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61章 成为摄政王(七)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被捷足先登了!

    竟然被……捷足先登了!

    看着跪在朝堂上对着沐云书大言不惭的家伙,沐羽差点没给丫跪那儿,就差揪着对方的领子大骂“猪队友我不要你你给我滚”了。直到对方洋洋洒洒把自己的论点全部说完,他还恍恍惚惚地在想,自己身边好像从来就不太缺智障100的这种debuff队友……

    对方的想法也特别简单实在:他觉得沐云书这个皇位来的名不正言不顺,不该为帝,而是当由能者任。

    至于这个能者是谁……

    先皇一共没几个儿子,如今还活着也就一个谦王。荣帝更是只有沐云书这一个儿子,根本不需要考虑其他人。那这个能者几乎不用去思考,人选也基本呼之欲出——

    对,就是沐羽。

    毕竟当时荣帝匆匆喊他回来,却又什么都没有布置便撒手人寰实在太过可疑。而荣帝生前也从未流露出过任何属意大皇子的意思,倒是对自己亲弟弟一直赞赏有加,实在很让人怀疑。

    沐羽脸一下就黑了,开始怀疑说话这人是不是敌国派来的卧底;朝堂上几位老大臣的脸也黑了,满腹狐疑地在沐羽和那人之间扫来扫去,怀疑他是不是要仗着自己的身份和权利把持幼帝。

    ……简直满腹冤屈没地方吐。

    被这货一折腾,沐羽本来到口边准备报上去的请辞也是不能用了。不然顶着风口浪尖跑去和皇帝请辞,一帮人肯定分分钟把他打成起了私心准备回边关屯兵扯大旗自立为皇的反派不可。到时候别说是任务了,能不能活着看到今后的太阳他都觉得明显是个大问题……

    沐云书减他好感度不可怕,任务受挫也不可怕,早晚都是能抢救回来的。但流言这种东西,一但蔓延开了,再想止住就很难了。

    思来想去也没想出是谁打算搞自己,沐羽干脆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题。他模拟了一番谦王的想法,试图找出谦王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候的处理办法,随后悲伤的发现谦王竟然就是传说中那种刚刚被他唾弃过一遍的耿直笨蛋。

    他无言以对了一阵,而后硬着头皮上前道:“臣有事要奏。”

    沐云书投来视线,微微点头:“准。”

    沐羽便将之前想好的那番请辞丢了出去。

    果不其然,他话语出口的一瞬间,几位老臣俱闻之色变。而一旁帘幕后坐着的兰妃则直接摔了手里的东西,那物掉在地上,撞出了一声极响的破碎声。

    沐云书表情变了变,露出了明显是惊恐的表情来。不过仍是强自压抑住情绪:“朕初登大宝,虽有众卿协助但仍常感力所不能及。若皇叔亦离朕而去,朕当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沐羽并不看他,只道:“陛下心意臣懂得。只是如今先帝驾崩,匈人蠢蠢欲动,稍有不慎边境便可能再度战火重燃,于国家不利。须得有人站出主持大局才是。”

    “这……”沐云书自己也慌了。他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求助似的朝帘幕后如今晋升兰太后的兰妃望了过去,而兰妃自亦是无多少这方面的经验,也被弄了个措手不及。

    他又向其余朝臣望去,却发现他们面上亦是神色复杂,没有一个人出声。

    沐羽不肯送台阶给他下,众卿装死,一时间场面竟然尴尬无比。

    这时,忽地一位大臣站了出来,目不斜视道:“臣有事请奏。”

    瞬间吸引目光无数。

    正愁着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沐羽请求的沐云书大喜过望,立刻道:“准奏!”

    “臣深感谦王殿下所言,是以有此奏。”那人道,“先帝驾崩,匈人虎视眈眈,近年亦是灾害颇多,百姓歉收,国库所余钱粮益少。而陛下年少,纵有太后垂帘听政亦是难以顾周全,当有能者出来主持大局才是。因此臣请奏封谦王为摄政王,与太后共同代管朝堂!待日后陛下成年,再还政于陛下。”

    这番来自路人的神助攻当真及时得沐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简直是帮他往作死的路上大力送了一把。他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说话那人,又看看神色纠结的沐云书,差不多把这死孩子的内心想法摸了个七八分出来:估计又在觉得自己当不好皇帝,又怨他给自己加了锁链还要抢自己权利之类的了。

    总之不会有什么好话就是。

    可他能怎么办啊?他也很绝望啊?

