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7章 一支花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苏逢秦唇角轻挑面带微笑的端坐在沙发上,一声干净漂亮的西服,悠然的端着咖啡杯偶尔低头轻抿一口,看上去心情很是不错的样子。咖啡厅里已经有不少人认出了她,附近好几桌的人都偷偷摸摸的头靠头嘀咕着,偶尔用好奇玩味的目光扫向她。但苏逢秦好像没有察觉到那些异样的眼光一样,秋水般潋滟的眸子认真的望着桌面上那几朵艳丽的红色玫瑰花。背脊挺直的坐着,手肘随意的搭在桌面上,修长白皙的指尖落在自己的颈窝,勾着精致诱人的锁骨边的一条漂亮的项链把玩着。

    席师紫在洗手间门口踌躇了好一会,才慢慢的挪回了位置边。

    “苏小姐不好意思,我嫂子她突然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就近从后门离开了。走前她说下次如果苏小姐有空的话,再请苏小姐一起吃饭,给您赔礼道歉。”席师紫说这话的时候,尴尬的咬着唇,弱声弱气眼神闪烁的低着头,面皮到底还是一红。现在的状况情形,就是她嫂子临阵脱逃放人鸽子,约人的人是她嫂子,跑路的也是她嫂子,怎么看来都是她们理亏。只是现下她嫂子逃的干净,就剩她这个陪着来的人,坐立不安的尴尬脸红。

    “没关系,身体不舒服对吗,我能理解。”苏逢秦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眸子一抬飞快的扫了眼那低着头局促的人一眼。明明看上去应该是明白自己被人放了鸽子,可是看上去又好像真的一点不快都没有。原本心砰砰跳一脸尴尬表情的席师紫见苏逢秦这么理解的样子,心中暗暗送了一口气,连忙抬头轻咳一声:“苏小姐不见怪就好。”

    以苏逢秦声名狼藉的名声,席师紫原本还以为她是个仗着自己有才有貌,是个霸道刁钻的女人,说不定会好好刁难她一番。倒是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好说话,这倒是让席师紫对她的印象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改观。

    两人客套了那么几句之后,又陷入了沉默之中。席师紫本来就是不是个擅长交际的人,话也不多。苏逢秦没跟她搭话,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只好蜷着肩膀捧着咖啡,一口一口的往肚子里灌。

    对面的苏逢秦依旧是一副淡定温和的样子,面带笑意的沉默着,一手把玩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目光偶尔落在席师紫身上。

    气氛尴尬而诡异,席师紫莫名的觉得有些心慌不适。她一向不喜欢被人打量,尽管苏逢秦的目光很友善又不算失礼,可她仍是觉得不舒服,有些坐立不安的感觉。席师紫虽然是个有点名气的小画家,可是平常也就喜欢躲在画室里画画,偶尔打打游戏,除了家人和许清溪她很少和人打交道,在公共场合露面总是会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

    席师紫这样的性子根本就不适合职场,她自己也是知道的,所以从大学毕业之后她几次拒绝了父亲要她去公司帮忙的请求。为此,爱清静不喜吵闹的她,甚至搬了画室也不曾告诉家人,唯恐哪天他们找上门,毁了她清静。

    苏逢秦不紧不慢的喝着咖啡,一边看着对面的这个女孩。她曾在席师蓝的嘴里听到过好多次席师紫的名字,席师蓝对自己的这个妹妹评价很高很骄傲,她不止一次听席师蓝喝醉之后念叨,席师紫小小年纪就已经是个有名气的画家,不骄不躁性子冷清,最重要的是她能一直保持本心,虽然性子冷但是单纯无害。

    有些局促的女孩五官清秀,皮肤白的有些病态,偏偏那抹薄唇又红的像鲜艳欲滴的玫瑰,穿着简单的纯白色宽大的t恤,衬得清瘦修长的身子更加瘦弱。她身上的气息干净而清纯,眼睛黑亮的像不谙世事的孩童,可又掺杂着不染烟尘的几分清冷,及肩的栗色卷发看上去柔顺的想让人去摸一摸。

