能去求别人了。”

    心道果真无事不登三宝殿,沐羽还是露出了怅然的表情,朝她点了点头:“既然……娘娘这么说,请吧。”

    “王爷请随婢子来。前方路滑,奴为您带路。”青阳裹了裹身上披着的披风,提着灯笼走在了前方,“您小心些,莫滑了跤。”

    沐羽“嗯”了一声,跟着她往白露宫走。走着走着却觉得周遭景色不对,不由诧异:“青阳,这是去白露宫的路?”

    青阳闻言,顿了步子,道:“王爷有所不知,前几年圣上修建南溪殿的时候,便将这周遭一并翻修了,白露宫亦不例外。所以才和您记忆中的略有差别。”

    “……原来如此。”沐羽轻声叹了口气,“走吧。”

    青阳“诺”了声,这才又迈开了步子。

    一路上,沐羽满脑子都在思考见了兰妃后该如何表现这个问题。他自觉演技还是差了点,演不出款款深情的情圣样子来。好在谦王本身性格也还算内敛,不太爱外露表达自己感情,倒不用担心太冷淡崩了人设。

    头疼了半天,他还是决定走一步算一步。反正现在顶着谦王的壳子,总不会被人指着鼻子说西贝货。

    白露宫离南溪殿并不远,即使重新修葺了周遭的路,那宫殿仍是谦王记忆里的宫殿。沐羽百感交集地踏进去,只觉一股暖浪扑面而来,伴随着若有若无的淡香。不远处帘影闪动,一位宫女扶开珠帘,便看到一身素色宫装的兰妃从帘子后面缓缓走来。

    她身上带着比空气之中的香气浓得多的香料味道,沐羽依稀记得这香料并非她向来喜爱的,而是谦王妃陈茵跑去边关之后琢磨出来用以烤衣的香料。一时间不由琢磨起了兰妃的用意来。

    沐羽准备给兰妃行李,到一半时被她拦了下来,随后吩咐青阳端茶,自己则在主座坐定。时隔十数年未见,她依旧如谦王记忆之中是个很漂亮安静的女子,一双雾蒙蒙的眸子盯着沐羽,看得他十分的不安,险些遵从心中想法起身离去。似乎看出了他内心想法,她很快意会的偏开了视线,低低地叹了口气:“一别经年,王爷如今看来愈发精神,想必圣上一定不胜欣喜吧。边关生活可苦?阿茵曾给本宫写信说那里苦寒贫瘠,匈人残忍好战,听了当真令人忧心不已。”

    “劳娘娘挂心,尚可。”沐羽垂眼疏离道。他大致已经摸清了对方的意图,知道这句话不过是引子而已。在谦王的记忆里只记得他那王妃自打去了边关便乐不思蜀,怎么可能会写信和家里人诉苦?本来就是从小摸着刀枪棍棒长大的姑娘,这句话怕不是兰妃自己一个人臆想出来的词句罢了。倒是前几年弄出来了几箱子香料,喜欢得很,着人送回了京城,估计其中便有兰妃的一份。今日对方刻意熏了这身想,想来便是借着这个告诉他,自己已经不再介怀以前的事情了。大家好好相处,还是朋友。

    ——既然是朋友,帮个忙不过分吧?

    下半句沐羽都帮她想好了,便主动开口道:“娘娘叫臣弟来,可是有什么事吗?”

    不料,他这一梯子却递得却让兰妃当场红了眼圈。她瞧了沐羽半天,才伤感地道:“原来在你眼里,本宫是那等自私之人?宛如物件一般,连自己的感情都不许有的么?如果本宫说只是想你了,所以过来坐坐,你该怎么回答本宫?”

    沐羽傻眼:……这剧本好像哪里不对!

    讲道理,当他作为一介旁观者的时候,还是挺同情这个姑娘的。但是当自己身为局中人的时候,这种同情立马就变成了头痛——又想要名声,又想捞好处,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啊!亏得谦王一直满腹内疚,又一直无意皇位,要不然她估计还真没戏。

    于是此情此景之下,他只有非常窘迫地移开了视线,聊胜于无地安慰对方道:“娘娘,臣并非此意……”

    兰妃没理他。

    沐羽只好又说:“这话若让皇兄听了去,臣倒罢了,只是恐对娘娘不利……”

    闻言,兰妃脸上立马一白。

    就在这尴尬时分,忽地一声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个约莫十几岁模样的少年自屋外快步走来,一脸欣喜,打破了这快要凝固的气氛:“皇叔!是皇叔吗!”

