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37章 亚兽人(10)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我以为我们是很亲近的朋友,没有想到他用关系很一般五个字就概括了我们的关系,也许双亲离异,身无恒产,只能靠自己打拼的我,已经不配成为他的朋友了吧。”颁奖典礼结束以后,钱明在自己的实名制账号下发表了这样一段话,并一个忧伤的表情。

    下面还有匿名的知情人,对这段话的来历做了进一步的解释,把颁奖典礼上林小罗和钱明的对话,断章取义的贴了上去,顺便评论:你出身好就能这样看不起人吗?

    下面一排人心疼钱明。

    还有很多人留下鼓励,安慰的话。

    “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真正的朋友是不会在乎身份,背景,双亲以及家庭的!”

    “某人在困境中离你而去,你一定要更加的努力,让他后悔当初的势力眼!”

    “你很棒,面对困难,还能迎难而上,继续努力!”

    “有些人不过是出生好一点,他没有权利看不起你,因为你是靠自己的努力走到这一步的,不像某人……”

    “不要怕,也不用理,有些人有点钱,有点势,有点才,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一副要上天的样子,迟早会摔下来的!”

    与之相对比的是林小罗的星网账号留言。

    温和一点的是这样的:“小罗,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好歹是昔日的朋友啊,不要因为别人落难了就疏远哦,谁没有失意低落的时候呢,也许你现在很顺利,成功,但是也难保有一天不会落魄啊。”

    “小罗,之前我们很喜欢你的,以后还想喜欢你,但是你不能这样子对朋友哦,有错就改才是好孩子,去和朋友道歉吧。”

    “是的,小罗,穿着古风的衣服的你是多么美啊,心地也要同样善良才行啊,要不然就不可爱了。”

    极端的就难听了,“祝你有一天也双亲离异,一无所有,朋友们也一个个和你划清界限!”

    “最讨厌这种势利眼,黑粉了!”

    “双亲离异碍着你了吗?不要有点资本就随便给别人脸色看!垃圾!”

    “……”

    看到这些信息的时候,林小罗一个人在家,正给家人准备晚餐呢。

    只感觉钱明很搞笑,他这是在卖惨,卖励志吗,哼,他会,他林小罗就不会吗?他可不吃哑巴亏!

    手指飞快的在星网上动了起来,“我说和某人关系很一般,真的只是实话啊,至于某人说是因为他双亲离异,我看不上他了,可是某人又知不知道,我其实是个孤儿来的,幼年双亲就去世了,被亚父同族的朋友收养,我凭什么看不上他呢?我还不如他呢,至少他还有一个生他的亚父在啊!

    有段时间,某人突然对我特别好,然后说没有地方住要住到我家,我当时答应了,可是过后,越想越不对,稍微了解了一下才知道,因为某些不可说的原因,某人和他的亚父被赶了出来,后面还有很多麻烦,大家也知道我本身就是被收养的,虽然家里人都对我很好,但是我更加不能给这个家里带来麻烦啊!

    相识一场,还想从其他方面帮帮他的,可是后来怎么都联系不上,听别人说才知道,他搬到了一个兽人家里,过的挺不错的,我俩就再没联系了。难道我这样也有错?”

    发完这段话,再看那个忧伤的图片,林小罗觉得还欠缺了点什么,无意间看见桌案上有个洋葱,他灵机一动,切了起来,没过一会眼泪就哗哗的流了起来。

    擦干多余的眼泪,只留那么一两滴,还有红红的眼睛,林小罗也给自己摆了个姿势拍了张照片传了上去,弄好这些,他就没管了,认认真真的做起了饭。

    而星网上舆论导向马上又有向另一个方向发展的趋势。

    “原来小罗是孤儿来的,太可怜了!”

    “我就说小罗不可能是那样的人,原来另有隐情!”

    “关系本来就是很一般吗,为什么不能说,某人太过分了,故意引导舆论!”

    “小罗交友不慎啊,以后要谨防某人这种小人啊!”

    “小罗,你还是我的男神!”

    “怎么感觉势利眼另有其人呢,知道不能帮自己了,就联系都不联系了!”

    “想知道某人到底交往了多少个兽人!”

    “心疼小罗!”

