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9章 酒店偶遇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席师紫进公司走马上任当天晚上,许清溪就打电话给她约她出去一起庆祝,说是祝贺席师紫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艺术家终于踏入人间,体会凡间疾苦。席师紫哭笑不得,她怎么听不出许清溪那戏谑幸灾乐祸的语气。

    席师紫虽然宅,但也不是个完全与社会脱节的人,偶尔也会跟着许清溪去鬼混。许清溪这个小富婆别的不说,对吃喝玩乐这件事那是一个门清,h市有多少夜店,哪家餐厅最美味,哪家洗浴城最正宗,只要问她,绝对会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h市刚刚开张了一家夜店,许清溪马上就得到了消息,并且在第一时间拿到了一张vip贵宾卡。说的好听是替席师紫庆祝,其实就是带着席世紫去探路。席师紫虽然知道许清溪的心思,但是因最近这些事有些烦闷,她自己也想出去喝几杯酒,所以倒也欣然答应赴约。

    刚开张的酒吧很是火爆,到处都挤满了人。席师紫站在门口时,就被那么密密麻麻的人吓住了,心里打着退堂鼓。站在一旁的许清溪看着席师紫倒退了一步,连忙死死抓住她的手,拼命往拥挤的人墙中挤去。她可是好不容易把席师紫框出来的,哪能这么容易就让她跑了。

    席师紫觉得她此时最后悔的事情,不是答应老哥去公司上班,而是答应许清溪来这个新开张的夜店。也不知这家夜店是什么来头,开张的头天竟然就火爆的让人挤都挤不进去。许清溪仗着人娇小灵活,拽着席师紫见到缝隙就往里钻,可苦了后面被拉的踉跄的席师紫。

    被人连续踩上了好几脚,脸上胸上也被肘击了好几次,席师紫一脸苍白满眼惊恐的躲闪着快要撞上的人,还要屏住呼吸,人□□杂中间,各种奇怪的味道传来,浓烈的香水味汗臭味体味,偏席师紫嗅觉格外灵敏,闻着那些味道就像是从地狱里头走了一遭一样。

    好在许清溪到底是有办法,挤到一个工作人员身边亮出了她的贵宾卡,然后被护着从另一个昏暗的小通道里进入夜店。

    这家夜店装修的极其的精致华丽,头顶上五光十色的闪光灯不停的闪耀着,激烈动感的音乐能让人的心跳都跟着急促起来。一个圆形巨大的舞池里一大堆人挤在里面群魔乱舞,吧台边上也围着一群摇头晃脑喝着酒的人,面色红润瞳孔放大。

    许清溪的贵宾卡是能进入夜店第二层的,电梯入口,几个穿着西装带着对讲机高大的保镖死死的守住入口,偶尔拦住想要硬闯的人。凭着贵宾卡,许清溪和席师紫被客气的请进了电梯。

    “被吓住了,其实我也没想到今天居然有那么多人。”电梯里,许清溪一边整理着身上被挤得皱巴巴的衣服,一边笑的眉眼弯弯,看着一脸苍白还没缓过劲来的席师紫。“如果待会二楼还是那么多人,我立马回家。”席师紫轻飘飘的瞥了许清溪一眼,低头皱眉看着鞋上的几个清晰的鞋印,她可不想待会再被人踩上几脚。

    “放心吧,这里绝对不会像下面那么挤。”许清溪笑嘻嘻的从包里拿出化妆镜,重新涂上一层粉色的唇彩。电梯门叮的打开了,眼前的光线顿时亮了起来。许清溪脸上露出兴奋的笑意,回头对着席师紫叮嘱了一句:“跟着我。”就施施然的走入了人群中。

    二楼比之一楼的确人要少一些,但依旧是热闹非凡。二楼的装修似乎更加精致漂亮,音乐灯光跟楼下比也是天壤之别,酒盏交错,男男女女依靠在一起或翩翩起舞或谈笑风生,酒精跟呢喃缠绵的音乐更是添了几分暧昧。

