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9章 丑双儿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向青阳和陆家一行人同样是在一家首饰店里碰到的,他们本来是出去转转,顺便看看能不能打听到什么消息,转着转着,他二哥硬说要给他买点首饰,说他一个双儿穿着打扮都太素了,年轻的双儿还是要好好装扮一下自己的。

    向青阳没什么想法,但是二哥一心想为他做点什么,他也不能不领情,再说了,他也想看看京城的首饰都是些什么样式的,和自家铺子的相比怎么样,如果更好的话,他也好为哥哥们采购一些回去当聘礼。

    在一家比较大的首饰铺子里看了一圈,向青阳就发现,京城人的手艺确实是不错的,但是样式就不怎么让他满意,他没想买,正准备拉着二哥走,就见到了陆家一行人。

    陆江池左手边是陆江秀和一个中年妇人,应该是他娘,右边的却不是袁柳柳,而是一个年轻的双儿,后边跟了一溜的下人,看着身份不简单。

    不是很清楚状况,向青阳没准备搭理他们。

    “啊,看看我们碰到了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向公子啊!”可是陆江秀却不是一个息事宁人的主,挡住向青阳不让他走。“怎么不买首饰了,买不起?看看我都忘了,这是京城,可不是边关,向公子当然不能像在边关的那个小铺子一样,一掷千金的摆大家公子的款了。”

    向二哥被这副小人嘴脸气的不轻,想上去理论,被向青阳拉住了。一个女人,就算哥哥和他挣赢了也是输,还是得他来。

    “不管我是不是能在京城摆大家公子的款,但是我知道,一个住在未来岳父的房子里,拿着未来岳父的银子养一家老小不说,还养着外室和外室肚子里孩子的人家,肯定是买不起这里的首饰的。”向青阳不紧不慢的笑着说道。

    陆江秀却是拿着个手帕捂着嘴笑了起来,“向公子,你是不是有癔症啊,什么未来岳父,我哥哥的岳父在京城呢,是京城的王爷,看清楚没有,这位公子就是我哥哥刚娶的双儿。知书达理,温柔贤惠,不像某些人长的丑不说,还一无是处,一毛不拔!”

    中年妇人也上来说道:“原来你就是向青阳啊,当初逼着我儿子娶你,怎么我儿子实在是无法忍受你的刁蛮,任性,无礼,退亲了,你还想来攀扯一二?我警告你,我儿子心中只有郡君,任你怎么纠缠,他都不会回头的。”

    向青阳笑了,真的是人不要脸,就无敌啊!只是对着那个年轻的双儿说道:“他们对你是这样说我这个前任的?我只想问问陆江池的那个姘头,孩子都快生出来了吧,这位公子真的是好脾性啊,完全不介意进门就当爹。”

    “向公子是吧,我知道你退了几次亲,心情不好,但是你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来诋毁陆郎啊!还有我不知道你说的姘头是谁,陆家是有一位怀着身孕的姑娘,但是你能不能不要把人想的都那么龌龊!那位姑娘只是遇人不淑,而陆家也只是可怜她,才收留她的,目前她只是母亲的养女。”那个双儿皱着眉头说道,同时警告向青阳,“如果你再纠缠不休,我就不客气了!”

    向青阳真的想把这人的脑子打开看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些什么。

    不过有些人愿意听假话,相信假话,他也没有必要规劝了,反正该说的都说了。他倒是挺佩服陆江池的,他们虽然在路上时不时休整,走的是慢点,但是这人应该是和他们差不多时间离开边关吧,没有想到连亲事都办了,真够快的。

    这个双儿如果真的是大家公子,办婚事不是应该礼节繁杂,时间少说也要大半年的吗?为什么这么着急,难道是先上车后补票?

    看了看那人的肚子,向青阳讽刺的一笑,不准备搭理他们,拉着他二哥的袖子就准备走。

    也许正是向青阳的那一笑,触怒了那位双儿吧,“给我拿下,我的那根御赐的簪子丢了,我怀疑是他拿的!”那个双儿指着他,也讽刺的一笑。

    “哥夫,一定是他拿的,你不知道这人最喜欢簪子了,他一定是看着簪子好看,又是皇上给的,就想占为己有!扒光他的衣服,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陆江秀在一旁就差摇旗呐喊了。

    “你们敢!”向二哥终于挣脱向青阳的钳制,冲了出去,挡在向青阳的面前。

    可是对方护卫就有好几十人,看着不对劲,都冲了进来,貌似身手还不错,向二哥一人是双拳难敌四手啊。

    “我不知道这位公子是哪位王爷的郡君,但是应该也是位皇亲国戚来的吧,是姓轩辕的吧,我只想问问郡君,你就是这样代表轩辕皇室,对待刚刚从战场归来的有功将士,以及将士的家属的吗?你是想寒了天下百万将士的心吗?”向青阳试着以理服人。

    那个双儿似乎在思考着,要不要将事情弄大,陆江池这个贱人就上来说道:“玉儿,要不就算了吧,青阳好歹也和我有过婚约,看在我的面子上,大家以和为贵。”

    那个双儿立马坚定了立场,“边关将士也不能偷了东西,就不受惩罚,不过我也是讲道理的,看在你是将士的家属的份上,不会动用私刑,交给衙门处理吧,公事公办。”

    “放你的狗臭屁,一个双儿进了衙门,还有什么名声可言,你们这些混账东西,要想动我弟弟,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我还告诉你们了,只要我不死,必带兵灭了你们这群猪狗不如的东西!”

