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10章 丑双儿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听到杨浩,不应该说是轩辕浩这样说,轩辕玉和京兆尹都放心了,有这人出马,小小的一个将军家的双儿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是下一刻他们又都懵了。

    轩辕浩对着他们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把这些人都给我抓起来!”

    他的那些手下迅速的就将陆家人和轩辕玉,以及京兆尹都绑了起来。

    “这……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京兆尹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

    “堂兄,你是不是弄错了,是那个双儿先偷了我的东西,还伤了我的夫君,而且偷了你的玉佩,你难道还要向着这个外人,不帮我?”轩辕玉知道这个皇兄最是铁面无情了,听说最近把其他几位皇子收拾的可惨了,可是他只是个双儿,又没有碍到他。

    “这位公子,你真的是弄错了,贼人是向青阳那个双儿。”陆江秀和她娘也大嚷着。

    只有陆江池自我嘲讽的笑着,他知道他完了,完了!

    “向青阳是本皇子的皇妃,玉佩是本皇子亲自送给他的,你们说他偷东西,一个簪子而已,本皇子的皇妃要多少有多少,有必要偷吗?”轩辕浩说完,也不再理他们,直接转向向青阳。

    “对不起,我来晚了!”语气那个柔啊,和刚刚简直是判若两人。

    这回向青阳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倒是没有介意轩辕浩的真实身份是皇子,反正他还是他。

    “不晚,刚刚好,只是再晚点我就让他们全缺胳膊断腿了,谁让他们欺负我!”向青阳有点小得意,先前还担心善后问题,现在完全不用了。

    “给你,这是你帮我省下来的,都归你了。”他从怀里掏出一包霹雳珠递给轩辕浩。

    “小弟,原来你带了这么多的这种珠子啊,怎么不早说,亏我还时刻准备着站在你前面为你挡刀呢。”向二哥颇有点可惜,要不是担心小弟,他早就出手了。

    有些话,轩辕浩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一把抱着向青阳就上了马。

    待他们离开,一些胆大跟着看热闹的人就议论开了。

    “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那个双儿怎么看也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是什么样,你一直在里面,是不是全程看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多人,里面是不是发生了大事。”

    “大事?岂止是大事,那是大大事,刚刚那个双儿看见没有,是未来的皇妃来的,可是里面的那几个人啊,居然冤枉人家偷东西,还有那个男人,居然说人死缠着他不放,我呸,人家双儿有皇子呢,年轻英俊有权有势,会缠着他,我看他就是个吃软饭的,臭不要脸!”

    “可是我看见那个男人没了胳膊,听说还是那个双儿干的,那也太那个啥了吧?”

    “那个啥?你是没看见,那个男人一心想将那个双儿送进牢里,你说一个双儿进了衙门的大牢还有名声可言,他要断人生路,别人为什么不能反抗,我觉得那个双儿弄死他都不为过。没看见野狗都来叼走了那人的胳膊吗,这是老天爷也看不过去呢!”

    等后续来的官兵押着人走的时候,百姓已经是对陆江池一伙人唾弃的不行了。

    而向青阳,轩辕浩二人则来到郊外一宽阔处,轩辕浩停下了马,后面跟着的那些黑衣骑兵们也停了下来,不过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能在轩辕浩有危险的时候过来帮忙,又不会听到他们的谈话。

    同样抢了一匹马跟过来的向二哥倒是想过来,不过被拦住了。

    “对不起,我也是才知道,我给你的信,都被父皇给拦截了,没有发出去,不过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还有我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也是害怕你更加不愿意答应嫁给我,我知道你和一般的双儿不一样,一般的双儿听说能够嫁个皇子会开心,但是你反而会不乐意,因为你觉得麻烦。”轩辕浩一下马就开始解释。

    “那你有妻室,妾室,通房,相好的或是爱慕对象吗?”向青阳是怕麻烦,不过对于他想结亲的人来说,他关心的不是他的家世,而是他的情史。

    他知道很多东西的,尤其是在这个落后的古代,可以说是无价之宝,就算他是皇子,他也不觉他配不上他。

    “我保证,你说的那些妻妾,通房,相好的,爱慕对象,不管是双儿,还是女子,认识你之前我一个都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轩辕浩笑着紧紧抱住向青阳。

