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25章 苦哥儿(12)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东华国的皇帝不是一个很贪恋权位的皇上,他更喜欢风花雪月,吟诗作赋,以前是因为祖宗的基业,不能断在他手上,而且儿子们确实是不堪大用,大儿子明确的表示要竞争太子之位之后,他就高兴的不得了,真的恨不得马上就退位啊!

    以后这个位置交给大儿子他放心啊,可以心安理得的去做他的太上皇,玩他的了!而且百年之后,他也能理直气壮的对祖宗前辈们说,我别的本事没有,但是给咱们东华国生了一个优秀的继承人啊!

    不过荣亲王也是一个奇葩的太子,别的太子总是希望快点坐上那个位置,好君临天下,大展雄图,可是他却偏不,很直接的对皇上说了,你还能动,就多动几年,我现在要陪夫郎,最重要的是还要给我们东华国生个优秀的继承人!

    皇上能说什么?东华国的继承人重要啊,反正已经在这个位置上也蹉跎了几十年了,不在乎个两三年。

    于是皇上继续苦闷的当着皇上,而荣亲王晋级当了太子,但是有事办办公,没事陪陪夫郎,日子逍遥无比。

    不过当上太子的荣亲王积威倒是越来越重,有时候大臣们甚至是愿意和皇上请罪,也不愿意事情闹到太子面前去。

    就连皇上的后宫也不敢轻易的得罪太子,宫里有太子的亲姆父——君后震慑着不说,太子一不开心拿他们的父兄族人开刀怎么办?

    所以宫中皇上的那些夫郎,小侍们,以及君卿哥儿们关于有一件事,对于太子抱怨已久,都忍着没说。但是月月如此,不要说这些侧夫郎,小侍,君卿们终于忍不住了,就连君后都有点对自己儿子不满了。

    不过直接和自己儿子对着干,自诩为聪明哥儿的君后是不会做这种愚蠢的事情的,发动后宫所有的哥儿,他们开了一个商讨大会,最后他们决定向向青阳下手。

    向青阳成亲没多久,平时也就初一十五进宫点个卯,给君后请个安,而往往他家爷们还陪着,所以时间一般很短,也说不上什么话。

    反正就是他和宫里的人,包括君后,君卿(太子的哥儿弟弟们)都没怎么说过话,算不上熟。这天又到了例行请安的日子,本来他家那位是要陪着他的,可是中途被皇上找去了,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反正他自己一个人到了君后的寝宫。

    就看见好多漂亮的哥儿都在那里等着他,而且看到他后特别的亲切,向青阳还真的有点不知道怎么和他们相处,面对突然的热情也有点招架不住。

    谈了一大堆衣服首饰,以及八卦之后,感觉大家亲近了起来,君后终于拉着向青阳的说道:“阳哥儿啊,姆父和你说个事。”

    向青阳等着,终于要入正题了,这么郑重其事到底是要干什么?难道是要给他家爷们赐哥儿?向青阳心里有点不爽,他们成亲才几天啊,他讨厌这个坑爹的古代了!

    “阳哥儿啊,爷们呢,看的是能力,财富,权势,专一不专一,不是长得好不好看。”君后说道。

    “对的,对的,咱们不能看脸啊!”太子的一个君卿弟弟说道。

    “就是,颜控是要不得的!”另一个君卿弟弟也说道。

    不知道是谁还说道:“爷们有疤那是功勋的印记,是荣耀!”

    向青阳: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姆父,我不太明白你们的意思,你们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向青阳有点蒙圈,难道君后要给他送爷们不成?

    “哎,直说了吧,我们的意思是,你能不能不那么在乎你家爷们脸上,身上的那些疤啊,印记什么的,他每个月把宫中的祛疤膏,美容的东西都拿走了,我们真的很烦恼啊,你看看姆父是不是都开始长皱纹了?”君后拿着个镜子看着。

    “是啊,我最近也变黑了很多!”

    “我的皮肤干燥了很多!”

    “我的脸上长了好多东西啊!”

    “我老了很多,都不敢照镜子了!”

    夫郎,君卿们纷纷开口抱怨,向青阳觉得他的头都快被他们吵爆炸了。

    只听明白一个意思,就是他家爷们拿了宫中所有的美容产品。

    “姆父,我没有让他拿,我从来不用那些东西的。”向青阳以为宫中的人是说他让他家男人拿了那些东西,赶紧解释。

    “你误会我们的意思了,我们知道不是你用了的,我们是说太子,你能不能不在乎太子脸上身上的疤,这样太子就不会和我们抢那些东西用了。”

    向青阳:“……”

    “您的意思是太子抢了你们的美容护肤产品,自己用?”