    沐羽循声望去,恰巧对上那少年的眼睛。他看那少年眉清目秀,肤白若玉,眉宇间很有几分兰妃的影子,便知这应当是主角沐云书了。不过他此刻的人设应当是“一片茫然”才对,便佯装不知,望向兰妃道:“……可是云书?”

    兰妃含泪点头:“对,就是云书。”

    沐羽非常不理解她为何回答个问题都要做出这幅情态来,仿佛生怕别人不会因此误会他们之间的关系似的。但当着主角的脸,他觉得不应该在这种时候给对方亲妈闭门羹吃,唯有道:“记得臣走的时候还是抱在怀里的小孩子……转眼都这么大了。”

    “皇叔,我可不小。”沐云书冲他笑道,伸出手比了比身高,刚好到沐羽肩膀那儿,“看,都到您这里了。不消几年,便能去边关找皇叔上阵杀敌了!”

    ……这小孩子家家的怎么这么暴力。

    沐羽心里想着,却看到对方眼里一片纯正孺慕之情,顿时心肠又软了。即便知道这以后就是个狼心狗肺的小东西,还是不免缓了缓语气对他说:“身为将来储君,你只需学习治国之道。至于其他琐事,一概交予臣子们做就好。一国之主,实在不该沉浸在这些打打杀杀之中。”

    这话实在是很打击人的积极性。果不其然,在听到这话后沐云书的表情瞬间就黯了下来。他瞅瞅兰妃,又瞅瞅沐羽,最后小声嘀咕道:“可……父皇又无意立我为君。我,我就想效仿皇叔当年所为,励志做一贤王,辅佐皇叔!这有何不可!”

    沐羽闻言,勃然变色。

    兰妃很适时地哭出了声来。

    青阳及时赶到加入战场,将误闯进来的沐云书这小祖宗连哄带劝地拉离混战中心,走前不忘再给这一片混乱中再点点火,道:“娘娘您可别哭了,殿下看了,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也不知道她这个殿下,究竟指的哪个殿下——眼前这个,还是她怀里那个。

    沐羽十分意会地接上茬:“娘娘,可是皇兄他……对云书不好?”

    “本宫生云书的时候,便险些让他跟着本宫一尸两命。”兰妃泣道,“后来虽然勉强保了他的性命,打小也是一路坎坷得很,总是不久便一场大病。兰家没什么本事,不似阿茵家那般,生病了自有好汤好药的送上。虽然有圣上垂帘,本宫也是提心吊胆了好些年。如今好容易才身体大好了,不似以往那般需要本宫时时刻刻操心了,可圣上却又不知怎么突然就厌了他……”

    她哭着哭着,想起来拿手帕揩了揩泪:“若真就是这等苦命命格,又何苦投身来帝王家呢!早知当初本宫便与他一同死了算了!”

    这番真情演出实在是很有些惨,连带着沐羽这个半局外人都觉得心痛起来了——大约是谦王的想法。他沉默了许久,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兰妃,许久才道:“娘娘此番找我来,可是为了储君之位的归属?”

    兰妃大约没想到他会说的这么直白,很不适应,眼泪卡在眼眶里,呆呆的点了点头。

    “娘娘知道皇兄……属意的储君是谁吗?”他又问。

    兰妃动作一顿,有点胆怯地看了看他,再次点头。

    沐羽就叹了口气。

    他觉得眼前这女子实在是太傻了点,能活到现在估计全靠自带主角老妈的光环加持和他那个老好人便宜兄长的保佑。若是丢了这两样,怕是被人算计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想储君之位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会把希望全寄托在“始乱终弃”的“渣前任”身上,成功与否全靠对方那虚无缥缈的良心???

    好绝望啊,这种队友。

    但是看看自个儿计分板上贴的任务,他还是硬着头皮肃容站了起来,对兰妃揖手道:“若娘娘放心臣弟,此事便交予臣吧。储君一事乃国家根本,不可随意乱来……臣会好好规劝皇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