    向青阳推了推,没推开,也就听之任之了。

    向二哥看的心酸的不行,自家的好白菜都让狗给啃了,可是看看周围那么多的人盯着他,他也只能忍了。

    展文宇,也在骑兵队伍里面,他小时候是轩辕浩的伴读,现在是他的亲兵队的队长,其实从心里上来说,他真的是不愿意轩辕浩娶向家的双儿的。

    尤其为了娶这个双儿,轩辕浩还要放弃到手的皇位,让他们这些投靠他的臣子,很是不满。

    大臣们拥立一位皇子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想有从龙之功,进而加官进爵,子女能进宫,最好能生下皇子,进而让有他们血统的孩子登上皇位。

    自古以来,有几个皇帝不是这样的,在大臣的拥护下,杀出一条血路,登上顶峰,然后广纳后宫,作为对大臣的嘉奖和笼络,可是他们跟着的这位皇子倒好,偏偏就看上了这位,还发誓以后就只要这么一位,而这位也是独的,还真敢就这样答应了!

    又不是倾国倾城,甚至连好看都算不上,怎么就有这么大的脸呢!

    “你的父皇,还有你的那些手下是不是不喜欢我?”即使是离的远,向青阳也敏感的发现了骑兵中几道不怎么友好的视线。

    “这些你不用担心,我都会解决的,他们只是暂时没有发现你的好。”轩辕浩摸着向青阳的脑袋宠溺的说道。

    “我不担心,我会让他们知道你选择我是正确的选择。”向青阳信誓旦旦的说道。

    第二天,轩辕浩的爹,当今皇上在御花园召见了向青阳一家。

    轩辕浩带着他的侍卫队在一旁围观。

    美其名曰:“保护皇上的安全。”

    皇上看的眼角直抽抽,谁不知道啊,打着保护他的旗帜,其实是来保护那个双儿的吧,怕他对那个双儿动手?哼,他还没那么蠢,要动手也不会在宫中亲自动手!

    “你就是向青阳,抬起头来让朕看看。”因为轩辕浩的所为,皇上看见向青阳的时候,语气不是很好。

    等看清向青阳的相貌后,他脸色又有点古怪了。他原本反对这件婚事,主要是怕皇儿为美色所惑,耽于享乐,可是现在看来,这个双儿完全没有什么美色吗!还有他这个出色的儿子,是什么眼光啊,各色美人,或美艳,或丰满,或冷绝,他都看不上,居然看上这么个双儿,这双儿他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啊!

    不过那双眼睛倒是很清澈,对他没有惧怕,也没有讨好,所谓无欲则刚,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向青阳绷着小脸,皇上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打量皇上。四十多岁的样子,有几分轩辕浩的影子,不过看着有点显老,有点苍白,可能是旧病缠身,时不时的还咳嗽一下。

    “皇上,我希望您能答应我和轩辕浩成亲,如果您答应的话,这些嫁妆都是您的。”向青阳准备速战速决,让开半个身子,让皇上看见后面捧着厚厚一塔纸的向大哥。

    他原本是想说聘礼的,可是最后还是决定入乡随俗,反正就是一个称呼。

    “哦,你都有些什么嫁妆?”皇上让人上了一杯茶喝着,这个双儿有点意思,居然想贿赂他,就是不知道他能拿出些什么。

    轩辕浩在一旁看着也挺开心的,想着不管向青阳拿出什么,他都要说服父皇表现出喜欢的样子,大不了他以后多顺着他一点,这是青阳在主动为他们的未来争取呢,这段婚事,终于不是他剃头担子一头热了。

    向青阳没有吹嘘什么,甚至是介绍都没有,只是让皇上稍微疏散出不远处的一处假山,待确认不会误伤到人,他将霹雳珠使劲扔向了假山的缝隙中。

    大家就听见一声闷响,然后是烟雾,大家都以为这就是向青阳的目的,结果跑腿的公公过去看过回来,就激动了起来。

    “皇上,那个……那个……山分开了!”

    “来福,你再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没怎么听明白,又吩咐自己贴身太监过去。

    来福公公一路小跑着过去,回来也很是激动,“皇上,小公子也不知道怎么弄的,那么大个假山,直接一分为二了,这真可谓是劈山倒海之能啊!”

    “你没看错,或者说没记错,那个山或许本身就是那样的?”皇上已经放下了茶杯,很是严肃的问道。

    “奴才没有看错,而且奴才很确定,那山原本只是有一条小缝隙的,因为主子喜欢来,奴才每天都有检查附近的山山水水一遍的。”

    皇上看向青阳的眼光都不一样了,不过向青阳才不管这些,只是继续说道,“我还知道怎么不那么辛苦的制盐,制糖;怎么让棉花长的好,产量高;以及干旱,涝灾的预防治理等等,我这里都有写,还有些其他的,暂时没想起来,等想起来还可以再写。”这些都是他闲闲没事的时候看书,听人说,多学多问学来的。

    皇上已经顾不得占不占儿媳嫁妆的问题了,如果向青阳说的是真的,那么对他们国家是大大的帮助啊!

