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65章 成为摄政王(十一)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陈茵无语的看着他,吹胡子瞪眼了半天,最后接了信气呼呼地跑了。

    沐羽看着她背影十分无奈,觉得她实在是太像孩子了些,这样实在是不大好。但想想自己身为没立场的那部分,实在是没资格说她,况且她也懂得轻重,便没再对陈茵啰嗦。

    说到底,他自觉还是很冷漠的那部分人。但凡对他任务构不成威胁的,他其实都没那个闲工夫去交托太多感情。现在既然已经知道对方会认真去做,他也不会去管太多了。

    沐羽倒不担心信送到后的后续问题。从剧情上看,至少陈家还是靠得住的。陈老将军能坐镇一方自有他的道理,若不是后来致仕回家颐养天年,那群人焉敢造反?如今只要劝住对方在位置上多坐几年,谦王余威犹在,他再多注意一些,镇压这帮人到沐云书安然掌权还是很轻松的。

    陈老将军也是识大局的人,定不会在这种问题上与他纠结,推辞婉拒的。

    解决一桩心事,且等候回复尚需要很久,沐羽便没再管这事儿,而将注意力丢在了其他上面。他一贯忙得很,虽说过年休沐,但也总有大大小小搞不完的事情。头上俩上司又是俱管不了事儿的,还要趁着过节好好休息一番,因此反倒是看着比往日更忙了一些。

    直到上元节那日,见着陈茵一身盛装打扮,王府里还站了个青阳,他才反应过来这是过节了。

    见他一脸懵逼,青阳好心解释道:“太后请王爷王妃前往宫中赴宴。”

    陈茵则“哼”了一声,白眼朝天。

    沐羽:“……”

    不是说好的不去了吗??

    兴许是看出他心里所想,青阳道:“太后娘娘许久未见王妃,想念得紧。又想到多年未曾团聚,故有此一邀。还望王爷切莫推辞。”

    说完,还偷偷瞟了一眼沐羽,生怕他会出言拒绝。

    沐羽倒真想拒绝来着,下意识瞅了瞅陈茵,却见她虽是一脸不耐,却明显还是有点高兴的样子,并不像是很抗拒和兰妃会面。想了一下,问她:“王妃可方便同去?”

    “殿下发话,妾身自是要跟随的。”陈茵道。

    见她果然有此意,沐羽便是不想去也只有去了。他冲青阳点点头,权当应了下来,随后叫来夏祯吩咐下去,让他去准备。

    估计夏祯早在陈茵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领会到了其意,机智地先准备好了一切。待到沐羽找他的时候,他只是装模作样的含混了几分钟,随后便说可以走了。

    沐羽简直一分钟都不想早到,但看看夏祯一脸求表扬的表情,又不好意思给他泼冷水。夸了几句,一脸菜色地滚去了马车里。

    陈茵看他面色难看,说:“殿下如此神色,可是不喜妾身同行?”

    “王妃勿要多想。”想起兰妃好感度那任务,沐羽简直头疼,更不想这小霸王届时给自己猪队友一波,便赶紧道,“只是近来休息的不大好罢了。”

    陈茵一想也是,这人早出晚归的,实在惨得很。便也不和他开什么玩笑,只安安静静坐了,看他扶额小憩。

    真别说,兴许是累得很了,谦王府到宫中这段颇短的路还让沐羽给睡着了。待被陈茵给叫醒下去,再到兰妃如今住的宫殿,他整个人尚且有些恍恍惚惚的。

    殿门口,恰巧碰到同来的沐云书。他见沐羽一副疲惫模样,关心道:“皇叔可是近来太过忙碌了?既是过节,总要给自己休个假才好,这样不行。”

    沐羽心想:我倒是想得很,可你和你娘一个二个都是甩手掌柜,下面的知道谦王脾气好,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往上塞事儿。要真休了假,怕是撑不到假期结束就要出事儿。一面道:“谢陛下关心,不过是近日休息得有些少罢了,并无大碍。年后南方雪灾甚重,若是耽搁了,恐届时引起百姓反弹,实在不好。”

    沐云书一愣:“雪灾竟有如此之重?朕尚且未曾亲眼见过……”

    “陛下常年身处宫中,不接触这些自是不太清楚。”沐羽道,“臣多少见识过一些,知道此事耽误不得,是以不敢拖延。”

    “如此说来,是朕的不是。”沐云书歉疚道,“朕不了解情况便妄自下了判断,还好有皇叔从中提醒,否则真不知该贻误多少百姓性命。”

    “陛下乃是情有可原,肯及时改正便很好。”沐羽淡淡道,“已经很晚了,莫让娘娘久等。”

    沐云书“嗯”了一声,自己先走了进去。

    这晚宴说复杂不复杂,说简单倒也不简单。

    因得是这国家权力最高的几人坐着,厨子自是不敢随便弄弄就敷衍了事。可再怎么说,参宴的人也就四人,若是弄得太多,实在很有种挑战对方忍耐度的味道。是以几经揣摩之下,这宴便也就弄了个不大不小、刚巧不出格的分量而已。

