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17章 甄芦笙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苏逢秦的突然昏厥让席师紫有片刻的慌乱,她僵硬的抱着倒在怀里的人,楞了几秒之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苏逢秦清瘦的身子靠在席师紫怀里,眉头紧锁,漂亮精致的脸蛋苍白的有些过分,额头上冷汗不停的往下流,看上去情况不太好。

    一辆出租车正巧开了过来,停在席师紫身边,一对男女拎着行李说说笑笑的从车上下来。席师紫没有半分犹豫,她果断的伸手把在车边的那对男女拉开,横抱着席师紫坐进车里,关上车门不理会车外那对男女的喊叫声,有些急促的对着坐在前面的司机开口:“师傅,我朋友生病了,麻烦到最近的医院。”

    最近的医院不是很远,车很快就到了。席师紫掏出钱也没看清是多少,就扔在座位上。席师紫虽然平常运动不多,但是力气不算小,而且苏逢秦又轻又瘦,席师紫抱着她也不算太吃力,快步就往医院急诊室走去。

    苏逢秦被推去检查了,席师紫上上下下来回跑了几趟,电话在口袋里响了好几次也没来得及接听。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后,苏逢秦被推进了病房观察,昏倒的原因是急性胃炎。

    病房里,席师紫满眼复杂的看着躺在病床上,虚弱苍白的苏逢秦。冷静下来之后,她有些后悔愧疚,之前她跟苏逢秦说的话似乎太过分了,苏逢秦要做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选择,是她自己的事情,跟她席师紫哪有半点关系。况且,在苏逢秦犯病的时候,自己没察觉就算了,居然还在那任性的说着那些过分的话,也不知苏逢秦当时心里有多愤怒生气。

    席师紫正想着要是苏逢秦醒了,自己该怎么道歉。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高高瘦瘦的医生突然走进了病房,黑色的长发扎着马尾垂在脑后,看不清模样,只露出一双褐色的瞳孔带着几分戏谑,一进门看也没看席师紫一眼,就盯着躺在病床上的苏逢秦,嘴里啧啧两声:“上次胃出血,这次急性胃炎,看来这位苏小姐是真的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啊。

    听起来这个医生似乎是认识苏逢秦,席师紫站起身正想开口,就见那医生慵懒的打了个哈欠,伸手挥了挥:“什么都别问我,老爷我刚做完手术困着了,就是过来瞧瞧,你随意,我先走了。”然后背着手嘴里哼哼着,走出了门。

    席师紫看着那莫名其妙的医生莫名其妙的转了两圈,然后就慢悠悠的走了,无奈的挑了挑眉,然后掏出手机走出去轻轻的关上病房的门,准备出门去打个电话。她没有苏逢秦家人的联系方式,苏逢秦进了医院肯定是要通知她的家人的,席师紫只能先打个电话给席师蓝问问他知不知道苏逢秦家人的联系电话。

    席师蓝接到席师紫的电话后,先是焦急的埋怨席着师紫没有回他电话,让家人担心了好一会,然后听说苏逢秦昏倒被席师紫送去医院后,这才安静了下来。席师蓝并不知道苏逢秦身边家人朋友的联系方式:“我跟她虽然出过几次差,也谈过几次但是除了工作,我对她丝毫不了解,我也没听她谈起过她的家人朋友。”

    最后席师蓝给了苏逢秦的秘书的电话,席师紫打了过去,没人接听。席师紫只能作罢,联系不到苏逢秦的家人,也不能就这么让苏逢秦一个人在医院待着。席师紫犹豫了一小会,决定先等苏逢秦醒来,其他的到时再说。她先是去外面买了一些白粥,晚上在酒店吃饭的时候,她记得苏逢秦除了喝酒,并没有吃什么东西,醒过来应该会饿。

    等席师紫提着粥回到医院,站在门口准备进去的时候,突然从病房里听到了苏逢秦的声音,席师紫深吸一口气,正要推门时,却又听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阿秦,别闹别扭了,我是关心你。”“关心我,所以派人监视我跟踪我吗。”苏逢秦的声音很虚弱,却也很冰冷。席师紫放在门把上的手,不知是推开还是放下,她站在门口,觉得就这么偷听别人说话很不礼貌,她退后几步坐到走廊边的椅子上等着。

    “阿秦,在h市里你生病了出事了除了我,有谁会第一时间赶到,除了我还有谁会这么在意你,别犟了。”甄芦笙端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右手食指夹着一根未点燃细长的白色香烟,语气轻柔却又带着几分高高在上。“甄芦笙,你别惺惺作态了,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我都很清楚。”苏逢秦面白如纸眼眸冰冷的看着甄芦笙。

    甄芦笙丝毫不在意苏逢秦冷冰冰的目光,她附身慢慢贴近苏逢秦,伸手似乎想要抚摸她的额头。苏逢秦扭头躲过甄芦笙的手,语气平静而又带着丝丝不耐:“请你离开,顺便把那些跟在我身后的人全部带走。”甄芦笙挑唇笑了笑,悠然自若的收回手重新坐在椅子上,她眉眼带笑温柔的看着苏逢秦:“阿秦,你不该这么疏离我,在这个世界上,你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我这样了解你的人。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多么快乐,你忘记了吗。我们可以拥有一切,我们可以幸福快乐的一直在一起。”

    “甄芦笙,我只恨自己为什么会认识你,你知道吗,你让我觉得恶心。”苏逢秦偏着头,望着窗台上摆着的一盆花,精致的侧脸冷漠而绝望。“可是你还是要依赖我啊,不是吗,多么美好的关系,恨我却又离不开我。阿秦,再没有人像我们一样了,我们是天生注定要在一起的人,不是吗。”甄芦笙丝毫不在意苏逢秦此时是病人,她从小包里掏出打火机,点燃香烟,狠狠吸一口然后吐出,悠然的靠着椅背,媚眼如丝的望着苏逢秦。

    “是吗,你太过自大了,有时候我觉得,你比我更可怜。”苏逢秦突然扭头看着甄芦笙轻轻一笑,如同沙漠了绽放的花朵一样,妖艳异常。“我知道你在做什么,而且你做的很成功,我很欣慰,毕竟你是我的学生,但是学生是永远也离不开老师的。”甄芦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她眯着眼吐着烟雾,带着自信的笑容。

    “你不配老师这个词,你该走了,要是再晚一点,我怕你丈夫又会发疯了。”苏逢秦哼了一声,收回脸上的笑,又恢复了冰冷厌恶的神情。“随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生气。阿秦,我下次再来看你,希望下次你可以收回你尖锐的小爪子,温柔听话,就像以前一样。”甄芦笙拿着包起身,把烟丢在地上,要高跟鞋跟准确的一脚踩熄,然后走到门口冲着苏逢秦一个飞吻,自满得意的开门离开。

    苏逢秦面无表情的望着天花板,神情冷漠空洞,过了半晌,她再次偏头看着窗台上的那朵花,许久没有回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