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18章 苦哥儿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花园里哥儿们还在围着那神奇的叶子讨论。

    “你就是用这一片叶子吹出那么好听的曲子的吗?”

    “是啊,一片叶子也能吹出曲子,我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呢!”

    “噗,噗,噗,为什么你能吹出好听的声音,而我只能吹出这么难听的声音,是不是我们用的叶子不一样啊!”。

    “你好厉害,可不可以教教我?”

    向青阳被缠的实在是没有办法,又来了一段乡村小调,轻松愉快的曲调,引的更多的人摘了树叶开始学,一时之间花园里的叶子都快被人霍霍光了。而向青阳可以说是出尽了风头。

    估计是被打击到了,向青莲好几天没找向青阳的碴,向青阳也乐的清闲,找了一些本朝的地理人文风情的书籍过来看。

    可是也没过几天,国公夫郎又找他过去了。

    向青阳还以为向青莲终于又坐不住了呢,没想到是其他的事。

    “阳哥儿,你认识荣亲王?”他一进屋,国公夫郎就问道。国公爷,以及他的世子弟弟,还有向青莲都在。

    “认识啊,怎么了?”

    “你就不能检点点,你是一个哥儿,才回来几天,人家荣亲王是你能肖想的?”定国公夫夫还没有说什么,向青河就生气的不行了,向青莲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向青阳就明白一定是有人说了什么,或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说,但是像你说的,我才回来几天,请问我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就不检点了?”关乎名誉,向青阳绝对据理力争。

    “你检点?检点能去勾搭上荣亲王,我们国公府可没有你这样趋炎附势的哥儿,人家荣亲王也看不上你这样的哥儿!”向青河涨红了小脸。

    向青阳想拿他的脑袋当凳子坐,个死熊孩子!

    “我想知道你从哪里知道我去勾搭荣亲王了?”

    “你还狡辩,你自己都承认你认识荣亲王了,我们都听见了!”

    “是啊,我是说我认识,但是普天之下不认识荣亲王的没有几个人吧,那么赫赫有名的人,可是我认识人家,人家不认识我啊,难道这样也叫勾搭,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说你,你,都是在……”向青阳指向向青莲和向青河。

    “你血口喷人!”向青河气的脸都白了。

    “我血口喷人,难道你就不是吗?”向青阳才不会让着他呢,他可不愿和除了轩辕浩之外的任何人扯上关系。

    “莲哥都说了,你在荣亲王府故意出风头,想引起荣亲王的注意,荣亲王才送东西过来的!”

    向青阳看向向青莲,果然还是这个人从中作梗!而听向青河话里的意思,荣亲王还给他送了什么东西。

    “爹,姆父,你们也是这样想我的吗?那莲哥儿有没有说我为什么在荣亲王府出风头?难道是我愿意的吗?我一个乡下长大的哥儿,如果不是有人逼着我不得不出这个头,怎么会去凑那个热闹?我还想问问,为什么明明和莲哥儿要好的几个人,偏偏一定要我上台去表演?”向青阳也委屈的哭了起来,这是他对着镜子练习了好久的,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啊!

    定国公几人都看向向青莲,向青莲忙道:“姆父,真的不是我让他们那么做的,而且我有说代替青阳上台的,是青阳拒绝了的。”

    “我不拒绝难道让所有人都认为定国公府上新回来的小哥儿就是个草包吗?”

    “好了,都别吵了,青阳,荣亲王给你送礼是事实,你怎么说?”定国公打断了他们的争吵。

    “爹,难道别人要给我送礼,也是我的错吗?”向青阳真的是生气了,这一家子脑子都是有病的,听了一个外人的挑拨就来审问他!

    “可是为什么荣亲王偏偏就给你送礼了呢?”国公夫郎也面带审视的问道。

    “爹,姆父,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是真的没有见过什么荣亲王,至于他给我送礼,我想可能是他觉得花会中让我被人欺负,作为主人怠慢了我吧?或者也有可能是我为那位将军夫郎说话,他本身也从过军,所以也感同身受的感谢我吧。”向青阳深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估计应该是王爷感同身受吧,青莲以后没有弄清楚之前,有些话不要胡乱说!”定国公看了看向青阳,又将视线转向向青莲。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不痛不痒,一点惩罚都没有!

    “是,爹,我其实也是一片好意,担心青阳刚到京城,被这繁华富贵迷了眼。”向青莲还细声细气的道。

    向青阳很想说迷你个叉叉!他很久没有受过这种气了!