    苏逢秦望着席师紫,看着看着眸子慢慢的朦胧了起来,似乎透过她在看一些其它的东西,唇角露出了一抹怀念苦涩的笑。

    席师紫只觉得苏逢秦打量的目光越来越怪,她轻轻咳了一声,打算找个借口马上离开:“苏小姐,今天的事谢谢您能谅解,我还有其它的一些事,就先”只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苏逢秦打断了:“我听席总说,席小姐跟我是校友。”“啊,对的。苏小姐的确是高我两届的学姐。”席师紫楞了一下,对面的人已经收回了目光,低头看着手中的咖啡杯。

    “你也是在李教授手下实习吧,没想到我们倒是有几分缘分。李教授她可是不轻易收学生的,看来席小姐的确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啊。”苏逢秦面上的笑容得体而温和,看上去很美,可是席师紫却总是觉得她的笑容太过虚华公式化,敷衍而疏离,她的眼睛明明没在笑,嘴角却一直上扬着。“是的,我时常听李教授提起苏小姐,她说苏小姐是她教过的最好的学生。”席师紫认真的看着苏逢秦的眼睛。

    “是吗。”苏逢秦似乎楞了一下,接着面无表情的歪了歪头,不知道是不是席师紫的错觉,她似乎看到苏逢秦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掩藏极深的忧伤。“嗯,李教授的桌上一直还留着她跟苏小姐的合照。”席师紫犹豫了一下,才开了口。她对摆着李教授桌上的那张照片印象很深刻,照片上白发苍苍的李教授笑的温和慈祥,而靠在一边的苏逢秦是一副青涩的模样,在阳光下笑的灿烂而真诚,清亮的眸子带着张扬和倨傲,跟现在这个看上去温尔柔和的人判若两人。

    苏逢秦敛下了眸子没有再说话,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拿起接听起来,低头应了几句就挂断了。然后抬头看着席师紫,面上又恢复了那得体的笑容,她微微眯着眼慵懒的往后靠了靠,将手机丢进了一旁的包里:“席小姐,我待会有个会议要开,所以这次我们的谈话只能遗憾的中止了。不过我听席总说,你会接手跟我公司的项目,到时候见面的机会就多了,今天跟你聊的很开心,我很期待以后跟席小姐的合作。”

    “席小姐,下次再见。”苏逢秦离开之前,站起身将手伸了过来,与席师紫握手离别。那柔软滑腻微凉的触感跟上次在酒店门口触碰的感觉一样,肌肤轻轻接触而后抽离,整个会面,苏逢秦一直保持着礼貌温和的微笑,让人觉得如浴春风。

    席师紫看着苏逢秦拎着包包,摇曳多姿走路带风的离开,从一开始就有些发蒙的脑袋这才清醒过来。跟苏逢秦接触之后,她真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知书达理高傲漂亮的女人,会是别人口中那个只会破坏别人家庭,出卖身体踩着男人往上爬的女人。到底是传闻不可信还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苏逢秦太过会掩饰,席师紫摇摇头,双手插在口袋里准备买单离开。

    谁知道席师紫准备买单的时候,走过来的服务员却拿着一朵新鲜带着清香的栀子花递给她,微笑着说:“这位小姐,苏小姐已经买过单了,她吩咐我您离开的时候把这朵花送给您。”

    席师紫整个人都懵了,这是什么意思。买了单就算了,为什么还要送她一朵花,苏逢秦这是什么意思。手中的白色栀子花还沾着露水,简简单单没有半点装饰,带着一缕清香在她鼻畔萦绕,席师紫摸不着头脑的挑眉,回家的路上她思索了许久也没想到答案,只能作罢,或许苏逢秦不过一时兴起罢了,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不过这朵栀子花倒是新鲜漂亮,带着淡淡的清香让人心情愉悦,收到过许多包装精致的花束花篮的席师紫倒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简简单单似随手一般,送了一朵花,让她觉得有些新奇和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