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22章 苦哥儿(9)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大哥,我真的怀疑你们说心疼阳哥儿,对他感觉愧疚到底是不是真的,阳哥儿回来也有段时间了吧,你们居然对他完全不了解,就连青河都和我说过阳哥儿厨艺,绣技很是不错,还有很多优点,让我好好对他,可是你们却还只是当他是一个乡下长大的哥儿。

    你们真的有去了解阳哥儿吗?就是我才和阳哥儿处了几天,也能看出他的不凡。你们想宠着莲哥儿我真的没意见,反正定国公府不差那口饭,可是有必要对自己的亲身骨肉那么苛刻吗?”

    “他在乡下能学到什么东西,他只要按我的安排嫁给寒门学子就够了,我自能保他一世平安!”定国公完全听不进去。

    向二爷也不想和冥顽不灵的人说话,“阳哥儿现在是我的儿子,我想他嫁给谁就嫁给谁!”

    国公府隔壁

    向青阳和荣亲王正下着棋,突然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荣亲王皱了皱眉头,吩咐道:“来人,去请御医,让他们快点过来!”

    “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向青阳上下打量荣亲王。

    “是你,你染风寒了。”荣亲王说着不知道从哪找来一床被子,把向青阳裹了起来。

    “我没染风寒!真的,我好着呢!”蚕宝宝向青阳想出来,五月天裹被子,捂汗啊?

    “染风寒了,都打喷嚏了。”荣亲王抓着裹着他的被子不放。

    “你先放开我啊,我热!”向青阳哭笑不得,“我真没染风寒,打喷嚏是因为有人在骂我呢。”

    荣亲王怀疑的看着他,向青阳猛点头,“真的,肯定是有人在骂我,我猜应该是为的国公老爹,因为你去提亲的事情。”

    看到向青阳确实已经开始流汗了,也没有什么不舒服,荣亲王才放开了他。

    向青阳终于重获自由,伸了伸手脚,一脸坏笑的说道:“我们出去玩吧?”

    荣亲王点头,门外总管听说王爷要和未来正君出去玩,急急忙忙让人去准备马车,一干出行的行头,王爷和未来正君第一次一起出游当然要慎重再慎重。

    可是等他张罗的差不多,再回头那里还有人哟!

    向青阳和荣亲王其实也没有走远,他们不过是跳过墙头,来到了隔壁的定国公府,定国公夫夫房间附近。

    跟着保护的侍卫,看着二人小心翼翼的躲好就不动了,真的好想吐槽他们家王爷,第一次和哥儿出游,居然是跑去听岳父的墙角真的好吗?

    荣亲王朝他们一瞪,他们马上退远了一些,同时将国公府这边的守卫都打晕拖走。

    向青阳二人刚躲好,就听见定国公很是气愤的说道:“阳哥儿太不听话了,是个不安分的!”

    向青阳给了荣亲王一个你看,我就说是他在说我吧的眼神,荣亲王摸摸他的头,二人继续偷听。

    就听国公夫郎说道:“国公爷,阳哥儿也是我们的儿子,他嫁给荣亲王,莲哥儿嫁给二皇子,以后不管谁坐上那个位置我们都不用愁,不是很好吗?”

    “你懂什么?这种事情最忌左右摇摆,想左右逢源,最后往往左右不讨好,我们已经将莲哥儿嫁给了二皇子,就绝对不能再将阳哥儿嫁给荣亲王,要不然二皇子会猜忌我们,莲哥儿日子也不会好过。”定国公颇为烦躁

    “可是荣亲王才是嫡长子,阳哥儿这边才更好点吧?”定国公夫郎很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荣亲王以前没那个意思,最近倒是有那个意思,可是莲哥儿已经嫁给二皇子了。阳哥儿,你以为荣亲王坐上那个位置,他就能跟着享荣华富贵吗?君后不是任何人都能当的!他能当个小官家的夫郎就是最好的归宿,以后有莲哥儿和青河帮着,不会太差。”定国公很不以为然。

    定国公夫郎也不再说话了。

    向青阳虽然不对定国公夫夫抱幻想,但是亲耳听他们这样说,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王爷,你说我是不是不是他们亲生的,莲哥儿才是?”戳戳荣亲王问道。

    “你是亲生的,不过向青莲也有可能是定国公的孩子。”

    听荣亲王这样说,向青阳瞪大了眼睛,他也就瞎想的,怎么还真有可能啊?

