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26章 苦哥儿(13)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向家番外

    向家虽然姓向,但是他们和京城定国公府向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就是乡下一家很普通的人家,可以说是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庄户人家,往上数三代都是种地为生。し

    每天日出而作,日落儿息,也就够个温饱。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他们也许会子子孙孙继续沿袭这种生活吧。

    那是个冬日里的一天,河面虽然没有结冰,但是寒风刺骨,还是很冷的,向家阿姆在河边洗衣服,就听见河上游吵吵闹闹的,很多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大家都过去看热闹了,向阿姆也很好奇,反正衣服也洗完了,就跟着人去看热闹。

    走近就看见大家都围着一个小篮子,篮子里好像有活物一般发出微弱的声音。

    “怎么回事啊?”向阿姆问村里相熟人。

    “哎,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将个孩子放在木盆中扔到河里了,这么冷的天呢!”

    “那怎么还这么放着啊,这么冷的天,孩子都冻坏了吧?”向阿姆说着放下装衣服的木盆,就要去抱篮子里的孩子。

    “别过去,大家都知道这个孩子可怜,但是大冬天的谁家日子都不好过,已经有人去叫里正了,再等等,等里正来了看他怎么说,你现在过去了,到时候这事赖上你了怎么办?”和向阿姆要好的夫郎劝道。

    “可也不能这么放着啊,这么冷的天,看篮子这么小,估计孩子也没多大,再等下去说不定孩子就没了!”向阿姆当然也明白人家是好心,可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小生命就这样没了。

    他打开那薄薄的一层襁褓,就看见里面一个已经冻的全身发紫的小哥儿,如果不是他时不时的发出小猫崽一样的微弱声音,向柳氏真的都要怀疑小家伙早就没气了。

    是谁?这么狠的心啊,大冬天的,就算是哥儿不想养,或者是养不起,那也找户仁善的人家门口扔啊,哪怕扔到大街上都比河里好啊!向阿姆是又气又心疼!

    准备抱起小哥儿,再等下去小哥儿仅剩的一口气肯定就没了。

    “你疯了!你是要抱回家?你这要是抱回家了,里正可就不管了!”相熟的哥儿按住向阿姆的手。

    “可再晚了孩子就命都没有了!”向阿姆还是坚持要抱起孩子。

    “大石家的,我们都知道你生你家二小子的时候伤了身子,一直想要一个哥儿总要不上,可是也别抱这个哥儿回去啊,这个哥儿大冷天的在水里冻了那么久,以后多半是个病秧子,能不能生都是问题啊!你们两口子是勤快也能吃苦的,可是也养不起一个病秧子的哥儿啊,再说万一不能生,你让你家儿子娶啊?到时候又是愁啊!”村里人都劝他不要弄个烫手山芋回去。

    向柳氏也明白村里人说的是很有道理的,可是让他就这样看着,什么也不做,他真的于心不忍啊,如果哥儿真的因为这样没了,他估计一辈子都心难安。

    就在这时,向大石也找过来了。

    “大石,劝劝你家夫郎吧,这个哥儿不能沾手啊,要真的想要哥儿,到时候寻个健康的回来养就是了。”村里人对向大石说道。

    向柳氏看着向大石心里也有了丝犹豫,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夫婿和儿子,如果他们不同意,他……

    好在,向大石是个疼夫郎的,看着夫郎左右为难的样子,笑着说道:“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顶多我就当你给我多生了一个哥儿,难道我们自己的孩子,会因为他身体不好就扔了,反正尽所能的养着,不亏心就行。”

    “哎!”向柳氏擦了擦眼泪,两夫夫把小哥儿抱回了家。

    二人用攒了很久的积蓄给小哥儿请了一个大夫,可是大夫看过之后,一直摇头。

    “孩子太小,冻坏了,身体暖不回来,估计很难养活,我这也没有办法啊!”大夫连诊金都没要就走了。

    “我们尽力了,也许孩子和我们没缘分。”向大石安慰夫郎。

    向柳氏看着孩子,他还发出着细微的声音,明明是活生生的,怎么就活不了呢?