    他现在巴不得向青阳赶快和自家儿子成亲,要不然被别人抢去了怎么好。

    向青阳也不是傻的,接过自家大哥手上的那塌纸和霹雳珠,并没有直接给皇上身边的太监,而是给了守候在一旁的轩辕浩。

    意思很明确,功劳是他的,也是他家男人的!

    “昨天你给我的那个珠子,也是这种珠子?伤陆江池的就是这种东西?”轩辕浩作为一个上过战场的皇子,首先关心的是武器,他太知道了,一个国家富有之前,首先要强大,能保护好自己,要不然再多的财富也守不住。

    “恩,我没有和你说吗?”向青阳一副无辜的表情。“那你怎么不问?”

    轩辕浩:“……”昨天他到的时候,陆江池已经没胳膊了,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再后来,好不容易他心仪的双儿送他东西,他问什么问,就是一坨屎他也要收着啊!

    皇上没在这种小事上和向青阳计较,直接召见了大臣们,就向青阳提出的那些事着手研究,确认火药威力之大,制糖,制盐效果之好,那是满朝轰动啊!

    陆家

    陆江池一家,和轩辕玉已经被顺王从牢里接了出来,倒是没有受什么伤害,即便在牢里,也是一家人单独关在一起的,只不过担心害怕还是有的。

    “父王,你一定要为我报仇!”轩辕玉心里很不甘。

    “你要是想回去,父王就接了你回去,以后咱们和陆家没什么干系,但是你要是不想回去也行,以后你就和顺王府断绝来往。”顺王看着自己的这个双儿也是头疼,他没有什么子祠运,妻妾不少,可也只嫡妻给他生了个儿子,另外农家女出身的妾室给生了这么个双儿。

    轩辕玉,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他还是很疼这个孩子的,即便他只是双儿,他从来没有短过他什么,他想干嘛就干嘛,就连嫁人,他偷偷溜出去和人有了首尾,他也没有深究,没有想到宠的这个孩子有点找不着边际了,竟然敢随随便便就陷害皇子妃。

    “父王你怎么可以这样?”轩辕玉一副委屈的不行的样子。

    “你还敢说,你说你好好的去陷害人家皇子妃干什么?人家是惹你了,还是怎么了?就算是惹你了,你爹也只是一个王爷,不是当今圣上,你怎么就敢张口就将人送进大牢?你以为那是你家的一个奴才吗?人家是将军的儿子,是二皇子的嫡君,更有可能是未来的君后!”顺王也很生气,本来他不站队,以后不管谁坐上那个位置,都是他的侄子,对他和他们顺王府亏待不了,可是现在……

    “你到底是走是留?”顺王也不想多说了。

    “父王,您就非得这么绝情吗,向青阳弄断了我夫君的一只胳膊,相当于断了他的前途,你就不能帮帮我们,他虽然是堂兄看中的人,但是也不过是一个双儿而已,过段日子,说不定他是谁,浩堂兄都不记得了。”轩辕玉不放弃,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屈辱。

    “只是个双儿,你知道向青阳是个什么样的双儿吗,他都给皇上送上了什么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敢胡作非为,到现在还是冥顽不灵,算了,你也不用回去了,还是呆在陆家吧,从此以后和王府断绝来往。”顺王拂袖而去,独留陆家一家人。

    辗转陆江池终于知道,向青阳不仅弄出了非常厉害的武器,还提供了简单快速的制盐,制糖的方法,甚至很多其他方面,比如说农业,水利,工程等等方面,任何一件事拿出来都是利国利民的大功劳的事情。

    看着他断掉的一只胳膊他后悔啊,当初怎么就让向青阳退婚了呢,如果不退婚,这些功劳都是他的,而他的胳膊也不会断掉。

    靠着轩辕玉的嫁妆,陆家还是过了一段时间的富贵日子的,可是一家人不事生产,只进不出,渐渐的轩辕玉也不乐意了。

    一家人矛盾越来越多,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是常有的事,爱情什么的也慢慢在吵闹中烟消云散。没有了爱情,轩辕玉看清楚了很多事情。

    他发现陆江池很多晚上都会跑去找他的那个义妹袁柳柳,还有袁柳柳的那个孩子越长越像陆江池,陆江池的书房里放着向青阳的画像,他每每无事则会拿出来看,不是愤恨的,是爱慕的!

