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21章 苦哥儿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向青河的心很乱,他真的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谁真心对他好,谁假意了。这次出行是青莲哥哥提出的,人手也是他安排的,就连下人们留在外面也是他坚持的,还有他的表现,他不想怀疑相处了十几年的人,可是……

    口口声声说不抛弃他,愿意代替他去死的人,在最危险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拉着他挡刀了。反而是表现的不是那么担心他的青阳哥救了他。

    向青莲惨白着一张脸,吓的腿都软了,瘫在一旁,等缓过来的时候发现向青河一脸迷茫的看着他,他才想起他做了什么事,忙道歉:“青河,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是你。”

    向青河低着头没有说话,如果被拉出去挡刀的是别人,他肯定会安慰向青莲的,但是是他自己,他没办法完全不介意,而且向青莲是真的不知道是他吗?整个屋子里,只有他穿着显眼的白衣。他好像有点明白青阳哥面对青莲哥的感受了。

    回到家,向青河和向青阳先回了自己院子梳洗换衣服,还没等收拾好,就有下人过来叫他们,说是国公爷有请。

    二人分别来到国公夫夫的院子的时候,就看见向青莲还是庙里那副狼狈的样子,应该是回来就直接过来了。

    “今天你们都受惊了,我都听莲哥儿说了,我会去查的。”定国公安抚了一番,没有说其他的。

    向青河看了看向青莲,又看了看定国公,想说些什么,可是毕竟没有真凭实据,再加上父亲明显已经信了莲哥儿说的一切,最终还是闭了嘴。

    不过他很失望,对定国公,也对莲哥儿。爹作为国公爷,混迹官场多年,难道对莲哥儿的话就没有一丝怀疑吗?而莲哥儿心里没有鬼,为什么急急忙忙先过来说明情况,拉他挡刀的事,估计只字未提吧。

    相比较之下,向青阳没有希望也无所谓失望,反正他自己已经报仇了。

    可是某人不以为然,一下子把京城乃至周边的瘪三小混混都收拾了一通,居然敢在他的地盘上动他的人!

    转眼向青莲出嫁了,到底还是带走了属于向青阳的嫁妆,而向青阳的条件就是以后他的婚嫁一干事宜再与定国公府无关,相当于脱离了出来。

    定国公答应是答应了,可是没当回事,向青阳一个哥儿,那对养父姆也就在京城开了一家小店,最后还不是要靠着他们。

    还在向青莲的建议下,国公夫郎给向青阳相看了一位寒门学子,想着阳哥儿虽然是他们的骨血,但是长在农家,配一位寒门学子也够了,到时候他们多提拔提拔,也是位官家夫郎。

    国公夫夫还没来得及对向青阳说,他那位在外任知州的弟弟就回来对他一通好骂:“你们夫夫是不是脑子有坑啊,自己儿子不抬举,抬举一个贱种!贱奴的儿子嫁给皇子,自己儿子嫁给个寒门学子!你们是认为自己的儿子比不过一个贱奴的儿子是不是?”

    “那是二皇子正君!”定国公斥责弟弟。

    “二皇子正君怎么了?你以为那个贱种会感激你让他坐上那个位置吗?在他的心中说不定你们就是杀姆仇人呢,不是吗?你们杀了那个贱奴!”

    定国公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对亲生的儿子还是有愧疚的,可是……

    “我以后会补偿青阳的,而且也给他找了个好人家。”定国公说

    “好个屁的人家,是向青莲给你们推荐的吧,你们知不知道那就是个破落户,外里都不光,芯子也烂透了,你们舍得把儿子嫁过去,我还舍不得我们国公府嫡亲的血脉被糟蹋,你把阳哥儿过继给我!”

    “让你纳个小侍你不纳,守着一个夫郎,如今膝下只一个哥儿,要过继,我将庶子过继给你,过继个哥儿有什么用。”定国公对自家弟弟还是很关心的。

    “老子就要阳哥儿当我的儿子,有这么个儿子顶的上十个爷们,你不要后悔将他过继给我就行了!”

    向二爷和国公爷一番吵闹,最终向青阳被过继到了只有一个哥儿,一个正夫郎的向二爷名下。

    其实向青阳想直接回到养父姆家的,可是想了想以后他要面临的,养父姆家不一定招架的住,定国公家二房,向青柳他见过几面,好像还不错,他也顺势就答应了。

    向青莲三朝回门,定国公府可热闹了,不过不是因为他,而是有人来向向青阳提亲了。

    “姆父,我们也去看看吧,青阳就算过继给二叔了,也还是我的弟弟啊。”向青莲想到他给定国公推荐的那人笑了。

    拉着二皇子的手,跟着定国公夫郎就去了二房的院子,路上还忍不住和二皇子打情骂俏,“要不是我,你就要娶个乡下长的哥儿了!”