    “……”

    到后面钱明亚父那些事情被人扒了出来,钱明来往密切的兽人也被扒了出来,更多的人都站在了林小罗这一边。

    当然林小罗都一无所知,他正哼着歌,做着饭呢!

    晚饭时间还没有到,沈家人就一个个匆匆回了家。

    看见林小罗虽然笑着,眼睛却是红彤彤的,吃饭的时候终于有点忍不住了。

    元帅父亲:“不用怕,明天我把他们都抓起来!”

    药剂师亚父:“要不给你点药,毒哑他们算了!”

    总裁大哥:“要告他们吗?要让他们破产吗?”

    导演二哥:“要让他们在圈子里混不下去吗?”

    军校生三个:“要为给你当保镖和打手吗?”

    林小罗刚开始还一头雾水,想起星网上的事情,终于明白了什么。

    道歉道“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怎么可能没事,哭的那么伤心,眼睛都肿了!那个什么钱明太过分了!”亚父林沧澜气的不行!沈家兽人也都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

    “亚父,我真的没事,都是假的。”林小罗挺感动的。

    “眼睛红成这样,还说是假的有谁相信啊,你是不是介意自己是我们收养的,所以什么事情都不和我们说,你知道的这些年我们都是把你当亲生的一样的!他父亲,几个哥哥们是不是?”林沧澜不仅自己苦口婆心,还拉上家里几个兽人。

    沈家主,沈二哥,沈三哥纷纷点头,唯有沈大哥不做表示,林沧澜给他使眼色,沈子浩依然不为所动,林沧澜气的想打人,这个拖后腿的,小罗那么多好吃好喝的都白瞎了!

    林小罗见了心里好笑,沈子浩要是真的把他当亲弟弟,那么他们就是了,那可不行,不过现在不是公布他们关系的好时机!

    “亚父,您真的误会了,我真的没什么事,至于那张流泪的图,你们看看餐桌上有什么?”

    “什么?”林沧澜还是不相信!

    “洋葱,我是切洋葱的时候呛出了点眼泪,顺便就拍了张照,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所以你只不过是切洋葱切出了眼泪,真的没有哭?”林沧澜有点尴尬,他还特意把丈夫儿子都叫回来了!

    沈家兽人们,“没事就吃饭,吃饭,先吃饭!”大家都避过了那盘洋葱炒蛋!

    饭后,吃着水果,一家人又聊开了。

    “我看见你那张哭的照片真的以为你哭了呢!”林沧澜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就是我也被骗了,就算亚父没有让我回来,我也准备回来了的。”沈三哥说道。

    “不要说你们了,就是我这个导演都相信了!”沈二哥也附和,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么逼真的一场哭戏,居然就是因为一个洋葱,看来他以后拍哭戏的时候,可以让人多准备一些洋葱了!

    “我也是气不过,稍微反击了一下。要不然钱明就要踩着我上位了!应该先和你们说一声的。”林小罗也有点不好意思。

    另外一边钱明和经纪人气氛就不怎么好,“你说你没事去招惹林小什么?现在大家把你那点事情都扒干净了!还得罪了他,你不是知道他后台很硬吗?”

    钱明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心里也有火,“林小罗给我难堪的时候,你不说话,我发留言大家支持的时候,你也不说话,现在大家矛头指向我了,你就有话说了,你这个经济人到底是给我解决问题的,还是添乱的?”

    经纪人有点讪讪的,不管怎么样钱明身后还有付总靠着,他还不敢得罪,“我也就是替你着急,语气有点不好,你谅解一下。”

    “算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钱明心里烦的要命,还是努力让自己平静。说来说去罪魁祸首是林小罗,明明之前都好好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林小罗好像对他有很深的敌意,本来他没当回事,但是现在看来是他低估了对手。

    付明生进来的时候,两个人正尴尬的沉默着。

    “你来了。”对于他的到来,钱明没有什么表示,甚至经纪人拉他站起来,他都坐在那里没有动。

    经纪人借机走了,付明生很是烦闷,明明以前钱明也是这样的,他还觉得有个性,可是今天看着就是有股火,“你之前有过很多兽人?”

    “怎么你是来和我追究以前的事情的?”钱明有点不屑,“付总难道之前就没有过亚兽人,手法那么纯熟不可能吧?”