    所有人都点头!

    向青阳简直不敢相信了!

    “不可能吧?太子平时很爷们的,怎么可能和你们抢那些东西用?”向青阳在脑海里想想那个画面,就觉得简直没法想象。

    “这就要问问你了,你怎么就这么颜控呢?爷们黑点,壮点,有点疤不是更有魅力吗?你嫌太子不好看,他当然就和我们抢那些东西了!”

    “可是我从来就没有嫌弃他脸上的疤不好看啊,我喜欢的是他那个人,哪怕他是丑八怪,我也喜欢!”向青阳觉得他很冤枉。

    “可现在就是太子觉得你就是看上他那张脸啊,拼命的和我们抢祛疤膏,美容养颜的好东西,反正你要负责说服太子不再和我们抢!”

    向青阳真的有种日了狗的感觉,他家爷们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他喜欢的只是他的脸的?还有他家爷们不让他近看他的脸,不喜欢在他面前裸|露身体,难道只是因为身上有疤?

    “你是不是不知道怎么说服太子,我告诉你,你也不用太发愁,很简单的,你亲亲他的疤,夸夸那些疤好看,你喜欢就行了,为悦己者容大概就是这样了。”

    向青阳真的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君后的寝宫的,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远远看见他家男人在前面等他,他马上跑了几步,走近了一看,果然男人脸上有道淡淡的疤,不过不仔细看真的看不出来。他从来都没在意过好不好,这个男人却……

    “今天在姆父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察觉到向青阳有点不对劲,太子问道。

    “没事。”向青阳摇头,有些事只能在家里,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做才行。

    晚上沐浴完,坐在床头,向青阳才发现,难怪他家男人每每到晚上靠近的时候,只让他看到半边侧脸,原来是因为另外半张脸有疤啊!

    趁着人不注意,向青阳把人扑倒在床上,整个人都坐到了他身上,还禁锢住人的手。

    “我在你心中就是一个只喜欢你的俊俏的肤浅哥儿?”向青阳和太子眼对着眼,鼻对着鼻说道。

    面对千军万马面不改色的太子,条件反射似的就要转头,不让向青阳看见他脸上的疤,可是向青阳却偏要看着他的疤,不仅要看,还用舌头去舔,慢慢的仔细的去舔,太子的呼吸有点局促了。

    向青阳笑了起来,去脱他的衣服,太子反应过来,紧紧的握住自己的衣服不让脱,向青阳很生气!他是在强抢民男吗?一副他逼迫他的样子是要干什么?

    “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认为我是看上你的脸的?”向青阳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手却隔着衣物在身下的人身上一寸一寸的摸着。

    “我给你送礼物你没有要,一看到我的脸你就热情起来了,不是看上我的脸是什么?”太子看着哥儿,他也想有个合理的解释。

    向青阳:“……”他能说那是因为他发现他是他上辈子的伴侣吗?

    太子一副,你看,果然如此的样子,向青阳心塞。

    “你可以认为我们是上辈子的恋人,这辈子重逢了!我只说一遍,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什么脸,更不会因为什么疤啊,印记什么的就不喜欢你!当然你也不能这样!”向青阳觉得他能说的也就是这么多了。

    他家男人的回应是亲吻他每寸肌肤,同时拉着他的手,抚摸自己结实的身体。

    激烈无比的情|事之后,有气无力的向青阳终于说道:“其实我还喜欢你多几道疤的,这样就不会明知道你成亲了,那些小哥儿还恋慕你!”

    男人抱着他不说话,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他滑腻的肌肤。想着也许他们真的是上辈子的夫夫,他仿佛永远都要不够他似的!

    之后太子没再去抢宫里夫郎,君卿的美容养颜的东西,宫里的人纷纷送了好多礼物给向青阳,向青阳也和他们亲近起来。

    有一回,向青阳还和他们说起怎么哭的问题,君后他们纷纷要教向青阳呢,要说这种既哭的好看,又哭的动人,最会的就是他们这种在宫中生活的了,平时没什么事情就研究这些了!

    学成归来的向青阳,晚上躺在床上,和他家男人亲近的时候,哭的是那个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差点害的太子殿下年纪轻轻就早泄了!

    “你这是跟谁学的?”

    “不告诉你,怎么样,我哭的好不好?”

    太子殿下压上他,继续耕耘,好不好他不知道,他只是想做的他一直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