    “是,是,谢谢夫郎救我于水深火热。”二皇子其实至今没有弄明白,先皇指婚,指的是他和定国公府的哥儿,为什么大家都一致认为是后来回来的那位,向青莲作为哥哥不是更加的名正言顺吗?

    几人来到二房,就看见向青柳身边站着的向青阳,一身紫衣,气质卓然,婷婷而立,哪有一丝乡土气,相反,二皇子觉得他比向青柳,向青莲都要出色,不单是外貌上的,而是气质,那份与众不同的气质,神秘而迷人!

    向青莲看着二皇子看着向青阳的眼神,后悔了,他不该带他来的,不该让他们见面的,不过还好,向青阳马上就要成亲了,二皇子不管从哪方面来考虑,应该都不会和向青阳有瓜葛了。

    哼,国公府的嫡哥儿,嫁给一个穷鬼,他等着看他落魄。

    “来了,来了,提亲的人来了!”大家刚坐下,就有人来禀报。

    向二爷夫夫马上站了起来,准备出去迎接。

    “不过是一个提亲的,见他就是给他面子了,有必要还去迎接吗,简直乱了规矩!”定国公很不高兴,他听说自家弟弟退了他给阳哥儿找的那位,今天来的就是他新找的,他倒是要看看,阳哥儿能找个什么样的,还能超过了在他们身边长大的莲哥儿不成?

    向二爷理都没理定国公,领着夫郎儿子就出去了。

    很快就领了一个人回来,“荣亲王!”定国公看着来人喊了出来。

    “大皇兄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二皇子也站了起来,他以为荣亲王到这里来是找他的。

    荣亲王没搭理他们,转而对着向二老爷道:“岳父,请上坐!”

    向二爷整个人都有点飘了,能让荣亲王如此的,除了当今皇上,也就是他了吧,给阳哥儿当这个便宜爹,他真的是赚了啊!

    “这……这……”定国公看向向二爷。

    向二爷暗爽的介绍道:“大哥,这以后就是你侄女婿了,荣亲王殿下,阳哥儿的未来夫君!”真不是他想坑他哥,实在是荣亲王千里迢迢把他弄回来为的就是这件事!

    “大皇兄,这是怎么回事?”二皇子有点方,他大哥不是对任何事情都不走心的吗,尤其是哥儿,怎么突然间就有了心仪的人。

    聘礼一箱一箱的抬进来,金银珠宝那些暂且不提,拳头大的夜明珠,绝版的古画,还有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珍异宝,都是荣亲王给向青阳的聘礼。众人是不信也得信了,荣亲王就是来提亲的。

    向青莲看的是脸色发青,同样是皇子,荣亲王的这份聘礼比二皇子重了不止一丁点,虽然荣亲王早就封了王,还是嫡出长皇子,但是也不能差那么多啊!聘礼的多寡,代表着夫家的重视程度啊!最重要的是向青阳怎么能嫁给荣亲王呢?

    “我听说你没有嫁妆了,这些聘礼是给你的,稍后我再给你送些好东西过来,都让你当嫁妆,保证你的嫁妆是全京城最风光的!”荣亲王没有管不相关的人,对着向青阳说道。

    定国公感到自己的脸啊,是火辣辣的疼,他们以为阳哥儿会嫁个寒门学子,原本给国公府嫡出哥儿的嫁妆都给了莲哥儿,阳哥儿的真的还没有。

    “不用,我自己会挣!”向青阳笑了,却也拒绝了。

    “好,你自己挣,反正东西放在府上,你嫁过来还是你的!”荣亲王语气温柔的不行。

    二皇子领着向青莲出来都还有点不相信,那个人真的是他一贯冷冰冰的大皇兄。

    “你弟弟真的就是一个在乡下长大的哥儿吗?”二皇子问向青莲。

    “是真的,还是我和姆父他们去接回来的呢,那时候他们一家住在一个小房子里,还养着鸡鸭猪,到处脏乱的不行。”向青莲脸色不怎么好,还是打起精神应付着。

    不过即便他这样说,二皇子还是不怎么相信,因为向青阳的气质完全不是一个农家能够培养出来的,再说了他可不相信他的大皇兄能够看得上一个农家出来,见识浅薄的哥儿。问不出来,他会去派人查的。

    送走了荣亲王,定国公也拉着弟弟进了书房,脸色很难看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阳哥儿怎么和荣亲王扯到一起了?是你的主意还是他自己的?”

    向二爷简直莫名其妙,“大哥,你难道不为阳哥儿高兴吗?能找到荣亲王那么优秀的夫婿!莲哥儿嫁给二皇子的时候你不是很高兴的吗?怎么轮到阳哥儿你就不高兴了?”

    “他们能一样吗,阳哥儿一个乡下长大的,怎么配得起荣亲王,齐大非偶你知不知道?”定国公气的把桌子上的砚台都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