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16章 嫉妒?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酒桌上的人已经半醉了,慵懒的靠着座椅闲谈,常德昌这会没了刚刚那色迷迷的讨厌劲,装模作样的跟苏逢秦谈起了艺术,说着说着话题不知怎么就转到了席师紫身上了,先是石百合状似无意的提到席师紫是个画家,还是个在h市有名气的画家,就连h市的市长家里都挂着席师紫的画作,常德昌一听肃然起敬,一改刚刚傲慢的态度,竟然开始恭维起来:“早就听说过市长先生最喜欢的一幅画是一位年轻画家的画作,没想到竟然是席副总的作品。席副总可真是才华横溢年轻有为啊。”

    苏逢秦在一边轻笑着又抬了一把:“师紫她的画在h市可是有价无市啊,我好几个朋友一直想出高价买我手上师紫的画作,我都舍不得卖。”常德昌闻言又做了个夸张惊讶的表情:“这么说,苏董家里也收藏了席小姐的画作。”“两年前有幸得了师紫的一幅画。”苏逢秦眸子微敛,轻笑着转头看着席师紫,也不知是抱怨还是夸赞:“幸好那时买下了,若是换成现在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师紫的画作了。”

    席师紫心底一惊,两年前她只是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学生,那时候她的画根本就不值钱也没有人认识她,更何况那一年她没有卖出过任何一幅画。席师紫不知道苏逢秦为什么撒谎,是为了夸张的效果,还是故意糊弄常德昌,她不知道,她只是突然之间觉得有些烦闷,她觉得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艺术,视若珍宝的画作,似乎正在被玷污践踏,用来做交易和炫耀。

    席师紫虽然在家人的苦求之下,步入了商业,但是她到底还是一个艺术家。她有着艺术家的清高和傲气,或许在别人看来,这只是个无伤大雅的小谎,但是在席师紫看来,那就是对她的侮辱。席师紫的表情瞬间就冷淡了下去,就像是突然间降到了零点一样。

    常德昌最后还是醉了,他趴在桌上哼哼唧唧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苏逢秦起身打了个电话,没几分钟就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起进来了。那个男人是常德昌的司机,一直在酒店门口等着,而那个女人是苏逢秦安排的人,她从包里掏出一张房卡递给了那个女人,低声说了几句,那个女人就笑嘻嘻的点头,然后扶着常德昌往外走去。

    又折腾了一小会,事情才算了结束了。苏逢秦面色红润,眸子有些恍惚,似乎也有些醉意,而石百合是桌上喝酒最多的人,却像个无事人一样,面不改色眼眸清明。三个人一起往门外走去,刚到门口,石百合却说要去洗手间一趟,就折返了回去。苏逢秦和席师紫两人站在酒店门口等她。

    酒店门口没什么人,风有些大吹的让人觉得突然有些冷。苏逢秦脚步有些摇晃,她有些难受的伸手捏了捏眉心,席师紫就这么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然后从包里拿出一盒牛奶,递给苏逢秦:“喝了吧,解酒。”“谢谢。”苏逢秦没有客气,她轻笑着把牛奶接了过去。

    席师紫面无表情的目视着前方,微风不停的拂过她肩侧的发,在脖颈边轻轻舞动,她到底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两年前,我并没有卖过画,想来是苏小姐记错了吧。”苏逢秦原本正小口小口的喝着牛奶,听席师紫这么一说,她偏头看着席师紫的侧脸,眉尖一挑有些漫不经心的回道:“真的没有吗,师紫你再好好想想。”“我记得很清楚,没有。”席师紫的语气稍微有些不耐烦,她唇紧紧的抿着,严肃的看着苏逢秦。

    苏逢秦放下牛奶,她似没有听出席师紫的不悦一般,只觉得胃像是被刀搅一般疼的厉害,挺直的背微微弓着,她闭上眼轻喘一口气敷衍的应了句:“没有就没有吧,大概真的是我记错了。”席师紫看着苏逢秦满不在乎的脸,一股怒气猛的翻腾了上来,她冷冷的望着苏逢秦,冷哼了一声:“我真不明白,明明你已经自甘堕落成这样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梦想和初衷,为什么老师还是把这样的你当成自己最得意的学生。”“你什么意思。”苏逢秦猛的转头看向席师紫,精致的脸上惨白一片,冷汗一滴一滴的从额头往下滴落,却仍强装着淡然优雅,她瞳孔微张,眸子里一片难以置信。

    席师紫满眼复杂的看着苏逢秦,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终于将心底的话全部说出,语气平淡而冰冷:“你留在老师那里的笔记我看过,你的论文我也看过,你的画我也看过。你满腔的理想满腔的抱负,你想成为一个出色的画家,一个艺术家,那是你的梦想,也是老师的期望。可是为什么你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画作在你眼中是不是已经不代表梦想了不代表希望了,而是代表交易,而是代表金钱,它们在你眼中变得一文不值,这样的你其实根本就不配让老师骄傲。”

    席师紫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在耳边飘荡了很久,苏逢秦忍着痛挺直了身子,瘦弱的身子在风中绷紧的就像一张快要折断的弓线,朦胧的眸子裹上了一层麻木的冰冷,她唇角挑起一抹讽刺的笑:“席师紫,其实你是妒忌我的对吧,因为老师对我的欣赏和骄傲,所以你妒忌我。”

    席师紫摇了摇头:“我没有妒忌你,我只是为老师觉得不值,老师她把你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她为你感到骄傲,她把你的照片摆在最显眼的地方,她保存着你所有的笔记论文,她甚至跟我说你就是她的女儿。可是你呢,这么多年了,你却从来没有去看望过她,你陪着这些满脑子污秽的官员喝酒谈天,却连看她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吗。”

    胃越来越疼了,疼的连站立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一样,有那么一刻苏逢秦觉得自己的*和灵魂是分开的一样。疼痛使她慢慢的弯了腰,眼神空洞的望着地面,头发被风吹的有些乱了,脸上精致的妆被汗水弄花,打扮精致穿着高贵气质婉约的她,此刻似乎狼狈的有些过分。

    席师紫终于发现了苏逢秦的不对劲,这人似乎是犯病了,脸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眼睛闭着,身子摇摇晃晃的快要摔倒一般。席师紫连忙上前扶住苏逢秦,心底有些暗暗的后悔自责,不会是自己说的这些话太过分了,让苏逢秦伤心难过的犯病了吧。

    “苏…苏逢秦你还好吗,没事吧。”席师紫犹豫的伸手试了试苏逢秦额头的温度,心底一惊,这人身上怎么这么冰,就像是刚刚从冰箱里出来一样。苏逢秦在席师紫扶住她的那一刻就已经失去了意识,在陷入昏迷的前一秒,她还在想着,自己决不能在刚刚还在批判自己的席师紫面前出丑,可是下一秒她失去意识彻底的倒入了席师紫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