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59章 成为摄政王(五)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荣帝这次倒得让人猝不及防。

    虽说在沐羽回来前,就一直在说他身体不佳快要不行了。但自打他回来后,荣帝的身体反而渐渐好了起来,连太医都觉得惊奇不已。结果就在众人都放下心来的节骨眼,他却又病了。甚至这一次,病到再也没能爬起来。

    哪怕心里早有预感,沐羽看着他昏在榻上生死不知的样子还是很难受。

    太医院的太医来了又去,团团守在南溪殿之外熬了数日,皆是面色愁闷,示意荣帝确实所剩时日不多。如今也只是靠着宫中的珍贵药材堪堪吊着命罢了,要走也不过是这几日的事情。

    此话一出,兰妃顿时哭得直接晕了过去。

    沐羽叹了口气,一边吩咐人把兰妃送去旁的偏殿休息,一边安排人加急赶回京城,将朝中几位重臣喊来,为之后的事情做准备。好在荣帝念及他多年未曾归京,很早前就有这方面的安排,如今处理起来也不是十分麻烦。

    话虽如此,但就个人来说,沐羽还是希望这些后手用的不要这么早。

    收到荣帝病重消息的重臣们纷纷赶来白鹿山,来到南溪殿把沐羽给堵了起来,询问荣帝的情况到底如何,以及未来的储君问题。除却少数几个比较矜持的,其余的七嘴八舌,竟是险些就大打出手。

    沐羽被这帮人吵得头疼,简直烦不胜烦。正准备叫人过来把这群人请去冷静冷静,就忽地见着一个平时伺候荣帝饮食起居的小太监迈着小步急急走来,对他附耳说荣帝醒了。

    这个消息简直意外之喜,沐羽当即撇下一干人进了南溪殿内殿,去见方才苏醒的荣帝。

    进了屋内,便见荣帝形容枯槁地躺在榻上,双眼微微睁开却无神。直到沐羽走近了,目光才凝聚起来,扯出来个苦笑对他道:“这几日……辛苦你了。外面可还好?没出事儿吧?”

    “一切都好,皇兄不必担心。”沐羽安慰他道,“如今要事是尽快恢复身体才是,别的都不重要。”

    “你不必为了讨朕欢心而这么说,朕的身体如何朕自己清楚。”荣帝低声道。他说完长出了一口气,似是很愁闷的模样,“事到如今,你还是不愿意么?”

    心知他说的是储君一事,沐羽亦是万般无奈。但他现在不敢刺激荣帝,只好道:“皇兄现在莫提此事,只安心养病可好?待过了这阵,皇兄说什么臣弟都……”

    “……都如何?你想如何?”荣帝突然怒道,“朕只这一个要求,你也要思来想去的不肯答应吗?!你当真以为,当真以为那兰……!”

    话到这里,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眼中的光瞬间全部熄灭,疲惫地闭上了眼睛,不肯再往下说了。

    沐羽“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臣弟不敢。”

    他心中明白荣帝那说了一半的话指的是谁,本来都做好了对方脱口而出后该做的准备,没想到最终对方到底还是心疼自己这个弟弟,没忍心将真相说出来。

    远远地,只听荣帝长长的叹了口气,声音有些抖地喊他:“阿羽你过来。”

    沐羽依言靠过去,被对方紧紧抓住了手。惊讶之下望去,不想却见到了荣帝竟然眼角渗出了些许泪来,情绪十分激动的样子。他不由心中一突,心痛道:“皇兄,何苦如此……”

    “朕只有这一个心愿了,你难道想让朕死了也不能瞑目吗?”荣帝气息不稳地道,“你真要如此狠心吗?”

    见荣帝如此痛苦,接手了谦王的沐羽自然也不好受。他沉默良久,在心中默默道了个歉,而后艰难地点点头:“好,臣弟答应皇兄。”

    “你莫要怪兄长逼你,只是朕不得不如此。”荣帝苦笑道,“朕总是害你良多,连这一次也是……”

    “皇兄言重,当年之事,臣弟并无后悔。”沐羽安慰他道,“臣弟从未怨怼过皇兄,只是皇兄一直心结于此罢了。”

    “好,好……”荣帝半阖上眼,无力地招了招手,“陈扬,陈扬呢?”

    “老奴在呢。”陈扬听到呼唤,赶紧一溜小跑过来,跪在地上听命。

    “外面候着的都有哪些?”荣帝问他。

    “陈大人,李大人,王大人,诸阁老都来啦。”陈扬回道,“圣上可是有吩咐?”

