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名狼藉的女友啊gl 第20章 目光交错间
作者:顾家七爷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约莫半个小时后,许清溪驱车停在医院大门口,对着隔着车窗对着坐在长椅上的席师紫挥挥手。席师紫抱着花盆,拎着苹果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位,一声不吭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

    许清溪翘着兰花指把墨镜摘了下来,春光满面,眉眼含春的扫了眼席师紫怀里抱着的栀子花,嘴角一撇嫌弃的指了指:“我说,你不会是要把这盆花送给我吧,我可不养这些在土里长的东西。”席师紫淡淡的瞥了眼一脸嫌弃的许清溪:“放心,我知道你养什么就死什么的特性,不是送给你的。”

    “你到这里来是来看苏逢秦的,我还不知道你们关系突然间这么好了。”许清溪夸张的捏着嗓子惊讶的喊道,一边开着车,还一边挤眉弄眼的。席师紫没有回答许清溪的问话,而是伸手敲了敲许清溪的脑袋,无奈道:“你认真开车行不行,说话就说话,眼睛别跟着转。”

    许清溪倒是话题变得快,很快就忽略了刚刚的问话,先是翻了个白眼,然后又兴奋了起来,卖弄风骚的对着席师紫抛了个媚眼,挺了挺胸:“你难道就没发现我今天有什么变化吗。”示意席师紫打量自己。

    席师紫眼神清冷的对着许清溪从上打下敷衍般的打量了几眼,瘦瘦小小的身子胸前却比普通人丰满不少,一张可爱到看不出年纪的娃娃脸,涂着鲜红的口红,面上化着淡妆,看上去就是个时髦精致的小美女,跟以往也没什么不同啊。

    见席师紫盯着自己看了好一会也没开口,许清溪终于忍不住了,她抬起手掌在苏逢秦的面前夸张的挥了挥:“怎么样,还没发现吗。”“嗯…发现了。”席师紫望着许清溪原先有些尖尖的,现在有些圆润的下巴多看了几眼。“呀,你发现了,发现了什么。”许清溪笑的眉眼弯弯,兴奋的耸了耸肩。席师紫收回了目光,目视前方,抱着花淡定的回答道:“胖了一点,衣服穿大了一号。”

    车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许清溪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她不满的咬着牙恶狠狠的瞥着一脸淡然目视前方的席师紫:“该发现的没发现,不该发现的你倒是发现了。”“看来你是真的胖了。”席师紫在一边轻声插了一句。“住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是这个。”许清溪大喝一声,方向盘一打刹车一踩,骚包的黄色小车漂移一般顺利的□□了一个两面夹击的停车位。车一熄火,许清溪就迫不及待的把席师紫压在车门边,涂着鲜红指甲的手不停的在她面前晃。

    “看到了吗,是这个。”许清溪咬着牙一脸嚣张气愤,举着手差点要把指甲□□席师紫的眼睛里。白嫩肉呼呼的手指上,套着一枚显眼漂亮的钻戒,正闪着耀眼的白光。席师紫护着怀里的栀子花,轻轻的挑着眉头,推了推身前的人:“知道了,看见了。”

    “跟你这个小家伙聊天真没劲,不过谁叫你是我的金主呢,我还指望着你赚钱。”许清溪泄气般瘫回椅子上,却还是不放弃的提醒道:“你就不问是谁送的吗。”“嗯,谁送的呢?”席师紫到底还是听话的顺着许清溪的话头问了一句,席师紫这么一问,许清溪就来了劲头,她咧着嘴眯着眼一脸高深莫测:“亏得你小姐姐我聪明机智,逮到了上回打劫我家的那个小贼,她赔偿给我的。”

    “不是说她只拿了些不关紧要的东西吗,怎么还给你赔了一个钻戒。”席师紫眼睛望向窗外,八卦的有些漫不经心。“她就是不经过我允许拿我家的牙签都是她不问自取,就是她理亏。再说,是她心甘情愿给我买的,又不是我逼她的。”许清溪嘴上说的理直气壮,眼睛却有些心虚的瞥了瞥。

    “不是说要我请你喝茶吗,走吧。”席师紫眉头一挑,打开车门率先下了车。“我要点最贵的茶。”许清溪跟着下了车,嘴咧着开心臭美的打量着自己手中的戒指。

    许清溪跟席师紫来的茶楼,装修并不是多精致大气,而是一家老茶楼,看上去甚至有些旧。但是h市懂茶的人都知道,这家看上去普通的茶楼却是h市最好的茶楼。席师紫以往跟着老导师时,老导师时常要她帮忙泡茶,时间一久,她也爱上了喝茶。许清溪不喜欢轻轻淡淡的茶,但是她时常陪着席师紫来,一来一往,也喜欢上了喝茶。

    当席师紫领着许清溪顺着老楼梯往阁楼上走时,眼角余光不小心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苏逢秦面容苍白笑容温婉的挽着一个男人,一起走进了一间小包厢。

