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17章 苦哥儿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回到国公府的第二天,向阳就向定国公提出,给向大石家一间小铺子,作为救他的谢礼,以后国公府只需要给他们一点庇佑就可以了,无需再给任何东西。国公夫夫答应了,一间铺子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进入定国公府没几日,向阳上了定国公家的族谱,正式改名向青阳。向青莲也过来邀他出去参加花会,仿佛两人真的是亲兄弟般,向阳忍不住鄙视,如果他像心里想的那样,直接讨厌就表现的讨厌,他还高看他几分,这样明明讨厌的要命,却一脸亲和,真的让人恶心。

    以为他不知道他那点小心思呢,无非就是因为他是乡下长大的,让他出去丢丢人,让国公府以及贵圈的人都不屑于和他来往。

    他会让他知道,谁丢谁的人的。

    他上辈子可是当了大半辈子的摄政王妃的,琴棋书画,豪门贵族那点事有什么能难倒他的。

    去花会的那一天,定国公府的哥儿们都早早的就聚集在了门口,有向青阳爹的庶出哥儿,也有其他房的堂兄弟,向青莲最后来,一来就说道:“青阳,你怎么自己就过来了,我还特意去接你了呢。”

    向青阳懒得搭理他,直接上了马车。

    本来向青阳应该和向青莲同坐一车的,但是他又上了其他的马车,宁愿和三四个人挤,也不愿意同他坐,其矛盾可见一斑。

    向青莲在马车外还能勉强保持着一脸笑容,上了马车,马上就阴沉了脸,不过也就是眨眼的功夫,他又笑了起来。

    猖狂吧,也就趁着现在能够猖狂了,等到了花会,就有的哭的,他会让向青阳知道,豪门贵族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有着高贵的血脉又怎么样呢,照样没有人理会他,人家看的是修养学识涵养,向青阳一个乡下长大的哥儿,有吗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花会的地方,也就是荣亲王的府邸。据说荣亲王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儿子,早早就封了王。但荣亲王让人敬畏却并不仅是因为他得圣宠,而是他本身。荣亲王十五岁就自请带兵出征,边关三年,他不仅让边关将领对他服服帖帖,而且让别国他邦彻底惧怕东华国,甘愿俯首称臣,连连上贡。

    只是四年前,受了点小伤,荣亲王说回来就回来,再没管过边关那边的事,如今相邻的几个国家才又蠢蠢欲动的。

    花会之所以在荣亲王府上举办,是圣上亲自下的旨意,就是因为如今二十又二的的荣亲王至今未婚。

    荣亲王府大门恢弘大气,两只石狮威武霸气,不过除了向青阳,好像没几个人驻足观看,向青莲时刻注意着向青阳的一举一动,定国公府其他的哥儿也都观察着他。

    虽然不知道内情,但是他们也是知道的,所谓在庄子里修养,只不过是借口,向青阳是从别的地方接回来的,隐隐约约的还有人说之前他就是一个乡下野哥儿,这样的大场面他能不能撑的住?

    这都是大家担心的,也是好奇的。

    “不要怕,仰头挺胸直接进去就行了,不知道说什么,就什么都不要说,含蓄的微笑就行。”二房的堂哥,向青柳提点向青阳。

    “谢谢!”虽然不需要,但是向青阳还是很感谢他释放的善意。

    向青莲看见向青阳完全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畏畏缩缩,小里小气,反而是一派大方,像模像样的走了进去,手里的帕子都快揉烂了。

    走进王府的花园,看着各种色彩缤纷的花,还有奇山异石,各家哥儿们都忍不住叹息,赞叹。

    向青阳反而如回到了家般,闲庭信步,悠闲自在。

    向青莲身边的哥儿们忍不住打探:“他是谁啊,就是你那个养在庄子里的弟弟吗?我看他一点也不像在庄子里长大的啊,至少我家那个庶出的弟弟,从小在庄子里面长大的就没有这么的……怎么说呢,就是大气,对了,是大气!”

