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4章 丑双儿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向请阳正从军营出去的时候,在大门口,就有一个年轻的女人一把扑了过来,跪在他面前哭道:“向公子,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已经有了陆郎的骨肉了。”

    “我真的不会和你抢正妻的位置的,我只要呆在陆郎身边就可以了,真的,我一定不会和您抢陆郎的。”哭的真的是楚楚可怜啊!

    向青阳就知道正戏终于上演了。

    “您这么心善一定会成全我们的是不是?”

    不成全他们就是不心善吗?

    “你是谁?你说的陆郎又是谁?”他冷着一张脸问道。

    袁柳柳,也就是正跪着的女子愣了一下,不是说向青阳就是一个胆小懦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双儿吗,怎么气势这么足。

    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回道:“奴家叫袁柳柳,两年之前就和陆郎认识了,我们相知相识,现在又有了孩子,只希望向公子能大度的收留我们,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将孩子记在公子名下,不挣不抢伺候您。”说着她继续哭。

    言下之意就是,他们认识在前,他向青阳才是第三者是吗,而且他还必须养着别人的孩子,才叫大度,哼,真是无耻。

    看热闹的人,有人同情袁柳柳,也有人同情向青阳,各种声音都有,但是大体上还是偏向袁柳柳的,谁让她是女人呢。

    “姑娘你快起来吧,你可是怀着身子呢!”

    “就是,你是女人啊!当正妻都够的,怎么为了个小妾身份就这样呢!”

    “向公子,您就答应了他吧,她都说了不和您抢正妻的位置了,能以女儿身,屈居您的后面也是很难得了!”

    很快陆江池也过来了。

    “青阳,不管怎么样你都会是我的正妻!”他先表态。

    原先还挺同情向青阳的人,大部分都开始觉得陆江池还是不错的,至少没有因为小妾是女人就辜负是双儿的未婚妻。毕竟那个怀孕的是女人,是难得的女人啊!

    想妻妾双收,还要好名声,向青阳真的是看透了他们的无耻,当然不会让他们如意。

    “陆哥哥,你早就有心上人,怎么不告诉我呢,如果告诉我,我一定不会答应你的求亲的啊,我虽然是一个双儿,但是也知道,君子有成人之美。”

    “青阳,你别介意!”陆江池上来想握住向青阳的手,被他躲过去了。

    “我怎么能不介意呢,之前是我不知道,但是现在知道了,怎么能够委屈袁姑娘呢。”

    “你的意思是……?”袁柳柳和陆江池同时问道。

    袁柳柳觉得好笑,居然会有这样的傻子,主动让出正妻的位置,不过再想想,她觉得也没有什么,她可是女人啊,而且已经怀孕了。

    陆江池则是想到,他出生穷苦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能够纳大户人家的双儿为妾!

    反正这二人是同样的开心啊!

    “我的意思是,既然陆参将和这位袁柳柳姑娘情投意合,更是早已暗度陈仓,珠胎暗结,我就主动退出,成全二位吧,但是为了陆参将的名声,和不让袁姑娘有所误会,还请陆参将退还我爹曾经支助你的房子,以及银两,没有将军为参将出钱养家的说法,还有我之前给参将送的衣服,食物,等等一干用具,也请一律归还。”

    “双儿本来在这个世界就不易,还请陆参将谅解。”说完,向青阳一脸倔强的挺直了背,眼里的泪水要掉不掉。

    这可是他对镜学习了很久的成果,渣男渣女能够装模作样,他也会。

    “这……”陆江池脸色大变,他从来没有想过退亲啊,他就是听说向青阳给杨浩送东西了,生气的,想让他知道,他不是只有他一个选择的,是有更好的女人可以选择的。

    想让他听话,可是怎么就成了这样了呢?

    退了亲,他老家的娘,妹妹过来吃什么,住什么?

    而且他在军中的一切还要靠岳父,大小舅子呢!

    “青阳,你不要冲动,我知道你生气!”他严肃起来。

    “退亲对你,对袁姑娘不都是最好的选择吗,对你们的孩子也是,那可是嫡长子呢!”