    从国公夫夫屋里出来,向青莲还特意追上他说道:“青阳弟弟,你是不是很高兴荣亲王单独给你送了礼?你刚来京城可能不知道,荣亲王尊贵倒是尊贵,可是是有毛病的,听说几年前在边关带兵的时候,一不小心伤到不该伤的地方了,所以这些年从来没听说他身边有什么哥儿出现。”

    什么意思?是说人家看上他是因为不举吗?向青阳懒得和他说话,直接甩袖就走!什么玩意?他也不稀罕什么荣亲王好不好?他家亲爱的还是摄政王呢,皇帝都归他管!

    半夜躺在床上,向青阳是越想越生气,向青莲那个白莲花太讨厌了!穿上衣服爬起来就摸进了向青莲的房里,专门往脸打!上辈子轩辕浩教他的功夫还是很管用的,完全没有人发现,当然更没有人怀疑他这个柔柔弱弱的哥儿。

    而同时这天夜里,还有一个人也没睡。

    “你是说他不喜欢我送的礼物,直接归了国公府的公库?”荣亲王冷着一张俊脸问道,“父皇给定国公的俸禄不够他花用吗?他要占儿子的东西?”

    “爷,听说是那位哥儿说不认识您,不收您的礼物。”侍卫甲一很苦逼,自从他家爷见到那个哥儿一切都不正常了!人定国公那么大的家业不是靠区区一点俸禄生活的好不好!

    还有,爷啊,您堂堂一位亲王,不要一天到晚拿着一片叶子好不好,您还记不记得您是从地上捡起来的,居然敢含到嘴了,您就肯定那就是向家那位哥儿吹的那片,不怕弄错了?最关键的是太猥琐了!

    “你不是说送礼物能讨哥儿欢心吗?自己去领罚。”

    侍卫甲一:王爷,您还记得我只是您的侍卫不?我擅长保护您的安全,跑腿也行,可是不包括帮您追哥儿!俺自己还是单身汉一个!

    “领罚前将国公府隔壁的宅子给我弄过来,明天我们搬家!”

    侍卫甲一:您怎么不干脆搬到国公府?

    向青阳揍了人,感觉浑身舒畅,睡了一觉起来更是神清气爽。也没听说昨夜家里出贼的事情,料定向青莲没敢张扬,估计是害怕传着传着打人的贼就变成采花贼了,向青阳更加的高兴,决定以后生气了还这么干。

    心情好,天气也好,向青阳就准备到花园里逛逛,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有人在看着他,但是凭他的五感却又找不到附近有人。

    向青阳干脆让人准备准备,去看看养父姆一家,听说两个哥哥一个想从军,一个想经商来着。

    他这边收拾好了,隔着一道墙,拿着个望远镜的某人,也准备出门了。

    跟着的侍卫已经心塞的不能再心塞了,为了个哥儿,他们家王爷连夜搬家不说,居然还拿了皇上花大价钱从海外买回来的望远镜来偷窥,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而是其他人和他说的,他一定打死那人!

    向青阳禀明了国公夫郎,带着磨磨蹭蹭的小侍,总算准备坐上马车出门的时候,就看见隔壁大门口也停着一辆马车,而一个华服男子正准备上车,他开始没怎么在意,可是无意间的那么一眼,他整个人就定住了,眼泪忍不住往下流。

    那张俊美无双的脸太熟悉了,是轩辕浩的脸,而且不仅是相貌像,那细微的动作,那特有的表情,一举一足之间,向青阳都很肯定他就是他的轩辕浩!他真的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向青阳想过去抱住他,告诉他,他想他了,可是那辆马车却绝尘而去!

    “少爷,您怎么了?”小侍终于也发现了他的异样,向青阳抽抽鼻子笑了起来,道:“没事,我高兴的!你知道隔壁住着什么人吗?”

    小侍一脸疑惑,高兴的满脸泪水?不过还是回道:“原先是住着一位老大人,不过听说昨天夜里搬家了,少爷想知道他们的新主子,我晚点去打听打听。”

    向青阳点了头,不再说话。

    看样子轩辕浩是没有上辈子的记忆的,要不然看见他早就扑过来了!不过他也不怕,轩辕浩忘记了他,他就让他再次的爱上他!

    上辈子他追他,这辈子倒一下有什么关系,想着想着,向青阳就笑了起来!

    荣亲王马车里

    某位侍卫实在是忍不住了,问道:“王爷,您转了这么大一圈不就是为了这位哥儿吗,属下看刚刚他要和您打招呼,你怎么……?”走了。

    荣亲王心情好,回答了他:“多读书,欲擒故纵!”

    某位侍卫看着自家主子手上拿着的书——《论追哥儿的一百招》!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家主子,这本书谁用谁知道,十个人用十人失败,百人用百人失败,侍卫营至今都单身都是因为它啊!早就有人组团把那家书店都挑了,不知道王爷是从哪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