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3章 丑双儿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把衣服,鞋袜,点心给自家爹,哥哥留下后,向青阳也没换衣服,就着一身油烟味的衣服说道:“爹,我去看看陆江池,顺便给他送点东西。”

    “恩,你去吧,他去巡查了,现在应该回来了!”

    看着向青阳走远了,向家大哥才说话:“爹,三弟嫁给陆江池真的没有问题吗?”

    向爹不说话,向二哥又言道:“我也不怎么放心,总感觉他们之间要出问题。”

    向爹看着他们,终于无奈道:“慢慢看吧,咱们家三儿喜欢,有什么办法,再说这个世道对于双儿有诸多不公平啊,你们要做的就是以后在官阶上死死的压制住那小子,量他也不敢起什么幺蛾子!”

    向青阳是没有听到这三的对话,要不然他一定会吐槽:“爹,你们还是小看那人的胆量了,那是个胆大包天的主,不仅敢弄死您儿子,连您他都敢算计!”

    向青阳走出营帐没有多久,远远的就看见一队人马在阴凉处整修。

    记忆中那个坐在树下一动不动的,应该就是他的未婚夫陆江池了,长的确实是还不错的,浓眉大眼,鼻挺肤白的,二十岁左右,虽然是坐着的,也能看得出身材还是很俊挺的,但是也没有好看到万里挑一的程度,至少他就发现旁边那个正用水给马刷身子的人,比他好看,顺眼。

    不管怎么地吧,他还是努力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是高兴的样子后,走了过去。

    “江池,你回来了?”

    陆江池看见他呆了一秒,然后马上就转为惊喜的样子道:“青阳,你怎么来了?”

    “我给你做了一些衣服,鞋子,顺便给你送过来,还有我亲手做的一些菜,你快吃吧,我就先回去了!”向青阳装作害羞的把东西放下了就离开了。

    他害怕啊,害怕多呆一会就忍不住狠狠揍那个渣男,不要以为他没有看见他低头时,脖子里的露出来的那些痕迹。

    作为一个现代社会的青年,虽然自己没有经验,但是他还是知道那是什么的。好个渣男,居然这么早就出轨了啊!

    陆江池看着手里的东西还是很高兴的,特别是吃的,闻着就香,还有衣服,鞋子看着也是用的好料子。

    打开食盒,看见都是一些比较难得的食材,他更满意了。

    “陆参将艳福不浅啊,这又是拿吃的,又是拿穿的。”

    “是啊,闻着就香,这衣服手艺也不错。”

    “哎,我什么时候有这种命啊!”

    一旁的人都恭维着,陆江池心里更高兴,难免就有点带出来。

    “也就这点好!要不你们也都尝尝?”他伸出食盒。

    周围的人也不客气,说了这么多话,等的就是这一刻。

    “杨参将要不你也来点?”陆江池拿出一个单独的食盒招呼一旁刷马的人。

    这个人手里是有真功夫的,排兵布阵也很是不错,而且对于军功不怎么看中,虽然同是参将,他还是很想拉拢他的。

    可是没有想到人理也没有理,直接就走开了,陆江池眼里阴霾一闪而过,又开始招呼其他人吃东西。

    军营一角,刚刚刷马的人正啃着馒头,一旁的人就抱怨开了,“您说那么好吃的东西,您不吃您给我留着啊,我吃,您可是不知道,我就在厨房里沾了点汤汁,就吃了好几个馒头,那真是香啊!”

    没人理他,他照样一个人继续说:“你说就陆江池那么个虚伪的货,怎么就那么有口福呢,哪怕是为了这口吃的,我也愿意娶那个双儿啊!”

    “我应该是无论那方面,家世,学识,品德都比陆江池好吧,如果我去向向将军求亲,你说他会答应吗?”