    不信邪的向柳氏脱了衣物,贴身抱着光溜溜的哥儿,捂在被子中,孩子自己不能暖回来,他就用身子把他暖回来!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向大石没有阻止,如果夫郎这样做心里好受一点,就让他做吧,他转身进了厨房,给夫郎烧热水,小孩子冻坏了不能泡热水,夫郎还是可以的。

    两夫夫就这样吓折腾,没有想到还真的把小哥儿给救回来了,这个孩子就是向阳了。

    向阳的身子骨确实是像村里的人说的那样,比一般的哥儿弱了那么一点,可是在向家夫夫精心的养育之下,也平安的活到了十来岁。

    十来岁的阳哥儿真的是很乖巧,从来不会乱发脾气,也不会总是吵着要买这个买哪个,他只会安安静静的跟在姆父后面,姆父做饭,他就帮着洗菜切菜;姆父制衣,他就帮着穿线,挑灯;姆父种菜,他就帮着浇水,真的是一个乖巧的让人心疼的哥儿。

    可是阳哥儿快满十岁的某一天,向柳氏发现小哥儿变了,他还是粘着他,可是那种粘不像从前了,就好像他们随时会消失一样,只要他稍微离开他的视线,哥儿就着急的不行!

    对他爹,哥哥们也是一样,如果他们出去干活回来的稍微晚一点,哥儿也担心的不行!

    向柳氏有心想问问哥儿到底是怎么了,可是每次一问小哥儿只是不停的哭,问过几次之后,向柳氏也不敢再问了,只能慢慢的开解他。

    不久之后,向柳氏因为干活淋了雨,发烧躺在床上,人昏昏沉沉的,也只是让孩子他爹买了点药回来喝,可这却把小哥儿吓坏了,抱着他一个劲的哭。

    向柳氏问他到底是怎么了,他也不说话,只是哭。向柳氏没有办法只能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满是无奈的说道:“傻孩子,人吃五谷杂粮,怎么可能不生病呢,喝了药就会好的。”

    向柳氏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是晚上的时候,孩子他爹带着大儿子和二儿子去给人帮工不在家,他喝了药眼皮子直打架,半睡半醒之中,感觉有人进了房间。

    他知道是他的小哥儿,可能是睡前担心他,过来看看,他想醒来和哥儿说说话,可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能听到,感觉到,周围发生的事情,就是睁不开眼,不能说话。

    躺在床上,他就听见哥儿说:“姆父,阳哥儿没有用,保护不了你们,不过你放心吧,我会找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来保护你们的,让您和爹安逸的活到九十九,让哥哥们也娶上漂亮的哥儿,和和美美的生活,再给你们生几个大胖孙子抱。

    不过我可能看不见了,姆父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只要你们好好的,阳哥儿就高兴,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进油锅我都不怕,也愿意的!”

    向柳氏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怎么像是要分别似的,他的小哥儿那么小要去哪里?莫不是他的亲生父姆找过来了,可是就算是那样,他也不该这样啊,小小年纪说什么上刀山,下火海,进油锅的,那是恶人,死人该去的地方!

    向柳氏想起来,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就是睁不开眼,动不了。

    手心,一阵又一阵的滚烫湿意,他知道小哥儿在哭,他的小哥儿到底是怎么了?他想帮他擦干眼泪,想抱抱他,可是他动不了。

    “姆父,我舍不得您,也舍不得爹和哥哥们,我不想离开。”小哥儿抱着他的手哭道。

    向柳氏感觉自己的眼泪也留了出来,可是不管他有多想醒来,他还是动不了。

    “不想走就不要走!”他想对小哥儿喊,可是也发不出声音。

    “姆父,我保护不了你们,我没有用,所以必须得走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向柳氏感觉到哥儿在磕头。

    等他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天亮了,向柳氏坐起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隔壁看看小哥儿。

