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2章 “出柜”还是“出轨”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席师紫一路上火急火燎的往回赶,想不到她不过离家几日没联系罢了,家里竟然出了这样的事。一路上她不停的打着家里的电话都显示无人接听,老爸老妈的手机也打不通,嫂子的就更不用说了。不过她老哥的电话倒是打通了,只是还没等她先开口问话,那头就传来她老哥疲惫而不耐的声音:“狮子,我现在没空跟你们解释那件事情,先让我安静几天好吗。”话音落了,就迅速的挂了电话,而席师紫甚至连口都没来得及开,当再次打电话过去时,老哥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席师紫虽然还没有回家,但是她已经能想象的到现在家里已经乱成什么样子了,老哥明显是一副逃避的态度,一向贤惠柔弱的嫂子估计也只能躲在房间里哭哭啼啼,倒是家里面那两位极其疼爱嫂子,脾气又暴躁的老爸老妈估计现在把家都掀翻了,再加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许清溪还不停的打电话过来八卦,席师紫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掉了,路上还险些闯了红灯。

    对于席师蓝出柜这件事,席师紫还是持怀疑态度的,就她老哥那个看到男人就嫌弃看到女人就流口水的性格,明明就是一个比钢筋还直的直男。再说了,她跟她哥相处二十多年,从来就没发现他有一点点弯的特质。这才结婚两年,一个好好的直男,怎么能说弯就弯了呢,不过她更不相信她的老妈会造谣她老哥出柜。

    好不容易急匆匆的回了家,钥匙一掏出来门刚刚打开,就被房间里她老爸浑厚的暴怒声险些逼退:“你这个逆子,你还有种给我回来。”话音还没落,一个漂亮的花瓶就这么迎面飞了过来,幸好席师紫手脚利落的接了下来,为免误伤,连忙开口:“爸妈,是我,狮子。”席师紫哭笑不得的把小心翼翼护下来的花瓶放在鞋柜上,眼角余光扫了房间一圈。看来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这对霸王龙父母的脾气却是一点没变,好好一个装修精致的房间,硬生生的被砸的跟受灾现场一样,特别是老哥以往送给二老的东西,更是被反反复复的砸了个稀巴烂,连个落脚的地方都得挑着踩。

    “狮子阿,你可回来了。你那个不要脸的老哥阿,不学好阿。”谭泳泳一看家里那个脾气最好最淡定的女儿回来了,一下子就像是有了主心骨一样,哭哭啼啼的靠了过来,攀在席师紫身上不停的抹眼泪。一旁的席素功见到是席师紫,也是缓了口气,抓着席师紫的衣袖也告起状来:“狮子阿,早知道就不让你哥去管公司了,该让你去,那个逆子成天不着家,说是努力工作。现在想想都是糊弄我们,说不定就是日日跟那个狐狸精在一起。”

    狐狸精,老哥出柜男小三插足也能叫狐狸精,好吧,可能在老一代人的眼里无论男女都是狐狸精吧,席师紫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席师紫的老妈谭泳泳出身书香世家,自幼学习书法是市里数一数二的书法家,还在什么艺术协会挂了个副会长的名号。不过别以为书法家都是什么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人,谭泳泳除了年纪符合当人老妈这个条件之外,怎么看怎么不像一个当妈的人,一身清凉的碎花长裙,肌肤白皙紧致,身段凹凸有致,别说她有一对快要成婚的儿女,就算说她初为人母,也会有人相信。更让人觉得头疼的是谭泳泳那用于不要千金小姐般娇气的性格,在家里谁都的宠着她让这她。席师紫和席师蓝从小就没少被这个古灵精怪没有半分当妈自觉的人欺负过。

    而此时,谭泳泳正一脸悲痛,鼻尖红红的躲在席师紫怀里,偷偷的用她的衣袖抹鼻涕。“妈,你先别哭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怎么知道哥出柜的,是他自己告诉你们的吗。”席师紫无奈艰难的拖着那挂在她身上的老妈,踢开沙发上的杂乱的纸盒,然后坐了下去。

    “是你嫂子发现的,你哥在外面跟那个狐狸精胡来,后来我跟你妈问你哥,你哥那个逆子居然说等他忙完了公司的事情,再跟我们解释。我们到公司去找他,他居然跟那个狐狸精出差去了,电话打了也不接,真是长出息了,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席素功保养极好儒雅帅气的脸上满是愤恨,一手搭在谭泳泳的肩头,一边一拳砸在桌子上。

    席师紫大约整理出了思绪,但现在最需要关心的人显然不在房间里,她深吸一口气连忙问道:“那嫂子呢,嫂子现在在哪,她没事吧。”那一对处于自己愤怒中的父母听到席师紫提到李仙妮,无奈的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指向了走廊尽头那扇紧闭的门。

    “狮子,你嫂子这两天不肯吃饭也不肯出门,也不肯跟我们谈谈,就一直待在房间里不肯开门。我们知道你跟你嫂子关系最好,所以想找你安慰她,谁知道你这个死孩子关机了,画室的地址也一直不告诉我们。”谭泳泳说着说着,好不容易止下的眼泪又流了起来,席素功连忙搂住她,轻声安慰。

    “嫂子,能开门让我进去吗。”席师紫轻敲了敲门,房间里安静了一小会就传来了响动声,借着紧闭的房门打开了一道小缝。一个长发及腰清秀温婉的女人探出头来,李仙妮小鹿般清澈的眸子红红肿肿的,满目悲伤的望着席师紫。“嫂子。”席师紫无奈的轻喊了一句,伸手想要抹去李仙妮眼角的泪水,谁知下一秒就被大力的撞到走廊的墙壁上,李仙妮扑进入席师紫的怀里,用力的抓着她肩头的衣服泣不成声的哽咽着:“狮子,你哥…你哥…他不要我了,他跟苏逢秦搞到一起了。”

    等等,苏逢秦,她哥不是出柜跟男人在一起了吗,怎么会跟苏逢秦扯上关系,那个…那个h市最有名的女人。席师紫抱着李仙妮,眼睛瞪大,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原来,她哥还是出柜,而是出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