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62章 成为摄政王(八)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沐羽没回答她的话。

    他觉得兰妃和他实在是半斤八两,谁也别指责谁的那种。她堂而皇之地爬了墙生了个别人的儿子给荣帝添堵,他也没好到哪儿去,临死前还骗了一把荣帝。要是对方真有什么在天之灵,肯定恨不得把他俩这对狗男女一勺烩了丢出去喂猪。

    兰妃被沐羽看得头皮发麻,硬气了一小会儿便溃败下来,不敢再直视沐羽。不过她对待男人向来很有一手,见沐羽并不吃她刚刚那套,马上又放软了语气开始流泪埋怨。

    沐羽向来看不得妹子哭,不免一阵头疼。好在沐云书没在这会儿掉链子,对兰妃说了几句话,像是让她离开的意思。

    兰妃看看沐羽,又看看自己儿子,十分不情愿地离开了新政殿。

    待她走后,沐云书拘谨地朝沐羽笑了笑,说:“皇叔怎么想起来这里看我了?快坐吧。”

    “是‘朕’。”沐羽纠正他道。

    说完这句,他依言坐了下来。却见沐云书像是不知该如何待他一样,紧张得连手脚都放不规整了,忍不住叹气问道:“陛下很惧怕臣吗?”

    “朕……”沐云书欲言又止,在接触到沐羽温和的目光之后,微微鼓起了些勇气来,“以前一直以为皇叔是很温柔的人,如今朕发现皇叔却与朕想象的有一些区别,所以难免产生了些落差……”

    “什么落差?”沐羽问他。

    “……严厉许多。”沐云书道,“朕很不习惯。”

    扪心自问,沐羽自觉已经挺温柔了,不仅没说过重话,也只在荣帝驾崩那天稍微逼过对方一次。他是不动缘何对方会觉得他严厉,但这不妨碍他继续话题:“今日之事,陛下可是生气了?”

    沐云书愣了片刻,像是在思考利弊。过后笑道:“皇叔多虑,朕亦觉得诸卿说的很在理。确实,朕尚年少,即便有母后垂帘协助也难免会出现错漏之处。如今有皇叔在旁协助,朕可算安下心来,安心向王太傅学习治国之道了。”

    不用想也知道沐云书这番话肯定是拿出来敷衍他的,沐羽也无心与他分辩。他只说:“若陛下能不计较早朝之事是最好的,若陛下因此对臣生出几分怒气,臣亦是无可奈何。但关于请辞一事,确实乃真心实意,并无半分作伪。”

    沐云书一滞,问:“朕并未听说匈人有南下入侵的意向……”

    “防患于未然罢了。”沐羽道,“若是等匈人有所动向后才开始准备,怕是为时已晚。”

    沐云书闻言,惆怅道:“朕果然是个没天分之人……”

    “天分为何物?不过是他人品评的借口而已。”沐羽道,“他们未曾走过陛下走过的路,亦不知会有何等如履薄冰之感。还望陛下切莫妄自菲薄才是。”

    “可是朕常常有力不从心之感。”沐云书仍旧消沉不已,“反观父皇,朕却从未见过父皇流露出过半分疲态……”

    乍提及荣帝,一时间沐羽也不知道该如何应答此话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坚持以刷好感度为主的一百年不动摇的政策,对沐云书说:“皇兄荣登大宝时,陛下都已经会走路了。非要和皇兄作比的话,您还小呢。”

    似是“小”这个字戳到了沐云书的痛脚,他眉毛瞬间揪了起来,一脸不高兴地反驳道:“朕不小了,再过几年就能成婚了,皇叔说什么呢。”

    话罢,系统提示沐羽:沐云书对你的好感度5

    见沐云书已经脱离了由早朝引起的变故产生的尴尬,甚至还给涨了点好感度,沐羽终于松了口气。再怎么说沐云书是他的第一任务目标,在现阶段就产生了隔阂的,之后的任务实在难做。沐云书能自己想开是最好不过的,否则他还得再多费一些力气才成。

    到了这一步,沐羽也算是看明白了:指望兰妃的智商是不靠谱的,指望还什么都不太懂的沐云书就更不靠谱了。以后但凡做事,须得自己想的面面俱到才成,不然就又得走现今的老路,真是惨不忍睹。

    这让他再度产生了去找兰妃谈话的念头。

    说来也巧,沐羽方升起这个念头,便听沐云书说:“今日事情将母后气得不轻,朕实在劝不住母后。皇叔若有空闲,可否去探望一下母后?朕懂皇叔的意思,可母后却不愿意听朕说……”

    他正有此意,从善如流地应了下来。

    应下此事后,沐羽又在新政殿呆了一阵。而沐云书像是由于方才的好感度提升解锁了全新的养成剧情似的,非说王太傅教的东西都是他不喜欢的,赖着让沐羽改日给他讲书。

    被他缠的半分办法也无,沐羽只好硬着头皮应下来,然后逃也是的跑去了见兰妃。

    兰妃果然还在气头上,见他来了,仍旧只会哭着控诉他是个没良心的混蛋,欺负人孤儿寡母。沐羽看她那副样子,简直无奈的想给这位娘娘跪那儿——太后之尊,千金之体,您能不能自重些啊……?