    沐羽觉得是时候了,便再度站出来反驳了对方那番话,并表示了自己能力不足以堪任摄政王如此大任,陛下不若仰仗先帝留下的几位肱骨之臣云云。

    于是听到这番话被点名拉下水的几位老臣不得不站出来谦虚上一番,开始新一轮的扯皮。

    沐云书神色渐糟,只是他年纪小,没什么话语权,旁的人也不太在乎他的想法。又过了一阵,帘幕后的兰妃终于忍不住发了话:“此事本宫觉得甚好,众卿以为如何?”

    顿时又是一室寂静。

    众人面面相觑:太后都发话了,那还能怎么办啊?

    ——当然是乖乖听旨啊!不然你打算对着干吗?

    当即跪了一片人,表示尊重太后的意愿,并开始想着法子委婉地恭喜赞扬起沐羽这个今天早朝的主角来,竟没一个人关心坐在皇位上可怜兮兮的小皇帝。

    沐羽看着面色惨白的沐云书,一阵莫名心虚,总觉得亏欠了他似的。

    他抱持着这种愧疚一直到早朝结束,人都走完了,这才敢去找沐云书谈谈心。

    ……说是谈心其实也不妥,毕竟他早上刚做了跟逼宫差不多的事情,估计快把人好感给刷到负了。若想顺利通关,怎么也得做做样子的去亡羊补牢、抢救一下不是?否则他以后是别想安稳过好日子了。

    结果路走到一半,系统跑出来嘲他:“你对目标‘沐云书’的好感度20。”

    沐羽对它这突然跑出来觉得很诧异,问道:“有什么问题?”

    “我记得我提醒过你凡事别太代入自己。”系统道,“你这会儿的正确做法应该是什么都不做,打道回府。免得到时候他觉得你人挺好的,舍不得下黑手了怎么办?”

    “……没提醒过,谢谢。”沐羽说,“而且你不觉得这个提醒站着说话不腰疼吗?”

    “怎么?”系统好奇道。

    “又要我刷100好感,又要我对他态度差点。”沐羽冷漠道,“你要求太多了,我拒收成吗?”

    系统仔细一想好像也是,顿觉十分对不起沐羽。马上道:“既然这样,那我送你个任务好不好!”

    沐羽现在简直一听到系统所谓的“送任务”就腿软,赶紧拒绝:“不要不要,就主线那两个我觉得挺好的。你千万别再给我加任务了!”

    “抗议驳回,我这么善良的系统一向乐于听取宿主的建议和意见。^_^”系统高兴道,“既然你这么识趣,那我就给你发个福利吧!”

    说着,系统的提示音就跳了出来:

    支线任务:

    获得兰盈的满好感度,完成奖励500功德值,失败扣除500功德值。

    目标人物:兰盈(好感值:60)

    沐羽当即一阵“……”的表情,简直要给这辣鸡系统跪下来。

    他敢打包票,这货发任务出来的时候,绝对是抱着不折腾死他不罢休的心态来发布的。除此之外,他真的想不到其他颁布如此故意恶心人的任务究竟所图为何了。

    当然,也有可能纯粹只是它个人的恶趣味而已。

    总之,莫名其妙背了个新任务在身的沐羽简直崩溃。只是他还不能就这么撒手旷工不干,因为那个辣鸡系统明显知道他软肋在哪儿,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负人。到底试了好几个世界了,这破系统不傻,很聪明地会踩着他的底线搞事情。

    沐羽十分窝火地滚去新政殿,继续为了完成任务出卖苦力。

    他到新政殿的时候,通报时却看见了兰妃宫里的侍女在外候着。明显这母子俩正待在一起抱团取暖、互相安慰呢,不由就觉得很尴尬。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该进去还是直接走比较好。毕竟他早上才做了落井下石的事情,搞得和逼迫人孤儿寡母似的,这会儿又跑来耀武扬威,确实不太好。

    沐羽正想着一会儿见了这母子俩,自己该说些什么,免得到时候场面尴尬不好收场。但里面的人没有给他犹豫的机会,片刻之后,通传的人就跑了进来,对沐羽说可以进去了。

    谢了那个通传的侍女,沐羽叹了口气走进新政殿内,自觉又是一桩麻烦事。果不其然,待到他见到沐云书与兰妃的时候,只见兰妃眼圈儿通红,正用帕拭泪。看他进来了,抱着沐云书怒道:“你若从开始便未曾诚心帮本宫母子,又何必开始说的那么好听!如今欺负孤儿寡母的,你不觉得良心不安,愧对先帝在天之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