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3章 大名鼎鼎的女人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提到苏逢秦的名字,h市大概十之*都认识这个女人。就连一向不喜欢杂文趣事的席师紫都听她的大名,可想而知苏逢秦的大名有多响亮。不过苏逢秦出名的原因却是让人哭笑不得,这个几乎天天上娱乐八卦封面的女人,每回传出的消息不是勾上了哪家有妻室的高官富商,就是被正牌夫人公开叫板要废了她。

    其实席师紫知道很多苏逢秦的事情,很多是在同学会上听说的,因为好死不死的,苏逢秦竟是她大学同校高两届的学姐。每回同学聚会,必然会谈论到苏逢秦,一众衣冠楚楚事业有成的同学们不约而同的露出鄙夷的目光,轻佻的谈论着苏逢秦的新欢旧爱,有时轻声吐出污言秽语也不会有人觉得不恰。

    虽然席师紫听到过太多的关于苏逢秦的□□,但是她还是很佩服这个女人的。不为其它,就为当初苏逢秦在学校时那蝉联三年校专业榜首的成绩。席师紫的导师是一个慈眉善目快要退休的老导师,有非常丰富的专业经验和过人的名望,她从进校任教到现在,唯一一个自己主动要的学生,就只有苏逢秦一个,就连席师紫都是别的导师推荐才有幸能和拜在老导师的名下。

    席师紫曾经在老导师那里看到过苏逢秦的笔记,一本记录的厚厚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字迹清秀干净,内容简洁却直切要害,甚至有不少质疑专业领域学者言论的提问,犀利的提问让人头脑一震,不由深思。不过让席师紫可惜的是,自己好不容易佩服的一个聪明过人的学姐,最后走上的竟然不是一条光明万丈的道路,而是另辟蹊径用自己的容貌和身体去换取财富名望,而不是用自己的知识和才华。

    说来可笑的是,以往席家人一起酒足饭饱之后,还曾谈论过苏逢秦。席师紫记得那时,哥哥对那女人也并未有什么好印象,只说了句不是个好招惹的女人,谁曾料想,有一天哥哥居然会跟这个女人掺合到一起。

    “嫂子,你…你是怎么发现哥他跟苏逢秦在一起的。”席师紫拿着一盒纸巾不停的递给从她一进门就一直坐在床边抹眼泪的李仙妮。“其实,你哥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怎么回家了,我和爸妈一直以为他是在忙公司的事情,还怕打扰到他。有一天,妈做了你哥最爱吃的大闸蟹,我想着这是你哥最爱吃的,就带了一点去公司。谁知道…一开始你哥的秘书就慌慌张张的,等我一推开门,就看见你哥跟那个女人衣衫不整的抱在一起。”李仙妮越说越委屈,那肿的跟核桃一样的眼里,又淌出两行泪水。

    “嫂子,你别哭了。哥他不是还没解释吗,可能事情并不是看到的这样,还是等哥他出差回来之后在好好问问他吧。如果他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老爸老妈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席师紫最见不得人哭了,更何况是这个娇弱单纯的嫂子。

    李仙妮在席家因柔弱温婉的性子备受宠爱,不过她一向最听席师紫的话,原本席家两位家长劝了好久她都不肯听,倒是席师紫轻描淡写几句劝慰就让她止住了泪水。她一转身又扑进了席师紫的怀里,一边委屈的蹭着,一边说着狠话:“狮子,要是你哥真的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你就把我带走,让他一辈子都找不到我。”

    席师紫身子僵硬的抱着李仙妮,面上有几分尴尬。其实她一向不喜与人接触,偏偏她这个嫂子跟她腻歪的很,一言不合就扑怀蹭胸,以往她老哥都吃了不少她的醋。

    原本很久没好好休息的席师紫本打算躲去自己的小公寓昏天暗地的睡上几天。只是现在家里仍然一团乱,她不可能在置身事外。只能每日陪着安慰垂头丧气的嫂子,还要给家里那尊脾气暴躁的大佛熄火。几天下来,原本就清瘦苍白的人更加单薄起来,席师紫只能每日盼着她那甩手什么都不管的老哥赶紧回来吸引火力。

