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58章 成为摄政王(四)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此番承诺出口,兰妃当下便泪眼朦胧地看过来,说了声“好”。

    沐羽觉得接下来应当该是无事了,便提出离开。兰妃犹豫了片刻,似是在考虑要不要出口挽留他。但明显又没有这个胆量,只好欲诉还休地看着他。

    对这个眼神,沐羽非常懂。他绝对不想在刚回来、局势还不明的情况下就掺和进兰妃和荣帝的事情里,就决定佯装没看见,露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离开。

    他心里清楚,他那个便宜哥哥虽然能忍下兰妃,可在立储这种重要的事情上是绝对不可能退让半分的,所以沐云书的事情定是半分商量也无。他能满口答应兰妃关于储君的事情,不过是仰仗着剧情的惯性而已。荣帝死前交予谦王的诏书,其中内容唯有他一人知晓而已。只要他愿意,想将其中改为什么内容,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后面沐云书才想先下手为强解决掉谦王,最后导致对方自尽的惨剧。

    沐羽想的很清楚,自然便会拒绝在这个节骨眼上沾染是非,给朝臣造成什么坏印象。免得届时他手捧诏书宣布储君,没一个人相信他,那就搞笑了。

    不想他不准备在白露宫停留过久,路走到一半却杀出个程咬金。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少年,沐羽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猜可能是青阳一时不慎,让对方趁机跑了出来,又或者是青阳担心兰妃,所以安抚好对方后便离开去主殿了。但不管怎么说,见到一个身形单薄的十几岁少年挡在自己面前,甚至连斗篷都忘记披上、发上身上飘满了雪花,都会忍不住心软的。

    想了想,他解开身上的大氅,披到了对方身上,为其系好,揉了揉他的头。

    “皇叔还会再来的,回去吧。”他道,“今日……且让皇叔回去歇息一阵,好吗?”

    “真的吗?你不骗我?”沐云书脸被冻得发白,眼睛却是亮的。他犹疑了片刻,不情愿道,“我很少见到你的,你不会骗我吧?不会明天就又走了?”

    “……不骗你。”沐羽道。他心想自己倒想跑的远远的,然而并没有这个条件。就又说:“边关一应事务皆已交接下去,以后便再与我无关了。你大可放心。”

    听到这个消息,沐云书露出了惊喜的表情来,但很快又变作了苦恼:“那……皇叔以后都不打匈人啦?”

    “如无开战必要,这等劳民伤财之事当是能避则避。”沐羽对答如流。

    但很快他发现了这句话回答的似乎有些不适时宜,因为他眼前的祖国花骨朵竟然委屈得快要缩成了球!沐云书泪眼汪汪地盯着他,仿佛天都要塌了的模样。

    沐羽:……有点萌。

    他一面谴责自己,告诫自己不要在这种关乎未来生死的严肃问题上骑墙,一面还是忍不住做了次墙头草,嘴贱道:“……但匈人反复无常,常因蝇头小利而忘乎所以,适当的警告还是必要的。”

    于是面前的小少年立刻又多云转晴,笑嘻嘻地道:“那皇叔届时可一定别忘了我!”

    “……好。”瞬间后悔并开始痛恨自己方才嘴贱的沐羽麻木道。

    “我送皇叔回去。”沐云书道。他指了指白露宫门前的路,迅速地回头望了眼主殿:“青阳姑姑找母妃去了,剩下的都是些位卑的宫女,让她们送您未免委屈了皇叔,便让我代劳吧。”

    下意识地看了眼天上飘落的雪花,沐羽当即便想拒绝。只是他的目光在触及对方身上那件属于自己的大氅后,把这句话机智地又咽了回去,决定趁此机会多与沐云书聊两句,了解一下对方的想法。

    他撑开伞,将对方纳进伞下面,问道:“缘何会有上阵杀敌的想法?”

    “王太傅常常谈起皇叔的功绩,说您当年在栾城被围,手中可用的兵力不足五千,却大破对方主力,使其数年不敢来犯边境!”沐云书道,“如此成就,自然令人心驰神往!父皇也常说让我向皇叔学习……”

    沐羽愣了愣。

    王太傅他是知道的,当年谦王与荣帝的老师便是这位老大人,品行学识皆是一流。只是人好归好,就是太过迂腐了些,先帝在位时也很为两个儿子被教成了正人君子而头疼不已。有了这教训,不知荣帝为何还要安排对方来教导沐云书。

    也许单纯只是……想把沐云书教成另一个谦王?

