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6章 赴约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席师紫是被闹钟吵醒的,当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不是天花板,而是李仙妮那张化着淡妆清丽羞怯的脸,亮晶晶的眼睛带着笑意近在咫尺的望着她。“嫂子,你这是干嘛。”席师紫被吓的不轻,她抱着被子不停的往后缩,那睡意朦胧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慌,瘦弱的身子还不时的抖一抖,抱着胸口惶恐着往后缩的样子,活脱脱的像个要被非礼的小女生。

    “我吓到你了吗,我只是看时间差不多了,想叫你起床准备准备。”李仙妮原本怀着不安紧张的心情,看到席师紫的反应后,倒是舒缓了不少,她偷偷笑了笑,能把这个平常总一副清冷面无表情的人吓成这样,莫名的让她有些成就感。

    席师紫自然知道这个心里想什么脸上就挂什么表情的嫂子,此刻正在心里偷笑她的反应。她打了个哈欠掀开被子,任谁一睡醒看见那么一张放大的脸死死的盯着自己,都会是这个反应吧。

    跟苏逢秦约好见面的那家咖啡厅离席师紫家并不远,十几分钟的车程。席师紫面无表情的开着车,李仙妮不停的在一边问今天自己的打扮是否合适,会不会不正式。席师紫无奈的一边开着车,一边安慰紧张的李仙妮。

    因为要跟苏逢秦这个所谓的“情敌”见面,李仙妮今天打扮的格外漂亮,平常不化妆的人此时也涂了唇擦了粉彩描了眉,穿着一身粉嫩的粉色长裙,衬的那本就清秀温婉的人更加清丽,就像是一朵沾着露珠的出水芙蓉。

    因为李仙妮一直催促,所以她们提前了半个小时就已经到了咖啡厅。李仙妮坐在桌边不停的喝着咖啡,帮她续杯的服务员都满脸诧异,这个穿着打扮看上去都很得体漂亮的女人,到这里来是为了蹭咖啡的吗,这么不停的往肚子里灌,她续杯都来不及。

    席师紫无奈的抓住李仙妮握着咖啡杯的手:“嫂子,你别紧张。不过就是见一面罢了,她又不会吃了你。”李仙妮苍白的脸上挂着的不安紧张,太过明显,她的手也冰凉的有些过分。以这个状态来见苏逢秦,怕到时候人家一现身,嫂子直接紧张的哭出来,那就把气势都给丢没了。

    “狮子我想上厕所。”李仙妮眼睛瞪的大大的,满脸通红的看着席师紫,额头上竟沁出了一层冷汗,喝了那么多咖啡她憋的肚子难受。“我看她没那么快到,那你先去厕所整理整理。”席师紫推了推李仙妮,示意她去洗手间把汗都擦掉,别把细心画的妆给弄花了。

    望着李仙妮逃命似的抓着包飞奔跑进洗手间,席师紫无奈的叹着气,她的这个胆小的嫂子能鼓起勇气约苏逢秦就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吧。虽然她嘴上安慰着叫她别紧张,可是以嫂子这种胆小的性子,如果真的不紧张那才奇怪吧。

    李仙妮一去就是十几分钟没出来,久的席师紫想去洗手间看看她是不是紧张的昏倒了。她这么想着,就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咖啡厅玻璃门上挂着的铃铛突然清脆的响了起来,席师紫偏头看去。

    苏逢秦几乎是踩着点到咖啡厅的,她推开门时,低头看着腕上的指针正好指向十一点。虽然有事耽搁了一下,但是好在到底还是没有迟到,像这种被正室邀约的会面,如果她迟到了的话,不知那正室会气成什么样。苏逢秦唇角轻轻一挑,露出一个讽刺的微笑。

    果然,是那天在酒店门口惊鸿一瞥的女人,席师紫看着那个低头望着手表站在门口的苏逢秦。那完美的下颚线,在淡薄的阳光下像是蒙上了一层朦胧的金色柔光,低头敛着的眼眸藏在那长长的睫毛下,她的头发不像那天那样披散着,而是利落的盘在脑后,只余下一缕发丝垂在额边,穿着一身剪裁合身的黑色西服直直的站着,再加上微挑的红唇那抹不屑清冷的微笑,看上去干练而孤傲。

