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学霸打脸攻略 第38章 亚兽人(11)
作者:元梦圆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有些事情没有说开的时候还好,一旦说开了就有点一发不可收拾了!

    林小罗和沈子浩关系公布没有几天,一天林沧澜回家,没见到人,却先听见林小罗的声音说:“哇,摸着好舒服啊,滑滑的,我还要!嗯呐!”

    那个暧昧啊,林沧澜听着都脸红了。两孩子不会在客厅就亲热上了吧?

    林沧澜挺尴尬的,蹑手蹑脚的想偷偷上楼,却听见门外三儿子的声音,“二哥等等我,一起!”

    这种事情,沈子浩是个兽人没有什么,可是小罗是小亚兽人,被伴侣之外的兽人看到身体怎么办,林沧澜马上改变了主意,快步向沙发走了过去。

    还以为会看到辣眼睛的事情,结果看到的却是林小罗骑在沈子浩身上,不过不是人形的,而是兽形的,整个身子都贴到沈子浩身上了,脸还不停的蹭着沈子浩背上的毛,那个享受啊!其实也挺辣眼睛的,只是不是那种辣眼睛。

    “亚父,回来了,我要去做饭了。”林小罗看见林沧澜起身坐到沙发上,拍了拍大老虎的背说道,“快帮我把鞋子拿过来啊!”

    大老虎看了一眼小亚兽人,真的走过去,开始用爪子扒拉那鞋。

    林小罗:“不要给我把鞋子弄坏了,我最喜欢这双了!”

    大老虎抬头看他,愣了一下,直接用嘴叼着鞋子,拿回来给林小罗了。

    林沧澜和后面回来的沈子杰,沈子熙都看呆了。

    “二哥,我是不是看错了,大哥不仅让小亚兽人骑着他的背,还用嘴帮他叼鞋子?”沈子熙揉揉眼睛问道。要知道除非必要兽人是不让亚兽人骑的,因为骑代表的一种臣服。

    “你没有看错,我也看见了!恋爱真的是毁人不浅啊,那么酷酷的大哥,就这样……”沈子杰觉得他要缓缓,短期内绝对不要找亚兽人了!

    林沧澜这次是真正的,彻底的,服了林小罗了!拿下他家老大还不算什么,沈长鹤当初不是也不喜欢他,照样和他结婚了吗,可是能将他家老大一只大老虎,训的跟个忠犬似的,那真的是大本事啊!

    林小罗还以为他们是嫌弃他脚臭呢,道:“我每天都有洗脚换鞋的,脚不臭,鞋子也很干净的!”说着还自己闻了闻自己的脚和鞋子。

    沈家几人,这就不是臭不臭,干不干净的问题好不好,关键是那是他们家傲气的老大,洁癖的老大,心甘情愿的那样做了好不好?

    “还早再玩会!”大老虎口吐人言说道。林小罗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沈子浩,很是稀罕道:“好!”

    然后没有一点形象的躺在大老虎身上,这里摸摸那里摸摸,那个陶醉啊!。

    “小罗,咱能不这样吗?你可是我电影中男神般的存在啊,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让人无法直视啊!”沈二哥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就是,我好多同学都把你当梦中情人的,说你优雅,高贵,矜持,多才多艺,你要是现在这个这样子让他们看见了得多失望啊!”沈三哥赞同。

    “要不我听二哥,三哥的?我现在是男神级别的人物了,是应该庄重点的,那样喜欢我的人才会多。”林小罗自言自语般的说道,作势要离开大老虎。

    大老虎一爪子扒拉下去,就把林小罗整个弄到肚子上了,还狠狠的瞪着沈子杰和沈子熙,大有再多说一句,就要扑上去咬的趋势!

    沈子熙和沈子杰:郁闷啊,弟弟变成哥夫,就是不好,都不能说教了,他们好想要一个可以打,可以骂,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的弟夫啊!

    吃饭的时候,二人也不得消停,林小罗帮沈子浩夹菜,沈子浩吃掉林小罗不喜欢吃的肥肉,那架势,真有恨不得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样子。

    沈子杰,沈子熙还好说点,顶多就装自己看不见,同时在心里下定决心,以后找了亚兽人,绝对绝对不能这样。

    林沧澜则就有点伤心,难过,失落了。没有对比没有伤害啊,这一对比,他算是看清楚了,他和沈长鹤那是什么夫夫啊,就是一对凑合着过日子的人!