    他以为他的小哥儿会不见了,可是床上却躺着他的小哥儿,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估计是因为吃了药,才做了那么个奇奇怪怪的梦,向柳氏这样对自己说,也没有叫醒小哥儿,就去厨房忙碌了。

    可是从这天开始,小哥儿变了,他会好多的东西,虽然问他,他都能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可是向柳氏隐隐的感觉到这个不是他之前的阳哥儿了。

    向柳氏还是每天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对任何人多说一句。直到家里三个爷们回来,晚上躺在床上,他终于忍不住了,把之前阳哥儿粘他们的事,他半梦半醒阳哥儿道别的事,还有现在阳哥儿不一样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讲给了自家爷们听。

    向大石想了很久问道:“我们不在家的这些日子,他害过你吗?”

    “没有,他很聪明,也很勤快,现在好多事都是他在做。”向柳氏想了想说道。

    “也许真的像你梦里听到的那样,他是阳哥儿找来保护我们的,我们就当没有发现吧,别辜负了阳哥儿的一片苦心。”向大石搂着夫郎说道。

    “可是以前的阳哥儿去了哪里?他怎么办?”

    向大石不说话,向柳氏也大概能想到,以前的那个阳哥儿多半不在了,不想孩子们听见,向柳氏捂在被子里无声的哭泣起来。

    很长时间,向大石没有像往年一样出门打短工,在家守着夫郎,也守着孩子们,同时暗暗观察着他们家新的阳哥儿。

    这个阳哥儿做饭洗衣,打扫,缝补,喂鸡,养猪,几乎什么都会,而且每天早早的就起来干活,对他们长辈也好,对哥哥们也好,都是非常的好的,把大家照顾的是妥妥帖帖,无形中还总是给他们讲一些浅显易懂的道理。

    人心都是肉长的,向家夫夫渐渐的也真心接受了新的阳哥儿。

    “把他当阳哥儿的双生兄弟就是了,双生兄弟不很多长的一样吗?等孩子们不在的时候,我们给阳哥儿烧点纸钱。”向大石对难过的夫郎说道。

    找了一天,糊弄三个孩子出门了,夫夫二人进山寻了处漂亮隐秘的地方,为小小的阳哥儿建了个衣棺墓,烧了很多的纸钱,不管那孩子在哪,希望他能过的好好的。

    至此之后,向家的生活又走向了正轨,毕竟乡下人,不像那些有钱人一样,有很多的时间用来伤春悲秋,一天不干活,一天就没有饭吃啊!

    不过夫夫变的很听小哥儿的话,几乎小哥儿说什么就是什么。

    渐渐的他们家富裕了起来,夫夫越发相信那个梦。

    多年以后,农家出生的向家人进了城,开了店,向家夫夫以为这就是终点了。可是后来家里的两个爷们,居然一个成了非常富有的商人,另外一个还当上了大将军,都娶了京城大户人家的哥儿。

    儿子孝顺,他们娶的哥儿也很好,生的孙子更是可爱又乖巧,孩子们还让他们关了小店回家享清福,可是闲不住的乡下人,哪能每天在家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呢?

    他们继续开着自己的小店,孩子们也不嫌弃他们,他们一家真的是很幸福。

    再之后,他们家阳哥儿居然当了君后!当了君后的哥儿把皇上,太上皇,太君后,小太子都带到他们家小店来了,说是会会亲家。

    向家夫夫真的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有一天会和皇家做上亲家啊!还有个皇上叫他们爹,姆父!

    有阳哥儿在,向家一家都很好,很好!

    向家夫夫总是叮嘱儿子,儿婿,要记得阳哥儿对他们的好,不能给阳哥儿添乱,他们向家能有今天都是因为阳哥儿。

    孩子们都牢牢的记着,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向家夫夫所说的阳哥儿,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两个阳哥儿!

    后辈在二人仙逝后,看见他们供奉的两个刻有“向阳”名字的长生牌位,都有点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