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1章 你哥出柜了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略显凌乱的房间里静谧的没有半点声响,天花板上的灯忽明忽暗的闪动着,偶尔发出微弱的电流声。

    房间的地板墙壁上到处都沾着一些类似鲜血一样,浓稠的红色不明液体。而房间的正中央,一个清瘦的人影正蜷缩成一团,紧紧的闭着眼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半长的卷发遮住了她的脸,看不清样貌。白皙修长的手臂搭在一旁的地上,手腕上同样有一滩触目惊心的红色液体。

    突然,一直紧闭的房门锁悄无声息的转动起来,原本安静的空间有了声响,伴随着钥匙的响动声,还有略有些急促沉重的喘息声。房间里的灯光危险的闪了闪,在房门被打开的瞬间熄灭了。房间陷入了一片昏暗,同时,一声尖锐的喊叫声打破了平静。屋子外头树上栖息的小鸟被突如其来的声波惊吓了,慌不择路的扑哧着翅膀逃窜。

    一直被拉的死死,遮住了所有光亮的窗帘突然被猛的拉开。昏暗的房间瞬间亮堂了起来。一个扎着马尾满头大汗的娃娃脸女生皱着眉头,一边推开紧闭的窗,嘴里不停的数落着:“你看看你,我这才几天没来,你就把画室弄的乱糟糟的,像鬼屋一样。颜料也洒的到处都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凶杀现场。”

    女生身后,房间中央躺着的人缓慢的爬了起来,单薄修长的身形,及肩的棕色卷发,白皙的有些透明病态的皮肤,精致的巴掌脸上,长长卷翘的睫毛下,一双黝黑深邃迷蒙着一层雾气慵懒的眼眸,高挺的鼻梁,薄厚适中有些苍白的双唇。身上穿着一件大大的t恤,身子削瘦的就像是一个刚刚长成的少年。

    “小溪,我这几天一直在赶一幅画,所以没太注意整理,对不起。”席师紫有些歉意的看着许清溪,抬手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她的声音却是与她外表豪不相符的烟嗓,沙哑低沉,但却出人意外的性感好听。席师紫连续在画室里待了五天,总共就吃了两袋泡面和一袋面包,昨天匆匆赶完画被人取走之后,才疲倦的倒地直接睡着了,放在一边的颜料画笔全部没有整理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踹倒,红色的颜料洒的地板身上到处都是。

    “我都懒得说你了,又窝在这里几天,是不是又没吃什么。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就算是忙起来也应该记得吃饭啊,否则把胃再饿坏一次,就有你好受的了。”许清溪不雅的翻了个白眼,一脸无奈的瞥了眼沙发边放着的两个空的泡面桶和一个面包包装袋,连忙走到门口把刚刚拎进来的袋子丢到席师紫身边:“里面有蛋卷牛奶,还有打包的一些烤肉,你先去一边垫垫肚子,我来打扫整理,等你吃饱了顺便把头顶那盏坏掉的灯给换了。”

    许清溪抬头看了看那盏烧坏的灯,无奈的楞了一下会,就开始雷厉风行手脚利落的打扫起来。

    席师紫盘腿坐在角落里,一双深邃黝黑的眸子闪着亮光,她舔了舔嘴唇从袋子里拿出一袋牛奶打开,仰头喝下一大口才看着正拿着抹布擦拭桌子的许清溪,真诚认真的道谢:“小溪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会乱成什么样。”

    一边把桌子上的垃圾丢进垃圾桶,许清溪勾了勾耳边垂下的发丝,眉毛一挑,对席师紫真诚的感谢没有半分感动:“得了吧你,这么口头的感谢我可不需要。还是等哪天你送我一副你画的一副画,这才是实实在在的感谢。”

