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14章 苦哥儿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看到轩辕浩闭眼的那一刻,向青阳觉得他会和他一起走的,因为系统很少很少在他的生活中出现,他几乎已经忘了它的存在。这让他有种错觉,好像他本身就是这个世界的人似的。

    可是最后一刻,系统还是接走了他,他又恢复了现实世界的年轻健康。

    向青阳有点茫然,不,此时应该是回归本源的向阳,他茫然了。以后他的世界再也没有轩辕浩了吗?就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走下去?

    “到了其他的世界,你还会碰到其他优秀的男人。”系统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

    “可是他们都不是轩辕浩,再优秀和我也没有关系。”向阳觉得他快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他已经开始想轩辕浩了,他甚至想和他一起长眠地下。

    “你又怎么知道不是他呢?”

    “你是说……”向阳看着系统虚影,系统不再说话。

    “送我去下一个世界吧。”向阳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只要那个人还是存在的,他就生生世世的去寻找吧!至少希望还在。

    这个世界其实和上个世界是很像的,不过这个世界是完全没有女人,只有爷们和哥儿两种生物,爷们充当男人的角色,哥儿则是女人的角色,爷们天生的孔武有力,哥儿则柔软娇弱。

    这个身体的主人,原本是一户大户人家的嫡长子,可惜被人掉了包,本该锦衣玉食,百般娇养的,一朝流落民间,成了农家子过的是饥寒交迫,贫困交加。

    如果就这样一直错下去,也还好,毕竟收养他的那户农户,对他还是很好的,虽不是亲生,尤似亲生,只要自家孩子有口吃的,绝对不会让他饿着,一家人倒也和和美美。

    可惜的是十五岁那年,原主的亲身父姆找上门来了。

    哼,这也是一对糊涂蛋,原主之所以流落民间,就是因为当家主夫身边的下人用自己的孩子调换了原主,可是这对夫夫居然只处罚了那个下人,而代替原主的那个孩子,他们居然说稚童何其无辜,不予追究。

    还说当亲生的孩子养了这么多年,就是一只小猫,小狗也有感情啊,反正家里也不差那么口吃的,就让那孩子和原主当双胞胎养着。

    一个从小养在乡下的单纯哥儿,和一个在大宅中走出来的,心里七弯八拐,到处都是心眼的哥儿,可想而知,两人相处,谁处下风。

    原主其实想的很简单,他之所以会回那个家,就是为了让养父姆家过的好一点,那个时候养父刚好因为意外腿瘸了,使得原本就风雨飘摇的穷家,更是有了这顿就没有了下顿,而原主亲生父亲承诺给那家人一大笔银子。

    可是原主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就是悲剧的开始。

    他不挣,有人挣,从一开始那个替代他的人就不想让他回去,更不想他好过。

    因为他的存在,他的身份有了污点;因为他的存在,他不再是那家唯一金樽玉贵的哥儿;因为他的存在,他就是所有人心中的次品,代替品。

    没有人为他图谋,他当然要好好的为自己图谋一番。

    所以原主父姆来接人的时候,他就主动提出要跟过来,说是要第一时间向原主道歉。

    其实呢,从见到原主的第一面起,他就开始了一步一步的算计,首先故意在原主面前表现的和原主父姆特别亲密无间,让原主难受,也让原主自惭形秽,不敢接近自己的亲身父姆。

    最最过分的是,在原主父姆给了原主养父姆一大笔钱的时候,他就有意将这个消息传了出去,而等原主离开后,原主的养父姆,那家淳朴的农家人,当天夜里就被人灭了门,家财一洗而空。

    原主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那是后悔愧疚,一病不起,再加上从小生活的环境,教育,原主根本就不能适应大家族的生活,所以原主一直到后来都是在输。

    先是被那个所谓的哥哥抢了父姆,家人,地位,后来是未婚夫,嫁妆,等等所有的一切,最后抑郁而终。

    向阳看着都真的是替原主伤心,原主最大的愿望就是不再让养父姆一家被害,如果可以的话,再让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替代他的哥儿的伪善面孔!

    向阳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原身才十岁,名字居然就是向阳,一切剧情都没有开始,他就顺便把养父姆一家潜移默化的改造了一番。靠人不如靠己,养父姆一家要过的好,最重要的是他们自己要立的起来。

    向阳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去找轩辕浩,可是天下之大,茫茫人海之中,不知道名字,不知道相貌,找到一个人何其的难啊!再加上他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哥儿!系统提示过他,在完成任务过程中,会遇到轩辕浩的,向阳就不准备冒险了,只是耐心的等待着。

    经过向阳的努力,有些事情变化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发生了,现在他十五岁了,正是所有事情开始的时候,原本这个时候养父的腿断了,一家人很是愁眉不展,而现在经过向阳的努力,养父腿倒是没有断,不过还是受了点伤,正躺在床上修养。