    “你……”付明生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他是兽人,他是亚兽人能比吗?可是钱明好像一点都没有身为亚兽人的自觉,他终于有点明白,他为什么觉得钱明与众不同,有个性了,钱明更多的像兽人,而不是亚兽人。

    钱明确实是没有身为亚兽人的自觉,在他的认知里,他还是那个男人的gay,这个圈子不就是那样吗,合就在一起,不合就散了,真情确实是有,但是他不认为他能碰上,事业才是他的主心骨,爱情就是调剂罢了。

    经过这件事情一闹,沈家的几人对于星网上的事情特别关注,尤其是关注自家小亚兽人的事情。

    这天,沈二哥和沈三哥都很生气,因为他们在星网上看见林小罗公开承认有喜欢的兽人了,而且还在给兽人亲手做衣服呢,就是那种古风,有漂亮有刺绣的衣服!

    网上都要疯了,都希望自己也能有个这样的亚兽人,可是沈二哥,沈三哥却是要气疯了,他们家的小亚兽人才多大点啊,就要被兽人叼走了,还做衣服呢,让不知道是那里来的兔崽子光着身子跑吧!

    沈子浩回家的时候,就看见他们二人拿着件青色古风长衫外套,衣服还绣了精美的图案,应该是林小罗之前说的竹子,只不过大小不是林小罗可以穿的。

    “你们干什么?”沈子浩问道。

    “大哥,你看,这是林小罗给其他兽人做的衣服,这个臭小子,屁大点就胳膊肘向外拐了,都学会偷偷给别人做衣服了,也不想想哥哥们都还没穿上他做的衣服呢?”沈子熙语气颇为酸。

    “你们动小罗的东西了?”沈子浩语气有点不悦。

    “大哥,我们也是担心小罗,小罗满十八岁了,没成年,但也可以生孩子了,要是被别人骗了怎么办?就算要找兽人,也是要我们先把把关啊!”沈子杰说道。

    “衣服这么好,一看就是用心做的,别让我知道那个臭小子是谁,要不然我先打他一顿,居然敢诱拐我们家的亚兽人,胆子肥了!”沈子熙在自己身上比试了一下衣服,心里那个嫉妒啊!

    “打一顿就解气了?我还要找他十种八种方法,好好整整臭小子,让他知道想要亚兽人不是那么简单的!”两兄弟可算是找到共同目标了。

    “训练室!”沈子浩听他们说完,只说了三个字。

    两兄弟还以为又找到一个同盟呢,跟着去训练室了,先练练也好,以后知道是哪个兽人了,就将他叫到训练室,名正言顺的教导一番,说不定那小子还得感激他们呢!

    林沧澜和林小罗出去逛街了,回家看到三人脸上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还担心出了什么事情呢,结果一问,是三兄弟打架了。

    “你们还小吗?居然还打架!”林沧澜边给他们上药,边说道。

    “亚父,这次真的不能怪我们,小罗有男朋友了,我们说要好好教训诱拐小罗的兽人,大哥不帮忙就算了,还把我们叫到训练室打了一顿。”沈二哥和沈三哥都很委屈。

    “胡说,无缘无故的他为什么要打你们?”林沧澜不相信。

    “亚父,我看您真的该让大哥去相亲了,他都憋的有毛病了!”沈二哥说话嘴角都疼,不过还是要说。

    “男朋友?相亲?”林沧澜突然向沈子浩看过去,林小罗正在给他上药,时不时的还帮忙吹吹,就怕弄疼了的样子,他想起了林小罗说的喜欢他大哥的话。

    林沧澜也不管几个儿子了,拉上林小罗就进了房。

    “小罗,你告诉亚父,你和你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

    “亚父,就是你想的样子,我在和大哥交往,您和父亲不会反对吧?”林小罗没有想隐瞒的,只不过不知道怎么说。

    “你大哥答应了?”林沧澜真的有点佩服林小罗了,他觉得他家大儿子是比他父亲还难搞的存在,居然就被他拿下了,而且是这么短的时间。

    “当然,要不然怎么叫交往呢?”林小罗也有点得意,他的爱人就是这么给力。

    吃饭的时候,沈子杰和沈子熙还一个劲的教导林小罗,“不要别人家对你稍微好点,你就掏心掏肺,死心塌地的对人好,那都是用为了骗小亚兽人的,你还小,条件又那么好,应该多看看,说不定有更好的兽人等着你,我们在星网上看见你说那家伙比你大很多,都参加工作了,这么老的还没有对象,不是无能就是花花公子,你要谨慎啊!”

