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10章 送她回家?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夜,市中心边缘,一家富丽堂皇名叫“r”的新开张的夜店,正热闹非凡。相比群魔乱舞拥挤不堪的夜店一楼,二楼显然要更好一些,装修更加精致灯光更加迷离,里头的人穿着也更加得体。

    暧昧的闪光灯下,动感十足的音乐喧嚣吵闹着,舞池里的男女依旧贴身热舞纠缠着,看上去似乎一切都热闹而正常。只是却有那么一处并不寻常,在大厅的一处角落里,正围着一些人,端着酒杯带着看好戏的表情兴奋的往角落的吧台张望。

    席师紫放下酒杯,看着在黑暗中与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拉扯的苏逢秦,犹豫的偏头看了眼许清溪。谁知道许清溪正仰躺在沙发上,身上压着那个刚刚才认识连名字都不知道,化着浓妆衣着清凉的女人,两人正紧紧贴着身子拥吻。

    摇摇头,席师紫对许清溪的开放随意早就见怪不怪,她也知道这会许清溪是没空理她了。她踌躇了几步,终于还是往那混乱的角落里走去。本来依席师紫的性子,是不愿往人堆里扎的,可是她到底跟苏逢秦认识,虽然不是很熟,但以后还是经常来往的生意拍档,于情于理她都应该过去看看,看样子苏逢秦是有麻烦了,她若是能帮的上忙的话也好。

    “不好意思,让让。”席师紫一边皱着眉头,一边礼貌的打着招呼挤开人群往那被围住的角落,艰难前进。伴随着被推开人的埋怨声,席师紫终于挤到了人群前,一眼就看到了穿着一身白衬衫,挽起长发,打扮利落漂亮的苏逢秦,还有在她对面一个领带扯的歪歪扭扭,面色阴沉的年轻男人。

    “苏逢秦,h市谁不知道你的名声。不过一个踩着男人往上爬的□□而已,老子请你喝酒是看的起你,别他妈给脸不要脸。别人可以把你捧上去,老子照样能把你拉下来,到时候你可别求着老子上你。”打扮光鲜亮丽的男人,面带凶狠,出口的话嚣张而粗俗不堪,席师紫下意识的皱了眉头,无论怎样,一个当众羞辱女人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男人放完狠话似乎有些得意,蔑视着苏逢秦,不屑的笑着。只见下一秒,对面的人手一抬,冰凉的酒液就这么狠劈头盖脸的浇了过来。“哗…”周遭的人突然都同时哇了一声,用看好戏的目光看着那被迎头浇了一脸酒的男人。苏逢秦面色冷凝的把手中空了的酒杯放在吧台上,不卑不亢语气平静:“赵晨莘,你嘴巴放干净一点,我再说一遍,你马上给我滚。”

    席师紫眉头微微挑了挑,苏逢秦这样的态度,竟然让她觉得好生帅气,心底暗暗生出一丝钦佩。

    红褐色的酒液从昂贵的西装下往下滴落,在地毯上留下一滩水渍。赵晨莘瞪着眼看着苏逢秦,似乎有些愣住了,他没想到苏逢秦居然敢当众泼他酒。“你居然敢…”不过他很快就从周围的哄笑声中反应过来,一张小白脸以目光可见的速度涨红,泛着血丝的眸子恶狠狠的瞪着苏逢秦,垂在一边的拳头慢慢握紧抬了起来。

    席师紫心咚的一跳,这个男人不会恼羞成怒的当众打人吧。她脚一抬刚想上前,就听见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声:“畜生,你想干嘛。”那声音大的压过了大厅的吵闹声,让人耳膜都有些疼。围着的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道,一个穿着旗袍戴着类似古代发簪的女人正款款而来,女人长的及其的艳丽妩媚,特别是那双眼睛,若有若无的透着魅意。

    女人的排场很大,身边站着一个身材高大,修剪精致胡须面色阴沉的中年男人,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和对讲机的保镖。那女人的身材极好,走路时腰肢轻摇,头上的发簪随着步子跟着轻轻摇动,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略过席师紫走到苏逢秦身边,慵懒的揽过苏逢秦的肩。面带娇媚笑意的望着那个一动不动,木若呆鸡的年轻男人:“赵公子好威风啊,我这店才一开张,你就给我捧这么大的场,看来下回我得亲自备礼上门答谢。”

    男人没答话,局促的缩了缩肩膀,面带惊恐的看着那个站在女人旁边,留着胡须的中年男子,结结巴巴的开了口:“爸,您…您怎么在这。”围观的人群又是一众哗然,今天这出戏真是越来越热闹了,当众逞威风的赵公子爷,居然碰见了他老子。

    “丢人现眼,还不给我滚回家去。”赵云非恨铁不成钢的狠狠瞪着他那个品行不端,没半点出息的儿子,咬牙切齿的哄人。听赵云非的语气,赵晨莘身子一抖,惶恐的后退了两步,拨开人群逃似的狼狈跑走。周遭的人,窃窃私语捂嘴偷笑着,这可真够丢脸的,看来这嚣张跋扈的赵公子这回十有*会被狠狠教训一顿了。

    “是我教子无方,苏小姐,我替我那不成器的儿子给您赔礼道歉。”赵云非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倒也是有礼貌有教养的人,当众就给苏逢秦鞠了一躬赔礼。苏逢秦拍开搭在肩膀上的手,面色淡然:“赵董不必这么多礼。想来今公子应该是喝醉了,我不会跟一个神智不清的人计较。”说来说去都是场面话,赵云非自觉不好意思,只能又道了几声歉

    ,就匆匆离开了,看样子应该是回家去教训儿子。

    “没事吧,你喝醉了。我看你也没心情继续待在这了,不如我送你回家吧。”那个一直贴着苏逢秦站着女人笑嘻嘻的拉起苏逢秦的手,看上去很是亲密的样子。不过苏逢秦样子很冷淡,她退开两步:“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你喝醉了,开车危险,别人送我也放心。”女人又贴了过去,也不忌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席师紫见事情这么快就解决了,也没自己什么事,就打算离开。

    苏逢秦皱着眉头躲开甄芦笙的靠近,眼角余光正好瞥见要走开的席师紫。她眼睛一亮,唇角一扬喊住了席师紫:“席小姐”席师紫驻步回头,苏逢秦眨眼间就出现在她身边,一缕清幽的香气飘过,她的手被苏逢秦挽起。

    “这位是我的朋友,有她送我回家就可以了。甄老板今天才开张,应该忙的很,就不麻烦了。”苏逢秦没等甄芦笙开口,就语气极快的下了主意。一旁被挽住正默默想怎样不留痕迹挣脱的席师紫闻言,诧异的偏头看着苏逢秦,这是…要自己送她回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