    而也正是这个时候,向阳的亲生父姆马上就要来了。

    “姆父,不要伤心,一切都会好的。”向阳走进养父的房间,安慰着偷偷哭泣的养姆。

    “这可怎么办啊,怎么会出这种事情,你说这可怎么好啊,阳哥儿。”养姆边哭边说,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习惯性的问问自家小哥儿,而自家小哥儿总是能拿出特别正的主意。

    “姆父没事的,大夫不是说了吗,就是小伤,养养就好了,再说咱们现在也不缺那点银子,就当让爹在家好好休息了一回,而且有什么事情,不是还可以让两个哥哥去吗。”经过向阳这几年的努力,这个农家外表看不出来,不过实际上已经是小有积蓄了。

    “是哦,我总是还想着,当家的躺在床上,一家人就会连饭都吃不上了,就像几年前一样。”养姆终于被向阳说的笑了起来。

    “你看看你,我们爷三好说歹说你就是不听,哥儿一说你就不担心了?”床上的中年爷们,向大石略带埋怨的说道。

    “就是,父亲,同样的话,我们说您不听,阳哥儿一说您就听了,您是不是太偏心了?”床边两个高大的少年也笑着说道。

    “虽然是同样的意思,但是谁叫你们不是阳哥儿呢,我就乐的听阳哥儿的话!”养姆向柳氏理直气壮的说道。

    屋里的三个爷们:“……”能说什么,谁叫他们是爷们,还是宠着自家哥儿的爷们呢!

    “走,和姆父一起去做点好吃的,你爹要养伤,要补,一个人是补,一家人也是补,干脆趁着这个机会,咱们都补补!”向柳氏挽起袖子,拉着向阳,那干脆利落的样子,完全让人无法想象刚刚哭的跟个什么似的人就是他。

    “有好吃的咯!我们有口福了!”房里传来哥哥们的声音,向阳也笑了起来,其实一直待在这个农家也是不错的,就是他还要去找轩辕浩。

    一家人吃了顿丰富的晚餐,傍晚坐在一起各自做着手艺活,也顺便聊着天,就听见外面一片嘈杂声。

    “有人在吗?”一个声音高喊着,向阳就知道是他的亲生父姆来了。

    跟着养姆走出去,就看见家门口停着好几辆马车,一个中年男子骑着高头大马,还有一个跟他长的相似的少年爷们,也一同骑在马上,不管是中年还是少年,都是英姿飒飒,威风十足,而另外一边一个好看的哥儿,正扶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夫郎,从马车出来。

    向阳养阿姆被吓的都不会说话了,“贵……贵人们……有……有什么事吗?”说着还要去跪。

    向阳忙拉住他,“姆父,这是咱们家,咱们一没有犯法,二又不是他们家下人,不用跪的。”

    “可……”他养姆情急之下,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向阳虽然有慢慢的改变这一家人,可是毕竟是农家出生,去的最远的就是镇上的集市,咋一见仿佛如那戏文中传说的贵人,官老爷,还是有点惶恐。

    倒是两个哥哥就淡定多了,都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不卑不亢。

    向阳还想说点什么安抚向柳氏,就被一个雄厚的声音打断了,“说的好,不愧是我们国公府的孩子!就是要有这种傲气!不随便对人卑躬屈膝!”

    “你们是什么人?来我们家有什么事情吗?”向阳不卑不亢的问道。

    马车上下来的贵夫郎就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了他,“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一个劲的哭。

    向阳知道这就是原身的亲生姆父,生了他的人了,不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只是说道“这位夫郎,您先放开我,有什么咱们好好说。”

    一旁的人,也都过来劝解,贵夫郎终于稍微平静了下来。

    拉着向阳到了他养姆父面前,问道“这位夫郎,这个孩子是不是不是你的亲生孩子?”

    “这……这……”养阿姆哪见过这种阵势啊,他一生见过最厉害的人就是村里的里正,而且本身也不会撒谎。

    “听村里人说过,我是姆父大冬天从河里捞出来的,那时候浑身冻的发紫,就剩一口气了,是姆父将我贴身捂在怀里,才救了我一条命。”向阳可绝对不能让姆父失去这个解释的好机会。

    因为原主的时候,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出声,所以国公府的一家人,被向青莲,也就是那个代替他的人,误导说是他的奶阿姆,也就他亲姆父,那个掉包了他们的人,还是很有良心的,原本是将哥儿送给一家富户人家的,是这一家人偷走了他,他才会吃那么多的苦的。

    而实际上呢,那个奶阿姆就是要杀死他,为他的孩子铺路,只不过不敢下手,就把他放到木盆里,让他随波逐流,想着那么冷的天气,肯定也活不了,他还不用背杀人的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