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19章 苦哥儿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天晚上向青阳又没有睡,不过这次不是去做打脸贼,而是真的去做采花贼了。

    趁着夜黑风高,他翻过墙头,来到隔壁大院,直奔主卧,拿出白天特意在街上买的迷烟吹了进去,听到人倒地的声音,才敢轻手轻脚的走进去。

    看到床上那张熟悉的脸,摸了再摸,终于忍不住还是亲了上去,不过也只敢轻轻的碰了碰,不能再深入,就怕把人弄醒了!虽然有迷烟,但是谁知道有没有意外呢,上辈子轩辕浩可是厉害的不行的。

    向青阳仔细打量着男人,这是他的男人啊!他多想抱着他,和他一起到天明,可是不行!因为现在他不记得他了,他必须等他再次爱上他,要不然他误会他是一个浪|荡哥儿,讨厌他了怎么办?

    向青阳就这样坐在床头,看着,陪着,直到天色有一丝丝的发白,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离开之后,屋子外面的侍卫终于又出来巡逻了,屋子里面躺在地下的侍卫也坐了起来,开始活动活动躺了一夜,保持一动不动,已经僵硬的身体。

    而屋子里面,某位王爷则是继续躺在床上慢慢摩挲着自己的嘴唇,仿佛在回味着什么一般,露出迷人的微笑。然后,就着屋子里未散去的哥儿味道,某位王爷还做起了不可言说的事情。

    让人收拾了屋子,洗了澡,荣亲王叫来甲一问道:“我用荣亲王的名义送东西给他,他为什么不收?”

    甲一:“可能是他不像其他人一样攀附权贵吧。”甲一真的不想和他家王爷谈论这些啊,他没经验,没经验!纯属瞎扯淡!

    荣亲王笑了起来,果然是他看上的人!

    “那他为什么又在看见我之后,突然稀罕我了?”荣亲王看着甲一又问道。

    甲一:“他看上您的脸了?”他真的不知道啊!他为什么要和王爷讨论这样的问题,他是侍卫,侍卫,侍卫!

    荣亲王:“恩,有可能,他一直摸我的脸来着。”

    甲一:这样都行!还有王爷,人家看上您的脸,您不是应该很不高兴的吗?

    荣亲王对着镜子,突然发现自己好看的脸上有道淡淡的疤痕,问道:“甲一,我脸上怎么会有疤?”

    “王爷,您忘记了,当初您在边关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走神了,可那是战场上啊,被人趁机划了一刀,太医说抹点宫中特制的祛疤膏就没事了,可是您没在意,后来就留了这道疤了。”

    荣亲王看着甲一,他也想起来了,当初他无聊跑到边关去,倒也能打发些日子,可是突然有一天,他感觉自己等待了很久,对自己很重要的东西终于出现了,也不管是在战场上,整个人都愣住了,还因此受了伤,没想到伤疤现在都还在。

    伤疤不伤疤的,他自己倒也不在乎,可是小家伙明显是喜欢自己的脸的,有伤疤可就不行。

    向青阳晚上熬夜了,本来准备白天补觉,可是国公府夫夫又有事找他,毫无意外的,向青阳又看见了向青莲,和向青河。

    “阳哥儿,今天叫你过来,是有件事和你说,先帝在的时候给我们国公府和二皇子赐过婚,本来这件婚事算下来应该是你的,可是……”

    国公夫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向青阳只管低头听着,不接他的话。

    向青莲站了出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道:“青阳弟弟,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和二皇子两情相悦的,是我们对不起你!”

    向青阳看着他,问“所以你现在是抢了我的身份,我的父姆亲人还不够,又要抢我的未婚夫了?”

    向青莲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青阳弟弟,我……”他委屈的看了看国公夫夫,又看了看向青河。

    向青河马上就要站出来帮他说话,向青阳才不给他这个机会,又问道:“你既然觉得对不起我,那么是不是可以把属于我的东西都还给我?”

    向青莲不说话,向青阳笑了起来,“你看,你一边说着对不起,可是一边该抢我的什么东西照样抢,你的对不起太廉价了,我受不起!”

    向青莲咬了咬牙说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让二皇子納了你,我们兄弟二人共侍一夫。”

    “这就是你对我的补偿?”向青阳讽刺的看着他,也看着国公府几人,“如果当初不是你和你的姆父,我会一生下来就是国公府的嫡哥儿,坐享国公府的荣华富贵,现在也是名正言顺的二皇子正君,你拿本该是我的东西补偿我不觉得可笑吗?