    席师紫咽下嘴里的蛋卷,伸出骨节分明白皙漂亮的指尖抹了抹嘴角,漆黑的眼珠往下瞥了瞥,有些为难的动了动身子:“小溪,这次的画送出去之后,我想要休息一段时间。你如果想要画的话,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算了,我跟你开玩笑呢。我是你的经纪人,照顾你是我应该的,我们互惠互利我又不吃亏。虽然我真的很想要你的画,但是还是你的身体重要,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画的事情随便,你以后得空随手给我画一幅就行了。”许清溪手上不停的打扫着,随意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听出了认真。

    “嗯。”席师紫点点头,认认真真的把手上最后一口蛋卷咬下,末了还舔了舔手指。虽然饿了好几天,但是却一直没有饿感,直到吃完一小盒蛋卷,饥饿感才袭了上来。

    席师紫是h市内小有名气的水彩画画家,画风狂野中又带着一些内敛,虽然这些年出画少,但是大都是一些精品。大多挂在h市的一些权贵商人的墙壁上。还有一些不远万里来求画的人,所以她的画算来还是有些昂贵的,一幅几天画出来的画能换好几个名牌包包。以前许清溪也跟她要过画,除了挂在家里一幅其余的都是拿出去卖掉。

    许清溪是席师紫的哥哥席杰蓝帮她请的经纪人,平常帮忙打理她的画之外,还照顾她的生活起居。虽然长相甜美可爱,但却是个实打实的财迷,对理财也很有心得,名义上她是席师紫的经纪人,其实她的腰包说不定比席师紫的还要鼓,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富婆。

    忙活了一个大约一个小时,许清溪终于把乱糟糟的画室打扫干净了。席师紫也换好了新的灯,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半躺在沙发上休息。许清溪坐在她一边,从包里掏出两个手机不停的低头按了起来。打开的窗户有阳光透了进来,照在地板上,蒸发了地板上那些还没干的水渍。

    许清溪拿着手机忙会了好一会,才斜眼瞥着瘫倒在一边的席师紫:“对了,你的手机是不是坏掉了。”“手机?没坏啊。”席师紫打了个哈欠,爬起来在沙发缝隙了掏了起来,好一会之后才掏出一部手机:“不过自动关机了,没电了。”

    “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你的手机是用来摆设的吗。一年到头一半的时间都是关机。我好不容易请了个假出去玩几天,就被你妈的电话给闹的没兴致了。你爸你妈打不通你的电话,打到我这里找你。”许清溪接过席师紫的手机,插上充电器然后开机,白眼一个接一个的抛向席师紫。

    “我爸妈找我,我不是跟他们说过我会忙几天吗。他们有说找我干嘛吗。”席师紫半睁着眼睛,一副似乎马上就要睡着的模样。“他们倒是没说找你什么事,只是说要你赶紧给他们回个电话,不过听起来语气”许清溪的话说到了一半就停了下来,席师紫等了好一会,都没等到许清溪的下一段话,这才转头看着许清溪。

    只见许清溪瞪大眼睛看着手中席师紫的手机,满眼复杂不可置信。“怎么了,是不是我爸妈出了什么事。”席师紫皱着眉头,这下有些焦急起来,连忙追问起来,一边伸手将自己的手机从许清溪手里夺回来。

    “不是你爸妈出了事,是你哥你哥他出柜了。”许清溪复杂犹豫的语气落下,席师紫就看到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一条简短的短信,发件人是老妈,只有一行字:家中出事,你哥出柜,速回。

    这个消息让席师紫足足愣了好几分钟,这是怎么回事。她不就是几天没回家吗,她哥就出柜了,这实在是太扯了吧。她那个直男哥哥,竟然出柜了,别说是席师紫,就是许清溪也不相信。

    席师紫没时间多想,只想赶紧弄清楚情况,她火急火燎的连身上沾满颜料的衣服都没换,就光着脚丫往外跑。“狮子,把鞋穿上带上钱包,回去了之后记得给我打电话。”许清溪眼中的难以置信这才消去,就换上了一副八卦的样子,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光,望着席师紫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席师紫匆忙的应了一声,拿起门口鞋柜上的钱包就匆忙的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