    苏逢秦抬头望向大厅,几乎没有看向别人,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的席师紫,然后面上带着得体温和的笑容,没有犹豫一步一步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

    她每走近一步,席师紫就更能看清她的脸。到底是让h市那么多男人魂牵梦萦的女人啊,苏逢秦真的很漂亮,比照片上电视上更加漂亮。那白皙透亮的肌肤,就像是极品的羊脂玉,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精雕玉琢般完美的五官,削瘦修长但凹凸有致的身段,还有那双能让人浸在里面死都不愿出来的桃花眼,比平常那些吹的天上有地上无的明星不知道漂亮多少倍。

    一向对自己的样貌很自信的席师紫一瞬间,竟然有了些自卑的想法。抛开相貌不说,苏逢秦的气场很强大,从她一进门开始,咖啡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自动落在了她的身上,就像是被气流横扫到一样,不约而同的抬头看过来。那惹人妒忌又惹人沉迷的女人,让人第一眼就挪不开眼。

    “不好意思,刚刚结束了一场会议,差点迟到了,希望你们没有等多久。”苏逢秦站定在席师紫对面,微笑的望着她,那双剪水般的眸子里也带着笑意,看上去真诚而温和。“没事的,您请坐,其实我们也刚来没多久。”席师紫眼睛一眨,很快的低下了头。

    “席太太应该去洗手间很久了吧。”坐下去的苏逢秦见席师紫没有再开口说话,便抬手指了指席师紫身边的那杯已经没有冒热气,半口没喝的咖啡。“哦,我嫂子她可能有点不舒服,我去洗手间看一看,您等一下吧。”席师紫这才想起来,李仙妮在洗手间真的待的太久了。“人一紧张就容易身体不舒服,你嫂子她性子又有点闷,还是去看看的好。”苏逢秦轻轻一笑,白皙的指尖轻轻的叩在桌面上。

    席师紫一愣,看着对面那个落落大方高贵漂亮的女人,她一来就知道嫂子会紧张,甚至还知道嫂子性子闷,她这么了解嫂子。而且一进门不问一下,就知道自己是谁,难道是老哥跟她谈过很多家里的事,席师紫心一沉。

    苏逢秦眸子一抬,淡淡的望了眼席师紫,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抬手指了指咖啡杯的握手处:“上面的汗渍干了之后,很容易留下指纹,你看上面全部都是指纹。你嫂子手心应该出了不少汗,在开了空调的咖啡厅里应该不是因为热才出汗的吧。还有桌上摆着的这束花,花瓣上有不少新鲜的掐痕,我正好认识一个性子柔弱又闷的朋友,她紧张的时候也喜欢掐花瓣。至于你,我曾经在你哥办公桌上看过你们家的全家福,所以记得你的样貌。你不用误会是你哥跟我说过什么,我只是把猜测顺口说出来而已。”

    席师紫低头咬了咬唇,眸子闪了闪,这个女人的观察力好仔细啊。“席小姐还是去洗手间看一看席太太吧,时间很长的话,可别真的出了什么状况。”苏逢秦微微抬着下巴,漂亮的眼睛认真的看着席师紫,修长白皙的指尖优雅的捏着调羹在咖啡杯里轻轻搅动着,那看上去真诚而又有些担忧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是作假。

    席师紫点点头,没再说话转身就往洗手间方向走去。她身后一直面带微笑的苏逢秦放下了手中的调羹,望着她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席师紫找遍了洗手间都没有找到李仙妮人,她拉住一个站在洗手间旁边的服务员问了起来。得到的答案是,没多久前,一个面容苍白看上去很紧张慌乱的漂亮女人问他咖啡厅里有没有后门,然后从后门离开了。

    席师紫懵了,她嫂子竟然一个人偷偷溜走了。明明是她非要来见苏逢秦的,在这关键的时候,她竟然尿遁了,留她一个人在这里面对苏逢秦。席师紫哭笑不得的摇着头,她现在想的是,该怎么去跟那个坐在那位置上悠然喝咖啡的人解释,约她见面的人在洗手间里消失了。

    席师紫深吸一口气,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她早就该习惯了这几个擅长坑人的家人。该说的还是得说,该问的还是得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席师紫有些不喜欢面对苏逢秦,但是总要去跟别人解释,她嫂子无缘无故的放了她们两人的鸽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