    “二哥!”向青阳拉住了气愤不已的向清泉。

    “捉贼拿脏,郡君的东西丢了,无凭物证,就能断定是我拿的吗?”

    “断案,可不是我的事,本郡君只负责交出贼,后面的就是京兆尹的事情。”轩辕玉让人拿了把椅子,坐在那悠闲的喝着茶。

    看来这个京兆尹应该是他的人,或者是他爹的人,向青阳觉得他可能要动用最后的手段了,不到逼不得已他真的不想那样,但是有些人啊,就是找死!

    很快,就有一个中年人带了一队官兵来了,还对着轩辕玉低头哈腰的。

    对着他就是大摆官威,大吼一声,“给我把贼人拿下!”

    向青阳也懒得跟他们废话了,都是些畜生根本听不懂人话!直接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霹雳珠,向陆江池扔了过去。

    上次陆江池拦住他,他打不过人的时候,就回去思索着,要做个什么防身了,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弄了点火药,制作了一些杀伤力不是那么强的,但是自保绰绰有余的霹雳珠,没有想到最后还是用在陆江池这厮的身上啊!

    可见真的是天意不可违,让他收了这个烂人呢!

    众人就见陆江池那边一声巨响后,到处都是烟雾缭绕,还听见人的惨叫声。

    “夫君,你怎么样了?”

    “儿子啊,你还好吧?”

    “哥哥,你是不是出事了?”

    轩辕玉,陆江池娘,陆江秀叫声倒是大,不过没一个人敢走近去查看,甚至一起都退开了好几步。轩辕玉让下人们去,下人们也不敢。

    “放心吧,死不了。”向青阳也让向二哥拿了椅子过来,二人都坐下了。既然不让他们走,他们还就不走了,反正到这个地步了,闹吧,闹的越大越好,最好闹到皇上面前,反正他们有火药在手,皇上聪明的话,绝对不会动他们。

    向青阳刚说了死不了,陆家的几人松了口气。

    向青阳又来了句,“不过是缺胳膊,还是缺腿,我就不敢保证了。”他受的气,还有上辈子向青阳受的那些,都是要找补回来的。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他不仅偷东西,还当众伤人,还不抓住他!”轩辕玉对着京兆尹他们吼道。

    那些人刚想上前,向青阳就又拿出了一颗霹雳珠,在手上把玩着。他们赶紧退后了好几步,两个双儿争风吃醋,他们没必要帮着拼命!

    这边说话的时候,那边陆江池周围的烟雾也散去了,一只胳膊被炸断了,血肉模糊的躺在那里,陆江池阴狠的目光看着向青阳。

    向青阳一点都不在乎,这点伤,和上辈子向青阳所受的还差的远。

    也不知道是那里来的野狗,突然就冲了进来叼走了那只胳膊。

    向青阳“咯咯”笑了起来。陆江池那边的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就不见那只狗的踪迹了。

    向青阳正想说什么,不知道怎么回事,挂在脖子上的玉佩掉了下来,还滚到了轩辕玉的脚边。

    “这下真的是人赃俱获了,我看你就呆在牢里一辈子别想出来了,这可是轩辕家皇子出生就有的玉佩,你别说你是皇子。”轩辕玉拿着玉笑着说道。

    京兆尹也是舒展了眉头,先前不出手,害怕向青阳手上的武器是一回事,还有一点就是他们都明白,其实这就是件子虚乌有的事情,他们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偷到当今皇子身上,呵呵,量你武器再厉害,能伤一人,能伤百人不?

    京兆尹一个眼色,衙役又向向青阳围拢。

    “放肆!”就在那些人要靠近向青阳的时候,一人如从天而降,一脚踹开了衙役。

    来人正是一身华贵衣衫的杨浩,后面随之而来的是气势逼人的骑兵队,个个高头大马,身着金色暗纹紧身衣,脚踏军靴,腰配大刀,黑压压一片跪在那里。

    向青阳和杨浩就这样看着彼此,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堂兄,这个双儿偷了你的玉佩,你看。”轩辕玉拿着玉佩过来了,陆江池惨白着脸想拦没拦住。而陆江秀也跟了过来,一脸痴迷的望着杨浩。

    京兆尹同时生怕人忘记了他的功劳,上前说道:“微臣正准备拿了这贼人回去审问呢,他真的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偷您的玉佩,听说他还偷了郡君的簪子呢,那还不算严重的,他居然敢当街伤人。”

    杨浩转过头来,一字一句的说道:“确实是胆大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