    不过林沧澜同时也是为林小罗高兴的,至少他养的小亚兽人很幸福,不会走他的旧路。打起精神,林沧澜还问道:“小罗,你手上的链子,戒指很漂亮,是子浩送给你的吗?”

    “恩,我说不要,他还一定要买,说是别的亚兽人都有的,我怎么能没有呢?而且亚兽人只有带上兽人送的东西,才像有兽人的样子啊!”林小罗有点特意的说道。

    “子浩这次做的不错,以后要是他有什么不对的,或是欺负你的,你一定要和亚父说,亚父给你做主。”林沧澜看着自己光秃秃的手黯然的说道。

    “子浩说过几天有空了,还要带我去其他星球旅游呢亚父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该有表示的人没有表示,林小罗继续再接再厉。

    林沧澜放下吃了一半的碗:“我吃饱了你们继续吃吧。”他能有什么建议,他和沈长鹤就连蜜月都没有去渡,更不要说平时的旅游了。

    “亚父!”林沧澜一个人上了楼,林小罗在后面追了上去。

    饭桌上,沈家主看着沈子浩,一副都怪你的样子!

    沈子浩:“您不该从自己身上反省反省吗?这么多年了亚父还没有对您敞开心扉,难道不是因为您太磨磨唧唧了吗?”他本来不想管长辈的事情的,可是林小罗对于他们的事情好像特别关心,他不得不插手。

    “什么叫磨磨唧唧,我这叫体贴,绅士,含蓄,温柔好不好,反正你亚父已经和我结婚这么多年了,又有你们兄弟三个了,只要我守着他,他总会明白我的心意的,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那么小的亚兽人都下的去手,还大庭广众之下卿卿我我的!”沈家主快气疯了!

    伴侣不听话,儿子也不省心!

    沈子浩不屑:“是老虎就别装小猫,装着装着真成了猫,亚父被别的兽人叼走了我可帮不了你!”

    “这是你当儿子该说的话吗?什么狗屁兽人,你们亚父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他这辈子只可能有我一个人!”沈长鹤都忘记装高冷优雅温柔了,“话说你们亚父是不是真的认识了其他的兽人,林小罗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他整天和你们亚父在一起难道知道了什么?你们几个臭小子不会是想多出来一个不知道是那里出来的新父亲吧?”

    沈长鹤嘴上说的霸气,其实心里还是很担心的,这么多年了,他知道现在不是林沧澜离不开他沈长鹤,而是沈长鹤离不开林沧澜了,他真的无法想象没有林沧澜的日子该怎么过。

    “目前没有,以后就不知道了!”沈子浩丢出一句话就闭目养神了。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长的怎么样,做什么的,多大了,结婚没有,有孩子没有,花不花心?”沈家主要暴走了,可是任他怎么问,沈子浩就是不再说话。

    踱来踱去,他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了,“那人是什么时候看上你们亚父的?是谁?是不是军部的杨将军?每次他一听见你们亚父的名字就特别多话,我就知道他肯定在觊觎你们亚父还是说是黄家家主,只要遇到,他都喜欢拉着你们亚父说话,估计是想撬我墙角来的又或者是研究院的许博士,但凡看见你们亚父,眼睛都放光了,要说对你们亚父没意思都没人相信……”

    沈长鹤几乎把所有认识的兽人都怀疑了个遍,在他的心中,林沧澜就是那么招人喜欢!

    几个儿子都不想和他说话了,脑补是病,要行动啊!父亲!

    楼上

    “亚父,您是不是生我的气了?”林小罗问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要生气也是气你们父亲,他就是一个混蛋!”林沧澜也气的坐不住。

    “你知道吗,我今天才意识到这么多年都白过了,沈长鹤那个家伙就是个混账!他从来没有给我买过一件礼物,哪怕是一束花,一张纸,一双鞋……从来都没有!当然就更没有正式说过甜言蜜语之类的了,以前就是吃个饭都是隔着老远!更过分的是,到现在为止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的兽形,更不要说骑了!