    考虑到这位怎么着也是谦王殿下的心上人,自己不能说的太过分。沐羽只好腆着脸给她解释:“今日朝堂上发生的事情,实非臣所愿,乃被迫为之。娘娘也切勿因此事气坏了身体,臣并无半分架空陛下的想法。”

    “本宫如何信你?你在本宫这里可有半分信誉过?”兰妃哭哭啼啼道,“当年你就骗了本宫,你叫本宫如何再信你。”

    ……中枪。

    沐羽听了这番话,实在不得不心悦诚服地承认兰盈这女子虽然在政治上傻了些,但对如何在人伤口上撒盐这种事情简直是万里挑一的个中好手,刀子一捅一个准儿。要是今天是谦王本尊站这儿,非得被她刺激得头风病复发不可。

    他只有做出一副隐忍又伤心的样子来,对兰妃道:“娘娘既不肯信任臣,臣亦无半分法子可挽救臣在娘娘处的信誉。只是还请娘娘思考片刻,若臣想□□,又何必等到今日……?”

    兰妃的哭声骤然止住,仔细想想似乎也是这么回事儿。兴许是她对沐羽的这番表态挺满意,便丢掉了之前那副伤心欲绝的表情,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是本宫冤枉你了。”

    沐羽看她翻脸翻的比翻书都快,不由一阵无语,道:“娘娘若肯如此想,是最好的。”

    “先帝驾崩未久,本宫伤心太过,以至于都糊涂了,谦王勿忘心里去。”兰妃显然也有几分尴尬,露出了想转移话题的意思来,“既然谦王已受封与本宫共同代管朝事,王妃该如何是好?边关之地终究苦寒,还是早日回京团聚吧。本宫与她多年不见,甚是想念。”

    听她提起陈茵,沐羽也呆了呆。

    真别说,自他接手了这身体,谦王妃这存在感就直线下滑变作了打酱油一般的人物似的。记忆里明明谦王和对方关系还算融洽,装一装样子的话也能被人当成模范夫妻来羡慕一番。结果自打谦王接了诏书连日赶回京后,就再不见对方的丁点消息书信。这几个月过去,沐羽也就只接了对方一封报平安的信而已。

    这让他不免一时语塞:“臣近日与……王妃并未联系。”

    兰妃露出了很是惊讶的样子来,颇有“看到你不开心我就开心了”这种表情之妙。她很开心地说:“那便叫王妃回来吧,京城富贵人家出来的女儿,总待在边塞贫瘠之地也太苦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虽然心里想着他那王妃听到这消息怕是要气哭,但沐羽也唯有认下来一途。

    兰妃满意地让他滚了,顺手一口气给他加了20点好感度。

    这让沐羽忍不住产生了一种卖妻求荣的屈辱感,深觉对不起陈茵这姑娘。明明谦王约好了带她离开京城,好让她获得自由,结果却被他又亲手接回了这片囚牢里,对方估计会恨死他。

    他不敢耽搁,一回去便连夜写了封信,细细讲明了利益要害,万分歉疚的表示都是自己的锅坚决不推,最后差人给还在边关的谦王妃送了过去。

    之后一连数十天,过的无比煎熬。

    期间系统吐槽他把别人的人生过的太像自己,无意义的心里负担过多,早晚要遭重,并借兰妃的事情狠狠嘲笑了一番沐羽。沐羽被丫吐槽的竟然无话可说,差点不由自主地信了系统的邪。还好在他差点误入歧途之前被人打了岔,说谦王妃的回信到了,这才没被系统拐入它所谓的“无我神教”。

    沐羽痛斥了系统惨无人道的洗脑行径,接着拆开了谦王妃的回信。

    不出沐羽所料,谦王妃在听到兰妃命自己回京的消息后果然炸了。不过究其本质,谦王妃陈茵还是个体谅他人难处的好姑娘,虽然信的前半部分都是在用洋洋洒洒的文字在控诉谦王身为堂堂王爷竟然不守信用令人失望,但在发够了脾气之后,王妃还是表达了离开京城太久,也是时候回家看看父母姐妹们了。

    信发来后,对方也没有半分耽搁,很快收拾东西赶回了京城见他。如此善解人意,沐羽差点感动得热泪盈眶。对比一下宫里某位天天只会对着他嘤嘤求帮忙的兰妃……对比如此之强烈,当真是催人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