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18章 晚安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席师紫在走廊上坐了好一会,摸着放在膝盖上的白粥,心中叹了一句若是在晚一会这粥怕是就彻底凉了。一直紧闭着的病房门突然被打开了,席师紫闻声望去,看到一个穿着黑色旗袍,束着发簪的冷艳女人从病房中走了出来,面上带着慵懒挑逗的笑意,带着深意打量的眸子下一秒就落到了席师紫身上。

    席师紫认出了那一直饶有兴趣盯着自己,慢慢走过来的女人就是那晚在夜店见过的老板,苏逢秦的朋友。她从容的站起身,眼眸淡然的平视着那个穿着高跟鞋跟她一般高的女人。“席小姐,好巧,我们又见面了。”甄芦笙艳红的唇扯开一个慵懒的笑意,那双褐色的眸子就像是猫眼睛一样,幽深而魅惑。

    这女人身上的气息太咄咄逼人了,席师紫不太喜欢这样的感觉,她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语气平淡:“甄老板是来看苏小姐的吗。”甄芦笙眉尖微微一挑,呵呵一笑,摇了摇头,细长的指尖在下巴轻轻划过:“我只是正巧也在医院罢了,过来瞧上一眼,倒是席小姐你,我两次见你,你都在阿秦身边啊。”

    “因为我们公司正巧跟苏小姐有合作,所以有时会在一起。”席师紫只是下意思的解释了一句,对面的甄芦笙却眸子一转,盯着席师紫的脖子看着,然后突然伸手摸向席师紫的脖子。席师紫的反应很快,她微微往后一仰,躲开了甄芦笙的手,只是甄芦笙尖锐的指甲划过席师紫白皙的脖颈,留下一道细细的红痕。

    席师紫紧紧皱着眉头,后退两步,警惕的盯着笑颜如花的甄芦笙,不悦的开口:“甄老板,你这是做什么。”甄芦笙施施然的收回手,眉头一隆,眸子有些无辜可怜的瞧着席师紫:“真是不好意思啊席小姐,我看你的脖子漂亮的紧,皮肤又白净又细腻,就像是上好的羊脂玉一样,实在是忍不住伸了手,冒犯到了席小姐,可真是抱歉啊。”

    “如果甄老板没什么事,我就先进去了,粥快凉了。”对面的女人举动语气都太过怪异,让席师紫隐隐有些不舒适,她只想快些走开,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甄芦笙点点头,从包里掏出一盒包装小巧雕琢精致的小盒子,打开拿出一根细长的白色香烟轻轻挥了挥,幽深的眸子在有些昏暗的走廊里发着光:“席小姐你随意。”

    席师紫点点头,与站着不动的甄芦笙擦肩而过,错开的那一瞬间,席师紫闻到了甄芦笙身上的香水味,很淡的香味,如果不是离的近,大概闻不出来。这味道让席师紫的思绪有一秒的停顿,如果说席师紫有什么天赋的话,那就是对颜料和香味的灵敏感。甄芦笙身上的香水味,跟苏逢秦身上的很相似,席师紫推开门走进房门,将走廊上的甄芦笙彻底隔绝。

    “你怎么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回家了。”躺在病床上的苏逢秦看到席师紫微微有些诧异。席师紫走到病床边,把打包好的白粥放在桌上,伸手摸了摸,还有些余温:“我没联系到你的家人,想到你今天晚上除了喝酒没吃什么,醒了应该饿,所以买了点清粥来。”

    苏逢秦看着席师紫捧到面前的白粥,有那么一秒的呆愣,带着米饭清甜味道的香味飘进了鼻腔,还在隐隐作痛的胃像是瞬间被勾动馋虫一样,加剧蠕动起来,肚子也适当的咕咕的叫了一声。苏逢秦苍白的有些病态的脸上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按住自己的肚子,偏开头故作清冷的说道:“放到一边吧,我待会吃。”

    席师紫没有挪开手,她固执的举着粥:“既然饿了就现在吃吧,一会就该凉了。”苏逢秦这次没在坚持,而是坦然的接过那碗白粥,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苏逢秦吃东西的样子优雅而认真,她眼也不眨的盯着碗里的白粥,持着勺子的尾指微微翘起,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像是在发光一样,她一口一口细细的咀嚼吞咽着,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苏逢秦喝粥的时候,席师紫并没有离开,她坐在床边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安静的病房里仿佛没有半点声响,只是偶尔能听见苏逢秦细小的吞咽声。

    大概过了十分钟,苏逢秦终于把白粥全部喝完,席师紫发现苏逢秦似乎吃东西的时候对食物很虔诚。在酒店吃饭的时候,无论是她自己还是那个官员给她夹的菜,她都干干净净的吃完了,现在碗里的粥也一样,干净的连一粒米饭都没有剩。

    席师紫帮苏逢秦扔掉袋子和一次性的空碗,她顺手递给苏逢秦一张纸巾。吃饱了的胃有些暖洋洋的,没有了那种紧绷着的痛感,苏逢秦靠着枕头半坐着,眼眸清亮柔和的看着席师紫:“谢谢你,只是这么晚了,你也应该要回家休息了吧。”

    “今天我对你说了很过分的话,我只想跟苏小姐说一句,对不起,请苏小姐原谅。”席师紫站起身,挺直背脊,眸子闪烁着亮光,她弯下腰对着苏逢秦鞠了一躬,标准的90度鞠躬礼。苏逢秦微敛着眸子,看着面前弯着腰俯首的席师紫,轻轻淡淡的开了口:“你不必跟我道歉,你说的是事实而已。”

    席师紫身子一僵,她直起身子,看着苏逢秦面无表情的脸,咬了咬唇,再次鞠了一躬:“不,师姐放弃自己的理想一定是有原因的,是我一时气愤失了理智,想当然了,才说了那么过分难听的话。只希望师姐你不要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师姐嘛,苏逢秦看着低着头的席师紫,眼睛有些痒痒的,她快速的偏头看向窗外:“我接受你的道歉,你该回家了,再不回家你家人该担心了。”苏逢秦有些犹豫的看着苏逢秦精致完美的侧脸:“那苏小姐你呢。”她的称呼又回复到了苏小姐。

    “在医院待一晚而已,没事的,我没你想的那么娇弱,更何况还有护士在。你回家吧。”苏逢秦轻声开口,眼睛依旧望着窗台上的那朵白花。

    时间的确很晚了,席师紫点点头:“那苏小姐,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路上小心。”苏逢秦回过头认真的看着席师紫。“嗯,苏小姐你休息吧,晚安。”席师紫礼貌的道了晚,转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房门被关上了,病房里恢复了安静,安静的听不到一丝声响。躺在床上的苏逢秦久久的看着房门,黝黑的眸子在灯光的照耀下,平静而温和。良久之后,她轻声的开口:“晚安。”话音落的那秒,房间里的灯也跟着熄灭了。只那句温柔的晚安却不知是否是对自己而说,还是对那早就离开的席师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