    林沧澜看看绷着脸的老大,再看看两个小儿子,觉得他们纯粹就是没事找抽。不过他是不会提醒他们的,熊孩子就该被教训一下。

    晚上大家都睡了,林小罗偷偷跑到沈子浩房间,和他商量公布两个人的关系,沈子浩点头了,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林小罗就在餐桌上宣布:“我晚上要带男朋友回家了,欢迎大家参观。”

    沈子杰和沈子熙气的牙痒痒,正事都不干了,直接去找狐盆狗友取经学习怎么考验未来弟夫。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晚上二人回到家,林小罗,林沧澜,沈长鹤,沈子浩都已经在了。

    二人没有看见什么陌生人就问道“人呢,人在哪里?不会是长的太丑,不敢出来见人了吧?”

    “二哥,三哥,大哥……”

    “你闭嘴,不准为他说话!”林小罗想提示他们一下的,直接被二人打断了。

    “可惜了,我问了好多调教弟夫的方法,让他躲过去了!”

    “我还借了工具呢,超级棒,看来是没有机会使用了!”

    沈子杰和沈子熙还当着沈子浩的面讨论着,林小罗只能在内心为他们祈祷了。

    林小罗去做饭了,沈子杰和沈子熙还在说,等饭做好了二人还没有说完,终于要吃饭了,看着满桌子丰富的菜肴,二人又酸上了。

    “是那个人要来,才准备这么多好吃的吧,那个臭小子没有口福就便宜我们了,不过这也从正面反应了一件事,就是他不够重视你,赶紧的把人甩了吧!”

    林小罗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两个哥哥平时对他挺好的,真不忍心他们继续作死下去,说道:“二哥,三哥,其实我男朋友有来的,而且就在饭桌上。”

    二哥,三哥:饭桌上父亲,亚父,大哥,他们自己和小罗,数来数去就六个人啊,哪里有小罗的男朋友?

    “小罗,你男朋友他会隐身术吗?”三哥大笑。

    “如果他真的来了,让他出来吧,我们保证不打死他。”二哥温柔的笑。

    突然,沈二哥看见对面坐着的沈子浩,不仅将鱼肉的刺细心的挑出来,而且直接用自己的筷子喂给了林小罗,而林小罗也高兴的吃了,那个自然,熟练啊,完全不像第一次的样子。

    “小罗,大哥,你们……不会吧?”沈二哥有天要塌下来的感觉。

    沈三哥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二哥,你说什么呢?”

    这个时候沈三光脑响了,沈三想也没想,当着众人的面就接通了,是他的一个朋友,也不管这边什么情况,开篇就说:“沈子熙,你不是让我帮你查你弟弟男友的事情吗,怎么影像还没有传给我啊,这没有人名,也没有影像的,我怎么帮你查他交过几个男朋友,尿过几次床啊?”

    沈二拉沈三,沈三不为所动,还想和人哈拉几句,沈二直接帮他把光脑关了。

    “二哥,你干什么,我还要请他帮忙呢?”沈三很不满。

    沈二已经生无可恋了,“不用查了,你想知道的我都知道,同样,我们的事情人家也都知道。”

    “不会那小子也找人查我们了吧?”沈三说完,饭桌上的人都看着他,搞的他都不好意思再吃了。

    突然间沈三有点毛毛的,看什么都有点不对劲了。

    大哥为什么和小罗坐的那么近呢?亚父父亲为什么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二哥为什么那样说?

    “是大哥!”沈二哥给了他一个答案。

    “是大哥?”沈三反应还是很快的,“我头好疼啊,最近总是抽风,说些胡话,估计是病了,行动言语都不受自己控制了,大哥不要介意啊,我马上就去治!”沈三撒腿就跑!

    沈二紧跟其后!

    沈三朋友和沈三通话突然被中断,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情,直接找到了林沧澜这里。

    “伯父,沈子熙没出什么事吧?说是让我帮忙,什么信息都没给,又突然间中断了通话。”

    林沧澜笑着道:“谢谢你关心他,他没事,还有让你查的事情也不用查了,因为他已经发现那个人是他大哥了!”

    光脑对面:“……”然后是“哈哈哈……”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