    沐羽纯粹就是领命过来凑数的,自觉插不上话,便安静如鸡的在一旁坐着。沐云书显然也挺有这种自觉,有样学样地跟他一起在旁当鹌鹑,听兰妃和陈茵这俩多年不见的、写作表姐妹读作仇敌的俩人你来我往的文化互撕。

    不过如今兰妃地位不比从前,总的来说这场谈话中陈茵其实是占下风的那个。

    兴许是她俩感情确实很好,俩人扯皮了大半场晚宴,都没互酸出个结果来。倒是这期间沐云书忍无可忍,挪到沐羽身边说了好几句话,颇有种要探讨到宴席结束的意思。

    沐羽在旁听得也很心累,也不想掺和她俩之间的事情——虽然他好像才是那个害的俩人决裂的始作俑者——便也干脆利落的和沐云书聊了起来,放弃了在兰妃面前客套性互吹几句刷刷好感的想法。

    最后一场宴席下来,兰妃的好感度没到手,倒是沐云书好感度给他狂蹦了10点。

    看着突然就和他娘好感度齐平了的沐云书的好感度,沐羽颇有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无语感。

    等到结束,陈茵被兰妃刺激得喝高了,抱着沐羽胳膊不撒手,蹭来蹭去得实在是令人不忍直视。兰妃看得一阵皱眉,兴许是觉着这狗粮实在是辣眼睛,她难得善心大发的喊了青阳过来,让她带陈茵休息一下,顺便醒醒酒。

    沐羽也不懂她是怎么想的,也不懂怎么一不注意陈茵这姑娘就忽然喝醉了。只知道如今情况实在让人为难得很:告辞离开吧,总不可能丢着自个儿王妃不管;留着吧,看着兰妃怎么看怎么别扭,何况还顶着个对方前情人的头衔。

    若不是还有个沐云书在这儿,他怕是早就败退了。

    不想,他还没趁此偷着乐观一小会儿,沐云书便被兰妃一句话支走了。

    顿时屋子里除了伺候兰妃的,就剩下了他和兰妃俩人。

    “孤男寡女,简直再适合搞事不过!”

    系统恰到好处地蹦了出来,给他配了个画外音。

    沐羽简直想一拳头锤死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鸡蛋,但不等他开喷,便看到兰妃果如系统所言般含情脉脉地望着他,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里仿佛有无数话语想要诉说。

    “跑剧情的感觉怎么样啊沐羽大大?”系统幸灾乐祸地道,“你看,为了防止你寂寞,我还特意跑出来给你缓解一下尴尬。我是不是很贴心啊?”

    “……个鬼啊!!”沐羽彻底给它跪了,“我没兴趣,谢谢。一个都没兴趣,连沐云书也没兴趣。不要自顾自地给我安上什么奇怪的解释和头衔,谢谢!!”

    “哎,你这个人真的很无趣啊。”系统很伤心的说,“你看你一个都不爱,什么类型都不喜欢,我很绝望啊。你这人怎么这么绝情呢?”

    “……这不是你要求的?”沐羽冷漠道,“你还记得你上次出来的时候说的什么吗?”

    “那么久之前的事情,谁还记得啊。”系统潇洒地道,“以我现在所说的为准就好了,我是宽宏大量不拘小节的系统!”

    ……如果可以,真不想理这个辣鸡系统。

    沐羽一面想,一面朝后连退数步,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挣开了兰妃似乎想要凑上前求抱抱的手。并说:“娘娘怕是醉了,还是将青阳叫回来为好。”

    兰妃见他竟然拒绝自己,顿时眼中雾气弥漫起来。她咬住唇看沐羽,一脸很失望的表情:“你非要这般对我吗?阿茵这么好,让你心甘情愿抛弃我,丢掉皇位,不惜在边关待上一辈子都不愿意再回来?”

    ……不,谦王明明是为了他哥和你才这么做的。

    沐羽腹诽,脸上却肃容垂眸,做出了微微紧张且不安的样子来,一话不答。

    系统见状,表扬了他几句,并说x斯卡欠他一个影帝。

    沐羽让它滚。

    兰妃见沐羽不答话,似是自尊心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顿时眼泪就和珠子似的一颗颗掉了下来。恰逢此时被她支开的沐云书回来,看着一言不发的沐羽和自己亲娘简直百脸懵逼。

    他问:“皇叔,这是……?”

    沐羽面无表情:“娘娘方才询问臣南方雪灾灾情,臣便如实禀报了。娘娘心善,不忍百姓涂炭,是以担心忧虑之下忍不住便有些伤心。是臣之过,还请陛下责罚。”

    兰妃听了,擦擦眼泪道:“正是如此。”

    沐云书大惊失色:“灾情竟有如此之重么?如此……倒也不外乎母后会如此伤心流泪了。”

    话罢,很忧虑地看着沐羽,似乎担心他随时会猝死一般。

    系统问他:“欺骗小孩儿你内心不会有负担的吗?”

    沐羽想想,说:“你好像说过,目标不算在小孩儿里,算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