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16章 苦哥儿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哎,我当时也是太担心阳哥儿了,想着那个莲哥儿的恶毒用心,我就吃了他的心都有了,哪里还想那么多?”向柳氏有点不好意思。

    向阳拉着他的手道:“姆父谢谢!还有您今天做的很好,以后就这样!贵人怎么样,反正我们不偷不抢,安安分分做事,我们就能抬起头做人。当然可能也有那不讲理的,到了京城后,真遇到那不讲理的,你们暂时先委屈点,等儿子以后给你们撑腰。”

    向阳当然也知道京城也不是完全安全的,可是只有将养父姆一家安排在眼皮子底下,他才能真正的放心。

    向柳氏又哭了起来,“我们有什么委屈的,开个小店能遇到多大的贵人,不是还有国公府的名头靠着吗?就是你,姆父不放心,一个人到深宅大院的,听说那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还有那个莲哥儿,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那个什么柿子,更是个缺心眼的,你才是他的亲哥哥,他居然向着别人!”

    “姆父,您还不知道我的本事,在什么地方,也没人能欺负了我。”向阳给他擦眼泪,这个养姆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能哭了。“您真的别哭了,我还是喜欢您威武的样子!”

    向阳学着向柳氏当时喊着,“我们要去京城”时气势汹汹的样子,一下子把向柳氏逗笑了。

    向柳氏轻轻的敲了他的头一下,道:“你既然这么能学,把姆父哭的样子也学了吧,你啊,有时候就是太刚硬了,哥儿该柔的时候就是要柔,该哭的时候更要哭,你爹就最怕我哭了,只要我一哭什么都答应我。”

    偷听他们说话的爷三:“……”两儿子看向自家爹:原来您是这样的爹!爹看向儿子:等你们成亲了也一样!一切尽在不言中啊!

    向阳:“……”他到底要不要学,这算不算一项技能?

    不等他回答,向柳氏又敲他了,“你还犹豫什么,没看到今天,你那对亲生父姆,还有弟弟都向着那个莲哥儿吗,还不就是因为他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楚楚可怜的。算了你也别学姆父了,直接学那个莲哥儿吧,真不亏是大家子出来的,哭的都那么好看!”

    “哭的好看的,那都不是真哭!”向阳悠悠的来了句。

    向柳氏:“恩,想想还真的是这样,我就觉得怎么那么奇怪,别人哭起来都是眼泪鼻涕一大把,看着狼狈的不行,他怎么还那么漂亮,原来是假的!你更要学了!”

    向阳:“知道了!”学就学吧,就当学门外语一样学,不过他不和那个什么莲哥儿学,他要学就去找京城哭的最美的人学!

    向大哥,向二哥:不要当着他们没成亲的爷们说这些,他们都快对哥儿没幻想了!不过二人心中也隐隐有了些想法。

    第二天一大早,国公府的大队又来到了向家。

    看到向家人只带了一些贴身衣物,细软行李,总算松了口气,就怕乡下人家里一个箩筐都想带上。

    对于路上怎么坐车的问题,据说是向青莲安排的,向阳和他一辆车,向柳氏和国公夫人一辆车,向大石夫子三人和国公爷他们一样骑马,如果不会骑马就只能和下人们挤一辆车了,谁让他们是爷们呢?

    向青莲还亲热的拉着向阳的手,“好弟弟,我们一路多熟悉熟悉,以后也好亲近亲近。”向阳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真的是好算计,分开他们一家人,是想看他们各种不自在,自卑吧,还想让他的养父,哥哥们坐下人的车,更是想让人折辱他们吧?

    可惜他算漏了!

    经过向阳彻夜的开导,加上昨天威武的事情,向柳氏早就不怕什么贵人不贵人的了,他家阳哥儿不也是贵人吗,还不是他一手带大的!向柳氏很欢快的就上了国公夫郎的车架,还特别热心的说道:“正好我也给国公夫郎讲讲阳哥儿小时候的事情。”把国公夫郎感动的亲自伸手接了他进去。

    向阳更是非常之从容的上了向青莲那辆漂亮的马车。说是漂亮,向阳也只是按照一般人的眼光来说的,对于上辈子当过摄政王王妃,皇帝他父亲的向阳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就是很普通,很普通,普通到他们家家仆出门也不乐的坐这种。华而不实,都不能说,毕竟它在向阳眼里只有不实用,华丽根本算不上。

    向阳看着向青莲使劲拽着手帕,脸上还不得不露着得体笑容的样子,讽刺的笑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刺中了向青莲的某根神经,他干脆也不装了,收敛了笑容道:“爹和弟弟都是骑马的,只能委屈那位大叔和两位大哥和下人们挤在一起了,国公府的下人别的不会,捧高踩低是惯会的。”

    向阳懒得理他,正准备闭目养神,就听见“哒哒”声,然后就是他大哥向风在马车窗边的声音,“阳哥儿别怕,我们会一直在旁边跟着,保护你们的!”