    “对,退亲!”几个雄厚的声音也说道,向青阳就看见向爹,向家大哥,二哥都过来了。

    有他们三人,事情办的很快。

    退亲,退换各种东西。

    不过陆江池从来就没有觉得向家是真的准备退亲。

    向青阳是个双儿不说,已经被退了一次亲,这要是再退亲,嫁出去就难了,更不要说正妻之位了。

    他只觉得,这是向青阳在跟他耍小性子,他看在他父兄的面上,勉强哄哄他,等他嫁过来,他一定会找补回来的。

    这边军营因为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那边一处密林里,杨浩和好友展文宇正在经历一番生死搏斗。

    他们出来探查敌情,想到了各种危险,但是基本上都是来自敌人,甚至自己这方军营的,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如今威胁他们生命的居然是自然,是食物。

    是的,瓢泼大雨让他们迷失了方向,而且断粮了。

    “哎,我现在真的后悔放过了那只老鼠。”躺在相对干燥的树洞里,展文宇对着杨浩说道。

    “你说咱们这是什么运气啊,居然碰上这么大的雨,早知道就应该多带一些干粮!现在要是有人能给我一点吃的,让我干什么都行!”没人理,他也能一个人继续。

    “你还是少说话,多保留一点体力吧,这个雨还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呢!”杨浩终于发话。

    “我怕我现在不说,就永远没有机会说啊!”展文宇有气无力的说道。

    杨浩不说话了,其实他也知道,他们真的很有可能折损在这里,这次去刺探军情,他们还是有很大收获的,但是相对的也付出了代价,他们都受了伤,目前血还在留着,可是没有药不说,连吃的都没有。

    突然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想到了向家的那个双儿,他现在是不是又在给陆江池那个三心二意的人做衣服,做饭呢,以后是不是还要继续为他缝衣做饭,生孩子呢?

    想着想着,他往怀中摸了摸,记得出来的时候,他给过他一个荷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艰难的打开荷包,他一样一样的往外掏。

    还没来得及打开油纸,就被展文宇抢了大半过去“你居然还藏了吃的!”

    “别人给的!”

    “哦,我想起来了,是向家的那个双儿是不是,在军营门口的时候,我还以为他要袭击你呢,差点就动手了!”说着他已经打开一个油纸包,“居然是糖!”

    “还有药!”杨浩也拆开了一个小包。

    “我们终于有救了!”顾不得什么斯文礼仪,将糖倒进嘴里,展文宇终于吐了口气,有心情开玩笑了,“说,你们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杨浩一如既往的高冷,扔给他一包止血的药粉,自己上好药,才捡了一块花生糖含在嘴里。

    饿的感觉少了点,心也暖了起来!

    有了这几块糖,和那些药的缓冲,两人终于熬过了大雨,走出了密林,还圆满的完后了任务。之后更是势如破竹般,立了大大小小诸多战功。

    转眼就到了冬天,经过大大小小的战役,双方都需要时间修养生息,军营里倒是暂时闲了下来。

    向青阳又带着自己做的手套和护膝,还有各种冻伤膏到了军营。

    大家都排队去领的时候,陆江池没有去,因为他留意到一旁有几幅特别讲究的精致的,不多不少正好有四整套,除开向家几人的,剩下的那副应该是他的。

    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估么着向青阳有什么气也该消了,快过年了,他和他娘的意思是年前将向青阳娶进门,好过一个肥年。

    “陆参将,您怎么还不去领手套啊,那可是先到先得啊,完了可就没有了。”有人领回来,看见他就问道。

    “哦,我有点事,晚点再去。”陆江池笑着回道。

    旁边就有人提点,“你傻啊,陆参将还需要和我们一样去排队领吗,没看见向家双儿放在一旁的那些好看又精美的手套啊,估计那就有人陆参将一份呢!”

    “是啊,说不定等一下,人还得亲自给送过来,排个屁的队啊?”

    “可是他们不是退亲了吗?”有人不这样认为。

    “退亲?谁知道呢,你没看见陆参将现在还是一副将军家双婿的样子吗。”

    “可是我觉得向将军家双儿退亲是认真的。”

    “谁知道呢,等着看看不就知道了。那手套是给陆参将留着的,估计这个亲事,就还得继续,如果不是,那就是真的退了!”

    陆江池没有听见他们的话,他正高兴的去找向青阳呢。将军家的双儿怎么了,还不是对他陆江池百般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