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白月光(快穿) 第66章 成为摄政王(十二)
作者:楚一笑的小说      更新:2017-01-18
    系统表示懒得理他,冷哼一声下潜装死。

    被沐云书这么一打岔,兰妃也不好再继续下去。况且沐羽拒绝的这么明显,她贯来是没吃过苦头的性子,一时半会怎么可能忍得下气,就让他赶紧滚。

    沐羽得了令,赶紧叫人把醉的七荤八素的陈茵扯上,麻溜的滚回了家。

    一路上陈茵还在迷迷糊糊地发脾气,想想今天兰妃的所作所为,沐羽也不想刺激她。把她带回王府之后,嘱咐了陈茵的近侍侍女,自己跑去继续看折子。

    上元节过去之后,兴许是兰妃在晚宴上找够了存在感,便再没闹出过什么幺蛾子来。沐羽一连过了挺久舒坦日子,可谓是幸福得想哭。陈老将军那边的事情亦是相当顺利,老将军不愧是坐镇边关已久,虽然没什么特别大的功劳,但是胜在人十分识相。在接到沐羽的信后,掂量了一番如今这个孙女婿的地位本事,立马一口答应下来,并写了一封长信寄回给他,表达了自己为北周肝脑涂地的意愿。

    沐羽还用得着他,怎么可能让这老爷子真跑去肝脑涂地?赶紧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发自肺腑地感谢了他一番。

    解决了半个心腹大患,沐羽总算可以把提在嗓子眼的心往下缓了缓。而估计也是老天看他当了两个世界的辛勤倒霉打工仔,是时候在第三个世界享享福、休息休息了,竟然少见地没和他作对,一路很是顺心顺遂。虽说沐羽每次颠颠儿的跑出去加班的时候总会暗自腹诽早晚过劳死,但神奇的是除却谦王本身自带的旧疾这debuff时不时复发外,平日里连小毛小病都没有。

    一连数年,相安无事。

    约是因为沐羽以前要么就在小黑屋里打坐炼药静修,要么就是练武场练习陪太子读书瞎跑背锅,而从来没过这么忙碌的生活。这几年间他竟然几乎感受不到时间流逝的速度,就仿佛昨日刚被系统丢过来一般。只是话虽如此说,倒也不代表他什么都没做,反倒是做的实在太多,反而令人难以记住了。

    细数一下,除却摄政王这个工种要做的日常工作外,他还兼职了皇帝老师、太后情人(伪),还要两边兼顾着刷皇帝和太后的好感并且不能让频频示好的太后掉链子让皇帝侄子发现猫腻,最后还得回家安抚被太后气得翻白眼的王妃。简直辛酸苦劳万分,系统不给他加工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泽被世人拯救万物的好系统。

    系统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这个提议。

    沐羽友善地建议让它改名周扒皮。

    这期间,在沐羽的努力下,沐云书和兰妃的好感度也终于纷纷踏破90大关,达到了一个90,一个95的程度。除此之外,北周在渡过数个天灾频发的年份之后,终于迎来了曙光,一连数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而沐云书眼见着也快长大成年,可以接过担子亲政了。三年一度科举考试也近在眼前,剧情即将开始,系统发的那个“功成身退”的任务简直唾手可得。

    虽然,沐羽知道这辣鸡系统肯定没这么好心就是。

    毕竟剧情开始的另一层含义就是——

    正牌受陆霄也风光霁月地登场了……

    作为全文炮灰的最惨的那个白月光,谦王肯定是抵不过人正牌受的光芒的。尽管借了个早一步遇到并且内心深处有信仰加成,但是在对方那自带的主角光环身上是很容易就被抵消掉的。沐云书这死孩子的好感度又特别难刷,他实在是没信心在陆霄已经出场的情况下仍顺利刷到满值。

    毕竟这人本来就是个外热内冷的性格,以谦王的性格来看,如果不ooc的话,实在是很难把人给焐热的。

    沐羽趁着殿试之前把系统给的剧情好好复习了一遍,最后得出来结论:

    ……果然还是看天随缘。

    好难刷,好绝望。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沐羽烦心着陆霄出场的时候,匈人那边又跑出来搞了一把事。

    接到线报,说匈人的大王急病跪了,剩下来两个儿子为了抢王位打成了一团。年纪大的那个势力强,眼见着要占上风了,年纪小的那个不甘心放弃,也不想做自己哥哥霸业的垫脚石,就找人跑到北周求救,说愿意以称臣纳贡为代价请求武力支援。

    沐羽看了就头疼。

    他刚复习完剧情,不可能不记得这个情节。

    原书里写的清楚,匈人陷入王位之争,小王子写信向北周求援请求帮忙。谦王与匈人斗争已久,一直以灭掉匈人为毕生奋斗目标,自是清楚这个机会乃千载难逢,当即力排众议一口答应。他自觉掌控边关多年,又对匈人情况所知甚详,一旦出手想来匈人不是元气大伤亦是半残,便信心十足地发兵出征援助匈人小王子。