    “什么大气啊,他就是乡下来的,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不知道这些东西的珍贵罢了!”向青莲几乎是咬着牙说道。

    “是吗,呵呵!”一旁的人笑笑,不再说其他。

    一群人吃吃喝喝逛逛,终于到了最重要的环节,才艺展示,向青阳也看出来了,什么花会,其实就是一场变相的大型相亲宴,爷们哥儿一起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再加展示一下才艺。

    早知道他真的不该过来,有过最好的伴侣,他没有心思再找其他人,如果等事情都解决后,他都没有找到轩辕浩,他就去游山玩水,哪怕孤单一辈子,他也不愿意将就的找另外一个人。

    有人表演,向青阳还是很礼貌的仔细听的,不管好不好,耐心的听下去才是对人最基本的尊重。

    不过貌似这世界的各种才艺,琴棋书画都不是发展的很快,反正就是没有他上辈子发展的好,至少就他听的这些,看的这些,他就觉得自己能够比他们做的更好。

    系统听到他在心中的想法,忍不住翻白眼,你以为你上辈子,在那个世界有很多人能够超过你吗,你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好不好,也不看看后来你的那些老师都是什么人。

    但凡能够找到最好的,你家那口子是绝对不会将就次之的。

    你还学的那么认真,你早就是那个世界的大儒般的存在了好不好。

    “向公子貌似听的很认真啊,不如你也上去表演一下。”一个青衣哥儿无端端过来笑着说道。

    向青阳还在纳闷呢,他不认识他啊,干嘛就找上他呢?

    就见向青莲一脸担心的走过来,很是宠溺的说道“青阳从小身体不好,在庄子里长大,对于琴棋书画学的不多,还是我替他吧。”

    “青莲,你也太护着你弟弟了,听说他和你是一样大的,你会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一样都不会?”一个红衣哥儿说道

    “就是,就算比不得你,好歹应该也会几样吧,表演的不好,我们也不会笑话他。”青衣哥儿附和。

    “这……”

    看着向青莲一副很为难,为弟弟担心的样子。向青阳恶心的不行,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个人就是向青莲找来的帮手,他们不仅要踩他,还要抬高向青莲。

    “这样欺负人很有意思吗?”向青阳正在想怎么回报他们一下,就见一个英姿飒飒的哥儿站在了他前面。

    “杨清风,你不在家等着守寡,跑到这里来干什么?”红衣哥儿嘴毒的说道。

    向阳很生气,不管怎么样人家是过来帮他的,他正要上前,就被向青柳拉住了。

    “别去,那位是郡君,刚嫁给了出征的沈大将军,他们也就是嘴上说说,不敢怎么样的,红衣服的哥儿是今上的儿子。”

    向青阳很感谢向青柳给他说明厉害关系,不过还是挣脱了他的手,走出去问道:“是不是只要表演一下才艺就可以,无论是什么?”

    “那当然!”青衣哥儿回道。大部分人都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向青莲更是眼中的喜悦一闪而过,向青阳不屑的哼了一下。

    表演才艺,他有太多的选择好不好,只不过琴棋书画那些不好说出哪学的罢了,但是想难倒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学习,这也学,那也学,只要是能够学的,都想学,所以还是有些偏才的。

    走到花丛边,向青阳随便摘了一片形状还算合格的叶子,看了看,挺干净的,就放在了嘴边。

    “他这是要表演什么?吃叶子吗?”

    “呵呵,谁知道呢,乡下长大的,能有什么才艺!”

    “说不定他能表演把叶子吃进去又完整吐出来呢。”

    “你干脆说他能吃进叶子,吐出金子!”

    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向青阳完全不理会,一首优美动听的曲调从他嘴中发出。曲子时而高亢,时而低吟,仿佛将人代入了另外一个时空。

    热闹的花会消失,四处秋风瑟瑟,那个简陋的凉亭中,一身嫁衣的哥儿忍着泪意,笑别夫君,夫君啊,你去吧,去守着国门,守着千万百姓的家,我会在这里帮你守好我们的家,一直等你回来!你一年不回,我等你一年,十年不回,等你十年,一辈子不回,我等你一辈子!

    一曲完,大家都还沉浸在其中,没回过神来呢,就听向青阳问:“可以了吗?”

    “可以,当然可以,太可以了!”有人喊道。

    向青阳笑了笑。

    有人好奇的问道,“你这首曲子有什么典故吗?”

    “讲的是一对新婚夫夫,爷们要出征了,夫郎舍不得,但是他知道国家,百姓都需要他的夫君去保护,所以他毅然去送别夫君,告诉夫君,你放心出征吧,我会守着我们的家,一直等着你回来的!”向青阳说完,走向杨清风道:“你很伟大,让你的夫君去守着国家,守着千千万万的家,只留你一个人守着你们自己的家,你是英雄背后的大英雄!放心吧,你的夫君一定会平安回来的,而且会回报你这份守候的!”

    听了向阳的话,在场的哥儿看杨清风的眼神都变了,确实啊,正是人家送别了夫君,他们才能在这里高枕无忧的举办花会,他们怎么能够嘲笑人家要变寡夫呢?

    楼阁之上,将花园里的事情看的清清楚楚,也听的明明白白的某人,吩咐道:“盯着户部一点,确保边关的粮草,武器都能到位!还有去查查那个哥儿,我要知道他所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