    “让他们都进来吧。”荣帝说,“朕交代他们些事情。”

    陈扬“诺”了一声,匆匆又出殿叫人。

    沐羽想着一会儿来人了,若荣帝向这几位大臣们说起立储君的事情之后该如何处理,不免有些走神。荣帝似乎看出他思绪纷杂,也没再与他多说些什么,而是说起了诏书的事情:“朕走前知道自己已时日无多,又怕你不肯应朕,所以早早将继位的诏书放在了继明殿的祠堂之中。待朕走后,你……”

    他还未说完,屋外便传来陈扬的通报声:“圣上,诸阁老请见。”

    荣帝被打了岔,自觉是没缘分说完这话,他语声低弱地让人进来,便再未提过这件事。

    几位大臣进来,见到躺在榻上的荣帝,当即老泪纵横地跪了下来。荣帝看他们这幅模样,只得分出精力安抚了几句,这才得空吩咐后事。沐羽在一旁看得心酸,就很想出去看看还被荣帝拒之门外的兰妃和沐云书。好在荣帝像是对他十分放心,也没多说什么,只嘱托说要好好侍奉新帝,莫要因为他走了便对新帝不敬。

    这几位能坐到如今这位置,自然也是见惯了风浪的。抬头扫视一圈,圣上榻前竟然只有谦王一人,不见荣帝贯来宠爱的兰妃与大皇子,内心难免会起些嘀咕。再思考到荣帝至今都未曾说继位之人的事情,难免看着沐羽的表情便起了些变化。

    沐羽目不斜视,只听不说。等到荣帝把事情都吩咐完了,想起他来,问道:“兰妃呢?”

    “娘娘听说皇兄……一时伤心过甚,现在被扶去了偏殿休息。”沐羽垂目道。

    “是吗……那便罢了吧。”荣帝恍惚道,“朕总是和她没什么缘分的,她不来也好。”

    在场众人皆佯装没听到只字片语。

    这时,屋外一阵喧闹,像是要吵起来的样子。

    沐羽耳尖,依稀像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便皱着眉走出去查看究竟是何人竟敢在这种时候闹腾。不曾想却看见了沐云书,他乍一见到沐羽,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来:“皇叔!父皇可是醒了?”

    他声音不小,直直地穿过了帘幕,传到了更深处的屋内。沐羽愣了片刻,问他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母妃情况稳定了,我就想过来看看父皇。”沐云书窘道,“可这帮太监……不让我进去!”

    沐羽倒能理解他这种心情,颔首示意他稍安勿躁,自己走进屋内去问荣帝:“外面是云书,想……来看看皇兄,皇兄还是见一见吧。”话罢,露出半是祈求的目光来看荣帝。

    荣帝本来被吵得头疼,但见他这幅全然为自己担心的模样,也不好狠下心肠,便点头允了。待到沐云书进来,也不知荣帝突然起了什么念头,说自己要和大皇子说些话。接着便将众人都挥退了,连沐羽亦不例外,屋内只留了个陈扬。

    这番行为实在反常,但几位大臣只当是要交代新帝事情,都走的很干脆。只有沐羽觉得这事儿不像那么简单的样子,却又不能找借口借机留下,因为荣帝明显一副不想让他知道的样子。

    他纠结了一阵,也只能叹一句实在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力所不能及,转头也跟着众人走了。

    谈话持续了约有一个时辰之久,长到让人不禁怀疑荣帝究竟在说些什么。就在一众人等的略觉焦急、连晕过去的兰妃都已经醒来匆匆赶到了南溪殿,便听到屋内忽地传来一阵哭声,依稀像是沐云书的。

    兰妃脸色惨白,差点又晕了过去。

    沐羽顾不上许多,冲进屋子里,却见陈扬慌慌张张地跑出来说圣上不行了,让叫太医过来。再往里面走近些,只见沐云书双手捂着脸,跪在榻前仿佛沉浸在悲痛之中,而榻上的荣帝已经没了气息。

    他不由心中剧痛,泪水竟然无声无息地也流了出来。擦了擦眼泪,在心里默默念了几句,沐羽走上前去把沐云书扯了起来,让他别哭了。

    沐云书看着他,眼睛里没有一点生气,很听话地说了句“好”。

    说完,又说:“皇叔你也哭了。”

    “我一直觉得皇兄当比我长寿,未曾想竟先我而去。”沐羽对他说,“此乃人之常情,并不可耻。只是多情难免伤身,陛下既为新帝,总要克制几分才对。”

    闻言,沐云书双眼睁大,瞳孔微缩:“皇叔在说什……”

    他正欲说下去,就被沐羽按着止住了话头。随后兰妃的哭声伴着脚步声传来,她急急地走到荣帝的榻前,浑身巨颤,跪倒在地上放声大哭:“圣上,让臣妾随您一同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