    未曾想,战术规划都不曾出错,一世英名的谦王却栽在了自己人身上。

    说到原因,盖是因为他离开边关已久,在任摄政王的数年内又不曾着重关注过边关那帮人。匈人早已被他一手打跑,久无摩擦战争的情况带来的便是士兵们的懈怠与军备上的偷工减料。当时李老将军已卸任数年,谦王也离任回京,边关无人管辖后便成了一团乱麻,贪污军饷之事频发,却又因为独特的环境被一层层瞒了下来,最终酿成了此祸。

    虽说最后赢倒是赢了,但北周自己也损失惨重。别说渔翁得利的好处半点没沾到,自己反而成了亏的最厉害的那个。

    权利交接在即出此纰漏,谦王难辞其咎。而沐云书也因此感到了深深的危机,并决定向对方下狠手。

    有了剧情里的谦王这前车之鉴,沐羽自是不能再傻兮兮地一股脑装上去。是以近几年内便着重盯紧了那帮没事儿就喜欢闹幺蛾子的刺儿头们,一力打压下去,坚决整治不正之风,提前一步将祸患掐灭在摇篮之中。只是他控制住了己方阵营的变数,对立面的却没法掌控,总不能还得兼管匈人大王的生老病死?

    而这带来的后果便是,如今匈人王子发来求援,却叫人很是苦恼了。

    打,沐羽唯恐剧情惯性不可阻拦,到时候又途中生变、大败而归,到时候锅分给谁?只能自己咬着牙抗下来好吗!若是不打,实在是很对不起谦王这一身自带的对匈人特攻的属性,况且传出去了,怕是北周百姓也觉得谦王忒怂。最后,就算他真拒绝了,还得问沐云书答不答应呢!

    他愁得不行,就差一夜生出数根白发明志了。加之近来又有科举殿试,身为摄政王自是得亲自过问,查看考卷,简直忙得要哭出来。

    陈茵跟沐羽抱怨他太难见到,比见一面皇帝都难,并悉数了他几大罪状。

    沐羽听了,也只有苦笑的份。

    等笑完,继续干活。

    沐云书一进新政殿的偏殿,就瞅见业已忙傻了的自个儿皇叔枕在一堆折子上睡觉。

    他本是闲来无事,自太后那儿请完安后来此处随便看看,不曾想却看到沐羽竟然累得倒在了桌子旁边就睡了,还睡的这么沉,连他走进来的声儿都没听见。便忍不住问屋外候着的太监:“谦王何时来的?”

    那太监垂头顺目道:“回陛下,自昨日起谦王殿下便呆在新政殿了。”

    ……一晚上?!

    沐云书懵得不行,他倒是知道对方一直以勤恳认真被人称道,未曾想却辛苦到这种程度,不免有些惊讶,随后又产生了一股浓重的愧疚感来:明明是自己的天下,自己却从未用心操持过一丝一毫来,反倒累得皇叔如此辛苦,委实不该。

    他看着皱眉兀自睡得沉的沐羽,也不好意思叫醒他,便挥了挥手,让伺候的太监们全走了,自己坐在榻的另一边支着胳膊看对方。

    誉满天下的谦王自是不堕半分皇家血统,面若冠玉,剑眉星目,生得是极好看的,并与荣帝很有几分相似之处。沐云书贯来是很羡慕对方这一点的,因为他觉得自己长得并不肖似荣帝,只得了几分兰妃的容貌,便比起男子更像了娇娥多些。他一向分外崇敬自己父皇,也对驱逐外敌、封疆拜侯这种事相当神往,自然也顺带着十分喜欢他这皇叔。

    只是对方却总比他想象中的要差上那么一些罢了。

    幼时他总觉得他这皇叔当是意气风发的,结果昔年白鹿山一见,对方却是个沉默内敛的人。后来随着相处日多,对方在他心中形象日改,由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样子又改做了不容置喙、庄重威严的人。可如今见到,发现对方不过也是个普通人而已,也会累会疲惫,也会露出这样人畜无害的样子。对方的形象仿佛一昔之间便在他心中由天上堕落,沾染了无数人间的烟火气息。

    沐云书想着,就忍不住有些想笑,想摸摸对方的脸,感受一下这脚踏实地的、所谓“人”的触感。

    他看着对方即便是睡着了亦皱着的眉头,伸出了手来,产生了一种想要为其抚平的想法来。

    不想,他手方伸到一半,便见那纤长如鸦羽般的羽睫抖了抖。

    对方睁开了双眼。(83中文网 .83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