    明明是第一次来,许清溪却像是熟门熟路一样,带着许清溪到了角落一个小沙发坐下了。“怎么样,这里是不是好多了。”许清溪眸子发亮的四处打量着,抬手打了个响指引来了一个高大帅气的服务生。

    许清溪叫了几杯酒,然后慵懒的端着酒杯靠在沙发上,目光一寸一寸的打量着舞池里摇曳的男女,看上去格外的放松。席师紫对这个夜店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她还惦记着被踩脏了的鞋,从桌子上抽了几张纸低头认真的擦着脚上的鞋印。“你说你,到了这种地方就不能放开点吗,别绷着一张脸,你这个样子怎么会有人上来勾搭你。”许清溪眯着眼没好气的踹了席师紫一脚。

    “我来这可不是勾搭人的。”席师紫端起桌上一杯淡绿色的酒微微抿了一口,淡淡的酒精味混合着柠檬的清香,倒是让她眼睛一亮。“不是来勾搭人的也是来放松的,哪有人放松了还是你这幅样子,无趣的很。”许清溪那一脸的鄙夷太过明显,她就是看不惯席师紫那到哪都是一副端着的样子。

    “我本来就无趣,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席师紫抱着酒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懒得去反驳许清溪。“哼,我懒得管你,要不是怕把你这个财神爷憋出病来,我才不带你出来。”许清溪气结,就算是到处吃得开圈里有名玩的开起的她也拿,这死板软硬不吃的席师紫没办法。

    两人正置气时,一个浓妆艳抹身材火爆的女人端着一杯酒走过来,毫不客气的坐在席师紫身边,眼神魅惑的看着她:“哈喽,美女,有没有兴趣跟我喝一杯。”席师紫淡淡的看了眼贴着她坐着的陌生女人,端着酒杯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不客气,我没兴趣。”“呵呵,说的这么直白,一点面子都不给吗。”女人丝毫没有被拒绝后的尴尬,她伸出舌头舔了舔酒杯,眼神饶有兴趣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席师紫。

    一直慵懒翘着二郎腿的许清溪噗嗤笑出了声,在那女人看过来时举了举酒杯:“美女,她就是个不解风情的直人。要喝,不如跟我喝一杯。”女人的目光在许清溪身上来回扫了两圈,见许清溪也是个长相甜美的美人,立马换了目标,起身坐到了许清溪身边,两人靠的极其近,贴着头不知在嘀咕什么,偶尔两人相识一笑,放在一旁的手指也不知什么时候纠缠在了一起。

    坐在一旁的席师紫依旧面无表情的喝着酒,她早就对许清溪那男女不忌的性子见怪不怪了。许清溪虽然财迷,但是也活的极其的轻松随意,对于自己双性恋的取向也欣然接受,用她的话来说就是,睡一个帅气的男人跟睡一个漂亮的女人,成就感跟快感是一样的,所以何必在意上的人是男是女呢。

    身旁的两个人暧昧的纠缠着,没空搭理席师紫。席师紫也乐得轻松,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桌上那口味清淡的酒,她来夜店唯一的目的就是喝酒,一边以旁观者的姿态看着那些原始冲动浑身散发着荷尔蒙的人纠缠,一边喝着酒。

    只是没一会,她飘忽的目光就被另一个角落越围越多人的地方吸引过去了,接着那围着的人群里似乎爆发了一阵哄笑声,然后一个愤怒的男声响起:“苏逢秦,老子请你喝酒是看的起你,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个□□罢了。”

    “你是听不懂我说的话吗,滚。”好听女声带着几分冰冷熟悉,席师紫瞬间反应了过来。那是苏逢秦的声音,那个女人也在这里吗。席师紫站起身,仗着站在高处,很快就在人群中心一眼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衬衫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

    苏逢秦眸子有些涣散染着几分醉意,脸上表情冰冷,她慵懒的靠在吧台边,一手随意的端着一个玻璃杯摇曳着杯中的酒液。一尘不染的衣袖整齐的卷起在手肘边,露出了白皙优美的手臂,面对着一个咬牙切齿外表凶狠的男人,没有半分惧意,红唇边带着一丝不屑讽刺的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