    臭不要脸的,还说什么喜欢我,喜欢就是这样喜欢的?骗子!我要离婚!”日积月累,林沧澜一下子全部爆发了!

    “小罗,亚父和沈长鹤离婚了,你是会跟着亚父的吧,那三个小子也是讨厌的兽人,就让他们跟着他们父亲吧,反正也已经那么大了!房子我就不要了,那是沈长鹤家的老宅,给他都给他!我不稀罕!

    不过房子里的东西,桌椅窗帘,灯具,包括机器人都是我买的,我要带走,扔了也不便宜这个臭兽人!

    还有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是我种的,也是我亲自照顾的,我也要带走!”林沧澜已经从离婚说到财产分割了!

    “亚父,我当然是一直站在你这边的。”林小罗顺着林沧澜,想让他先冷静一下。

    “那好,我们现在就收拾东西,马上走!”林沧澜说做就做,拿了行李包,手脚利索的开始打包了!

    林小罗:这行动力!

    林沧澜收拾着收拾着,估计是越想越生气,找了件沈家主的外套,扔在地上发泄的踩着,仿佛那件衣服就是沈家主本人似的。

    偏偏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口袋里露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年轻时候的沈家主和一个漂亮的亚兽人!

    林沧澜脸青了白,白了青,愣在了那,连发泄都忘记了!

    林小罗觉得沈家主这下真的是惨了,会叫会闹,会哭会喊,那还好,现在这样默不作声才是真的难办啊!

    “亚父,这个时候不能离婚啊,要不然就便宜了别人了!”林小罗趁机劝道。哎,要不是平时父亲对他还不错,他真的想劝亚父离婚算了,居然和别人拍照,拍就拍了,还放在衣服口袋里,是随身携带吗?

    林小罗推测可能不是沈家主所为,应该是某些人的阴谋,可是就是这样也不可以原谅,沈家主怎么就不能警醒一点呢,这次只是一张照片,要是下次……林小罗想着原身时候的那场算计,看来要父亲和亚父走下去,还得好好给父亲上上课!

    第一课就是论怎么捍卫自己的清白!

    “小罗,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这样有什么用呢,这么多年了,他的心还是不在我身上啊!照片上的是他的初恋,是他的心上人啊!哪怕背叛了他,他还是惦记着人家呢!”林沧澜终于哭了出来。

    能哭出来就好啊,不过害的亚父哭的人,林小罗认为死罪可饶,活罪不可勉!

    “他骗亚父这么多年,让您最好的年华都浪费在他身上了,您即便是要离婚也要先教训教训他啊!难道您要做传说中的圣父?”林小罗鼓动士气。

    “我能怎么办?”

    “让父亲爱上您,到时候您再提离婚。”

    林沧澜摇头,“傻孩子,你父亲要是能爱上我,早就爱上了,何必等到现在呢?再说,哎,算了,他就是不爱我罢了!”

    林小罗:说到底还是不舍得吧!

    楼下,沈家主是心急如焚啊!几个儿子却是不动如山,他真的后悔,怎么就生出了这样的三个兽人呢!

    哎,算了,他认栽了,伴侣喜欢年轻人的那套所谓的浪漫,他豁出老脸照搬就是了,哪怕不会,不是有大儿子夫夫可以学习吗,不就是丢脸一些吗,总比丢伴侣的好。

    想通了,沈家主往楼上走,他家伴侣却是正好下楼来了。

    开口就吓了他一跳:“把衣服脱了!”

    沈家主面对千军万马不变色的脸啊,马上就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

    “孩子们都在呢,要不咱们先回房?”沈家主高兴啊,这是不生气,还有额外的福利啊!正常来算还要等两天呢!