    还有就算共侍一夫,也该是我是正君,你是小侍吧,毕竟我才是国公府的血脉不是吗?难道让我屈居你一个罪奴的儿子之下?”

    向青阳不想拿血脉尊卑贵贱说事,可是他实在不耐烦向青莲这些人了,现在他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能一心一意去追求他的男人。

    “够了,阳哥儿你过分了!”定国公站了出来。

    “爹,您觉得我哪句过分了,还是哪句说的不对?”

    定国公:“……”他真没法说他哪里不对,可是事已成定局,能有什么办法?

    “我们叫你过来,是想跟你说青莲要嫁给二皇子,二皇子身份尊贵,你姆父之前说要给你的那份嫁妆可能没有办法给你了。”

    “定国公大人,我真的想问问,你们是不是弄错了,向青莲才真的是你们的亲骨肉,而我只是一个不知道爹姆是谁的可怜人,要不然为什么你们能够为了他,一次又一次的让我受委屈!

    他和他的姆父害了我,你们不帮我报仇也就算了,还好吃好喝,把他当大少爷的养着;他欺负我你们永远看不到,我但凡稍微说他几句,你们就呵斥;他抢了我的未婚夫,你们还帮着他抢我的嫁妆,我真的是你们生的吗?”向青阳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他感受到了原身那种几近奔溃的伤心。

    “放肆,你不是我们生的,我们为什么要接你回来?”定国公吼道。过后又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如果真的想嫁给二皇子,我和二皇子去说,让你们兄弟二人一起嫁过去,也好有个照应。”

    智障,谁想嫁给什么二皇子啊!向青阳不想再和定国公说话了!

    直接走人,这次却是向青河追了出来,没头没脑的说道“你不用太伤心,我的那份都给你,你不用怕没嫁妆。好男不吃分家饭,我以后要什么我自己挣!”也不等向青阳回应,马上又走了。

    向青阳:“……”

    回去深刻的反省了一下,向青阳觉得他要对付向青莲,还得从根本上着手。等二皇子当了皇上,向青莲当了皇夫,事情就麻烦了。

    他得换个皇帝,原身的时候,本来是轮不到二皇子当皇帝的,只是因为嫡出的大皇子无心皇位才轮到他的,向青阳觉得他可以去游说游说,实在不行他就再扶植一个起来和二皇子挣一挣。

    说做就做,向青阳送了拜帖到大皇子府也就是荣亲王府,原本以为要等很久,甚至是直接被人拒绝,没有想到当天就有了回应,荣亲王答应接见他。

    向青阳有点奇怪,不是说荣亲王从来不理会哥儿的吗?现在是怎么样?先送他礼物,后又简简单单就接受了他的约见?难道那位亲王大人真的看上他了?

    向青阳摇摇头,不管了,兵来将挡,土来水淹,反正他的心里只有那一个!

    因为第二天有一场硬仗要打,向青阳晚上没有去干风花雪月的事情,某位爷很不高兴!

    向青阳见到的就是一个躺在帘子后,看不见面貌的荣亲王。并且任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又是送礼,又是献策的,人家都是一声不啃,向青阳都怀疑那人是不是在听他说话了?

    “王爷如果没有意向,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向青阳没准备强求,反正他也没说什么犯忌讳的话,顶多就是表达了和二皇子有过节,寻求庇护,再推荐了一下自己。

    “如果我帮你,你能给我什么?”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

    向青阳古怪的看了眼帘子后,难道他说了那么多,不都是他能给这位王爷的吗,好多都是很有用的好不好,上辈子他家男人还亲自验证过。

    向青阳有点摸不透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可是还没等他回答,帘子后面的男人却是已经离开了,他还以为这是送客的意思,也准备起身离开。

    就见有下人陆陆续续的上了茶和糕点,从香味和外形都可以看出是难得一见的好茶和好糕点。

    却是一个侍卫打扮的人和他说道:“公子请稍事休息,我们爷等一下就回来了!”

    向青阳又坐了下来,不过也没有动那些吃的,只是试着问道:“王爷平时都喜欢些什么?”其实他真的没想到有人会回答的,毕竟不管是下人还是侍卫,懂规矩的都知道,不能乱说主子的事情。

    可是这个侍卫还真的回答了:“我们主子平时喜欢看书,习武,从来不接近不相干的哥儿,不管多漂亮都一样!”

    向青阳:“……”这是什么意思?实在是摸不透这些人到底要干什么,他干脆直截了当的问道:“你们主子到底还缺什么?想要我给他什么?”

    侍卫:“我们主子缺个夫郎!”

    向青阳:“……”是他想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