    直到听的人走了,他才停止喋喋不休。

    过了十来天,向阳又到军营了,这次他带来了更多的东西,不仅是为了任务,而是因为他真的觉得当兵的人挺可爱的,尤其是他的爹,哥哥们,还有很多像他们一样的人。

    这次他带了很多将军府自制的酱菜,酸菜等等,都是他平时没有事情的时候,带着将军府的人做的,没花多少银子,就是费了点人力,但是确实是很下饭。

    当然还有哥哥们,爹的衣服,他现在做的可快了,而且刺绣那也是更上一层楼啊,当然还有那个负心汉的份,满满的在军营里又刷了一遍好感度。

    之后向青阳又到军营跑了几次,反正每次多多少少都有送一些东西,不值钱,但是让人很暖心,不仅给他自己塑造了一个好形象,而且给他爹和哥哥们拉拢了不少人心。

    就是左等右等,不见陆江池家的小三过来找他,他真的懒得再给这个恶心的男人做饭,做衣服了。

    这次更过分,陆江池居然将他带到一个偏僻的位置,开始了动手动脚,嘴也凑了过来。

    “你干什么?”向青阳一把推开他。

    “青阳,我们定亲了。”陆江池一脸委屈。

    “你把我当什么人,窑子里的小倌吗,即使是定了亲,只要一天没有成亲,我们就必须守该守的礼节。”向青阳义正言辞的呵斥他,他可不是原主,不会迁就他。再说了陆江池那张不知道亲过多少人的嘴,他真的嫌脏,哪怕是敷衍他也不愿意。

    “青阳对不起,是我孟浪了,不过我也是因为情之所至,你原谅我好不好?”陆江池马上道歉。

    “这次就算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不喜欢。”他转身就走。

    陆江池一脸懊悔,如果说以前他和向青阳定亲,是因为对方的家世,但是现在他确实是有几分喜欢他的,毕竟哪个男人不喜欢自己的夫郎对自己嘘寒问暖,时不时的关心呢。

    向青阳走的很快,听见有脚步声跟着他,他还以为是陆江池跟了过来呢,更是加快了脚步,几乎是用跑的,可是没过多久,那人还是追上了他。

    “陆江池不是好人!”他上来就说。

    向青阳才看清,原来不是陆江池,而是一个冷峻的年轻男人。他是认识的,好像是一个叫杨浩的参将,之前见过几面,不过从来都没有说过话,那人总是冷冰冰的,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势。

    “我知道,谢谢!”没有想到他居然会主动过来提醒他,那人看上去不是多管闲事的人。

    那人估计是误解了他的意思,很是不高兴的样子,“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就走开了。

    向青阳想叫住这个向他释放善意的人,可是才伸出手,想了想到底是没有叫出声。他现在能说什么呢,解释说他都知道,并不是他不介意,他接受,而是他知道,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好踹了陆江池?

    目前,还是不能暴露啊,不过以后他会找机会答谢他的。

    说是找机会答谢,向青阳也没有想到很快就找到了这个机会。

    和他爹,哥哥们拜别的时候,居然让他听到,杨浩参将要被派去敌营内部,探测军情。

    “哎,朝廷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杨浩是武功不错,杀敌也厉害,但是刺探敌情不是简单的打战,从来都是凶险异常,九死一生的。”

    “就是,居然还规定必须半旬的时间都呆在那里,监视敌军,时间这么长,吃饭睡觉怎么办,人的体力怎么够?”

    “估计是朝廷里有人看杨浩不顺眼,这个杨浩可能来头也不简单,这是那些个皇子们在博弈呢,你们听好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掺和进去,咱们没有本事,不懂勾心斗角,只能做到明哲保身!”

    向青阳听到这里,本来还想帮忙说说情的,还是住了口,这种事情父兄确实是不能掺和,也没办法掺和。

    不过他还是想尽所能的帮助一下那个人。

    回到家,想了想,参考以前看到过的单兵口粮,帮杨浩准备了一份。也许帮不到什么大忙,但是至少是他的一份心意。

    当然压缩饼干,浓汤宝什么的,他是没有办法弄到了,但是还是能尽量弄的比较好的。

    他旁敲侧击的问过身边的侍卫,他们之前都是兵营里的,说是以前刺探军情的人都是当天去,当天回的,除了带武器几乎不会带多余的东西,但是杨浩不一样啊,他要待上半旬呢。

    太多的东西,肯定是不行的,向阳只准备给他带一个不大不小的荷包,盐一小包,如果有条件他就可以自己烤点东西吃,糖一小包,以防实在是饿的不行了,直接吃,补充一点糖分,还有他自己制作的花生糖若干块,是高热量的,仿照单兵口粮里的巧克力来的。都用油纸包的严严实实的,以防引来蚂蚁虫子什么的,还防水。

    想了想,他又去找府里的大夫特意要了一些驱蛇虫蚁的药,还有止血消炎的药。

    这些东西准备下来,那个荷包已经鼓鼓的了,向青阳就赶紧跑到了军营。就怕赶不上,人已经出发了。

    还好在军营门口就见到了骑着马往外走的杨浩,向青阳想也没想,就将荷包往他扔了过去,看见人伸手接过了,他就放心了,至于用不用是那人的事情了,反正他的心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