    席师蓝最后回h市的消息最先得知的不是席家人,而是许清溪。那个财迷小富婆的消息一向就及其灵通,几乎席师蓝刚刚下了飞机她就收到了风声,连忙打电话通知了席师紫。“狮子,你哥上午刚刚跟苏妖精回来了,一下飞机就迫不及待的去了酒店开房,啧啧,一秒都等不及的感觉。真没想到你哥平时衣冠楚楚斯斯文文的,原来也是个表里不一德花心萝卜,亏我当初瞎了眼还暗恋他。”许清溪一边磨着指甲,一边幸灾乐祸的偷笑,没有半点可惜的样子。

    “清溪,你能不能别幸灾乐祸的那么明显,我家都乱成这样了,你可以稍微表现的惋惜一点吗。”席师紫疲惫的捂脸,躲在洗手间接电话,啪嗒的点燃了一支烟,轻吸了一口。

    “狮子,你是不是在抽烟,你不是刚戒烟吗。你这个死孩子,赶紧把烟给我灭了,你还想不想把身体养好。”许清溪耳朵灵光的听到了打火机的声音,微恼的责备着。“知道了,我哥他跟苏逢秦去了哪家酒店,我去找他。现在他回来了,要是让我爸妈知道他还跟苏逢秦在一起,还不拿刀砍了他。”席师紫应了一句,却没熄灭烟,而是看着那缕烟雾慢慢上升,朦胧了眼前的镜子。

    “明玉酒店,你先去吧。对了,赶紧把烟给我熄了,下次让我看到你抽烟,我不活活掐死你,我就不姓许了…”许清溪仍然啰啰嗦嗦的在电话那头喋喋不休,席师紫摇了摇头,把手机丢到一边,低头看着手中的烟犹豫了好一会才按灭,丢到马桶里冲走。

    镜子里的人苍白的近乎透明,只是那一抹没有涂抹任何颜料的薄唇依旧红艳动人。席师紫洗了个脸,粘湿了的发贴在颈窝有些难受,她顾不得那么多,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拿着手机随意找了个借口,偷偷溜出了家门,往许清溪提起的酒店赶去。

    神情有些恍惚的席师紫坐着出租车到了酒店门口,还差点忘了给钱就跑了,跟司机道完歉之后。又急冲冲的在酒店门口撞到了一个女人,先是一抹清幽的香味从鼻尖飘过,席师紫急忙错开身子,垂在一边的手划过了作料精致丝滑的布料。席师紫因为躲得急,踉跄了两步,但一直冰凉柔软的手轻轻拽了她一把,才没让她摔倒。她自知是自己的错,连忙低头道歉:“对不起,谢谢。”

    握在她手臂的手,指尖修长皮肤白皙细滑,指甲打磨精细涂着艳红的指甲油,光看那手就知道一定是个养尊处优的年轻女人。“没关系,小心点别那么鲁莽。”女人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两对精雕细琢的高脚杯碰撞的清脆声,或是绝世钢琴敲击出的音符。席师紫抬头想看清面前人的模样,但那人却同时扭头了头,侧脸一晃而过,及腰的长发带着一股清香从她面前飞扬而过。

    席师紫看着那个身段窈窕穿着精致西装的女人踩着高跟鞋轻盈的走向酒店边停着的一辆晃眼的跑车,和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拥抱,然后一起上了车,扬长而去。

    席师紫在酒店门口愣了好一会,刚刚那女人,是苏逢秦吗。她不太确定,她曾经在导师那见过那个女人的毕业照,也在杂志新闻上见过,但是仍然不能确定刚刚那一瞥精致绝美的侧脸,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女人。

    席师紫轻吐一口气,敲了敲脑袋,不再想那么多了。赶紧往酒店里走去,她还要去找她的那个闯了大祸的老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