    “哎,怎么不走了。”许清溪偏头疑惑的推了推站在楼梯上一动不动的席师紫。“没事,上去吧。”席师紫望着对面走廊上紧闭的房门,眉头微微一皱,很快的收回了目光。

    靠着窗户坐下,席师紫特地挑了一个能清晰看到苏逢秦所在包厢,视野极佳的位置。许清溪一落座就点了两壶茶,几碟点心,席师紫说了句随意就没在开口,偏头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小巷,偶尔抬眼看向走廊对面那个紧闭着房门的包厢。

    “我跟你说了一大堆,你到底有没有听到,你听到了也给我搭个腔啊,别跟个哑巴似的。”许清溪吐掉嘴里的瓜子,拍了拍手不满的用手肘捅了捅席师紫的手,这人从一进来就是一副发呆的傻样。无论她说什么,除了偶尔点点头,就一直闭口不言。

    席师紫被许清溪这么一撞,好像才回神,清冷深邃的眼神直直的望着许清溪,带着她疑虑和几分思索,然后她脱口而出:“清溪,你觉得,苏逢秦是个什么样的人。”“什么,苏逢秦你怎么突然提起她来了。”许清溪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席师紫。

    只是许清溪见席师紫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几分认真的神色,一双眸子也透着几分疑惑,她这才丢下手上抓着的瓜子,低头喝了口清香的茶,清了清嗓子:“其实我对她也不太了解,以前在一些聚会发布会上见过几面,也说过几句话。就我个人觉得,她是个很聪明很厉害的女人,虽然有时候用的手段不太光明,但是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哪里会是什么纯良无害的人。”

    “以前没见过她的时候,倒是听过很多她的传闻。”席师紫敛了眸子,低头望着摆在面前的那盏清茶,淡绿色带着清香的茶水间,一片翠绿色的叶子慢慢舒卷开。

    许清溪挑眉:“不是吧,狮子你那么聪明,难道还会相信外面那些传闻。虽然苏逢秦肯定做过那个小三什么的,但是也不可能像外面说的那么夸张。”说完这句话,许清溪扬起下巴,皱着鼻子慢悠悠的摇着头一脸崇拜:“其实我还挺崇拜她的。一个没有半点身份背景的女人,年纪轻轻就成了h市的风云人物,多少男人女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这样一个女人气质相貌都挑不出半点毛病,要是我有钱,我也愿意包养这样的女人。”

    “你想成为她那样的人吗。”席师紫突然开口问了一句,偏头看着许清溪,清冽的眸子淡的几乎看清任何情绪。许清溪眼睛一瞪,手在木桌上轻轻一捶:“太想了,名声算什么再难听能怎么样,只要有钱有势,赚够了钱随便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一样活的逍遥自在。”

    “是吗。”席师紫淡淡的应了一句,将茶杯盖上。走廊对面传来开门声,席师紫抬头望去,苏逢秦面带笑意的送着一个中年男人出门:“杨总慢走,希望以后我们还能继续合作。”“像苏总这么漂亮又会做生意的女人,谁会忍心不跟你合作呢。”中年男人眯着眼笑的一脸灿烂,突然凑到苏逢秦耳边贴着她低声说了什么。

    席师紫看到苏逢秦在那个杨总看不到的角度里,突然瞬间收回了所有笑容,眼神中透出几分厌恶疲倦,淡淡的空洞的望着地板。只是在那杨总转过头来时,她又极快的恢复了那温婉得体的微笑。

    许清溪看着席师紫一直望着对面,探过身子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抽了口气指着对面激动的低声道:“狮子,那不是苏逢秦,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也太灵了吧。”

    不知苏逢秦是不是听到了许清溪的声音,她抬眼也看了过来,正好与席师紫四目相对。两人似乎都有些发愣,席师紫眉头轻轻皱着,面无表情的看着苏逢秦,而苏逢秦潋滟清亮的眸子轻轻一动,似乎没想到会在这见到席师紫,但是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带着几分深意的回望着席师紫。

    目光短暂的交错几秒后,两人几乎同时收回了目光。苏逢秦温柔优雅的挽着那个她称为杨总的人一起转身下楼。

    许清溪探着半个身子出了窗户,从上窥探着苏逢秦走出茶楼大门,这才兴奋的回头:“狮子,刚刚苏逢秦看到你了,对吧。”“那又怎么样。”席师紫轻轻应了声,掀开茶杯盖,端起轻轻抿了一小口,顿时嘴里清香四溢,弥漫着茶叶清甜微甘的味道。

    “你们现在不是在合作吗,你在跟她打交道啊,碰见了起码要打个招呼吧。关系不好也应该应付一下吧,怎么我看你们两个明明互相看到了对方,却又装作没看见一样呢,有点怪怪的。”许清溪撇了撇嘴眼睛眯了起来,她看人的眼光可是很准的,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有点猫腻。

    席师紫招了招手唤茶楼的服务生过来,结了账,起身往前走了两步,这才回头瞥着许清溪淡淡的说了句:“走吧,你想太多了,我跟她就是普通的合作关系,除此之外什么关系都没有。”