    见他有兴趣,荣亲王详细说道:“我让人去查过,你确实是定国公夫夫的孩子,被掉包也是真的,只是向青莲的生姆和定国公确实也有些不清不楚,但是事隔太久,死的死,消失的消失,还真的没法确认向青莲到底是谁的孩子,毕竟那时候,他姆父和好几个男人有来往,其中也包括你爹。”

    向青阳:“……”真不知道说什么了,里面居然还有这样狗血的事情。

    “那他为什么还能打杀了向青莲的姆父?”

    “就算是名正言顺的妾室,谋害嫡子也是会打杀的,再说十几年过去了,容颜不再,定国公又能对一个下人有什么真情呢?”荣亲王很顺溜的说道。

    “那么十几年后,我容颜不再,你是不是也不喜欢我了?”向青阳幽幽的问道。

    荣亲王感觉脖子有点凉,很机智的回道:“我喜欢的是你的内在。”

    “那你的意思是不喜欢我的容貌,我长的不好看?”

    荣亲王:“……”

    向青阳笑了起来,抱着他的脸亲了一口。

    荣亲王想起来个事,向青阳是喜欢他的脸的,是不是他容颜不再,向青阳就不喜欢他了?他是定国公的儿子啊,会不会也遗传了这点。

    送向青阳回自己院子之后,荣亲王回家就吩咐总管,“去宫中再要些祛疤膏,还有什么美容养颜的也都拿些回来。”

    总管面容有点扭曲,“王爷,祛疤膏宫中是有定制的,上回咱们要来一瓶,弄的宫中的夫郎们都快打起来了!”

    荣亲王:“那就全部都拿回来,都没有了,就安宁了!”

    总管:您不怕那些夫郎杀到王府来啊?关键是王爷您要那些玩意要是给未来的王夫,他也不说什么了,可是王爷您自己用的,有必要吗?

    哎,总管也只敢在心里这样想,被王爷眼神一扫,还得乖乖去宫中拿东西。

    定国公还在想怎么阻止荣亲王和向青阳成亲,皇上就招他进宫了。

    见面第一句话,皇上就笑着夸道:“定国公生了个好儿子啊!”

    不等定国公有所反应,皇上又道:“不仅琴棋书画学的好,厨艺,女红也好,最关键是孝顺,乖巧,是难得的贤夫良姆啊!朕要谢谢你让朕有了这么个好儿婿啊!”

    定国公终于明白了一点,是夸他儿子呢,他想到了向青莲夫夫,谦虚的道:“皇上过奖了。”

    皇上继续道:“定国公不用谦虚,你儿子堪称哥儿的典范啊,朕很满意!”

    “那臣就替他们夫夫谢皇上夸奖了。”定国公笑着行了个礼,还在想要不要趁这个机会和皇上说说阳哥儿和荣亲王的事情。

    皇上又道:“朕要赏他,大大的赏他!”

    “皇上真的不用,他只是做了他该做的。”定国公推辞。

    “当赏,当赏的,他可是立了大功!”

    “皇上真的不用!相信莲哥儿也是这样想的。”

    君臣二人推脱来推脱去,荣亲王站出来说道:“父皇,您弄错了,儿臣的夫郎现在已经过继给国公府的二爷了,定国公可不是他的爹,也做不了他的主。”

    定国公:“???”

    皇上:“啊,弄错了吗?那定国公说的又是谁?”

    荣亲王:“不知道,反正不是我的夫郎!父皇要赏就给我的夫郎准备点嫁妆吧,他的嫁妆都被老二夫郎抢走了。”

    定国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在夸莲哥儿的吗?怎么成了阳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