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11章 面具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你是认真的吗,让这个你根本就不熟的小姑娘送你,而不是我。”甄芦笙似笑非笑的看着苏逢秦,一双娇媚的眸子里隐藏着几分不悦。”“甄老板还是忙自己的事去吧,至于我想让谁送,是我自己的事。”苏逢秦语气冷淡目光疏离的直视着甄芦笙。

    一旁的席师紫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微妙感觉来,直觉告诉她,苏逢秦和对面那个穿着旗袍气质出众的漂亮女人关系不简单。她站在一旁默不作声,只觉得有些尴尬,开口也不是离开也不是。只能眼神飘忽的往许清溪在的方向看去,哪知她定睛一看,许清溪原本待着的沙发上已经被另外的一男一女占据,而许清溪和之前纠缠在一起的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她暗叹一声,那个该死的女人又丢下她去跟人鬼混了,不过这早已不是第一次了,想来她已经习惯了。

    “席小姐,麻烦你了,能送我回家吗。”耳边有带着酒味的热气轻轻吹过,耳朵有些痒,席师紫偏头在自己肩膀上蹭了蹭。而苏逢秦眸子里带着几分醉意几分迷离,就这么望着席师紫。“嗯,好。”席师紫自然猜到苏逢秦是不想让那个女人送她,才顺手把她拉过来救场,好在她也识趣,没多问就一口应了下来。

    “既然你非要这样,那好吧。”甄芦笙挑唇似笑非笑的看向席师紫,上下打量了起来。那打量的目光直白而透彻,有那么一瞬间,席师紫觉得自己就像是脱光了衣服被人随意打量一般,她皱了皱眉。一个瘦弱的身影往前了两步,正巧挡住了甄芦笙的目光,苏逢秦敛了眸子不悦的看着甄芦笙:“甄老板,告辞了。”

    说完,苏逢秦就拉着席师紫的手往外走。席师紫没有挣脱苏逢秦抓着她的手,走了没几步,就听见身后甄芦笙带着笑意的声音:“席小姐,麻烦你送她回家。下回你若是再到我这来,我给你免单。”“别理她。”苏逢秦低着头轻声说了句,席师紫点点头跟着苏逢秦慢慢走出了大厅。

    虽然感觉出来没多久,可是一走出夜店才发现,除了身后的一片热闹喧嚣,大街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一阵微风吹来,竟让人觉得有几分寒意,幸好席师紫出门时不忘在身上套了件薄外套,她拉了拉衣服。转头时,才发现一旁沉默不语的苏逢秦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此时正抱着胸口微低着头跟她并排走着。

    “席小姐,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苏逢秦停了脚步,她微仰着头看着席师紫,她们正好站在一个路灯下,而席师紫比苏逢秦高上那么一点。路灯洒下暗黄色的光,柔和的面容上像是蒙上了一层透明的柔纱,显的有些朦胧。“苏小姐不用客气。”席师紫目光落在一边,低声应了一句,然后慢吞吞的脱下了身上的外套。

    苏逢秦楞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席师紫要做什么,她抬手按住席师紫拎着外套想要递过来的手,轻轻一笑:“不用了,自己你身上这件t恤比我还薄,就不要学人体贴风度了吧。”席师紫被这么一拒绝,原本就有些不好意思的她,脸微微一红,尴尬的收回了手。

    苏逢秦一改在夜店里对赵景華的冰冷和对甄芦笙的疏离,唇角微挑目光柔和的看着席师紫:“你开车来了吗。”“没,我搭朋友的车过来的,她有事先离开了。”席师紫耸了耸肩,真实的情况应该是,许清溪去约炮又把她忘记了。“这样啊,那拦一辆出租车,我送你回家吧。”苏逢秦点点头,想了一会就下定了主意,然后转身向着马路,开始拦车。

    等等,不是应该她送苏逢秦回家吗,这还是刚刚在夜店里苏逢秦请求她帮忙的啊,怎么现在又反过来了席师紫脑瓜不灵活的转了一圈,站在苏逢秦身后,她疑惑的挑眉:“苏小姐,你喝醉了,应该让我先把你送回家吧。”“我们不一样。”苏逢秦没有回头,冲着一辆开过来的出租车招了招手。

    这跟不一样有什么直接关系吗,席师紫又摸不着头脑了。那辆出租车并没有停下,而是疾驰而过,苏逢秦放下手,转身看着席师紫,见她一脸懵懂疑惑,轻笑出了声:“我比你年纪大,在外面闯荡的时间也长,对保护自己有信心。但是你不一样,你初出社会没多久,又是一个小姑娘,送我回去之后,还得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所以,还是我送你回家吧。”

    “可是你喝醉了,你一个人回家才不安全吧。”席师紫并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危险,反而是苏逢秦,一个貌美如花声名狼藉的女人,大半夜的独自回家,应该会比她更不安全吧。席师紫在心里嘀咕了一下,又暗自啐了自己一口,什么叫声名狼藉啊,怎么能这么想呢。那些都是传闻罢了,虽然她和苏逢秦算来就见过两面,但是她莫名的觉得这个女人并不是像传闻里的那样不堪。

    “你觉得我喝醉了吗。”苏逢秦不知道此事席师紫正在心里为她正名,反而眨了眨眼轻笑着偏头反问。那一瞬间的娇俏狡猾的模样,与之前的样子,判若两人。席师紫愣住了,她看着面前这个在昏暗路灯下,笑的一脸狡黠目光清明的女人,突然有些不确定了,在夜店的时候,她看苏逢秦目光有些迷离的样子,似乎真的有醉意,可是现在又好像一点事都没有:“在里面的时候,你不是醉了吗。”是啊,那个姓甄的老板说她醉了,她自己也默认了啊。

    难道是装清醒吗,席师紫想起自己以前,每次喝酒喝的昏呼呼的,也总是装出一副清醒的样子。思考让开口的话有条理,慢吞吞的逼着自己走一条直线,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人知道她醉了,不想让人送她罢了,难道苏逢秦也是这样吗。

    “都是借口罢了。”苏逢秦见席师紫半天没有开口,眸子一敛,嘴角的笑容慢慢收了,恢复了一副面无表情的脸,又抬手招了招。甄芦笙说她醉了,要送她回家是借口,她拒绝让席师紫送她回家,也是借口。区别在于,一个想接近,一个想远离罢了,苏逢秦冷冷一笑。

    看着苏逢秦有些冷漠的侧脸,席师紫到嘴的话又生生咽了下去。苏逢秦的变脸速度真的好快,第一次见面时温婉亲热的样子,在夜店里冰冷疏离的样子,刚刚笑语嫣然的样子,还有现在瞬间面无表情生人勿近的样子。席师紫突然间觉得有些不舒服,她喜欢跟简单的人相处,虽然许清溪是个财迷玩心大的人,但是到底还是一个赤忱从不说谎表里如一的人,从不掩饰自己的本性。反而是苏逢秦,席师紫根本就看不穿她,刚刚她还觉得苏逢秦并不是传闻中描绘的样子,可是眨眼间,她又觉得苏逢秦冰冷的让人不敢靠近。

    这样的感觉不太好,席师紫沉默不语,也不愿再多说什么。既然苏逢秦自己的意思是并没有喝醉,她也不好再强求送她回家。没一会,一辆出租车就停在了两人面前,上了车,两人都坐在后座一左一右的靠着车窗,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再也没有开过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