    林沧澜刚开始还没怎么听懂他的意思,看人春心荡漾的样子,又回想自己的话,脸也红了起来,就是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我要和你离婚,你身上的衣服是我买的,脱下来还给我!以后你爱找谁找谁去!”林沧澜直接吼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沈家主气场全开的说道。

    “我要离婚!我要离婚!我要离婚!我就说了怎么了,沈长鹤,你个混蛋!”林沧澜抹了把眼泪,把整个行李箱砸了过去。

    沈长鹤估计是真的被触到了逆鳞,一手接住了行李箱,一手上去抗起了林沧澜。

    “混蛋,你放开我,放开我!”林沧澜拳打脚踢还不说,甚至是泼夫般的扯起了沈家主的头发,可惜啊,沈家主痛的龇咧嘴了,还是不松手。

    在沈家主和林沧澜消失在楼梯口的时候,林小罗终于还是提醒道,“亚父看见您口袋里的照片了,是您和一个亚兽人的。”

    知道父亲不会真的伤害亚父,沈家其他几个兽人都没有阻止。

    “亚父,亚父?我进来了?”第二天中午,听见林沧澜他们房里有动静,林小罗才端着粥进去了。

    林沧澜躲在被子里有点不好意思,没搭理。

    “亚父先喝点粥吧,您昨天就没有吃什么东西,应该饿了。”林小罗装作不知道的喊道。

    林沧澜本来还不想起来的,可是肚子实在是饿的不行了,才坐了起来,喝了满满两大碗的粥,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林沧澜才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是怎么让老大这么听话的,教教我,我要让沈长鹤那个神经病喜欢上我,然后再狠狠的甩了他!”

    林小罗看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满满是欢好痕迹的林沧澜,有点好奇的问道:“亚父,父亲没有给你解释清楚吗?”

    “解释了,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管他的呢,反正他就是一个混蛋,我再也不会心软了!”林沧澜说着“嗯”了一声应该是扯到伤口了。

    林小罗:父亲昨天是把人做的多狠啊,明明昨天误会的情况下都不愿意报复,现在居然黑化了!不过他高兴!亚父就该这样,努力的去争取自己想要的!

    “亚父,您等着,我这就去给您拿秘密武器!”林小罗端着碗出去了,没过一会又回来了,手上还拿着一个精美的小盒子。

    “这是什么?”林沧澜屁股疼,趴着问道。

    “亚父,你说没有看见过父亲的兽形,那您有没有让他看见您的半兽化的样子?”林小罗八卦的问道。

    “为什么要给他看半兽化的样子?”林沧澜不是很明白。

    林小罗摇摇头道:“亚父,我觉得吧其实父亲是喜欢您的,您也不用想让他怎么爱上您了,您以后生气了,或者是想要他干什么了,我告诉您一个方法,一定管用,而且百试百灵!”

    “真的?是什么方法?”林沧澜有点怀疑,真的有这么容易的事。

    林小罗在他耳边一阵嘀咕,林沧澜脸慢慢红了起来。

    “这样真的有用吗?”这个熊孩子,他屁股还疼着呢,就告诉他这样的方法。

    “肯定有用的,上次我就是露出了耳朵,大哥才答应和我交往的,再配上这条豹纹的内裤,一定更管用!”林小罗提着个小裤裤现身说法。

    “刚好一人一件,亚父是花豹亚兽人就要这件花豹纹内裤,我是黑豹亚兽人要这件黑色纹的。”林小罗给两人分配好。

    林沧澜看见那小小的一块,立马抓住藏进了被子里,故作淡定的问道:“外面搭配什么衣服好啊?”他一直是走严谨的学者风的,这些真的是一窍不通啊!

    “不用穿啊,亚父您怎么还是没有明白,就是露出豹耳,穿上豹纹裤就好了。”要说的话说完了,林小罗从口袋中拿了点肉干来吃。

    “也给我点!”林沧澜找他要肉干,信息量有点超出理解,他要吃点肉干缓缓!

    “亚父,您不能吃,肉干是辣的,还是肉,您要快点好,试试我和您说的方法好不好用啊!”林小罗没给。

    林沧澜:“……”

    “亚父,那您好好休息,记得用过后告诉我方法好不好用哦!”林小罗准备出去了。

    “等等,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我记得我没有教过你吧,还有你是小亚兽人,还没有成年的!”林沧澜终于想起来这件事。

    林小罗僵着要开门的手,过了几秒才转身说道:“亚父,您忘记了二哥是拍小黄片的。”

    背锅大侠二哥:此时无病无灾,无缘无故的就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沈家主还不知道针对他的一种极致惩罚,同时也是极致奖励正在酝酿之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