    当然,也有可能是荣帝并不希望沐云书长成帝王之材。

    想到这,他道:“你若只是因为皇兄所言才产生这等想法,大可不必。我依然是那句话,身为皇子你无需操心这些事情,交予臣子做便好。”

    沐云书闻言,脚步停住。待回过头来,他眼中一片清明地道:“皇叔此话不妥,父皇比起我来,更喜欢的是皇叔。所以今后当是皇叔为君,我为臣才是,自然是要学习这些的。”

    被他一本正经的回答给噎住,沐羽边在心里吐槽这孩子委实不可爱,边思索该怎么把这孩子一门心思想当贤王的思想给掰回来。他有剧情要跑,还有好感要刷,还不能这会儿就把荣帝给气死,想了半天,他说:“谦王只会是谦王,此生不会触碰九五之尊的位置。我当年对先皇如此承诺,这点今后亦不会改变。便是皇兄下诏亦是如此。”

    想当年还是三皇子的谦王跑去和先皇自请为臣,将先皇气得半死,一度要将他封到个偏远地方当王。最后还是没忍心,顺了他的意,把他心心念念的兄长立了储君,将他封去了离京城极近的地方。只是要他莫要后悔,并且此生都不准打半分皇帝位置的主意。

    沐羽不知道老皇帝怎么想的,也不懂谦王是怎么想的。反正总之这个约定算是不成文的这么定下来了。并且到死为止,谦王还真就这么耿直地遵守了下来。

    不知道这些陈年旧事的沐云书自是一脸茫然。他似是琢磨了一会儿,不知道琢磨出了什么意思来,似是有点感动的样子。对沐羽道:“皇叔的意思我懂,谢谢皇叔。”

    话罢,系统的提示音接踵而至:「目标“沐云书”对你的好感度5,目前好感度55」

    ……说了这么多话,结果竟然这么吝啬!!甚至不如秦初那家伙!

    从未见过这么小气的攻略目标的沐羽不由“……”了一阵,接着后知后觉发现了新的事实——这个叫沐云书的小少年,虽然看着一副纯良好骗的样子,实际上可能并没有表现的那么温和可亲。

    走过了两个世界,沐羽也算对这个所谓好感度有了比较粗浅的认知:每次系统为他安排的身份都是比较特殊的存在,因此增加好感度来说要比其他人容易得多。不过这虽然带来了一些方便,但由此带来的后果则是他与目标的好感度唯有达到60以上方能比较显著地感受到双方关系更进一步。

    也就是说,沐云书的好感度起始值看着很高,像是十分大方的样子,却几乎全靠这一层血缘关系和他人形容里获得的认知堆砌起来的,本质则是一个很冷感、不好亲近的人。

    这样看的话,原本的谦王栽的真不算亏。毕竟付出收获不对等,就很容易酿出悲剧。

    沐云书带着他走出白露宫的范围,迎面看见了几个人正在白露宫的门口站着,仔细望去,领头的竟是陈扬。

    看见俩人出来了,陈扬赶忙扬起了笑容,向二人行李。他十分眼尖地瞅到了沐云书身上披着的大氅,再一看沐羽身上,立刻道:“哎呦我的小祖宗,大皇子您怎么跑出来了?赶快回去吧,老奴送王爷回去。不然一会儿冻着了,兰妃娘娘又要担心您咯!”

    “我这就回去。”沐云书似乎对荣帝身边的人都略有怯意,乖乖点头。他迟疑了片刻,想解开身上鹤氅还给沐羽,而后回去。沐羽一看,赶紧阻止了他,摇头让他回去,并说:“你还小,别冻着了,我没事儿。注意回去莫要再惹娘娘生气。”

    沐云书“嗯”了一声,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沐羽便由陈扬领着,回他这段时间要暂住的小汤宫去。

    大约是在宫里待得久了,陈扬十分知趣,一路什么敏感的话题都未提及,只说了说行宫修葺后的道路问题。虽然不知道他暗地里跟荣帝泄了多少东西,至少现在沐羽还是挺满意他的态度的。陈扬不问,他就不用回答,做出来一副样子任人去猜测自是要比事必躬亲舒服得多。

    毕竟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太多,能少一事还是少一事吧。

    之后果不出沐羽所料,第二日一早,荣帝便迫不及待地将他找了去,讨论前一天说的储君之事。并旁敲侧击地问了昨日白露宫与兰妃相处如何,她可有为难你之类云云。

    沐羽早有准备,将连夜想好的一套说辞告诉荣帝糊弄了过去,并严正再次拒绝了储君一事。他表示自己愿为臣辅佐兄长,却不愿自己为君,并向荣帝丢了一堆大道理,阐述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荣帝被他那堆道理说的很烦,差点又和沐羽发脾气。不过好歹他还记得这是自己好弟弟,发到一半便又忍了。毕竟他自己当初也是靠这番道理说烦了先帝,最终才得以坐上这九五之尊的位置的。拿什么来反驳都可以,唯独不能反驳这些祖宗规定,不然就是嫌自己的位子坐的太稳了。

    不知是因为他觉得还不是时候,又或是只是单纯不忍心告诉沐羽兰妃真正的情况。总之这趟见面,再次以沐羽这边全面胜利告终。荣帝似乎不准备再提及储君的事情,而是转由渐渐地将一些权力交接给他来。

    对这个结果,沐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担忧。

    皇位他是不可能坐的,也没那个胆子去坐。可若不知道内情还好,他现在心里很明白荣帝是为何要这么做,对他目前继承了谦王记忆并有所感情残留的情况而言便是一种折磨。况且荣帝本来身体就不好,如今现实和理想差别太大,打击之下说不定真的会很快病故。

    他已经很久没经历过亲近之人离世的感觉,虽然心里明白这些关系其实都不是他自己的,离开之后便会尽数交出,但难免还是有一种近乎惶恐的感觉来。

    而好巧不巧,就在临近春节的时候,荣帝又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