    向阳撩开窗帘就看见爷三人都骑着精壮高大的马匹,“马不错!”向阳赞了一句。

    “他们怎么会骑马的?”向青莲气的脸都白了,向阳只是笑笑。谁说农家爷们就不会骑马的呢,有他在,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了,想当初刚刚银子足了,向阳立马就各种劝说,让爷三个高价租别人的马,都把骑马会学了。呵呵,未雨绸缪,他可不是只教了他们骑马,还有其他的呢,至于为什么他会,向家人没问,向阳也乐的不用编瞎话解释。

    当然国公府的人要是问了,向阳想好了,就推给那个他杜撰的老和尚,都是跟老和尚学的。向青莲就等着各种憋屈吧!

    对于向大石父子三人会骑马这件事,其实除了向家知情的几个人,其他人都非常的吃惊。

    要知道在东华国这个国家,马匹是非常珍贵的,骑马也是贵族活动,一般平民百姓不要说会骑马了,一辈子都说不定摸不上一次马。

    所以向青河一开始看见向大石父子三人站着不动,就很生气的大吼,“还站着干什么?等马啊?会骑吗?还不上马车!”

    当父子三人点头的时候,所有人都笑了,那意思很明白,“就你们?还会骑马?”

    甚至有人喊道,“你们莫不是把驴当马了,会骑驴就以为自己会骑马?”

    向大石三人也不恼,只是坚持说道:“我们真的会骑马!”他们真的无比庆幸当初听阳哥儿的,学了骑马,呵呵,现在你们都笑吧,等一下就笑不出来了。

    国公爷也不信,不过还是让人调出了三匹马,就见父子三人非常帅气的上马,还非常技术纯熟的跑了起来!

    众人:说好的农夫呢?

    国公夫郎这边,两个身份完全不对等的人也在聊天。

    国公夫郎问:“阳哥儿都会些什么,平时都喜欢干些什么?”

    向柳氏说:“阳哥儿会刺绣,会画画,会做饭,会做糕点,还会弹琴,……什么都会,就没有不会的,就算不会,会会立马就会了!”

    国公夫郎不信,一旁听着的下人也不信。

    向柳氏那双粗糙的手,可不像是会刺绣的,向柳氏不会,阳哥儿又怎么会?弹琴,画画什么的,国公夫郎就更加不信了,那个穷家可不像买的起琴和画画用具的。

    当然会做饭,做糕点什么的,国公夫郎还是勉强能相信的,毕竟农家的小哥儿怎么可能不会做家务活呢?不过他觉得也就是做些比较粗鄙的饭菜糕点罢了,毕竟农家人可没有那么讲究。国公夫郎深深的叹了口气,看来阳哥儿有很多要学的啊!

    不过国公夫郎并没有生气,毕竟向柳氏即便是说谎,但也是为他的儿子说好话。

    “你是不是不相信?”看国公夫郎一点不像高兴的样子,向柳氏问道。

    “我相信,以后我的儿子都会慢慢学会的。你先吃糕点。”国公夫郎将一盘漂亮的糕点拿到向柳氏跟前。

    向柳氏想说自己说的都是真的,不过看他完全没有要听的样子,想了想还是作罢。现在他说的再多,人家不相信还是不相信,以后让他们自己一点一点慢慢发现阳哥儿有多么优秀吧!

    向柳氏拿着了块糕点慢慢吃着,吃了一块就不动了,国公夫郎身边一个中年胖麽麽就劝道:“吃啊,这可是我们国公府的厨子专门做的,在外面是吃不到的!国公夫郎让你吃,你就别客气!”

    向柳氏盛情难却,又拿了块,到底是没忍住小声嘀咕道:“没有我们家阳哥儿做的好吃!”

    “我知道在姆父眼里,自家孩子总是最好的,我谢谢你对阳哥儿这么好。”国公夫郎听到笑着说道。

    才不是呢,是真的阳哥儿做的比你们家厨子做的好吃!向柳氏心里这样说着,却没有说出来,知道说出来也没有人信!

    向阳这边,向青莲一直在和身边伺候的人说话,一会这个府上举办宴会,都有哪个王爷,王君,郡君,谁谁去了,有多热闹,多气派;一会又谁谁的成年礼上,请了谁谁,穿的是什么价值千金的衣服,戴的是天下独一无二的首饰,反正就是天花乱坠,可惜向阳是无动于衷!

    整个路程说远也不远,不过也不是很近,赶路下来也要一整天,到傍晚的时候,一行人终于到了京城定国公府。

    看着气派的国公府大门,向大石和向柳氏又有点发憷了,不过看看向阳几个淡定的样子,马上又镇定了下来!

    向阳满意的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