    一切的一切原来都是假的,都是骗他的,当初向青阳说的才是真的,缠着不放的人是陆江池,袁柳柳也不是什么养女,他是陆江池的外室,孩子也是他的!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顺王府已经是和他不亲的大哥当家,他的人也都背叛他听从陆江池的了。

    轩辕玉几乎是走了上辈子向青阳的老路,被陆江池和袁柳柳害死了,嫁妆也被谋得了,只留下一个双儿。

    不过轩辕玉出殡的时候,顺王府找上了们,把二人给告了,官司赢了,陆家一家人只是被判了充军,轩辕玉的嫁妆还有孩子都归了顺王府。

    向青阳听到轩辕浩和他说这些的时候,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件事上他们都没有出手,没想到那些人还是把自己给作死了!

    轩辕浩最后还是没有当皇帝,鉴于向青阳为百姓,为国家做的那些事,朝臣们是同意他当帝君的,可是轩辕浩不想他整日被关在宫中,就没有当皇帝,而是选择了当摄政王。

    不过皇帝吗,当然不能随便选,要不然摄政王当的是很麻烦的!

    皇帝是轩辕浩和向青阳的儿子!

    先帝刚开始的时候是不同意的,他有儿子,而且儿子还很优秀,为什么要传位给孙子?应该是先封太子,太子当上皇上再封太孙再上位吗,再说了将大好的江山交给一个小娃娃,大臣们愿意?皇亲国戚们愿意?

    可是轩辕浩和他说,孩子是过继给先太子的,他的亲儿子,他会帮着守住江山的。

    先帝被说服了,他想到了轩辕浩嫡亲的哥哥,他的第一个儿子——先太子,一个比轩辕浩还要优秀的孩子,没有成亲就走了。

    他一直记挂着这件事,想给儿子过继个烧香拜祭供奉他的人,可是又怕有心人在他百年之后打着先太子子祠的名头抢皇位,如果是轩辕浩的儿子,又是要当皇帝的儿子,当然就不会有这种顾虑了。

    再说轩辕浩因为这个打算,总要他多活一段时间,多教教未来的小皇帝,真心实意的!比那些总是盼着他死,等着占他屁股下的位置的人强多了!

    不想当,就不当吧!

    只是有点不好,彼时,未来的小皇帝还没有被孕育出来!

    皇帝硬生生的成了啰里啰嗦,整天逼人生孩子的“婆婆”,轩辕浩则是借着由头把人从头到脚吃了又吃。

    当然中间还是有不怕死的人建议先帝给轩辕浩指几门姬妾,自己家就有合适的,先帝很无奈的笑笑道:“你们行,你们上,朕是没办法,为了这么个双儿,那小子连死都不让朕死了,朕说现在死,他说了,那就让国家没有皇帝,什么时候他的双儿生出了孩子,什么时候国家再有皇帝,你们说朕敢死吗?国不可一日无君啊!”

    来人不敢再说什么了,去找轩辕浩,或是向青阳?又不是想死!

    听说皇妃向青阳给府里的侍卫队都配上了火/枪,任你武功再高,火/枪一出,马上躺平!

    向青阳和轩辕浩成亲两年后,终于在轩辕浩的日夜努力下,二人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是一生中唯一的孩子,也就是未来王朝的皇帝!

    这个孩子三岁的时候,先帝去世了,走的很安详。

    小名包子,大名轩辕洛的小朋友登基了,虽然过继给了先太子,但是每天照样还是和亲生父亲摄政王一起上朝下朝,晚上回家睡。

    而向青阳则是在他们忙的时候,就抽空学些东西,不再是因为没有安全感,而是习惯使然。

    他们国家有火药的震慑,轻易的别国不敢来犯,向爹,向家大哥,二哥,都久居京城了,并且在京城找到了适合的另一半。

    小包子十五岁开始,轩辕浩已经慢慢的不怎么管朝政了,等到他十八岁,轩辕浩和向青阳就过起了,只羡鸳鸯不羡仙的逍遥日子,时常还能出去游山玩水。可把小包子羡慕坏了。

    向青阳陪着轩辕浩一起活到七十多岁,看着小包子人生圆满,向家人也在小包子的关照下过的不错,在轩辕浩闭眼的那刻,也没有什么遗憾的离开了那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